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大安法師:淨土宗教程第二編14


時間:2019/3/3 作者:清淨心

大安法師:淨土宗教程第二編14

第五章 淨宗十三祖的生平與思想《13》

十一、省庵大師生平與思想

1.生平

省庵大師(公元1686—1734年),諱實賢,字思齊,江蘇常熟人,出生於世代書香之家。大師自小就不食葷腥,少年時便有出塵的志向。父親早亡,母親張氏知兒子宿具善根,便命其出家修道。七歲時,大師禮清涼庵僧容選為師。大師聰慧俊彥,經典過目不忘。十五歲剃度受戒,兼通世典,吟詩書法俱精,然並未頃刻忘懷生死大事。

有一天,大師到普仁寺,見一僧人仆地而死,大師瞿然悟世無常,修持益加精進。嚴持戒律,不離衣缽,日止一食,脅不貼席,終生不懈。後雲遊參學,庚寅年(公元1710年)二十四歲時依渠成法師與紹曇法師聽教,晝夜研窮方等經典。越三年,三觀十乘之旨,性相之學,無不通貫。紹曇法師為授記莂,傳大師靈峰四世天台正宗。

甲午年(公元1714年)二十八歲,叩靈鷲和尚於崇福,參“念佛是誰”話頭,功夫綿密,凡歷四月,恍然契悟,說:“我夢醒矣!”自那以後,應機無礙,才辯縱橫,靈鷲和尚欲付以衣拂,大師不受辭去。

後於真寂寺閉關,日閱三藏梵 ,夜夕持念阿彌陀佛名號。三年期滿,寺眾恭請大師講《法華經》,大師升座開演,辭義猶如河懸泉涌,沛然莫御。自此,化緣日盛。

己亥春(公元1719年),詣四明阿育王寺瞻禮舍利,先後五次燃指、燃香供佛。每年佛涅槃日,講演《遺教經》與《佛說阿彌陀經》,開示是心是佛的奧旨。三根普攝,法化洋溢。江浙一帶的四眾弟子,傾心歸仰,歷有十年,法筵之盛況,勝過諸方。

大師受請住持諸寺院,每晉院模範一新,清規肅穆。日講《法華經》、《首楞嚴經》諸部,執經請益者雲集。後退隱杭城仙林寺,不出戶庭,力修淨業。繼而客群弟子請,住持鳳山梵天講寺,於是屏絕諸緣,純提淨土,結長期念佛會,嚴立規約,晝夜六時,互相策勵,人鹹稱是永明大師再來。先後住持古剎禪院十餘載,得度弟子甚眾。

至癸丑(公元1733年)佛成道日,大師對弟子說:“我於明年四月十四日長往矣。”自此,掩關寸香齋,規定晝夜持念十萬聲佛號。次年甲寅(公元1734年)四月二日出關,十二日,告知大眾說:“吾十日前見西方三聖降臨虛空,今再見矣,吾其生淨土乎?”隨即交待寺院事務,遍辭城中諸護法居士。侍者請大師書偈,大師書云:“身在華中佛現前,佛光來照紫金蓮。心隨諸佛往生去,無去來中事宛然。”書訖,說:“我十四日定往生矣,你們準備為我集眾念佛。”十三日,斷飲食,斂目危坐。五更時沐浴更衣,面西趺坐。至巳時,遠近道俗弟子集聚,涕淚膜拜說:“願師住世度人。”大師復啟目說:“吾去即來,生死事大,各自淨心念佛可矣。”言訖,合掌稱佛名而寂。一會兒,鼻筋下垂,面容顏色明潤,到封龕時,容色不變。春秋四十九。眾弟子奉靈骨塔於琴川拂水岩之西。乾隆七年二月十五日,山諸緇素懷念大師道行,迎靈骨重建塔阿育王寺之右,其舊塔用以藏衣缽。

大師撰有《淨土詩》、《西方發願文注》、《勸發菩提心文》、《續往生傳》等流布於世。

2.思想

省庵大師的淨土思想大多從真實修持處開發,其撰文與開示,語語結歸心地,不蹈空疏之談。茲將大師思想概述如次:

(1)發菩提心,圓成淨業

大師將菩提心視為修行佛道,圓成淨業的根本條件。其《勸發菩提心文》,不僅理事圓融,知見透闢,而且至誠懇切,感人至深。文中首陳發菩提心的功用云:入道要門,發心為首;修行急務,立願居先。願立則眾生可度,心發則佛道堪成。苟不發廣大心,立堅固願,則縱經塵劫,依然還在輪迴,雖有修行,總是徒勞辛苦。

由於十種因緣,菩提心得以發起:一者念佛重恩故,二者念父母恩故,三者念師長恩故,四者念施主恩故,五者念眾生恩故,六者念死生苦故,七者尊重己靈故,八者懺悔業障故,九者求生淨土故,十者為令正法得久住故。

在詮釋第九種因緣時,大師開示發心與求生淨土的內在關係:云何求生淨土?謂在此土修行,其進道也難;彼土往生,其成佛也易。易故一生可致,難故累劫未成。是以往聖前賢,人人趣向;千經萬論,處處指歸。末世修行,無越於此。然經稱少善不生,多福乃致。言多福,則莫若執持名號;言多善,則莫若發廣大心。是以暫持聖號,勝於布施百年;一發大心,超過修行歷劫。蓋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發,則雖念奚為?發心原為修行,淨土不生,則雖發易退。是則下菩提種,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長;乘大願船,入於淨土之海,西方決定往生。

