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法師:《佛遺教經講解》學習《遺教經》的重要意義  


佛陀遺囑《佛遺教經》

---正如法師講於紐約青年佛教中心

諸位法師、居士:

阿彌陀佛!首先,向諸位合十問好!非常歡喜,從今天開始的每個周六下午,我們將聚會在這裡共同學習《佛遺教經》。在此,向成就此次講經法會的各位法師、居士,表示敬意!

禮敬三寶請法住世

稽首大覺遺教經,和南布道眾聖賢;

莫悲末法指當代,遵行聖言佛日輝。

古德先賢,在造論講經之前,說上一首詩偈,稱頌三寶功德。如明代四大高德之一的藕益大師著《佛遺教經解》,文首一偈語說:“歸命常住大悲尊,應病與藥權實法,亦禮天親造論主,為順初機重解釋。”本人深感而發,願以拙文,奉獻如上一偈,禮敬三寶,供養大家,功德回向一切眾生。

學習《遺教經》的重要意義

佛法號稱浩如煙海,博大精深。法海汪洋,從哪裡進入佛法大海呢?從哪個“碼頭”出港呢?我們今天就選擇從這個碼頭,乘坐這艘法船出港,入佛“無上甚深微妙法”海。碼頭與法船,它的鼎鼎大名就叫《佛遺教經》。我們今天就從這裡出發。但是,在還沒有出發,還沒有學習《遺教經》之前,我想先作三點說明。

一、學習佛法的迫切性

經雲:人身難得。各類眾生無量無數,僅一窩螞蟻也有成千上萬,人類相對於他類眾生來說,實在是“稀有動物”。經中有個故事,說明了得人身的不容易。故事說,汪汪大海之中,漂流著一節竹子,這節竹子有一個孔洞。一隻盲龜,在汪汪大海之中,要找到這節漂流的竹子,並要鑽進這節竹子的唯一的孔洞。鑽進竹孔,這就是得人身。可見,得人身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但是,人身易失,而且一失人身,萬劫難復。“得人身如指甲上土,失人身如大地土。”這不可不知。人身難得,我們已經得到。

佛法難信。在這個世界上,人有60多億,可是,相信佛法的,如今雖然日益增多,然而相對而言,還是不多。佛法難信,我們已經相信,這就說明了我們具有“善根福德”。就憑這一點,千萬不可小看自已,說自己是“業障鬼”。

皈依三寶難啊!在座的可能大部分都已皈依三寶了。大家看信佛的人雖多,但懂得皈依三寶的還是不多。所以經中說,皈依三寶也是件不容易的事。皈依三寶後,就是正式的佛教徒。皈依三寶,是走向成佛的開始。《優婆塞戒經》上說:“三皈依,乃是一切無量善法,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根本。”又說:“若人皈依三寶,將獲廣大福德,不可窮盡。”皈依三寶了,你就是佛教徒,可是你不了解佛法,不知如何實踐佛法,不能履行一個佛教徒的職責,甚至背道而弛,做出違背佛陀教義的事,這就是不稱職了,又造罪業了。

有許多不幸的是,連最基本的佛教教義都不了解。李老居士歸依佛教已有十年。一天老師父上街辦事,就對他說:“李老居士!我出去一下,你幫忙看看殿堂。”十分鐘後,來了個香客燒了香,拜完佛,就順便請教李老居士。

“老先生!那個是什麼佛?”

“南無東方藥師佛。”李老居士回答。

香客又問:“東方藥師佛哪國人?”

李老居士回答:“東方人。”

香客不明地問:“東方是哪國?”

李老居士回答:“應該是中東一帶吧!”

