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戒色三年,聯考考上中科大,我的經驗與隨感


時間:2018/9/27 作者:清凡居士

大家好!

比起我剛開始戒色時,現在吧里的戒色文章已多了不少,戒色方法論經過反覆提煉,也愈加完善,形成體系,例如戒色七部曲(這是我最推崇的,集各家戒色之大成,後面會具體談)。儘管如此,根據我的觀察,戒友們的戒色效果仍有待提高。反觀信息化時代的學習環境,也不免如此———學習資料的不斷豐富,並沒有帶來實質性的提升。

註:本文將以正文+附錄的形式展開,正文是系統性的“學習方法”,有提綱。正文中為理論服務的例子,主要來源於應試學習和戒色。附錄與正文稍有聯繫,但無一系統貫徹之,是一些零散的看法敘述。

本文並非字斟句酌的教材,而僅僅是個人的經驗總結。文章所述如有偏激、疏漏之處,還請大家領會其中精神,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自主取捨,中庸處之。

文章開始前先說一句,我是學佛的,但考慮到對佛法不感興趣朋友的感受,我把“佛法的不可思議“以附錄的形式附在了最後,而不把佛法嵌入文章了。我在文章中多次提到《戒色七步曲》,而七步曲中也有“一步“專門針對學佛人群的方法,還請對佛法不感興趣的朋友多多見諒,跳過便是。

正文如下:

1.視死如歸的魄力——談暴力突破與立志不妨從最初的戒色談起。所謂“萬事開頭難”,對於很多傷的不深的吧友而言,最難突破的恐怕就是一個星期一循環的破戒怪圈。對於這些吧友而言,建議大家剛開始上來不要想太多,找到一個好的方法就猛行一段時間,不折不扣地去做,每天堅持去做,必須每天堅持下來!比如說我就認準《戒色七步曲》,每天拚命也要落實好裡面每一條內容(不過有幾條是專門針對學佛者的,不感興趣的朋友可以不去做),每天必須做到。到了周末的破戒高發期,很多朋友都會破戒,如果換作我,我就想盡一切辦法到外面待一天,比如說到圖書館看書,或者到外面玩一天,這都比在家等著破戒好。

這種暴力突破的方法,是我後來慢慢總結出來的,尤其是在看了幾位戒色效果相當好的朋友寫的文章,裡面都談到這個。有一位吧友是通過瘋狂行善,實現了逆襲。不是說“不瘋魔不成活“嗎?剛開始阻力最大的時候,就必須用這樣暴力的方法,以暴制暴!

這裡我也把上面這位朋友的文章推薦給大家,破折號前是文章名,破折號後是我覺得文章中極有借鑑意義的部分。當然,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法,大家也不必像貼子的作者一樣極端,領會精神即可。

《高四戒色一年,考上985大學,感恩治療吧,通知書鎮樓》——瘋狂行善回答問題,實現自我突破。

最後也特彆強調一點,以免大家走偏:

剛開始一件事時需要傾注一切力量突破它,但走上正軌後,中庸、不偏激的處事則更為重要!

不過這種暴力的方法,必須要有堅定的決心才行,要有“視死如歸”的氣魄。在我身邊,有相應的例子。有兩位同班同學和我一起戒色,其中一位同學痛下決心,常常與我交流戒色心得,學習上又十分用功,自然進展飛快。另一同學與之相比,便“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嘴上說要戒色,實際情況大家懂得。想要做出一番大事業,光有決心是不夠的,決心必須要堅定!堅定的決心往往在兩種情況下產生:

1.自己的目標對自己有極大的利益好處。

2.自己因為境況逼迫,不得不痛下決心,做出改變。

所謂“不見棺材不落淚”,指的就是後者。大部分吧友傷的都不深,戒了又破,破了又戒,實際上就是缺少堅定的決心。但又有誰希望等到症狀爆發的那一天,才知道悔改呢?如果一位戒色者真的有堅定的決心,視死如歸的氣魄,我所謂的暴力方法,應該早已被他採用。

