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妙祥法師:把眾生看成自己的父母、未來的佛


時間:2019/7/10 作者:紫竹林中觀自在~{釋新善}

所以說,殺生業這一關特別難過,不光是居士,就是我們出家人也是很難的。我們行腳走這一道,遇到死的蛇,遇到死的老鼠,都用方便鏟給埋起來了。有時候小蟲子,我們都從路上給撿到路邊上去,但是還有很多眾生也是救不了的,你看著也是心疼的。

我們原先在茅蓬,大家知道,在本溪茅蓬的時候,就為了墁炕用的這個土,我們那的出家弟子,他們都用什麼呢?用小羹匙挖出一勺土,放在玻璃板上一點一點地挑,在太陽底下曬著挑,你說得挑多少才夠這個墁炕的土?挑小螞蟻、小蟲子,一點點挑,反覆地挑。燒根柴禾都得幹嗎呢?都得挑來挑去。樹枝里的小蟲子挑完了,還得挑木棒里的小蟲子,得反覆挑。最後還得拿斧子一點一點砍,看看裡面生沒生蟲子。如果生蟲子怎么辦?再包好了。這個木頭實在不能用了,就得整個放生。我們放生最後放多少呢?有時候,就是成捆成捆地往山上放,寧可沒燒的也得放生。

原先,我剛開始在那兒閉關的時候,有個護關師父叫性空師父,我們倆有一次冬天燒柴。我問他:“這個柴禾你挑沒挑?”他說挑了。我說:“你細沒細挑?”他說沒細挑。我說:“沒細挑不能燒,炕不能燒。”一次兩次,那天他就開起一個玩笑來,我又問他,他就說:“沒挑。”我說:“沒挑?你記住了……”我那時止語,我寫了個紙條,我說:“你要不挑柴禾,我永遠不用你的柴禾,我凍死、餓死,我不用。”我說:“從明天開始我就不用你的柴禾,你不挑,我不用!”

後來他也考驗我,第二天真就沒給燒。那時是冬天,一連多長時間沒燒呢?可能不是一個星期,就是半個月。屋裡呢,反正那個洗臉盆凍得全是冰,最後我就把棉襖啊、棉衣啊、棉被啊,全都蓋上了,後來把雨衣都蓋上了,那也抗不住凍。因為啥?炕是涼的,屋是涼的。最後涼到什麼程度呢?整個身體全是涼的,唯獨能感覺熱乎的地方,就是心臟那塊兒是熱乎的,就這么大個圈,一碗口那么大,這是熱乎的,其他都是涼的。那時我已經下定決心,就是死,我也這么地了。說是說,但是希望還別死,還得修道。我倆就是這么樣互相考驗。

後來到底他承認錯誤,說:“師父,今天我挑了,我確實挑了。如果我要是沒挑的話,我下地獄。”然後就給我燒炕,可能搬了兩捆柴禾,還是三捆柴禾?給我燒。當時我覺得挺高興。這一燒渾身全是濕的,全是汗,全是潮濕氣。本來原先冷的時候我還能下地,最後燒得我差點兒就下不了地了,這突然一熱受不了!

我講這個例子,就是說你想不殺生,就得有個寧可死,也不能殺生的決心才行。我們不能為了一口吃的,一個住的,就無緣無故拿人家生命,隨便給殺掉了,那不行。作為一個佛弟子如果都這樣去殺生,那讓眾生依靠誰啊,靠誰?讓誰來救它們?那就不行了。所以說我們作為一個佛弟子,不管在家居士或出家人都應該嚴格地做到不殺生。雖然我們避免不了,但是我們必須得嚴格去做,努力去做。你只要去做了,眾生它就歡喜。

原先我在山上打七的時候,那小螞蚱經常跑到我腿上站著,跟我一起誦戒、誦咒,有時候它還念“阿彌陀佛”。所以我們的心要永遠地和眾生一樣,把眾生看成自己的父母、未來的佛,這樣我們與道才有那么點兒意思。所以說,千萬不能糊弄自己、欺騙自己,說:“我現在行了,我用的自來水也不用過濾,我吃米現成的。有螞蟻呢,我輕輕給它掃出去。”這都挺好。但還有其他的方面,吃菜啦,其他的我們還得要注意,要注意放生。

有人就問過我,說:“師父,我買了一批菜,回家一看哪,全是膩蟲,當時給我氣壞了。你說我買這些菜怎么辦吧?我是給它扔掉啊,還是怎么的?”他很苦惱,我說:“你占了天下最大的便宜,平時別人專門用錢去買眾生放生,你這買菜,就帶著眾生來了,所以你把這個菜整個給放生。這是最好的了。”所以說,有時候放生利益就在眼前,不是我們刻意去拿錢放個鳥、放個蛇叫放生,有時放一個小蟲子也叫放生。

“下地保平安,上天言好事”。第一個言好事的是眾生,他們第一個到佛菩薩面前去稱讚你,佛菩薩才會來到你跟前度化你。所以說,這個放生十分重要,還有其他的各方面就不一一講了。

選自《二〇〇〇年九月初三行腳途中開示》

恭錄於上妙下祥法師講述的《放生護生》書籍完整版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