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世界成就品第四⑭


時間:2019/7/29 作者:念佛拜佛

世界成就品第四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美國萬佛聖城宣化老和尚講述

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還繼續昨天所講這個公案。這個時候就是在宋朝的末年的時代。這個王重陽受這個馬鈺的請,到他家裡住。住了一個時期,王重陽一看那個馬鈺也不發菩薩心,為自己夫婦兩個人想要修道。所以有一天,王重陽就叫這個馬鈺到他面前,說是:“你知道我到這個山東這個騰海縣這個地方,是為什麼來的?”馬鈺說:“我不知道啊?那么師父你是為什麼來的呢?”王重陽說:“我就是為你來的。”馬鈺說:“你為我什麼來的呢?”說:“為你這個財產來的。”馬鈺一聽,“啊!這是個大騙子。這個修道的人要我的財產做什麼呢?我這回上當了!”趕快去告訴他太太,告訴他太太說是:“啊!你說這個師父是個善知識,我看他是個大騙子,來騙我們的財產來了。他頭先對我講他是為我來的,我問他為什麼為我來?他說為我的財產來的。那么由這幾句話上看來,他不是一個修道的人。”

這個孫淵貞一聽,說:“哎!你弄錯囉!師父這么說話當然有他的宗旨,有他的用意。你沒問問他要你的財產做什麼呢?”馬鈺說:“這個我就沒有問。”說:“那你去問問去啊!”馬鈺就去問他,“師父,你頭先說為我的財產來的,你當然是要用我的財產了。那么你做什麼用呢?”王重陽說:“你現在有這么多的錢,正可以把它拿出來供養十方來修道的人。所有修道的人都可以在這兒吃在這兒住。這么樣子呢,大家可以安心用功辦道。你做一個功德主。這有多好!我為你的財產來就是為的這個。”馬鈺一聽,啊!原來師父是要用自己的財產做這個道場,說:“那可以的。那沒有問題。”於是乎就大肆宣傳,告訴所有修道的人,誰要到這兒來都不要給錢;這兒這個道不是賣的。那么有人到這兒修道,供著吃供著住,供著穿供著所有的一切。

那么當時全中國所有各處的人,都聽到這個訊息了,有的就是真心修道的,來親近這個善知識;有的一聽說有的穿,有的吃,有的住,那么這也跑來了。因為有的家庭很窮的,生活不能維持,那么就跑來了;有的又是做土匪的沒有地方去了,就犯國家的法律各處都要抓他,那么他跑到這個地方修道,那么也就沒有事了;有的有年紀老的,也沒有兒子也沒有女,說那個地方有得吃有得住,又有得穿;這是個好地方,到那地方去。於是乎,就有的真心修行的人也來到這兒修,有的半真不假的這個也來修,有的完全為著生活也來修。一來這個人呢,來了有三、四千人,來了到這兒都是修道,都是報名要在這兒修道。

那么這個王重陽就教他們修道,怎么樣用功修煉啊,天天也給他們講經說法,講開示。那么這大家都聽得很有興趣的,一個走的也沒,沒有人走;沒有人走,為什麼呢?因為吃得又好,住得又好,穿得又好;什麼都好,到什麼地方也找不著這么一個好地方。這修道主要要有法、財、侶、地。“法”就是懂得怎么樣用這個方法去修行,要懂得佛法,懂得修身之法。“財”,就要有養道的財。你單單的一個人,說:“住茅篷,我吃點草根樹葉也可以的。”一個人可以,人多了那么就要有東西吃,吃得還要好一點。最低限度也要有一點牛奶cheese(起士、乳酪)之類的。那么這樣子,修道的人這個營養分才夠。這個樣子,在這兒有很久的時間了,大約就是拿十年來講吧;在這兒十年了,有一天這王重陽就要出去旅行,還沒有要出去旅行呢,他就病了。什麼病呢?這個全身都長瘡,這每一個瘡又生很多的蟲子,每一個蟲子在這兒吃這個瘡的膿啊血,在這兒很邋遢的。那個臭味,雖然聞不了這個一mile(哩),大約是一百步都可以聞到這個臭味。