當戒色戒到一定程度時,就必須在現實生活中立志猛進,而不應把眼光僅僅局限在戒色上。所謂立志,也就是一個長遠的目標,一年,幾年甚至一輩子。我剛開始戒色的時候,一併戒除了遊戲和其他很多不良的愛好,一下子空出許多時間。當時我就定下一個長遠目標——考上我們這邊最好的高中,於是學習、運動、戒色就填滿了我的生活,每天都過得很充實。但我在與別的戒友交流的時候,發現他們有的仍然沉迷於遊戲,有的雖然不玩遊戲,但整天無所事事,最後竟然因無聊而破戒。實際上無聊破戒是破戒的一大原因,而這個問題根本之處就在於自己現實生活中的志向不明確、太過遙遠,或者壓根沒有志向,除了戒色,就沒有什麼目標。建議大家永遠牢記戒色的根本目的:改造自己的人生!而戒色只是改造人生的第一步,後面還有很多步要走!這個問題我也在附錄3中談到。

有了這樣的目標之後,自己自然就會尋找各種各樣的方法來達成自己的目標,自然就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努力。很多有成就的人之所以有強大的自控力,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正是因為目標誌向的驅動了。目標的設定也是一門學問,不能設定的太小太容易,也不能漫無邊際。這些大家也應該是很清楚的了,網上也有很多關於目標設定的討論,這裡我就不展開談了。

關於學習,也是如此。剛開始戒色時,我學習也不好,就是一點一點慢慢啃,暴力突破。剛開始學的時候肯定是很難的,尤其是對於我們邪淫多年的人來說,但這個階段一定要步步為營,腳踏實地,千萬不要急躁,這個階段堅實的積累,就是以後前進的基石。大家一定要克服自己長期以來形成的懶于思考學習的慣性。

大家不妨嘗試一下,在一段時間內集中精力學習一門學科。中間可以穿插一些其他的學習作為調劑,比如在學習數學的間隙,通過學習英語來調劑一下,這樣效果更好。在學習的間隙,可以通過適量運動來放鬆自己。尤其是放假時有大把時間,很適合這樣去做。這樣集中學習的原理我就不解釋了。

但這種方法和戒色一樣,到了後期,比如在考試複習的後期,基本上每一科的水平都差不多了,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自己的水平,因此可以採用平均分配時間或者稍有側重的方法,不必像之前一樣,集中精力去解決一個學科的問題。

這個方法只是供大家參考一下,並非非要這樣不可。自己要學會獨立思考,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既然談到思考與學習,我們不妨進入下一個話題:

2.“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談獨立處理問題的重要性

獨立處理問題包含的內容很廣,我們先談獨立思考的重要性。我認為,最高效的學習方法,莫過於獨立思考、積極總結。相反,死記硬背,如背單詞、背文章,抑或是背證明過程,都是效率極低的。我們不妨看看死記硬背。現在網上流傳很廣的“艾賓浩斯遺忘曲線”,其實是死記硬背的遺忘曲線。艾賓浩斯做實驗時,記憶的內容是一串無意義的符號字母。可以看出,他的記憶衰減很快,必須經過重複的複習才能記下。對我們來說,這樣死記硬背的知識不僅容易遺忘,記憶的過程枯燥無味,而且在想用這部分知識時,也很難用起來。我認為理解是記憶的基礎。因為記憶的根本目的還是更便利的運用,而一個知識只有真正理解了,我們才能在真正需要它時找到它。