最近,可能是有關中東海灣的新聞比較多,李老居士對中東印象比較深,所以,脫口而出“藥師佛是中東人”的笑活。

廣東籍的某居士移民美國20多年,皈依佛教整整17年。某日,我在街上碰見她,我問:“你匆匆忙忙到哪裡去?”她答:“我到某寺拜神去!”到寺是拜佛,怎么可以叫做拜神呢?佛不是神,佛神不分。

又,佛學與世間文學,也有區別。你只要漢語古文好,讀唐詩宋詞古文是能理解的,比如李白詩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你一讀便能理解而入詩境。但是,你沒有佛學修養,漢語古文雖好,讀了佛經、佛詩,未必能領會。比方佛詩言:“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走橋上過,橋流水不流。”手明明是拿著鋤頭,怎能說是“空手”呢?跨下明明是騎著水牛,怎么說是在“步行”呢?明明是水流橋不動,他卻說是“橋流水不流”。因此,除了有很深的漢語古文功底,還必須要對佛法下些功夫,才能理解佛理。

對佛教徒來說,佛法如眼目,你了解了佛法,就像一個人有了眼睛,才好走路,才懂得修行,否則,盲修瞎煉,後果嚴重。深入經藏,智慧如海,你掌握了佛法,就可以弘揚佛法,將你的“心得”自利利他,自覺覺他,否則,自誤誤人,罪過無邊。所以,凡是正信佛教徒都要發心學習佛法,深深認識到學習佛法的迫切需要。

二、學習佛法的三種心

我們拜讀過《無量壽經》。經中,第十八願告訴我們求生淨土,要有“至心”,“信樂心”,“欲生心”。《維摩經》中也提到菩薩在“自利利他”過程中的三種心。它是“直心”、“深心”、“大乘心”。這裡,我們學習佛法,也要具備三種心。那就是:恭敬心、精進心、自他利心。

(一)恭敬心

《禮記·曲禮》中說:“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敬是禮的根本。儒學非常重視“敬”。何為恭敬?一般的解釋是自謙,而尊重敬禮他人。

《十住毗婆沙論》說:“恭敬,名念其功德,尊重其人。”“念其功德,尊重其人”,他有功德,因此,我們要對他恭敬。首先,要深信他有“功德”。有“信”而有恭敬。也就是說,有信心而有恭敬心。假如說,你對這個人一點都“信不過”,能對他起“恭敬心”嗎?能。那么這“恭敬心”應該是不真實的。“恭敬心”,包含信心、歡喜心、誠心、專心等等。

我們這裡所講的恭敬,不僅是指要恭敬人,恭敬僧,恭敬善知識,恭敬佛,還特別指要“恭敬法”。

一顆恭敬心,是彌足珍貴的,它是學好一切學問技能的原動力。缺少了它,任何學問技能都很難學好學精。我們平常所說的“敬業精神”,也就是指一個人對工作的一種精神風貌。要想學好佛法也不例外,她更需要學者一顆恭敬虔誠之心。恭敬虔誠之心,也是我們通向成佛的主觀心理上的最根本的要素。

印光法師在《文鈔正編·復鄧伯誠書》中如此寫道:“余常謂,欲得佛法實益,須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則消一分罪業,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則消十分罪業,增十分福慧。若無恭敬而致褻慢,則罪業愈增,而福慧愈減矣!”

我們知道,釋迦牟尼佛是“三界導師、四生慈父、人天教主、三類化身”,是娑婆世界大覺悟者,是我們的教主,是我們追求的最高目標。《涅槃經》告訴我們:“法是佛母,佛從法生。”偉大的佛陀是從“法”中誕生的。沒有法的,就不可能有佛的出現。

佛陀離開這個世界,至今已有2500多年。我們業障深重,未能見到佛,但是,我們業障深重之中,還是有些善根。看到佛經,聞到佛法這就是善根。佛經是佛說的,佛經就是佛。“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這是《金剛經》中的名句。

佛入滅後,佛的大弟子們將佛講的言教結集歸類起來,成為一本本的“經”。此後,高僧大德從中國到印度取經,或由印度來到中國傳道,將梵文經文翻譯成中文。從中國到印度取經也好,或由印度來到中國傳播佛法也好,那都不是鬧著玩的,那是經歷千辛萬苦的,那是要冒生命危險的,那必須要有菩薩的大無畏的犧牲精神。

