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佛門映像:《釋迦牟尼佛廣傳》六.精進品72.桑嘎拉頑強抗拒誘惑


時間:2019/5/2 作者:藎木

釋迦牟尼佛廣傳(下)

全知麥彭仁波切著 索達吉堪布 譯

72、桑嘎拉頑強抗拒誘惑

又久遠之前有一王宮名為雄獅王宮,國王名為獅髻,財富豐饒,且如理如法治理國家。他手下有一獅子商主,財富圓滿猶如多聞天子一般。商主娶有與他同一種姓之妻子,釋迦牟尼佛當時即轉生為二人之子,名為桑嘎拉。桑嘎拉外相俊美、可愛,長大後開始學習文字,不久即精通八種觀察法等一切學問。父親為他能安享四季美妙生活,就給他建造了多處不同房舍以供春夏秋冬之用。桑嘎拉妻子所居屋室亦分上、中、下三等,桑嘎拉與妻子在上等屋室中盡度美好時光,兩人還經常以美妙樂音愉悅身心。

桑嘎拉後來在父親面前請求能去海中取寶,父親勸解道:“兒啊,我財富如此圓滿,大米、芝麻等物永遠不會被你耗盡,你盡可隨意享用。我只希望能在自己健在時與你共度快樂時日,等我死後你再去求財也不為遲。”但桑嘎拉不為父親勸說所動,他仍再三祈求能得父親開許。父親深覺兒子可能正被業力催動,最後只好說道:“既如此,你就出發吧。”同時又對兒子提出希望:“你必須承受種種痛苦、危險。”

桑嘎拉便集中起五百人慾赴海中取寶,並且帶有施資者、善游水者、張帆者等五種特殊人才,準備妥當後就欲開拔啟程。因桑嘎拉想到此次航行能否順利歸來尚難料定,他便備齊大量海上救生設備,諸如木板等各種應急物件一應俱全,桑嘎拉全部收拾妥當後便率船出發。

結果眾人不幸碰到一條大鯨魚,船隻被它徹底摧毀。幸虧眾人備有木板等救生物,便爭先恐後游向岸邊。藉助業風吹動,大家最終被刮向南方海岸。那裡有一銅洲,聚集有眾多羅剎女守護,整個地區被劃分為勝幢歡喜地與貧乏痛苦地兩塊區域。

當他們即將接近岸邊時,勝幢歡喜地之吉祥幢開始震動,眾羅剎女立刻明白贍部洲有一商船已被損壞,船上眾人均已漂流至此。羅剎女急忙趕往岸邊,結果發現這些人正往此處游來。她們連忙把自己裝扮成美麗漂亮之女人,梳洗打扮一番後,這些羅剎女說道:“諸位好哥哥,請上岸與我們一同生活,我們大家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豈非再好不過?我們已帶來飲食、衣物、臥具、各種珍珠、藍寶石、右鏇海螺,有生之年,這些物品能令我們盡享美滿幸福生活。但你們無論是誰都不要前往南方,精神瘋癲也不得前往。”

男人原本就易受美女美色吸引,她們美麗誘惑能束縛住任何男人。聽罷羅剎女所言,眾商人開始一一與她們各自組建安樂窩,不唯快樂生活,還生兒育女、繁衍後代。而桑嘎拉商主則一直在思索:為何她們不讓我們前往南方?為何翻來覆去強調不已?有次等妻子睡著後,他就悄悄起床,腋下夾著一把寶劍就直奔南方而去。結果走到後來,桑嘎拉聽到一片哭訴聲,還有人言道:“悲哉!我等現已遠離父母妻子及所有贍部洲眾人與國土。”桑嘎拉聽到後稍感恐慌,他屏住呼吸又靜聽片刻,然後鼓起膽子繼續向前走。

不久即來到一座鐵城前,鐵城四周有高大鐵牆圍繞。桑嘎拉想:這鐵城想必應有城門吧。他於是開始四下打探,但仔細搜尋半天,竟連一老鼠洞都未發覺。此時他發現北方出現一株高大樹木,隨即他就直奔而去,且爬上高高樹幹,結果竟發現一鐵屋。

桑嘎拉問屋中人:“為何在這裡痛苦哀嚎?”那些人一看來人急忙回答說:“我們本是贍部洲商人,前往大海取寶途中碰到鯨魚,它毀壞我們所乘船隻,我們依靠船上救生設施才游至岸邊。銅洲羅剎女以美色誘惑我等,用甜言蜜語令我們與其共同生活,還育有子女。但她們一旦找到新上岸之贍部洲商人後,就欲將我們全部吞食乾淨。我們中已有多人被其吃光啃淨,她們吞食時甚至連頭髮、指甲都不放過,連落於地上之一滴鮮血亦會被其用手捧起吃掉。現在我們已被吃剩至十人左右。”

桑嘎拉急忙向其中幾人打探道:“具智者,你們是否通曉前往贍部洲之方法?”