那么如何理解一個問題?那就必須要靠自己獨立進行思考!知識背後的邏輯,學科知識的體系,都是需要思考並自我總結的。沒有經過思考的知識,是廉價的,也是難以掌握運用的。然而千萬年的進化,已賦予了我們的大腦“偷懶”的本能——所謂自我保護機制,消耗更少的能量。毫無疑問,思考是消耗大腦能量最直接且最劇烈的途徑。因此,我們常常逃避思考,常常選擇更輕鬆的學習方法——死記硬背、胡亂刷題。誠然,這些對大腦來說輕鬆的方法,會給予我們成就感、滿足感,但輕鬆的背後,往往有更大的陷阱:死記硬背讓我們忽視了知識之間的聯繫,讓我們忽視了知識本來的目的——使用;胡亂刷題讓我們迷失了知識的本來面貌,只能就題論題。局限於“我”的眼光,這裡只能以高中應試為例,但推而廣之,人的任何一項解決問題的活動,都需要足量的思考做支撐,而思考,也恰恰是效率最高的解決方法。而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還包括獨立判斷,獨立蒐集資料,獨立整合資料等能力。

不妨回到戒色,戒色中,我們也有很多需要獨立處理的問題:

對於戒色者而言,最好的戒色方法,還是要思考反省自己的問題,針對自己的問題蒐集一些資料,獨立判斷對自己有用的部分,整合這些部分,給自己設計一套屬於自己的戒色方案。不是說現有的戒色系統方法,如《戒色七步曲》等不好,而是說針對其中的內容,我們不要生搬硬套,不要死守一個方法,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增添刪改一些內容,找最適合自己的方法。我所說的“不要死守“,不是說今天用這個方法,明天用那個方法,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到頭來什麼也沒效果,我的意思是,在認準一個基本的系統方法,如《戒色七步曲》的基礎上,再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略做調整。如果找到了更好的方法,當然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代替已有的方法,但我到現在沒有找到比《戒色七步曲》更好的體系,因為《七步曲》是集大成者。實際上戒色文章千千萬,最終有效的方法也跟學習一樣,就那么幾種,關鍵就在使用者有恆心,有勇氣。不過一些小技巧,比如欲望突然來的時候該怎么辦,吉祥臥的要點之類的,還是需要大家去積累的,這裡我只是舉個例子,不作贅述。

對於學習者而言,狹義的獨立思考就是一種自學。所有的學習,到最後還是自學。對所有問題的理解、思考與實踐,對知識之間關聯的發掘與把握,都必須要學生自己去落實,而老師是不能將知識背後的邏輯完完全全灌輸給學生的。當然,自學也並非閉門造車。如果沒有專業的老師,一些在某一領域有豐富經驗的人,我們也可以他為師。

我個人覺得,老師的作用應該是如下幾點:1.指明自學的方向,為學生提供一些資料,以免學生自學時走偏。2.解答學生的問題。並非回答學生所有的問題,而是回答學生在自己苦思冥想後無法解決的問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老師對問題的梳理,往往有很大的好處。

還是以高中數學為例,通常情況下,老師上新課會介紹基礎知識、講述幾道例題。對於每一個例題,老師不應平鋪直敘整個過程,而應把重點放在證明的動機、證明思路的概述以及某一步較為困難的處理上。(我們在學習一個題目的答案時,也應該做到自主提取思考這幾點,而不是”乾背硬背“一整個證明過程,那是不管用的。)

但是,聽了一遍課,我們就能學會這些方法嗎?如果老師沒有向你揭示以上幾個重點呢?那就必須自己”苦思冥想“,自己提取思考上述幾點,歸根結底,還是歸到自學之上了。我們常說上課之前要預習,這種預習的本質,就是找到自己的問題,如此,在老師講解的海洋中,方能找到自己之所需,解決自己的問題。

針對中學的應試學習者,我會在正文結束時給大家提出一些總結性的、具體的建議。

那么,是不是我獨立思考過一個問題後,就可以結束這個問題的學習了呢?

不是的,這裡我們引出下一個話題:

勇氣與自信心

這一點本來應該放在第一點當中,但我覺得有必要單獨強調一下。大家不可妄自菲薄,覺得自己邪淫多年,各方面都不如人,做起事來一定比別人差。我認為,這不是我們逃避現實的理由。越是如此,我們越要迎難而上!

