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昌臻法師:心地與命運


時間:2010/3/12 作者:曾幾荷時

什麼叫心地?心地又叫心田。心像田地,能播種善惡的種子,生長善惡的苗子,最後結成善惡的果實。《華嚴經》偈語:“若人慾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古德解釋“心”字是:“三點如星相,橫鉤似月斜,披毛從此得,作聖也由他。”說明“十法界不離一念心”。唐代禪宗六祖惠能大師說:“一切福田,離不開自己的心;能從自己的心田去尋找,是沒有得不到感通的。”正如種地一樣,種什麼得什麼,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善因結福果,種惡因結苦果。 什麼叫命運?命運指一個人一生的吉凶禍福,富貴貧賤等現象,就是業因果報的體現。本來我們這個身體就是由業報所生,是來受善惡業報的,所以叫“報身”或:“業報身。”一個人的相貌氣質,貴賤、窮富、壽夭等屬於“正報”及正受的果報體。所處的社會和家庭環境、親屬子女及生活享受等屬於“依報”,及依止的報土。正報有福,依報自然豐富圓滿;正報無福,依報必定貧困惡劣。依報隨著正報轉。我們今生所受用的正報和依報,都是過去種的“業因”現世結的“果報”。正如《涅槃經•矯陳品》所說:“惡報之報,如影隨行;三世因果,循環不失。”可知一個人的命運,並非由天神掌握,也不由別人操縱,完全是自種因自受果。佛法從根本上揭示“命”和“相”的由來與原理,卻不教人去算命、看相,因為這是捨本逐末,徒勞無益的。“命”和“相” 算不算都是一樣;但佛教又不同於宿命論,認為因果律是活潑潑的,不是什麼“鐵板數”。所以,佛經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果報),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業因)。”我們在受果報的同時,又不斷在種業因,只要改變“業因”就可以轉變“果報”;而轉變的關鍵又在於“心地”。所謂“業由心造”、“業由心轉”;“相隨心轉”“命自己立”的道理。正是“心能造作一切業,由心固有一切果;如是種種諸心行,能生種種諸果報。”(《心法念處經》)古德偈語說:“行藏虛實自家知,禍福因由更問誰;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儒家也認為:“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和“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而教人“自求多福”。宋代著名理學家朱熹說得好:“人與器皿不同,如筆只能是筆,劍不能變琴。所以它們存在和毀滅時間的長短,是有一定的。人便不一樣,因為有的人,昨天還是盜跖,今天可成為大舜;他的吉凶禍福,也便隨著改變。很難說得定。”宋代隱士陳摶(希夷)的《心相篇》說:“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結尾說:“知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知其惡而弗之,禍轉為福。”這些都說明;善業惡業,唯心所造;福報禍報,惟人自召。歸根到底說明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古代流傳的一首《心地與命運之歌》;心好命又好 富貴直到老命好心不好 福變為禍兆 心好命不好 禍轉為福報 [ii]心命俱不好 遭殃且貧夭 [iii]心可挽乎命 最要存仁道 [iv]命實造於心 吉凶惟人召[v] 信命不修心 陰陽恐虛矯[vi] 修心一聽命 天地自相保 [vii]近代高僧印光大師,對於此詩,深為讚賞,嘗書寫贈人,並說:“此詩於心命二義,發揮周到。果能依之行,則命自我作,福自我求,造化之權不歸於天地鬼神矣。”當代高僧星雲大師,也高度評價此詩,勸人依此修心,懺悔罪障,不造惡業,廣種善緣,培植福德。那么我們的命運必定是光明平坦的。此詩前八句,把心地與命運的關係,概括為四種不同的情況。後八句,揭示“命由心造”“境隨心轉”和“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的道理,最後指出對待這個問題的兩種態度,兩種結果。究竟應該怎樣對待命運問題?目前,社會上一般人都相信命運,有的人時常都在算命、看相、求籤、問卜,把自己的前程、未來的命運都寄托在這上面,卻不反躬自責,修省心地;有的人到處跑寺廟,掛紅放炮,燒香拜佛,祈求佛菩薩保佑自己官升三級,腰纏百萬,卻不想一想自己究竟種的什麼業因?是否能夠獲得這種果報呢?這種人都是捨本逐末,不遵循佛陀的教誨,不修省內心,不從自己心田上去下種、耕耘,卻向外弛求,想獲得福果,獲得好的命運是絕不可能的。我們學佛的人,首先必須深信因果,執戒修行,以三歸五戒、淨化身心,以四攝六度,利益眾生。最後達到心不隨境,心能轉境的地步。如果命運不好,應該反求諸己,懺悔今生或前世的罪業,虛心改過遷善,決不怨天尤人。這樣惡業日消,善緣日增,冥冥中常蒙護持,自能轉禍為福,獲致吉祥。如果命運美好,更當布施培福,廣種善因,自然福澤綿長。但應當知道,富貴榮華,轉眼成空,夢幻泡影,不堪留戀。這樣泰然處之,不為物累,任運逍遙安詳自適。真要了生死,出輪迴,生淨土,成佛道,也必須從深信因果、止惡行善做起。這是作為佛弟子對命運問題應持的態度。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