從中國到印度,路途遙遠,沙漠茫茫,步行需要上把年頭。在當時交通落後,物質貧乏,環境惡劣,又彼國無親朋好友的情況下,其艱辛,用文字實在是無法形容。

現在,我們到美國來,是事先聯繫好,這邊有寺院給我們作擔保,坐上飛機就跑了。還有,那邊有人送,這邊有人接你走。雖然輕鬆,但是,我們要知道前人跨國“弘法”的艱苦。

大家有沒有看過《西遊記》?唐僧師徒4人克服了81難,最後才取到佛經。小說雖是虛構的,但它卻生動形象地描寫了唐代玄奘法師取經求法的宏大願力和艱險歷程。

唐朝義淨法師,也到過印度取經,並也奏凱回國。他深有感觸,並給我們留下了這樣的一首廣為流傳的詩:

晉宋梁齊唐代間,高僧求法離長安;

去人成百歸無十,後者焉知前者難?

路遠碧天唯冷結,沙河遮障力疲殫;

後賢若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

詩語數字,勾描出取經的艱難險阻和驚心動魂的畫面。

今天,我們讀到的佛經,是來之不易的。它是如來化身,它是無數高僧大德用生命換取來的。我們看到佛經、閱讀佛經都要作“難遭遇”想,生信心,起恭敬心,方能受益,方能進入佛法寶藏,得寶受用。

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第81卷中說:“恭敬聽法,現前能證利益、安樂故。”又說:“恭敬聽法,能令眾生捨惡趣故;得善趣故;速能引攝涅槃因故。如是三事,要由恭敬聽聞方得。”

(二)精進心

要想學好佛法,或所謂“深入經藏”,有恭敬心之後,還必須要有“精進心”。學好世間的學問技能,都要有恆心,都要勤奮努力,何況是學習出世間的佛法?

找到“門”路後,必須一門深入,精進不懈,努力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有可能“梅花撲鼻香”,取得大成就。“老鼠咬棺材”的精神,是不足以效法的。

有一公案叫做“老鼠咬棺材”,始終沒咬開。話說,有隻老鼠,找到一副裝有屍體的棺材。老鼠就咬棺材,咬呀!咬呀!將要咬穿棺材時,它便放棄,到這邊來咬。咬呀!咬呀!又將要咬穿棺材時,它又放棄,到那邊去咬,就這樣半途而止,來來去去地咬,咬了一個夜晚,咬了許多的洞,但始終沒能咬到屍體。棺材裡是有屍體,問題是老鼠半途而罷,未能一門深入,精進到底。

佛教非常重視“精進”,它不僅被列入菩薩成佛的必修的課程之一,更被貫穿到整個佛教的各個層面。諸如,37道品中有精進,六度中有精進,等等。

精進,是佛教的特有詞語,我翻查了1999年中國“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厚達1722頁的《現代漢語詞典》,還沒有“精進”這個詞組。那么,精進的含義是什麼呢?據佛教說法,由於學修證果層次不同,精進的程度也有多種,但相同的一點都有“精勤不懈,不斷進取”的意思。佛教所講的精進,它的最明顯特徵是“精進修集善法,精進斷除惡法”。假如說,有人勤於半夜三更作賊偷東面,幹壞事,這個不能叫做精進。佛教所講的精進,它關鍵還在“精”字,要精、要專、要對自他有益,然後前進。所以,精進與一般所講的努力、勤奮,又有所區別。

《六度經》中雲:“有四種精進,具足智慧。何等為四?一勤於多聞;二勤於總持;三勤于樂說;四勤於正行。”諸經中,有關於“精進”的用語很多,本《遺教經》更是大力“開發”精進之能源。

關於“精進”一詞,在《遺教經》中出現的次數相當多,如說:

“是故比丘,當勤精進,折伏汝心。”

“汝等比丘,晝則‘勤\’心修習善法,無令失時。”

“大悲世尊所說利益,皆已究竟,汝等但當‘勤\’而行之。”

“若勤精進,則事無難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等等,不勝枚舉。

(三)自他利心

目前,整個佛教可以劃分為“三大語系”,這就是“巴利語系佛教”、“藏文語系佛教”,和“漢文語系佛教”。這是現在佛教界普遍的說法。我們學修的佛法,屬於漢語系佛教。

漢語系佛教,自稱“大乘佛教”。所謂“大乘佛教”,就是說,學修人,不但已從佛教中獲得“自利”,他更重視於“利他”方面。利他,就是利益大眾。比方說,你明白了今天所講的道理,然後你告訴他人,這就是“自利利他”。再比方說,你覺得這個道理很好,而去發動大家來共沾法益,這就是“大乘佛教”精神。“大乘佛教”的行者,大家都熟悉,你們說他是誰?他的名字叫“菩薩”。