之前曾去過大中專學校,問路時免不了要和那裡的學生打交道。出乎我的意料,這裡的學生,並不像大多數人和我想的那樣——凶神惡煞,成天打架……與之相反,當我問路的時候,他們一改方言,用國語為我指路,大方和氣。他們的內心是天真單純的,然而世風日下,各種錯誤的價值觀靡然成風,加上社會對大中專學校誤導性的看法,致使他們自我否定,走向邪路,毀滅一生。作為戒色者,我們也是如此,大家不是沒有能力,而是能力被埋沒。大家可以搜一下“馬太效應”,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本質實際上就是對自己不正確的自我否定,沒有清晰認識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但已經取得一定成果的戒友們,也不可自高自大,“滿招損,謙受益”,我從前就是驕傲自大,結果處處受挫,後來才知道自己的不足,這段往事實在是不堪回首。

以某位開國元勛的一首詩結束這一部分吧:

攻城不怕堅,攻書莫畏難。

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關。

總結:

我高中的時候不務正業,很喜歡看別人談論學習方法的文章。現在學習方法五花八門,科學家們在這方面所作的研究也不少。網上能搜到的學習方法,我基本上都看過一遍,有的甚至看過好幾遍,最終總結出來還是上面這幾條方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怎樣才能快?顯然不是靠招數的千奇百怪。想要達到”唯快不破“的境界,靠的是一個最基本動作的反覆練習。這些方法看似老土,實則威力巨大,發揮威力的關鍵還是腳踏實地的力行。大家可能也都注意到了,有關學習的部分前,我都註上了孔子的名言。看遍現代人花里胡哨的學習方法,再看孔老夫子被我們背過千百遍的這幾句話,才真正感受到他的偉大之處。(現代的學習理論,很多也只是“理論”,是科研成果,但實用性不一定有千百年來大家總結出的方法好我們每個人都讀過孔老夫子的文章,都用過孔老夫子的學習方法,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學習成果仍然千差萬別?)

第一大原因是理解的偏差。事實上,經過作者的表達,再經過我們主觀的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意思可能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就算正確理解了作者的意思,經過自己刪刪改改,也一樣失去了效果。就像我寫的這篇文章,限制於我的文字水平和大家的主觀經歷,一樣會遭到誤解。而那些正確理解的人,往往會得到很好的效果。又比如,剛開始戒色、戒色一個月、戒色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看同一篇戒色文章,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再比如我前文中談到看孔子學習方法的經歷。這個問題我也沒有辦法解決,只能讓大家多思考,挑選一篇文章中對自己有幫助的部分而吸收之。

第二大原因是缺少實踐。這個在戒色文章上體現的尤其明顯。大部分戒色文章,其實都是工具。為什麼這么說?戒色文章本來就是在為大家提供方法,而看完後不用,就等於白看。少有人能夠只看文章而提升覺悟、徹底戒色,戒色必須體現在實踐中,例如《戒色七步曲》的實踐。學習方法類文章也是如此。建議大家在學習中遇到問題時再來看學習方法類文章,用以解決自己的問題,而不是乾看、脫離實際,這樣也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第一大原因。學習方法類的文章也是如此。某一個人的學習方法不一定適用於另一個人,我們可以吸取這個人學習方法的好處,總吉他的方法的重點,通過自己的不斷實踐,來不斷摸索,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套路”。

第三大原因是缺少恆心和偷懶。就算成功避開了上面兩點原因,大部分人也未必能堅持下去。堅持下去的人之中,還不知道有多少是偷工減料的,比如把戒色七步曲改造為戒色“一”部曲。這樣偷工減料,又怎能有好的效果?

很多時候,看了學習方法,我們都很興奮,覺得自己能夠一飛沖天,走上成功之路了。然而,學習方法的了解只是第一步,更關鍵的,還是自己了解學習方法後的堅持與付出。就像常態分配一樣,真正堅持下去最後成功的人,又能占多少呢?大家不妨好好想想,這是殘酷的現實,也是我們必須努力前進的原因。

最後以三年前同樣的話結尾——大道至簡,貴在恆久力行!

