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活著時身上出現舍利子的當代修行者


時間:2010/4/17

活著時身上出現舍利子的當代修行者前面介紹過那位以身餵蟲的新羅僧人道育和尚,不僅圓寂火化後得舍利子無數,他活著時身上有時也會有紺赤色舍利生出來,從現象上看,比這死後得舍利還要稀罕,難怪《高僧傳》等典籍史料中有關這一現象的記載也很稀有。 不少讀者也許會想,這一古來罕見的殊勝現象,恐怕只存在於史書的記載當中吧?其實,在當代,在今天,也有這樣不可思議的聖跡出現於世的呢。底下介紹的兩位當代高僧,就很可令當代人更加眼界大開的。 一位是一九四一年出生於青海玉樹地區的秋英多傑上師,從少年時代起得多位金剛上師傳承和加持,不顧環境惡劣,堅持修持皈依,哪怕被無端強制三年勞改期間,也時常偷偷地祈請皈依佛陀。後來又長期在小屋或山洞裡閉關苦修,終於明心見性,成為一位證量很高的當代成就者。前些年,當地政府請他為修復一所地方上的薩迦派寺院出點力,這也是當地百姓鄉親的願望,為滿眾生的願,他這才走出山洞,憑著他的威望和影響力,將這所歷史上有點名氣的土登寺重建了起來。他在這所寺院常駐後,依然把很多時間花在修行、讀書、著作和教導弟子上面,很少出門。 當地老鄉遇上難事,諸如身體有病啦,有什麼事不明白啦,有的就來寺院向他求助,若遇上他正閉門不出,於是就跪在門外,請伺者帶個話進去。他抽空為老鄉念個咒子,或請弟子送一顆甘露丸出來,有些事往往就迎刃而解了。當地不少人稱他為“瑪爾巴”——瑪爾巴,這是噶瑪派歷史上一位偉大的祖師爺,其弟子米拉日巴是高原上人所盡知的苦修大成就者。在當地人的心目中,他就是今日再世的瑪爾巴啊!雖然治癒了很多病人,秋英多傑上師認為用佛法度化人心才是更重要的,他說:“我真正的目標和責任,並不是治療癌症等疾病,而是弘揚佛法,消除眾生的貪嗔痴三毒。我不光是一個會治病的老頭,我是弘揚大圓滿大手印的瑜伽士!” 秋英多傑上師雖然常駐於薩迦派的土登寺中,但每當有人問他屬於藏傳佛教哪一教派時?他總是回答說:“我屬於佛教。”他不以平常的分別念來劃分各教派的地位差異,更不議論各教法的高低優劣。他曾對一位來訪的學者表示:“哪一個不是佛法,我就不屬於它;哪一個是佛法,我就屬於它。只要都是佛法,我認為都是很殊勝的,就像一大塊好吃的糖,不論你從哪一個角度去咬它,都是甜美的。你說我是任何一個教派都行,因為我是一個佛陀的弟子!” 作為一個藏地的大德,他對藏漢顯密一視同仁,認為:“不論顯宗密宗,都是佛法,沒有不殊勝的。顯教的經典,漢傳比藏傳齊全,而密續,藏傳比漢傳更齊全,各有優勢,應該相互學習,取長補短。”他尤其推崇漢地的禪宗:“我覺得漢地的禪宗是很了不起的。禪宗與我們藏地的大圓滿、大手印和道果法,都是佛的心印傳承,在心性方面,沒有什麼差別。但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禪宗講解有關光明的一面,如果有的話,希望推薦這方面的資料。” 數年前,曾有一位妙善法師,從四川到青海,長途跋涉,不畏艱辛,尋覓到了“瑪爾巴”上師。在上師為他加持時,他居然身不由己漂浮起來,幾個弟子分別抓住他的手和腳才把他拽下來。