“大乘佛教”以利他為重點。大的我們不說,最基本的,你學習佛法之後,你要利益你的家人,要讓你的家人為你而感動,為你信佛學佛而高興,度你的家人也信佛學佛,走全家信佛成佛的道路。然後,將此擴展到利益你的親戚、朋友……。讓人間少一件惡事多一件善事,少一齣悲劇多一齣喜劇。讓佛燈一盞點燃十盞,十盞點亮百盞,以至無窮無盡,最終“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利他”又是“自利”。“自利利他”,也就是學習佛法的真正目的所在。

三、學習本經的重要性

張太太皈依了佛教以後,在本來就很窄的家裡又設立佛壇,又24小時不停地點油燈,又早晚燒大把大把地香,把新裝修的房子薰得黑黃。不知內情的人進入他家,還以為這裡是神廟。他老公、兒子相當反對。因此,他老公、兒子經常跟她吵架,一吵就是不開心。

朋友林先生的太太要去皈依佛教,林先生一聽連說:“不行!不行!你看張太太原來好好的,很正常。自從皈依佛教後,家裡天天吵架。佛教不好!”張太太自已走錯路了,還斷送他人的學佛慧命,這罪很重。看看《遺教經》就明白那有叫你這樣燒香。因不明佛法,誤解佛教,而給家庭、生活、工作帶來困惑的,類似這樣的例子有許多。

有人學習了一點佛法之後,就高傲自滿,瞧不起別人,目空一切。還有人看了幾本佛經,就固執己見,輕視他宗,不能圓融佛法,應眾生之機施教,等等,這些都是偏離了佛法。

學習《佛遺教經》,就是正確無誤理解佛法的一個重要途徑。這一點從本經的經題中就可以領略到。《遺教經》是釋迦牟尼佛臨終前的囑咐,是佛陀一代時教的總結性經典。

我們翻開《大藏經·釋經論部》可以讀到天親菩薩在《遺教經論》中對本經的推崇,他說:

為彼諸菩薩,令知方便道。

以知彼道故,佛法得久住。

滅除凡聖過,成就自他利。

怎樣才能讓“佛法得久住”呢?這就必須“知彼道”,理解實行“彼道”。什麼是“彼道”?彼道,就是《遺教經》。要想“滅除”我們凡夫的過錯、煩惱、業障,和避免對聖人聖教的誤解、偏見、冒犯,這也必須“知彼道”。菩薩要想成就“自利利他”,這也必須“知彼道”。

藕益大師,讀此《遺教經》,心明目亮,心血澎湃,感動淚流。他在《遺教經解·跋語》中寫道:“旭未出家時,讀此遺教,便知字字血淚。”遺囑的言語,確確實實是血與淚組合。曾子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一般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何況佛陀將涅槃,其言必更“善”。

高僧大德重視本經,就連帝王將相讀了本經也推崇備至。唐太宗李世民就是其中的一位。為了推行學習《遺教經》,他頒發詔書。在《文館辭林》中,我們看到他的《施行遺教經敕》。敕中有這樣說道:“《遺教經》是佛臨涅槃所說,誡勒弟子,甚為詳要。末俗緇素,並不崇奉。大道將隱,微言且絕。永懷聖教,用思弘闡,宜令所司,差書手十人,多寫經本,務盡施行。所須紙筆墨等,有司準給。其官宦五品已上,及諸州刺史,各付一卷。”弘法利生,帝王比我們還著急。身為佛教徒讀到此文,應該感觸甚深。

後世,有古寺大剎以《遺教經》為每日念誦功課,常住僧眾必須背誦。有名寺梵剎以《遺教經》為日常生活行為準則,等等。足以看出《遺教經》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遺教經》是每一位佛教徒必須要學習的。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