這些人無奈說道:“大智者,我們自身已無任何方法解脫,我們若欲逃跑,此鐵城上下左右便會層層生出無窮鐵牆將我們團團圍困,不過你們可能尚有逃脫希望。以前聽天人在虛空中說過:‘每月十五日,贍部洲商人可直接前往北方,北方有一駿馬王名雲行力,它日常均以自然成熟之莊稼為食,享用過後身體就會力大無窮,且將馬背靠向欲離開此地之商人,並向他們說:你們有誰欲回返,我會把他們順利送至贍部洲。駿馬王會將此話連說三遍,此時大家可徑直走到它面前說:我們欲往贍部洲。駿馬王便會將你們平安送抵贍部洲。’我們即如是聽聞,故而料想你們應能返家。”

桑嘎拉商主得到信息後便悄悄返回住地,此時羅剎妻子還在入睡,他也就滿懷心事地躺到床上。

第二日早,商主起床後依次悄悄告訴眾商人道:“不遠處有一寂靜花園,希望大家都前往集會,我有秘密、重要話語要與諸位商量。不過請萬勿攜帶妻子兒女同來,即便再貪戀、喜愛他們也勿拖兒帶女。”眾人最終均按商主要求集中起來,桑嘎拉便把所聽訊息告訴他們,大家為擺脫羅剎女控制,便約定十五日前往北方。

十五日這天,眾人一起來到地處北方之島,隨後果然看見駿馬王正享用自然成熟莊稼。大家正準備開口請求,商主勸阻道:“據我知道的被關押之人所言,現在請求時機尚未成熟,待駿馬王吃飽後,於其心情舒暢、力氣倍增之時,它自會開口講話,那時我們再提出自己要求。”等駿馬王吃飽後,身軀陡然增大,並且將脊背靠攏眾商人問道:“你們當中有誰欲返回贍部洲?”結果所有人均上前恭敬合掌道:“我們皆欲返回,請你務必護送我等圓滿、順利抵達贍部洲。”

駿馬王則殷切叮嚀說:“你們既要返回,那就必須牢記:返程途中,羅剎女們會打扮得特別艷麗,且攜兒帶女對你等祈求:‘諸位大哥,你們理應與我們繼續生活,繼續做我們怙主、依投處。這些飲食、妙衣、住處、樂苑、森林、泳池,你們自己家鄉贍部洲所有之珍寶、珍珠、藍寶石、白水晶、珊瑚、金、銀、石精、紅冰石精、右鏇海螺,統統盡屬你們私人財富,請千萬勿回贍部洲,趕快返回與我輩女人共享幸福美滿生活。若你們已不再需要我們,那也請無論如何將兒女一同帶走。’這些羅剎女到時即會如此哀懇。你們如果認為‘此乃我之妻子、我之飲食……’等等等等,直至‘我之右鏇海螺’,一旦有此種念頭生出,那儘管身還在我身上,但就如成熟果實必墮於地上一般,你們亦不可能再安住我身之上,必會自然墜地,被這些羅剎女吃光,連一根頭髮都不會剩下,一滴鮮血也會被她們與土一起攪和吃盡。你們當中若有誰不產生我、我所之念,那他即便沒抓牢我也不會落下,他必定能順利、吉祥返回贍部洲。”

駿馬王說完即將脊背轉向他們,眾人便翻上馬背,或坐於馬脖頸之上,有些則抓住馬鬃,駿馬王則漸漸騰空升起。此時於眾羅剎女所居之地,勝幢開始不吉祥地發生震顫,她們馬上明白這是商人們欲返回贍部洲之信號。羅剎女急忙打扮好,並攜帶兒女前往駿馬王處。她們一見眾商人便高聲喊道:“諸位大哥,懇請你們能將我等當作家屬,我們已無任何家人親戚,只有你們可做我們怙主、依投處、無偏親友。此乃你們所有飲食、妙衣、……右鏇海螺。”眾羅剎女所說果如駿馬王所言。