那么這一些個弟子,三千多個弟子,大約這個時候這個吃的也不太好了,穿的也馬馬虎虎的了。因為這個師父有病了,大家也什麼都馬馬虎虎不注意了。那么這個三、四千的弟子一看:“哎呀!這個師父,平時給我們講經說法,說是怎么樣修行,怎么樣用功,能了生死。你看看他自己,泥菩薩過海自身都難保。啊!自己身上都生那么多瘡,臭得這個樣子!這如果要有修行的人,怎么可以有這種的病呢?這一定是很不好的,才生這種病。我們都不要跟這個假的善知識來修行了,我們另外去找一個真的善知識了。”於是乎這三、四千的徒弟一跑就都跑了,就剩下七個。

剩下七個,就一個姓邱的,一個姓劉的;姓邱的就叫邱長春,姓劉的呢,就叫劉長生。姓譚的叫譚長真;姓馬的叫馬丹陽;姓郝的叫郝太古;姓王的叫王玉陽;姓孫的叫孫淵貞,就是孫不二。這七個人不走,怎樣都要親近師父;師父就是臭也不怕,還在這兒等著。那么這個邱、劉、譚、馬、郝、王、孫這七個人在這兒等著,等這個師父這個病又好了,瘡也都好了,又不臭了;不臭了,就告訴他們七個人,說我們要到南方去旅行。那時候在這個山東的地方,到南邊去旅行帶了七個徒弟。這七個徒弟輪流著出去化緣,化飯回來吃。那么所有的人化來的飯這個王重陽都吃,就是這個邱長春他化來的東西,這個王重陽不吃。他出去化了很多饅頭,回來以為供養師父,這是師父一定會歡喜,師父平時歡喜吃饅頭。那么拿來給師父,用一個盤子裝到師父這個地方了;這個師父發起脾氣,把這個盤子拿起給灑,揚到那個山上。這個邱長春自己又慢慢地把這饅頭去撿回來,那么慢慢地吃,也不發脾氣。

那么晚間住,在一個房裡住,同師父在一個房裡住。住,怕師父冷,他們晚間就燒起火來,弄了一堆火來烤火。啊!這個王重陽大發脾氣,用這個袍袖一煽,把這個火就都給煽滅了;煽熄了就有煙出。這一出煙呢,就把這個七個徒弟都給熏得咳嗽;熏得咳嗽了在裡邊不能打坐了,都跑到房子外邊去打坐。那么到外邊一用功,這不冷了。這么樣子,第二天說,“我們不去旅行去了。回去了。”

回來,到這個馬鈺家裡,又在這兒住。馬鈺也修行了;他太太也修行,所以自己就單住。單住,有一天這個師父就跑到孫淵貞這個房裡去了,就對她說一些個不正經的話,就說:“你一個人太孤獨了,在這verylonely啊,你怎么受得了啊”,說一些個好像很不守規矩的話。那么這個孫淵貞一聽這個話就氣得大發脾氣,“啊!原來我以為你是個善知識,你原來是一個這么下流的一個人!這個太不守規矩了!”喔!就跑出去了;跑出去到他丈夫房裡就對他丈夫說:“哎呀!我們認錯師父了!這個師父啊,不是個好師父,我們這回可上當了。”馬鈺說:“怎么?怎么回事情?”她說:“方才我在那修行用功打坐,這個師父到那地方去就引誘我,就和我說一些個不正經的話,又說我長得怎么漂亮啊,不應該一個人修行啊,應該找一個男人啦,啊!怎么樣怎么樣子。這個講得太難聽了!”馬鈺就笑了說:“真的嗎?我們去看。”說:“你不信,我們到房裡去看看。”

她就帶著她丈夫到她房裡去一看,房裡什麼也沒有。孫淵貞說:“當然囉!我一跑出來,他怕我告訴你,他當然跑了嘛。這還有什可說的!”馬鈺說:“哎!你方才到我這個房裡;我方才從這個師父的房裡回來。他叫我回來,說有人來找我。原來就是你來找我。我方才同師父講話呢,師父怎會到你房裡去呢?這是不對的!”孫淵貞說:“你真糊塗!這么你都不相信”;不相信也沒法子了!那么這個丈夫信師父,她不相信;說什麼丈夫也不聽,也不相信,就又回去了。