附錄1:自強不息——對幫助吧友行為的看法

談到這,不得不說一類吧友,他們每天長時間在戒色貼吧,或看文章,或幫助其他朋友。精神誠可嘉。但是對於戒色達到一定程度的朋友,我更建議大家多投入現實生活,立志猛進,而非每天待在貼吧。那么或許有人會問,貼吧還來不來?

當然可以來:

1.可以來分享自己的經驗、方法和成果,也可以來為其他朋友答疑。

2.相信我,當你遇到挫折時,多回吧里看看,戒色吧總會給予你支持和鼓勵。我個人認為,戒色吧是現在這個喧囂浮躁的社會裡少有的淨土之一。

不過有一個問題非常重要——我們要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提升自己幫助其他朋友的能力。例如,國外戒色視頻的翻譯工作需要外語能力,貼吧、app的管理需要計算機編程能力,還有許許多多的身體症狀、sy危害等問題,需要學習西醫、中醫的朋友為我們解答,分享經驗、寫宣傳語時,需要深厚的文學功底。在沒有這些能力前,我們只能局限於複製貼上這樣的重複性勞動。當然,這裡不是說複製貼上不好,複製貼上也很好!事實上,我戒色能戒到今天,也多虧了其他吧友複製給我的一篇文章——《申明十二:如何徹底走出屢戒屢破的惡性循環?》

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幫助其他朋友了,一則是平時較忙,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在回答的過程中發現了自身能力的局限,尤其是回答症狀問題時,自己並沒有醫學知識,很難給出一個精準的回覆。這方面也有正面例子:我們漂亮的戒色宣傳單,就是學設計的朋友設計的;好聽的戒色歌曲,就是會音樂的朋友編寫演奏的。

在戒色之前,不少朋友已經荒廢了自己的學業、事業,講的不好聽一點,就是成了“廢人”,沒有一技之長,而這也常常是反戒色團體攻擊的對象。不得不說,我覺得他們攻擊的對,攻擊的好!我們真的不能怪別人,別人瞧不起我們,歸根結底還是我們能力不足啊!這個問題,必須要我們自己清醒的認識到,才能徹底發奮圖強,徹底解決。我們如果自己不思進取,仍然沉迷於網路、遊戲,不強大起來,那就只能任由別人謾罵欺負!必須要立志猛進,下定決心,不斷學習提升!(這又與附錄2、3相聯繫)試想一下,百萬吧友,每個人都努力奮鬥,身懷絕技,朝著一個目標共同前進,那將為社會上增添多少正能量!

附錄2:把握際遇

我們不妨從反戒色組織談起:“戒色吧背後的利益集團、戒色吧是邪教”,如此種種,亂七八糟——不過是一群閒人聽風是雨、空穴來風。說到底還是內心恐懼的外在表現:對於沉迷色情者來說,這種恐懼來源於“幻滅“,無害論是他們放縱自己的依靠,他們對戒色吧的批判不過是自我安慰。這就像一些沉迷遊戲的人,別人勸他回歸正途時,總會拿職業選手、運動項目說事——不過是抓住“救命稻草”,自我安慰罷了。對於某些別有用心者來說,這種恐懼來源於什麼,也不必我多說。戒色吧有精華,有糟粕,可我相信,精華遠遠多於糟粕。什麼是精華,什麼是糟粕,大家自己一定要有獨立判斷的能力。(這又扯回正文了)

我現在的態度略微消極:遇到一個不戒色、甚至批判戒色的人,四年前的我,必要上去和他們理論一番;但要是換作現在,我最多和他們囉嗦一句,便不想管他們了。外人是極難改變一個人的思想的——思想的改變,必定要由內而外,而非外力強加。

從相信戒色的正確性,再到明白事理、立下志向,再到生活中的克服困難、發奮圖強,無一不是重大的思想突破,無一不是一次徹徹底底的“頓悟“,現在看看社會中某些人,突然覺得所謂的“頓悟”,實在是可遇不可求,或許只要一次,就足以改變你的命運。

我囉里囉唆一大堆,講了很多,卻又感覺自己說不到點子上。歸根結底,還是為了和大家強調一點——機遇難遇,好好把握!