商人們聽罷,有些開始生出“我之妻子”念頭,有些想到兒女,有些則想起飲食等物,結果這類商人全部相繼落馬,眾羅剎女頃刻就將他們全部吃光,連落於地上之一滴鮮血亦被含食於口中。只有桑嘎拉一人無思無念順利返回,其餘人眾全被殘食。

釋迦牟尼佛後來曾告訴諸比丘道:“諸位比丘,所有騎於馬上但卻貪執自己妻子、兒女、飲食、財富等人全部墮於馬下,並被羅剎女吞食;不對諸種人、財、物生貪之人則順利回至贍部洲。你們諸比丘中如是貪執眼、耳、鼻、舌、身、意,或色、聲、香、味、觸、法,或地、水、火、風,或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或色、受、想、行、識等我及我所者,均會感受無邊痛苦,並墮入輪迴深淵;而無有我與我所此等執著之眾生,則如返回贍部洲之人一般,必能從輪迴中獲得解脫。任何具智慧且對佛法生信者,均會如雲行力駿馬王一樣順利走出輪迴大海,登上解脫彼岸;任何愚痴、不信佛法者,則如同墮地於羅剎女前感受痛苦者一樣,永陷輪迴深淵中。”

桑嘎拉商主如是獲得解脫後,眾羅剎女便紛紛對他的羅剎妻子說:“我們均已將自己丈夫吃掉,唯獨你卻讓丈夫漏網逃脫。你必須將其捕回,否則我們就要吃你。”此羅剎女恐懼萬分地央求道:“請你們務必為我延長期限,我一定將他抓獲帶回。”羅剎女們最終開許了她所提要求。

此羅剎女隨即幻化成一令人非常恐懼之形象來到贍部洲找到桑嘎拉商主,而商主則揮舞寶劍嚇唬她,她不敢近身,只得倉皇逃竄。一從中部地區前來此地之商人恰好路過,羅剎女便在他面前現身,並於其腳下頂禮道:“我乃銅洲國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鯨魚攻擊受損,當時他對我說‘你是不吉祥女人’,隨後就將我捨棄。不知你這位商主是否有辦法能令他再重新接納我?”

此商主答應了羅剎女請求後便來到桑嘎拉面前說道:“你將銅洲國王公主娶為妻子,那就勿將其捨棄,你們共同生活豈非善妙?”桑嘎拉聞言回答說:“聰明商主汝應知,她非公主乃羅剎。”商主驚訝問道:“那她何以至此?”桑嘎拉便將前後經過向其詳述一番。

等桑嘎拉回到自己家中後,羅剎女又帶著兒子來到他家門口。此時有許多人都看見一女人呆在商主門前,她所牽孩童長相與商主幾乎一模一樣,一望便知是其親生兒子。正當眾人紛紛稱其為桑嘎拉之子,並沸沸揚揚議論之時,羅剎女則趁機說道:“想必你們都已清楚,此乃桑嘎拉兒子。”眾人便向她尋問:“你如何到達此地?你又是誰?”羅剎女就將編撰情節再次複述一遍:“我乃銅洲國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鯨魚攻擊受損,當時他對我說‘你是不吉祥女人’,隨後就將我捨棄。不知你們有無辦法能令他重新接納我?我們已從海上歸至此處。”

那些人連忙將此信息告訴桑嘎拉父母,二老便找來兒子說道:“國王公主你怎能捨棄?你應該接納妻兒,真不知你何以做下此等不近人情之事!”

桑嘎拉辯解說:“二位老人,她根本就不是人,她乃銅洲羅剎女。”父母不滿指責道:“你不要胡言亂語,女人原本就為羅剎女。”桑嘎拉堅決說道:“你們二位老人若喜歡她,可將其直接領進家門,我肯定不會接受她。她若進家,我立即離家。”父母無奈又略帶氣憤地說道:“我們本是為你著想,若你不願接納她,我們何苦還要將其領進家門?”二老於是又將羅剎女趕往他處。

