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信願法師:臨命終時,乘阿彌陀佛願力,如一念頃,往生西方,得不退地(一)


時間:2019/8/31 作者:信願法師專頁

【往生淨土仗佛願力】道鏡大師、善道大師《念佛鏡》開示:臨命終時,乘阿彌陀佛願力,如一念頃,往生西方,得不退地(一)

晚上借著大家打佛七的殊勝法緣,師父繼續向大家報告「往生淨土仗佛願力」。前面我們探討到了第六大點,舉理佐證的第三十五段文,晚上從第三十六段文,接著看下去。請大家看講義第八頁,第三十六段文,是唐朝的兩位大師,就是道鏡大師與善道大師,共同著作的《念佛鏡》,所設的一個問答。這個問答就是在分別自力與他力的意義。這一部《念佛鏡》,師父在台灣本願山彌陀講堂講過。雖然沒有每一字每一句完全講,幾乎講了三分之二,把《念佛鏡》的所有的重點,可說都講到了,也講得很仔細。

唐朝這兩位道鏡與善道大師,在《念佛鏡》里,以念佛跟諸行做一比較,跟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完全一樣,念佛超過諸行。《念佛鏡》這一本書,也有許多法語是在彰顯他力的念佛思想。這一問答可以說把自力與他力的分別講得最為仔細。在答中用六種譬喻,來說明自力與他力的不同。第一個譬喻是小兒求職,第二個譬喻是貧人客作,第三個譬喻是蟻子上山,第四個譬喻是蝦蟆入海,第五個譬喻是跛腳遠行,第六個譬喻是陸地步行,佛在講經說法也善於譬喻。有時候講很多道理,不見得容易明白,說一些譬喻更能夠使理路清晰,讓聽聞者容易明白。照例師父把這一問答念一遍,因為這一問答很長,所以分成幾段來看,這樣比較節省時間。請大家看講義第八頁,第三十六段文:

【道鏡大師、善道大師《念佛鏡》云:

又問:自力他力如何?

答:喻自力者,猶如小兒,年始三歲,宅去京地,向經千里。遂遣小兒自行向京,以求官職,無由得到。何以故?為幼小故。余門修道亦復如是。要須多劫,修道乃成。猶如小兒,自力向京,不可得到,由自力故。言他力者,猶如小兒雖小,依父母及象馬車乘力故,不久到京 遂得官職。何以故?由他力故。念佛修道,亦復如是。臨命終時,乘阿彌陀佛願力,如一念頃,往生西方,得不退地。猶如父母將象馬車乘載小兒,不久到京,覓得官職。】

《念佛鏡》的用字遣詞,並不很深奧,可說比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還要淺白。所以一般識字的人,都可以看得懂。問非常清楚明白,就是自力與他力如何區別。自力當然就是以自己修行的功力斷惑證真,解脫生死成就菩提。他力是仰仗阿彌陀佛的願力,往生淨土解脫生死成就菩提。佛法不論哪一法門,最究竟的目的都是要讓我們佛弟子學習之後,究竟圓滿成佛。假如自力有辦法斷惑證真,當然自力修行是沒有問題的。問題是法門雖然都是佛的智慧所宣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但是眾生在起行,因為根器的不同,有堪修,有不堪修。譬如說我們現代的工商社會,許多忙碌的在家人,如果你們為了家庭,為了工作,然後想要成就道業,還要修很多苦行,那么就不契合大部份很忙碌的現代人對不對?再來修苦行跟修念佛做一比較,苦行當然會比較難以修成。譬如以不倒單跟念佛做一比較,念佛大人小孩人人都做得到,男女老幼人人都做得到,有心便能念,有嘴便能稱。可是不倒單,如果沒有下很大的決心,因緣很好,想要修成不倒單不容易。說不定你坐著睡覺,一下子就很自然的躺著睡覺了。所以不倒單沒有下很大的決心,不容易做到。而且年紀比較大的老菩薩,要讓他坐著睡覺,對他而言本來就體弱多病,可能他不堪久坐。小孩子你教他念佛,他能念得出來,你教他坐著睡覺,小孩子有這么乖嗎?坐著睡覺,他不用三分鐘馬上就躺著睡。所以就機的起行而言,有難行,有易行對不對?所以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但是我們要看看,我們是什麼樣的根器眾生,適合修什麼樣的法門。上根器者修哪一法門,都容易成就。但如果是下等根器,那么修上根器的法門,當然不容易成就。修念佛法門就容易成就,他力靠佛的願力,想一想靠自己的願力,跟靠佛的願力,自己的願力靠得住嗎?自己的修行力靠得住嗎?自己的功德力靠得住嗎?