具體能不能明白,看緣分吧,有緣人自然明白我在說什麼。

附錄3:戒色的真正目的

實際上很多人(包括剛開始戒色的我)對戒色都有一定程度的誤解,比如,戒sy不戒yy這樣,我甚至遇到過戒“擼”不戒“色”的朋友。這些當然很危險,但最危險的莫過於“戒色僅僅只是戒色“這一想法,我相信百分之八十的朋友都有這樣的想法,而這種想法會成為戒色行程中的最大障礙!具體以我自己為例:

我剛開始也是誤打誤撞,當時要參加中考,而中考有體育項目,滿腦子都是學習、運動和奮鬥,一併戒除遊戲動漫,徹底脫宅;我又有緣學佛,每天持咒,並來貼吧幫助其他朋友,無形中落實了《戒色七步曲》。三年後,再次看到《戒色七步曲》,看到戒色系統工程論提出者“日日知非”老師的論述:“戒色系統工程論”的核心理念為“戒色不僅僅是戒手淫,而是全方位的改造自己,是生命的重建”。“在戒色中生活,在生活中戒色”,將戒色與生活打成一片,“不僅僅是戒色,而是獲得生命重生,再造新命運、重塑新人生”。(《戒色七步曲》是戒色系統工程論的濃縮版。)

這些與我的想法經驗不謀而合,此時才嘆相見恨晚。從那之後,我一直推崇《戒色七步曲》,每當遇到戒色新人,總會將《七步曲》推薦給他們,我認為這才是戒色的根本目的——肉體、心靈的全方位改變。

這個方法是否只是戒色七步曲一家獨創呢?並非如此,飛翔老師也曾談到這個,事實上,很多戒友真正走上戒色路子,戒了較長時間後,都會有這樣的體驗。戒色時間長的朋友們,很多都慢慢淡出戒色吧了,轉而開始生活中的奮鬥。戒色就是如此,戒色永遠只是改變命運的第一步,接下來的每一步,我們都必須進入實際生活並腳踏實地的走。發這篇文章之前和張恆師兄聊了一下,張恆師兄也覺得如此,是學生就好好學習,進入社會就好好工作,在現實生活中闖出自己的一番天地,這是最實際的,也是最根本的。當然,這裡我們也必須向堅持奮鬥在戒色吧一線的吧友們致敬,向這種捨己為人的敬業精神致敬!

但是,如果完全投入生活,而不在戒色上有所付出,真的能戒掉嗎?我覺得,對於戒色時間較長的朋友們,我們還是得保持一定量的戒色方面的學習,重點不在於學習的內容,而在於培養自己一種警惕、憂患的意識,簡單來說,就是不斷提醒自己。對於學佛的師兄們,持誦經典就是一種很好的提醒。否則,在如今的社會氛圍的潛移默化,加上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帶有誤導性的言論,搞不好就會讓我們重新走上邪路。我說這番話並非戲言,大家一定要多多重視,就像我在正文中所說,自己一定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一定要有一個根本的判斷標準,再簡單說,就是不忘初心,用自己的“初心”來判斷事物的對錯,而非一味聽信他人。

所以我看到反戒色言論,也只是一笑了之,不去計較。笑便是笑反戒色者目光短淺,只會摳字眼、挑骨頭。而笑完之後,我們自己也該反省一下。曾國藩改號“滌生”,滌者,取滌其舊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也’。我們戒色,是否有曾國藩這般從頭到腳、由內而外徹底改變自己的決心?