回去,過了幾天,這回這個師父又來了,還是和以前那么樣講話,還是那么不守規矩的樣子。這個眼睛也不守規矩;口也不守規矩;手也不守規矩。啊!這個身口意三業都不清淨了。那么這樣子呢,這孫淵貞這回就說了,說:“師父你坐一坐,等一等,我到一到廁所去。我現在要出去出去。”那么到外邊就把這個門,在外邊就給用一個木頭就給頂上了。甚至於在外邊就給鎖上了。“這一回看你往哪兒跑!”又去跑到告訴她丈夫了。她丈夫說:“喔!你又來說師父到你房裡去了是不是啊?這個老實對你講,我也是方才從師父房裡回來的;師父說你又來找我來了。”她:“找不找,你現在去看看啦!”馬鈺就同她去,把外邊頂門的棍子拿開來,把銷也打開來,到裡邊一看還是什麼也沒有。這回這個孫淵貞知道自己是錯了。啊!這個師父,是個不可思議的境界,來試驗她來。

這個孫淵貞明白她師父是身外有身,有化身,那么對這個王重陽就深信不疑了。那么有一天,她就到她師父王重陽的房裡去,請求她怎么樣修行?王重陽就告訴她,說是這修行要有“聖處”,就是要一個有靈感的地方;在河南洛陽應該出一真仙,真正的神仙,你能不能到那個地方去修行?孫淵貞說:“可以的。我可以到那邊去修行。”王重陽說:“你自己可以了,你認為你可以;我認為你不可以。因為你生得太漂亮了,那么在這一路上有幾百里路,你這走路一定會遇著不正當的人,這時候你怎么辦呢?”孫淵貞說:“那師父你不要擔心,我有辦法。”

她就回到她房裡去,到廚房把鍋洗乾淨了,倒上一些個油,就把這個油燒滾了;這個油燒滾了,她就用一些個水就倒到這個油里,這個油就爆出很多的油點子,她把她的臉接近油鍋。雖然沒有放到油裡頭,但是在這個油上邊,這油點子蹦到她面上,把面就都燙出很多的泡。這樣子,她回去見她師父說:“現在我這樣去可不可以?”她師父說:“啊!你真是出乎其類,拔乎其萃的人了!可以的!你現在這樣去,那是絕對沒有問題了。”那么這個孫淵貞從此改名字叫孫不二。“不二”,就修這個不二法門,也不修第二條路了,就是專一其心來修這個她師父教她的法。

那么就到河南洛陽,在一個破窯裡頭,燒磚燒瓦的地方她在那個地方住;一住住了十二年,修成了。那么這時候她師父在馬鈺的家裡又生病了;生病,病得很厲害,說話也顛顛倒倒地,也就好像發神經病似地。那么有一天對他這個六個徒弟就說了,說是:“我現要開齋了,不吃齋了。你們去給我買幾斤肉回來,我要吃。”那么這個徒弟孝順師父,師父開齋,雖然不願意,也就去買肉囉;去買肉,把肉買回來了,王重陽說:“我今天先不吃,你把它給我掛到我房裡頭。”把這個肉就掛到房裡了;掛到房裡,天氣熱這個肉都壞了,又都生蛆、下渣(音)啊,這很多的蟲子都生出來了,千千萬萬的那個蟲在這個肉上鑽進去,鑽出來;鑽出來,又鑽進去,這么樣子好像游泳似地,好像在這個肉裡頭游水的一樣,swim。

那么這樣子呢,這個臭味也就;不單這個一個房裡臭,這整個家裡都臭了。臭了,這天這王重陽坐起來,叫他六個徒弟說:“你們大家也都來開齋好了。我這個肉我一個人吃不了,你們大家來幫著我吃。誰願意吃就拿著吃,就這么吃。”那么叫這個六個弟子吃。那五個誰也都不吃;不單不吃,眼睛都不睜,閉著眼睛裝老修行。這個邱長春啊,上去把這個肉就拿了一半就吃;一吃這個,“哎呀!難怪師父叫它是生蛆下渣,臭得這樣!這真比什麼都好吃,從來就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那么很快就吃完了;吃完了他還想把那塊也拿來吃,王重陽說:“你不要拿囉!那個留著給我吃囉!那一個天仙狀元被你搶去已經夠了,不要再吃了!”那么邱長春還沒吃夠;這五個弟子呢,始終也不知道是那么好吃。