我告訴大家,我有一次去為一個亡者助念,這個亡者怎么死的,你們知道嗎?他就是斷氣死的。這一個亡者開大卡車,跟迎面超車的車子來剛好對撞,當場就死了,五官都出血。他的太太住在師父的精舍後面而已。那一天我印象還很深刻,大約下午五點多鐘她接到電話,某某人妳先生發生車禍了,可能沒命了,送到某某地方的某某醫院,妳趕緊去看他。她一聽到可能沒命了,她就一邊哭一邊趕緊邀師父,師父您趕緊開車,載我去看我先生,我先生發生意外車禍,可能說不定沒命了。我聽到我就趕緊開車,送她到醫院去看。到了醫院,這一個車禍的臨終者,事實上已經是亡者了,因為白布蓋起來了,我想看看他的死相,所以輕輕的把白布要掀起來,掀不太起來,為什麼?因為在臉部的地方,從他的臉部泌血出來,沾了他臉部的白布。所以我輕輕的把它拉起來,看一下他到底怎么樣,到底是死了沒有。實在看了非常的傷心難過,五官都出血,眼睛也在流血,耳朵也在流血,鼻孔也在流血,嘴巴也在流血,一般人看了會怕。因為師父不怕死人,我去助念從來沒有一個死人,會讓我怕的。

只有被一個死人嚇到,有一次被一個死人嚇到,他是因為突然念了很大聲,本來都沒有什麼聲音,我就趴在他耳朵旁邊念佛,突然念了很大聲南無阿彌陀佛,被嚇得心臟病快發作。我助念一千多個,就被那一個亡者嚇到。事實上那時候他還沒死,臨終者而已。

五官出血已經死了,死了被醫生叫我們把他送出去。我跟醫生商量,醫生他死得那么可憐,你隨便一間病房,我們在裡面念佛。不行不行,師父不行,你們這個親人死了,在病房裡面念佛,我們的病人每個人都會嚇死。我說這個是我信眾的先生。不管什麼人不行不行,這個醫生很難商量。叫醫院裡面的義工,把亡者推到哪裡你知道嗎?推到那個雜務間,推到雜務間,雜務間裡面的燈,就只有五燭光的燈,很暗,又很熱,裡面又陰暗。亡者就一直在流血,那個太太就是我們那個蓮友,又給警察叫去要做筆錄。只有我一個跟亡者一個,我還是念佛,引罄拿著為他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忽然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叫,原來我還沒有吃晚餐,肚子餓,沒有人代替我,怎么辦呢?打電話回去趕緊請蓮友來助念,因為五六點又塞車到苑裡,那個地方叫苑裡。到那一邊八九點,我為這個亡者念佛那時候至少,應該差不多九點半了,我還沒吃飯肚子很餓,沒有任何一個蓮友,可以跟我輪班念佛。我想這樣不是辦法,我念一整個晚上又熱,又沒有冷氣,也沒有電扇又很暗,死人又一直流血很恐怖,我自己一個人怎么辦?趕緊要請救兵。所以我就用手機打電話,憑我印象當中,哪一個蓮友的電話,你知道我打很多電話,打四十幾通電話,叫不到人可以來助念,那時候我心裡的感受,非常非常的深。我那時候心中就下定一個決心,凡是半夜有任何人死了,叫我助念,天氣再怎么冷,我睡得再怎么熟,我一定起來為亡者助念,因為晚上要請人助念很不容易,而且又是遠地,真的。所以能夠發心為人助念,這一份心真的去做就很不容易,凡夫為什麼願力沒有力量?凡夫很容易呼口號,發菩提心行菩薩道,呼口號有用嗎?沒有去做有用嗎?受戒的時候發四弘誓願,也是唱得很好聽,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也不去做有什麼用對不對?還是要做出來才有用。所以凡夫早上發願下午就忘了,凡夫那個心真的如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所說的,「縱發清心,猶如畫水」,在水上畫畫,馬上畫馬上消失,在水上寫字馬上寫馬上消失。所以凡夫自力無力,佛力才有力,有什麼力?解脫生死的力。你凡夫有什麼解脫生死的力?發菩提心行菩薩道,講一講很快就忘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