羅剎女不甘心,她最終又找到獅髻國王。當她來到王宮門口,並要求拜見國王時,大臣向國王通報說:“有一青春貌美女子欲與國王約定見面時間。”國王聞言不覺心中一動:“她若有事,現在就可進來。”待羅剎女被領進來後,國王一見立刻對其生起貪心,因女人美色一般說來非常容易就能將眾人吸引。國王不由自主脫口而出:“你來的正好,不知美女從何而來?”羅剎女便再次重演一番所撰謊言:“我乃銅洲國王公主、桑嘎拉商主之妻,他所乘商船在大海中遇到鯨魚攻擊受損,當時他對我說‘你是不吉祥女人’,隨後就將我捨棄。現在我們已尋至這裡,請大國王讓桑嘎拉照顧我們母子。”

國王便派大臣喚來商主詢問,並告訴他說:“你不要捨棄妻兒,應與他們好好生活。”桑嘎拉堅定說道:“大國王,她根本不是國王公主,而是銅洲羅剎女。”國王面露不悅之色:“女人原本就為羅剎女,你應立即接納她。若你實在不欲與她重新生活,不妨將她送與我。”桑嘎拉無奈答應道:“國王,她確確實實是羅剎女。不過我也不會勉強國王,請國王自己斟酌。”

國王則將其當作王妃一般看待,並最終立其為王妃。某日深夜,國王與眷屬均已睡熟,羅剎女則自行回到銅洲羅剎國。她告訴眾羅剎女道:“諸位姊妹,桑嘎拉實在無用,我已把國王及王妃等眷屬全部想辦法收入囊中,你們要儘快隨我前去,我們大家共同吞食他們。”

眾羅剎女聽罷就氣勢洶洶地幻化成恐怖魔女前往贍部洲。於半夜時分,她們來到王宮,隨後就將所有人眾,包括國王與眷屬統統吃光。

第二日天亮時,王宮大門無人打開,而食人肉之鷲鷹卻在王宮上方盤鏇往還。所有大臣、長官等臣民紛紛聚集在王宮門口,待訊息四散傳開後,商主也聽聞到種種議論。他就將寶劍夾於腋下,對圍觀眾人中所有智者說道:“諸位智者,國王定是被羅剎女吃掉,我們應想辦法挽救局面。”眾大臣均問:“你有何良策?”“你們去拿梯子,我上去看看。”桑嘎拉對大臣們說道。

待他借著梯子爬進王宮後,便揮動寶劍奮力嚇唬那些羅剎女。此時有羅剎女手拿人頭,有羅剎女懷抱手腳,看到桑嘎拉後便四處逃竄。商主下來為眾人打開宮門,眾人這才發現所有宮內人眾均已被羅剎女吃光盡淨,大家只得把王宮裡外洗滌一番。

眾人隨後集中起來議論道:“國王、王妃均已被吞食,國王又無太子,誰來繼承王位?”此時有人建議說:“誰具備智慧、力量,誰就應當國王。”有人緊接話頭說:“除桑嘎拉外,還有誰具備智慧與力量?”於是眾人紛紛應和說應舉桑嘎拉為國王,並請求他能接受王位。

桑嘎拉則說道:“我為商主種姓,理應以商主身份存世,要王位有何用處?”眾人鼓動說:“將王位交與別人都不適宜,大商主,你一定要接受王位。”“既然你們都這樣認為,我也只得順從民意,但從今往後你們均需按我教言行事。”桑嘎拉最終應承下來。眾人則爽快答應說:“只要你同意當國王,我們定會依教奉行,不違你教言。”國中民眾隨後就開始裝飾城市,並以極大恭敬心為新國王行加冕大典。

桑嘎拉國王則開始召集其他地方咒士,讓他們學會明咒;又聚集別處精於射箭之人,令其精進演習且廣泛傳授技藝與眾人。然後國王便對這些人說:“你等大智者應準備齊四種軍隊,我們要前往銅洲驅趕羅剎女。”隨即便率領四種軍隊登船前往銅洲。

即將接近岸邊時,眾魔女所居貧乏痛苦地之勝幢開始動搖,羅剎女議論紛紛:“此種不吉祥之徵兆表明贍部洲人肯定要來此與我們作戰,我們不妨先去探察一番。”眾羅剎女便來至海邊,結果發現許多船隻正向她們開來。羅剎女急忙應戰,而桑嘎拉手下念咒之人立即依靠咒語威脅她們,射箭勇士也開始萬箭齊發。不大功夫,大多數羅剎女都已被降伏,剩餘諸羅剎女便在桑嘎拉國王腳下頂禮道:“懇請國王能饒恕我等。”國王則命令說:“我可以寬恕汝等,但你們從此就得離開此處前往別地生存,且自此之後永遠不得損害眾生,如此才能得我赦免。”羅剎女連忙答應說:“我們可以離開此地。”說完就匆匆逃離此島,前往別處求生。桑嘎拉國王於是重新規劃、建設此城,這個地方從此以後就被稱為斯里蘭卡。

