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放下,得自在


時間:2018/12/4 作者:君合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一樽還酹江月”,蘇東坡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一詞最為世人熟知,氣勢磅礴,以三國時的赤壁之戰為背景抒發自己內心的激盪。此詞寫於神宗元豐五年,正是他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兩年後。初識這闕詞是在高中,那時還小,對它談不上有什麼理解。當有了些人生閱歷之後,再次讀到它,才大概明白點東坡先生寫赤壁懷古時的心境。“大江東去、亂石穿空、驚濤拍岸”這些原本是自然現象,但東坡出手不凡,將它們用到詞中,使得整闕《赤壁懷古》跌宕起伏。接著便是寫赤壁之戰中雄姿英發的周瑜和羽扇綸巾的諸葛亮形象,如此著名的戰爭,在東坡的筆下舉重若輕,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東坡游赤壁,表面懷古,實則是對自己的遭遇的嘆息,“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就如同一場夢,倒一樽酒祭奠江月。因為只有明月、長江才是亘古的,而人生則短暫。

無論你是帝王將相,還是英雄豪傑;也不管你是名道高僧,還是平民百姓;風光無限也好,落魄黯然也罷,最終都是一抔黃土轉頭空,只怕人生如夢。全詞看似磅礴,可又有幾人能感受到東坡複雜的內心?也只能妄自揣測而已,既有凌雲壯志未酬的失落和些許消極,也有對自己無故捲入政治風波,承受一百來天的牢獄之災,之後被貶的憤恨不甘、自我解嘲。到最後對人生感慨,放下平靜,一樽還酹江月。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是我們中國人的價值觀,尤其是文人士大夫,來人世間走這一遭,如果沒有留下自己的美名,就等於白活。因此,博取功名成為許多人畢生所拼搏的,甚至有人為此不惜阿諛攀附,丟掉尊嚴,有人鋌而走險、違法亂紀。這樣的人貪心不足,得到名又想得利,利用自己的名和權撈取利益,或者出賣國家,或者剝削老百姓。由此看,此類名只會被世人唾罵,遺臭萬年。

蘇東坡未將虛名放在心上,也未過於在意自己遭遇的不公。歷經磨難使他面對挫折也好,不平也罷,不再悲憤,而是從容豁達的面對。為老百姓做好事,用心烹飪美食,游山填詞,與佛印等好友論道,無心插柳,反而成蔭。他的詞穿越千年到今天還被人們喜愛著,他做的菜到今天被人們冠上他的名,成了家家戶戶都會做的美味——東坡肉,他為老百姓做的好事到今天仍然被人們感恩懷念著,他與佛印等好友之間的軼事到今天依舊被人們津津樂道著……這就是蘇東坡的人格魅力。他並未刻意追名求利,反而流芳百世。

人生短暫,想要留名,證明自己沒有白來世間,人之常情。這或許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本無可厚非,然而欲望多了,這些就成了妄念,人由此也就陷入患得患失、大喜大悲之中。倘若再是用違法方式取得還會令自己整天活在恐懼中,何苦?人的一生也不可能總是順風順水,總會遇到坎坷曲折。不知為何現在的人耐挫力那么差,不是心理出現問題就是試圖通過尋短見解脫。對名利的執著,對挫折困難的畏懼,大概就是佛家所說的掛礙吧!

《心經》有言:“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東坡先生做到了,他不再將心思放在追求名利上,他能夠真正放下功名富貴,不被這些外緣所擾,潛心於詩詞創作,留下一首首膾炙人口的詩篇,為後世所吟詠誦唱。蘇東坡的人生經歷向我們昭示:放下身外之物,才能得大自在!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