大師有見於發菩提心的重要性,故而苦口婆心勸勉淨業行人同發菩提心,未發者令發,已發者增長,已增長者今令相續。願同生淨土,同見彌陀,同化眾生,同成正覺。大師的見解與懇勸,深契念佛修持之心要。

(2)痛斥狂禪,指歸淨土

大師洞悉末法眾生,根機鈍劣,略有二類:一愚二狂。愚者茫然無解,固不待論;狂者妄意高遠,常欲躐等。視此念佛法門不啻草芥,不肯自修。不知末法之世靠自力出離生死,罕聞有人。

即若禪宗開悟之士,亦應往生淨土。悟達之士,雖有見地,不斷惑業,若生三界,一入胞胎,便有隔陰之迷。從前所悟,尋復忘失;畢世功夫,一朝唐喪。如五祖戒禪師轉生為蘇東坡,草堂青禪師作曾魯公,次則海印信禪師為朱防禦女,又次則雁盪僧轉生為秦檜等,可作殷鑑。若生西方淨土,親近阿彌陀佛,一入聖階,便登佛地。故知不悟則已,悟則求生西方淨土,當更急切。如人得寶,須覓善地藏之,方得受用,否則,終致散失。悟達之士求生淨土,亦復如是。

大師圓融禪淨,指歸淨土。《示禪者念佛偈》云:“一句彌陀,頭則公案;無別商量,直下便判。如大火聚,觸之則燒;如太阿劍,攖之則爛。八萬四千法藏,六字全收;一千七百公案,一刀斬斷。任他佛不喜聞,我自心心憶念。請君不必多言,只要一心不亂。”剴切指陳,自行化他。

(3)欣厭心切,拔除愛樁

大師深知娑婆眾生淨業難成的原因,主要是愛根難斷,故而撰文開示,多在激發行人厭離娑婆、欣求極樂處下手,其《勸修淨土詩》、《八苦詩》等,多有指陳。茲錄一首:“盡說厭欣為障道,誰知淨業善資成。厭離未切終難去,欣愛非深豈易生。何處安居能徙宅,誰人無事肯登程。鐵圍山外蓮華國,掣斷情韁始放行。”

三界無安,不宜久住,大師勸人急求往生,惟此為大。大師對那些汲汲於世間善事而淡漠往生的行人,指陳利弊得失:苟不以生死大事為急,而孳孳為善,所作善事如須彌山,皆生死業緣,有何了日。善事彌多,生死彌廣,一念愛心,萬劫纏縛,可不懼哉!念佛心不專,何也?或是名根未斷,或是愛念牽纏,於此二者宜加審察。苟不把家緣世事一刀斬斷,六字洪名盡力提起,冀欲出離娑婆世界,生到極樂淨土,難矣!不生淨土而欲脫生死,不脫生死而欲免墮落,抑又難矣!縱一生兩生不失人身,濟得什麼事?!不以念佛為急,而以世間小善為急;不以生死大事為先,而以人天福報為先,是不知先後也。大抵西方佛國,非悠悠散善所能致;萬劫生死,非因循怠惰所能脫。無常迅速,旦暮即至,安得不為之早辦耶?大師披肝瀝膽,其救焚拯溺之血誠,從字裡行間躍然而生。

(4)精進修持,先求自度

大師於末法世,建精進幢,以身作則,廣行道化。大師遵蓮池大師持戒念佛之遺風,一生以“行在梵網,志在西方”自勵。淨業堂規約,每日課堂,十時念佛,九時作觀,一時禮拜,且規定黑、白半月誦菩薩戒本。

大師自修精進,如救頭然。閉關梵天寺西院,其室名曰寸香齋。尊客相見,略敘道話數語,寸香之外,念佛而已。大師綿密用功,端在知見正確。茲錄大師念佛偈二首:“念彌陀佛貴專精,念到功深念自純。念念圓明真性體,聲聲喚醒本來人。嬰兒墮水頻呼母,盪子還家始見親。卻話從前離別事,翻令嗚咽淚沾巾。”“欲得工夫無間斷,直須精進始相應。暫時失念雲霾日,瞥爾生心蛾掩燈。小水長流終貫石,沸湯停火亦成冰。往生作佛渾閒事,只在當人念力能。”遇有學詩文的弟子,大師痛誡說:“人命在呼吸間,哪有閒工夫學世諦文字,稍一錯過這個良機,便成隔世,再想出頭來,難呀!”

大師專精念佛,先求往生,然後圓成菩提大願。對於一些發願來生生到中國,童真出家修道,廣度眾生的行人,大師斥之為愚執。闡明求生西方,總攝一切菩提誓願及十方三世一切佛法,無有遺余。

大師以此化他,亦以此自勉。大師《偶成》詩云:“無能只合住深山,一室蕭然獨掩關。寄語世人休見召,此生終不到人間。”“破舟救溺理無由,抵死須撐到岸頭。等得篙師登入後,更移新棹入中流。”矢志安養,情真意切。

以上從四個方面,略述省庵大師的淨土思想,深感字字從真實心中流出,不談玄說妙,不堆砌名相,娓娓道來,全是家常平實話,亦是淨土明珠,值得吾人奉為指南。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