當時桑嘎拉商主之羅剎女妻子,在釋迦牟尼成佛後,便成為一名為瑪得之人的女兒,叫無喻姆。無喻姆長相妍麗、身材苗條,整個世間堪稱無與倫比,故而眾人才將其喚作無喻姆——她之美麗已無法以喻名之。瑪得心中盤算道:“不管對方種姓如何高貴、財富多么圓滿,或者如何廣聞博學,我都不欲把女兒嫁與此類人為妻。如此人長相與我女兒一樣,端嚴善妙、無人可比,這人方才夠格做我女婿。”

瑪得一日看見坐於樹下之釋迦牟尼佛,頓覺此人煞為莊嚴俊美,不禁立即生起歡喜心。他心中想到:此人應為整個贍部洲尊主,若能娶我女兒真乃我們莫大榮幸,將女兒交與他定無後顧之憂。瑪得回家後便告訴妻子說:“我今日已為女兒相中了丈夫。”隨後就讓女兒梳妝打扮一番,帶著妻子便趕赴釋迦牟尼佛所居之地。

瑪得妻子名為烏爾瑪,她以前曾見過世尊,此次相見後便對丈夫說道:“我曾見過大仙人(指釋迦牟尼佛)去城中化緣,他若向下壓,則可壓垮高山;他若向上舉,則可抬低為高,這種人看來不會接受任何美女,我們還是打道回府為妙。”瑪得憤憤阻止她道:“烏爾瑪,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萬勿說不吉祥之語。如我們能以方便法令其接受,他日後定會慢慢習慣享受男女妙欲。”

當時釋迦牟尼佛恰好從一森林正前往另一森林,他們看見釋迦牟尼佛所用坐墊及住處後,瑪得又對妻子說:“好妻子,此乃我們女婿所用墊子及住處。”而妻子則清醒說道:“具貪之人,住地零亂;具嗔之人,住處破爛;具痴之人,住處混亂。這住地看來乃離貪者享用,他想必不會接受我家美女,我們還是回去為好。”瑪得聞言內心不悅:“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萬勿說不吉祥之語……”瑪得言畢又看見地上所留世尊腳印,他就又沾沾自喜對妻子說:“好妻子,此乃我們女婿所留腳印。”

妻子再次打斷丈夫痴心妄想:“具貪之人腳印不明;具嗔之人腳印深厚;具痴之人,腳印模糊。這腳印看來定是離貪者所留,他想必不會接受我家美女,我們最好趕快返回。”瑪得聞言心生不悅:“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萬勿說不吉祥之語……”

此時他們又聽聞釋迦牟尼佛清晰聲音,瑪得再次自以為是地說道:“賢妻,此乃我們女婿所發音聲。”妻子又一次冷靜說道:“具貪者聲音溫柔;具嗔者聲音粗糙;具痴者聲音混濁不清。此音聲乃如天鼓妙音一般,是佛所出音聲,發出此聲者又怎會接受我家美女?我們最好趕快返回。”瑪得繼續批駁妻子說:“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萬勿說不吉祥之語……”

釋迦牟尼佛在距他們全家很遠之地已望見三人,瑪得看到後不覺心花怒放:“賢妻,我們女婿正在觀望我們。”妻子依然給丈夫潑冷水道:“具貪之人眼珠亂轉;具嗔之人眼如毒蛇;具痴之人眼如暗夜一般混沌無光。此人眼望一木軛許之地,此乃離貪者所發視線,他斷不會接受我們女兒。”瑪得此刻對妻子言行已非常不滿,他批駁妻子道:“你真是不吉祥女人……”