妙善法師見多識廣,本身就是一個相當有證見的修行人,聽他說起這段奇特而殊勝的經歷,筆者就很想有機會要拜見這位當代成就者。多方打聽未果,過了三年,筆者從上海到拉薩,從拉薩到西寧,又從西寧到玉樹,在玉樹才終於探知這位“瑪爾巴”的大致訊息。在稱多土登寺,我叩見了這位藏地大德,只見他身穿黃緞上衣,棕色馬甲,身材瘦削筆挺,端坐於法床上,長發垂肩,面色白皙,鼻樑高挺,嘴闊牙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慈祥而又充滿威嚴,一看就是一個常年閉關修行者。頭一面的印象,便對上師從內心洋溢起一種喜悅和親切感。在他身後,靠牆堆滿了書籍,又可看出這定是一位很有文化修養的飽學之士。上師有一裝在噶烏盒裡的喜金剛石像,乃天然形成,極珍貴而又極富靈性,當上師用這一寶物置我頭頂進行加持時,其強烈的覺受真是震撼人心難以言說…… 要說到這位大活人的舍利子了,據他的伺者介紹,上師曾有兩顆脫落的牙齒,被弟子拿去供奉,結果生出了小舍利子;他剃下的頭髮,也生出了舍利子;在他閉關中打坐的坐墊上,也經常出現各色舍利子。有一次,上師和伺者去一個名叫卓瑪的女弟子家裡住了一個晚上,在他坐過的床上,女弟子撿到了三顆舍利子,後來這三顆舍利子越變越多,裝滿了瓶子,變成了幾千顆。 聽說卓瑪曾就這件奇事請教上師,上師跟她開玩笑說道:“如果在我休息的床上,有東西掉下來的話,除了蚤子和蚤卵,就不會有其它的東西啦!” 接下來介紹的是一位常年在終南山苦修的漢地高僧本學上師。 活著時身上出現舍利子的當代修行者本學上師一九三四年出生於甘肅西和縣,天生不喜葷腥,自小受母親和兄長影響而信佛。十九歲在甘谷縣大香山永明寺敬玄法師座前剃度出家,二十歲在寧夏馬鞍山甘露寺從果芳法師處得授具足戒。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先後從根造、顯密、龍肇、妙藏、廣度、海燈、靈明等諸多漢藏大德處得到寧瑪、噶舉、薩迦、格魯、東密等多派顯密教法的傳承和教授,光是穢跡金剛,就從禪定法師得到蒙古喇嘛的穢跡金剛,從靈明尼師和妙藏師處得到穢跡金剛另一傳承,又從海燈法師那裡得到穢跡金剛法的傳承和修法,他後來根據自己修行體會而傳授給弟子們的穢跡金剛,則可以說是集各種之大成了。 本學師天性耿直率真,嬉笑世俗,淡泊人生。在史無前列的非常年代裡,他躲進終南山的深山老林,以最簡陋的生活方式維持生存,不管外面的世道鬧得怎樣,他只管他的修行。有一次,很偶然地,他跑出大山,想去街上看看,被民兵發現,就把他抓了起來。他問為什麼要抓他?說是:“你自己知道!”把他關了四個月才放掉。直到今天,他仍然不知道當年為什麼要抓他?後來又為什麼把他給放了?這一人生中的小插曲,也許是要讓他感受某種佛法之外的體驗吧?“文革”結束以後,隨著某些政策有所鬆動,他在終南山南山腳下,自己動手,挖土、背石、壘牆,蓋起一座小小的密嚴寺。九三年二月,當他在寺廟中為建一所蓮師經堂而掘土動工時,從地里掘出一塊半尺見方、堅硬敦實的花崗石,正反兩面雕刻著粗茁有力的藏文草體 “阿”字母,這是藏文中的一個“種子字”。他欣喜地感應到,這是藏密佛祖蓮花生大師當年留下的一個“伏藏石”,蘊含著佛法及世間法的真義,一千多年後得見天日,不僅是小小密嚴寺之幸,也是佛法之大幸也。