那么以後王重陽把那一份自己吃了;吃了之後,沒有多久就死了。這個師父就死了;死了,這弟子就把他裝到棺材裡了,向他家裡送。他在山東啊,向山西送;送,很奇怪的,這個棺材也很輕很輕的,不重。他們兩個人就抬動了,所以時時都可以換。到吃飯的時候呢,就有人把飯都給預備好了,他們就吃,也不用費神,也不要念這個吃飯的咒。也不要,好像我們這三步一拜的,到吃飯的時候要念“密斯鵬(pang2)”;那么這也不用念“密斯鵬”,就來了這個飯。那么,每一天都是到吃飯的時候就有飯來,吃幾餐就有幾餐來。邱長春就,“哎!奇怪了!怎么到吃飯的時候就有人給送飯。什麼道理?”

這一天離山西大約有一百多里路了,離這個王重陽的家。他就對他幾個師兄打妄語了,說:“師兄!師兄!我肚子疼了。”就像那個基辛吉在巴基斯坦說肚子痛一樣的病,說:“我肚子痛囉!我要到前邊走,找個地方大便去。”那么,他幾個師兄說:“好啊!”那么他就往前邊走,一走走到前邊這條村裡頭,一看,啊!他師父穿著黃袍,正在那兒向一個家庭裡頭化緣呢!說是啊:“我後邊有幾個人抬著一個棺材,他們沒吃飯呢。你們發發慈悲心,供養供養他們,結結緣。那么你們以後就什麼事情都好,吉祥如意,能以一順百順。”這么樣子說著呢,這個邱長春一看他師父在那兒給他們化緣,喔!就高興得不得了!說:“師父原來你沒有死啊!”上去跪倒就抱著師父這個腿就不鬆開,說:“師父啊!你真把我們騙苦囉!我們以為你死了;原來你還沒有死!”這么樣子抱著師父腿就不放手了;不放手,這師父說:“你這個孽障啊!你盡用你的聰明;你有聰明你不把聰明收起來,你盡聰明外露。你現在不要緊啊,你又要多三年練磨的功夫。你又要多受苦受三年,然後才能成道業,就因為你盡用你這個小聰明。”

因為他這幾個徒弟裡頭,最聰明就是這個邱長春。他什麼事情人家不告訴他,他就明白了,也懂得他師父的意思。他師父雖然不吃他的饅頭,他知道他師父這是試驗他,一切一切他都明白!不論師父怎么發脾氣他也忍受著,也忍耐。那么這么樣子,他這回抱著師父了,以為這回師父可跑不了啦!想不到師父說完這幾句話就沒有了,化一陣風就沒有了。從此再沒有人給送飯了,就他們自己到時候餓了的找“密斯鵬”也找不著了。那么以後這一百多里路,儘是這個很麻煩的了。那么為吃飯的問題也麻煩,所以;就到這兒了。

這幾個弟子,把師父這個棺材送到家裡去了,在這兒住了幾天,大家就都分散開來;有的兩個在一起的,有的就一個人單單去參訪。這個郝太古就到華山去做洞,做石頭洞。做一個洞呢,就有一個老修行來了;來了就和他化緣。化什麼呢?就化這個洞,化他造的這個石頭洞,說:“你會造洞,你把這個洞布施給我囉,你再另做一個囉。”唉!郝太古一想,這個修道的人是慈悲為本,方便為門,要利益其他的人。好了!說:“那就你住囉!”一打,打一個洞,就來一個人和他化緣;打一個洞,就來一個老道和他化緣。他因為是個石匠,在這個山上造了七十二個石頭洞,就來了七十二個人把他這個洞都給他化緣化去了。他這回想辦法了,說:“我在這個人能到的地方打洞,這個洞都被人給化緣化去了。哎!我到那個最高的地方造一個洞,就是人到不了,我在那兒就可以長住了,沒有人和我化緣了。”於是乎他到這個山上,最高的。這個華山就是在中國五嶽它是西嶽;西嶽華山,這個山上竹子很多。