當世尊開始行走之時,瑪得一廂情願感嘆道:“賢妻,此乃我們女婿在行走。”妻子便對他分析說:“此人行動莊嚴、如法,身軀穩固,臉色及目光均清淨透亮。他何能接受無喻姆,我們還是返回為妙。”瑪得此次則機械地反擊妻子並宣說一偈:“你真是不吉祥女人。今天正逢吉日,你萬勿說不吉祥之語……,昔日有內角金色,厄達拉三婆羅門,終被貪慾蒙住眼,生下兒子享欲樂。我們若以方便法,向其奉獻無喻姆,此女美貌定使他,生兒育女享安樂。”

瑪得言罷即到世尊前請求道:“我家女兒青春靚麗、貌美如花,對希求世間安樂之人而言,她乃非常善妙、合適之生活伴侶。現今我欲將其奉獻與你,請你接納。她就如虛空明月一般,定會令你生歡喜心。”

釋迦牟尼佛此刻則想到:若我對她說能令她自己貪心增盛之話語,她可能會因貪慾熾盛、增上而死亡,這種可能性當然存在,看來我應對其宣說打掉妄想、令其生起憤怒情緒之話。想到這,釋迦牟尼佛便冷漠說道:“婆羅門,我對樂女、嬉女等魔女既不喜歡,亦不希求,我從未對之生起過歡心愛意。對她們裝滿大小便等穢物之臭皮囊,我腳都不願觸碰,又怎會喜歡、貪執?”

瑪得又氣憤又疑惑:“我女兒是否是殘疾,還是你已遠離貪心?為何眾人如此貪戀她,唯獨你卻不願接受?”

世尊非常冷淡地對他說:“如有人愚痴到會喜歡你女兒,那你盡可將女兒交付他們。除依賴女人,並因之而生貪心、痴心之愚笨徒眾外,有誰會接受你所謂如花美女?我乃如來,是整個世間尊主,我已獲無上菩提,就像蓮花不著水一般早已遠離貪執世間之心。青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我亦同樣離於世間妙欲染污。”

無喻姆聽聞釋迦牟尼佛將自己稱為盛儲大小便之臭皮囊後,立即拋下對世尊貪著之意,她對世尊之嗔恨烈焰頃刻就升騰起來,一時間無喻姆杏眼圓睜、身軀氣鼓鼓地增大不已。而有一年老沙門此刻竟來至釋迦牟尼佛前請求說:“普見外道都能接納女人,世尊不如乾脆將她交與我,如此麗人定可與我隨意、舒心度日。”

釋迦牟尼佛聞言怒斥他道:“你這愚痴之人再勿坐我近旁,即刻離開此地。”老沙門聽後怒火萬丈,他竟惡狠狠詛咒道:“願你袈裟、缽盂等資具全部耗盡損壞;我所受戒律願如將孩子扔給姨母一樣統統再還給你,我要立即舍戒,瑪得應將無喻姆速速交與我。”

瑪得不覺嗔心大起,他惡口痛罵道:“你這糟老頭看上一眼都令人作嘔,又怎能觸摸?更何談娶我家美女!”老沙門這下怒不可遏,馬上便因氣憤至極而吐血死亡,死後直墮地獄。

諸比丘紛紛請求世尊為眾人宣說他以前未接受鐵匠之女的故事,世尊便向眾人宣說:“這老沙門以前亦因依賴無喻姆而令國王自己及眾多眷屬蒙受痛苦。”世尊接下來便向眾人敘說了桑嘎拉商主之故事,並向他們解釋說:“當時之獅髻國王即為現今之老沙門。”

瑪得最後只得帶著無喻姆來到郭興巴城市,當地國王夏瓦一見無喻姆就對她生起貪心,於是就將她娶為王妃,又賞賜給瑪得以鮮花裝飾之宮殿一半,還將五百僕人也一併賜與瑪得,又日日用妙香及五百印幣奉送。瑪得也趁勢變為夏瓦國王大臣。

無喻姆後有一次用火焚毀一藍色王妃所居宮殿,儘管造下此等燒盡房舍惡事,國王還是將她留在身邊。藍色王妃妹妹吉祥姆後來亦成王妃,舍利子比丘為其傳法後,吉祥姆現見真諦。以此緣故,釋迦牟尼佛說:“有七種人之話語不得違背:圓滿正等覺如來之語;無垢阿羅漢之語;僧眾長老之語;管家之語;堪布之語;阿闍黎之語;國王之語。”

又釋迦牟尼佛以前為大商主時,曾到羅剎女國。觀世音菩薩則變為瓦拉哈兒駿馬,將大商主帶回贍部洲,此公案在《寶篋經》中有記載。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