附錄4:運動的意義與注意點

運動的好處很多很多,這裡我也不展開了。

不過,這幾年的運動經歷,也讓我深刻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運動要注意一個度,不要一上來就往死里練,容易把自己練傷;也不要運動量過少而起不到效果。運動也是一門學問,要想真正鍛鍊好身體,不傷到自己,達到最好的鍛鍊效果,還需做一番研究,不是隨隨便便上來就能練的。例如看似簡單的跑步,要想真正不傷到自己,也是一門學問。對於身體情況不太好的朋友,千萬不要貿然開始劇烈運動!

頻繁遺精的朋友們也可以特別關注下,不要因為遺精過多、身體虛弱而放棄運動,其實長時間不動反而容易遺精。我之前有一段時間一直沒有遺精,那段時間一直堅持適量運動。

附錄5:佛法的不可思議

有關佛法的部分:佛法確實是不可思議。它無影無形,卻又讓人覺得如影隨形。我的人生大考,運氣都相當好,都是超常發揮。聯考前幾個月,因為時間比較緊張,所以我每天就只做一項功課:小禮拜地藏王菩薩21次。其餘上學、放學走路的通勤時間,就散持幾遍《大悲咒》。考試結束以後,每天誦一部《地藏菩薩本願經》,並且繼續禮拜地藏王菩薩。聯考出分前一天和出分當天,我持了一萬遍地藏王菩薩聖號(極其不認真),並祈求聯考分數超過六百七十分。當時我自己心裡也沒底,我估分實際上也就估到六百四五左右,而一些靈活的分,比如答題規範和步驟分,又比如作文和語文主觀題的分,結果這些分數基本上都拿到了。

再另舉幾個例子:

1,中考和聯考,我的考場所在的學校是一樣的,都是離我家最近的學校,走路不過七八分鐘,快走甚至只要五分鐘。比起那些離家太遠,還需坐車的同學而言,我已經有了很大的優勢。

2,中考距離現在三年了,運氣好的表現,在上個帖子寫的比較詳細,這裡不再贅述。聯考的運氣,我只能說比中考更好吧。首先是語文學科,我的語文一直是弱項,這次語文剛好不難,考的相當好,應該比我高中其他考試的最好成績高出十幾分。數學學科,做過兩道原題,關鍵其中一道還是選擇題最後一題,這一題,我第一次做的時候想了至少一個小時,後來反覆做過多遍,答案相當熟悉。英語基本正常發揮。理綜太超常了,當時有好幾題做不出來,結果考試臨近結束時,念了句佛號,幾分鐘做出來二三十分,包括三個選擇題和幾個計算題。生物考了書本上一段比較偏的話,當時我就有預感,覺得這句話肯定要考,複習了許多遍,結果還真考了。理綜總成績比平常要多出幾十分,又是一次巔峰。

3,考過的朋友都知道,每場考試之前,都有很長等待時間。我周圍的人,有的在考場外等待,來回走動,或者到考場內趴著,無所事事。我一到考場,就坐上位子,遮眼堵耳,抓緊時間持誦了七遍大悲咒,持完之後,又散持了佛菩薩聖號。結果考試開始的時候,異常平靜,雖然考試那兩天晚上因興奮而缺少睡眠,但精神狀態依然很好。

我想說的是,各位學佛的師兄們,一定要對佛法有信心,平時可能有不如意不順心的事,但只要堅持去做,佛菩薩總會在你最關鍵的時刻幫助、支持你。當然,自己的奮鬥必不可少,而佛菩薩會保佑你奮鬥基礎上的最好發揮!

後記:

聯考之前也看過不少勵志文章,但都感覺蜻蜓點水,沒有觸動人的感覺。再看看戒色吧里的文章,才覺得人間最勵志的莫過於戒色文章了,或許是經歷相同而感同身受。當然,不戒色的人永遠體會不到戒色文章看似簡單直白文字背後的含義。在我看來,每一篇戒色文章都是這首詩的生動寫照:“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一轉眼四年過去,剛剛下定決心戒色的時候,誰能想到四年里的收穫竟如此之多,誰又能想到四年後能在這裡大言不慚。還是那句話,把握機遇,實在是太重要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