這個謝冰瑩到過華山,她到過那個地方。那么究竟看見這郝太古那么多的洞;看見沒看見,不知道。

那么他又到一個最高的地方造了一個洞,這回可沒有人來和他化緣了;沒有人來要這個洞,因為上下很困難,沒有旁人和他化緣呢,可是另外來一個人要拜他做師父。他收了一個老實徒弟;這個徒弟最老實,就和他在這兒修道。他上這個山,在那個上邊掛著一個鐵鏈子,那么上山下山要抓著這個鎖鏈子往上上,所以普通人沒有法子到他那個地方。沒有法子到的了,他在這兒修行,這個老實徒弟就跟著他,服侍他來給他做一點工作。

有一天他就下去了,下去了這個老實徒弟你說怎么樣?就不老實了。等他下到一半的時候,這個老實徒弟在上邊把那個鎖鏈子就給弄斷了,就把他跌到下邊去了,把這個師父跌到萬丈懸崖裡頭去。這個老實徒弟以為這個師父一定跌死了,這師父所有的財產這回都是他的了,就把師父所有的東西,值錢的和不值錢的東西都給收拾收拾;收拾到一起,背著就要下山了。他以為他師父一定會跌死了,正在想法子下山,欸!看見師父從那邊來了,又回來了。師父問他說:“你到什麼地方去?”他說:“師父,你跌,跌到山下去了。我以為你永遠都不能回來,我一個人在這也不行了,那么,所以我,我就要走了。”郝太古說:“不要走,還回去。我們還在一起修行。”這個徒弟說:“怎么這個師父摔不死?”那么回來又和這個師父在一起修行。這個修行以後,他把這個老實徒弟度得不那么老實了,然後兩個人都修行成了,這是這郝太古。

那么這個邱長春呢?這個劉長生;先講這個劉長生。這個劉長生你說他修行到什麼地方修行去呢?他到這個妓女的地方去,妓女就是在無論中國外國,以前都有這個賣淫的女人,單單在這一條街一起住。這么樣子呢,他就到這個妓女這一條街去修行。這個妓女就是不守規矩的女人,可是他就到這個不守規矩的女人這地方來修道。這一修道,這個妓女每一天,每一個人就給他用一朵花戴到這個道士的帽子上;戴到這個道士帽子上這個妓女這一天呢,她生意就很好的,賺了很多錢。那么每一天都是這樣子,他就和這一些個不正當的女人在一起來修行。修得有一天他這個師兄弟有一個人就聽說他和這個不守規矩的女人一起,以為他一定墮落了,就想法子去度一度他去。這師兄弟看他墮落,也自己心裡也不安樂啊,所以就要想法子去度他去;要想法子去度他,到這個地方一看他這兒坐著修道。這個女人給他戴一朵花,那個女人給他戴朵花的,他就在那地方和這個女人講講笑笑地,嘻嘻哈哈地那么很好玩的樣子。

“哎!”這個師兄弟就說了,說:“哎呀!師兄你啊!應該好好修行啊!在這個地方,這怎么能修行?和這些個爛女人在一起,你到旁的地方去修行去了。”他說:“好!我到旁的地方。什麼地方可以修行呢?你告訴我啊?”他說:“什麼地方?哎!這個到山上哪個地方都可以修行嘛!”“那好,我現在給你燒一壺茶;你在這兒喝一壺茶再走吧!”這個師兄弟說:“喔!你這兒還有茶,這個太享受囉!我住山,連一杯生水我都還有的時候都喝不著啊!”

上人問弟子:“你們現在都想要喝水是不是?啊?”果逾第一個說是。啊!Good!那么,好了就等他燒茶。他這個燒茶怎么樣呢?就把他這個衣服打開來,把這個肚子散開,用一壺水放到這個肚子上用肚子來燒水;用肚子來燒水,喔!這么一燒這個水就燒滾了。這個師兄一看,說,“喔!原來他道業已經成就了,用三昧真火就可以燒茶。這我還是不行喔!”於是乎就知道這個師兄沒有墮落,就走了。這個劉長生叫“插花老祖”;“插花老祖”就是這個女人都給他插一朵花。他在這地方修行,那么這是劉長生,就這樣修行。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