由此因緣,他特地撰寫了兩卷《藏密阿字義》,依據自己的證見,闡述了應如何認識、如何修行的一系列見解,對當今真正有志修行者實在是一本極有價值的修學指南。此外,還著有《大圓滿五加行匯集》、《蓮師祈請頌註解》、《舊佛新成還原集》、《藏密研究》、《穢跡金剛廣論》等多種著作,並編撰了《觀音聖跡集》、《文殊大聖神行錄》等圖文並茂的作品放到網上結緣眾生。 密嚴寺就其規模來說,實在是又小又舊,從外貌上看太不起眼了,有些人路過都不屑進去看看。因寺院所在村落這幾年興辦的“農家樂”在遠近已小有名氣,村里多次提出,要把這所寺院修繕一下,以吸引更多的遊客來“農家樂”休閒消費。本學上師擔心來人太多會干擾道場清靜,尤其不希望把寺廟變成旅遊參觀場所,遂一再予以婉拒。 近些年來,本學上師身體各處不斷有各色舍利子出現,手上、腳上、法器上、衣服上、水杯上、炕桌上、床單上都曾有舍利生出,甚至洗腳水中也發現過舍利子,各地信眾和弟子供奉的上師頭髮、指甲,有的也有舍利出現。如此種種瑞相,真是古來罕見!年前農曆七月初十,上師在密嚴寺為百餘信眾弟子舉辦蓮師會供,法桌上當場出現許多舍利子,當即贈送每人一顆,因不夠分配,遂將數年所生舍利悉數賜予法會中人。等法會結束,結果在上師臥室里又出現了不少舍利子。 本學上師為了拿舍利子的事跡教當代民眾,不久前專門編撰了《古今顯密舍利記》,置於網上流通傳閱,對啟發引導現代人樹立起對佛法的興趣和信心功莫大焉! 月前筆者去陝西長安密嚴寺拜見了這位很有個性的有道高僧。本學上師說,他看過《神奇舍利子》一書,雖然寫得比較淺顯,他覺得跟作者的心還是相通的,而且他編撰《古今顯密舍利集》時也引用了其中不少內容。法師對作者多有勉勵之語,還以他的著作和身上出現的舍利子相贈,令筆者深感此行不虛也。 有關他身上各處出現舍利的神異現象,上師自己做過一個深入淺出的解釋,就不用旁人再說些什麼了: 我剃下來的頭髮被陝西安康的居士拿去,即生了一顆綠豆大的黃白色的舍利,後拿來了我處,但是奇怪的是它還生了一些黑紫色的舍利。當我在今年七月初十為弟子們作灌頂前後,舍利或單一,或成團,後成堆地出現。以後我看我黃色之大舍利時,卻又驚奇的發現,它又生了比它小一點的,而且形態不太圓的兩顆紫黑色的大舍利,還有其他顏色的小舍利。唉!世間有些事物,有很多是現代科學也難說得清楚,何況是大道的秘密哉! 我年輕時曾聽說,有一僧人很虔誠地常在佛前磕大頭,一次在深夜禮拜,忽聞佛蓮台下有聲,見到出聲處裂開一小門,其中有光亮,他即入門,見到裡面有很多的會動小佛菩薩像,又見地上有一堆五色光燦的舍利,就用兩手掬了一些,當他出門來欲喊大眾來看時,忽聞嘎然一聲其門關閉,小門恢復如初而不見了,只有所捧之舍利還在也。此亦由誠心感應方才出現此情景啊。眾生本來都處在夢境之中,眼見耳聞也都是幻境,只有修行證果者才是甦醒之人。成就者不但能用理說事,也能用事來顯理。證到阿羅漢以上的聖人,能隱顯自在而現八神變,密宗說的八大成就,也是八大神變之一種,屬身心中之能量所顯現,而八大成就中,有一部份是借咒力加持成就的藥物或法器而成就的。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