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李商隱的禪詩佛緣


時間:2016/5/31 作者:君合

李商隱一生雖然才華橫溢,文采超群,但卻是失意的一生,顛沛流離的一生;甚至可以說是悲苦的一生。他仕途坎坷,就是在二十六歲求助令狐綯登第之後,也是鬱郁不得志,最高只做過六品太學博士。一輩子大部分時間寄人籬下,做別人的幕僚和書記官。他幼年喪父,家道中落,窮困潦倒,往往需人接濟,幾十年都是在萎蘼不振、鬱鬱寡歡中度過。他渴望試圖改變這種不堪的命運和頹廢的心境,期求幸福與快樂.為此,他到玉陽山中求仙訪道。但多年修煉求索,卻又迷茫困頓,不僅沒有改變自己的命運和驅散心中的疑雲,反而頻添葛藤。

大中五年(851),李商隱隨東川節度使柳仲郢入川任節度書記官。在此他有幸遇到了佛門大德智玄國師,從此開始了他全新的生活。據《宋高僧傳》記載:“有李商隱者—代文宗,時無論輩,常方從事河東柳公梓潼幕。久慕玄之道學,後以弟子禮事玄。”又據《佛祖統紀》記載:“智玄大師俗姓陳,鹹通四年總政救門事,號悟達國師。帝幸安國寺,賜師沉香寶座.僖宗中和二年幸蜀,召師赴行在,後辭退九龍山。師三學洞真,名蓋一時,世稱陳菩薩。”智玄大師是當時著名大德,法門龍象,很受唐皇器重,拜為國師,授予釋、道、儒三教首座,佛教兩銜僧祿,他不僅統領全國佛教僧眾,也是釋、道、儒三教共尊的大德。李商隱正式皈依智玄大師不久,他偶患眼疾,多方醫治不愈,痛苦難耐,後求助智玄大師授其《天眼偈》三章。李商隱依教奉行,晝夜禮誦,虔誠不殆,不日疾愈如初。從此,李商隱對佛法深信不疑,常追隨大師住寺為“行者”。他在《樊南乙集序》中寫道:“三年來喪失家道,平居忽忽不樂,始克意事佛,方願掃地打鐘,為清涼山行者。”並且“自出財俸,於長平山慧義精舍藏經院特創石壁五間,金字勒《妙法蓮化經》七卷。”李商隱平時疲於奔命,生活拮据,連自己的妻子兒女都難以資養,他為佛法肯出巨資,實在難得。

大中五年冬,李商隱四十歲時,愛妻突然病故,擻下一對兒女無人照料,為了活計,他忍痛南下四川。此時的李商隱深深感到了生命脆微,人生苦短,禍福難料,興衰相伴,苦空無常。認識到欲求解脫,只有一心向道精進修學才是正途。於是常常住寺為行者,青燈黃卷,掃地打鐘,精進修行。很快對無上甚深的佛法妙理和因果緣起有了深刻的認知。他的詩作風格與前迥然不同,完全暢遊在佛法大海之中,吸吮著自救的法味,贊佛頌法自明心地的詩文,成了他詩作的主流。如五言律詩《北青蘿》:

殘陽西入崦,茅屋訪孤僧;落葉人何在,寒雲路幾層。

獨敲初夜磐,閒倚一枝藤。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

李商隱常在寺院與僧人相伴修行,看到“殘陽”“落葉”“寒雪”的生來無常,同時感到這大千世界不過如微塵一樣渺小和空幻,這世事人生還有什麼愛與憎、苦和樂可執著和放不下呢?如此灑脫、自在的詩句在過去沒有的,讀來耳目一新。再如《題白石蓮花寄楚公》:

白石蓮花誰所共,六時長捧佛首燈。空庭苔蘚饒霜露,時夢西山者病僧。

大海龍官無限地,諸天雁塔幾多層。漫夸鶖子真羅漢,不會牛車是上乘。

詩人因六時用石蓮花供佛,時常想念同修楚公,勸其不可以執著於深山老林獨處苦修,雖然可以達到自我解脫的境界,但它好比龍宮的廣大和諸天雁塔的高崇,並非是真正的無限。詩中最後—句說,修到大阿羅漢的鶖子(舌利弗),若不能回小向大,修大乘的菩薩道,他就不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究竟佛果。可見此時的李商隱對大、小、偏、圓的佛法理念,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認知和正確的把握。再看他的一首《題僧壁》看出他捨生求道的決心和正知見的修行見地。《題僧壁》曰:

捨生求道有前蹤,乞腦剜身結願重。大去便應欺粟顆,小來兼可隱針鋒。蚌胎未滿思新桂,琥珀初成問舊松。若信貝多真實語,三生同聽一樓鍾。

《因果經》說:“菩薩昔以頭目腦髓施於人,為求無上正真之道。”詩人正是在追蹤前賢“乞腦剜身”的大乘菩薩精神。可以看出他對佛法的大能現小、小能容大、圓融無礙的佛法見地和高遠大氣的思想境界,以及“捨生求道”實踐他過去、現在、未來累世修行成佛的堅強決心。所以,人們稱此詩是李商隱對佛法最透徹認知的了義之作。李商隱之所以能有如此高遠的修學境界,並能寫出那麽多富有深意的佛學詩文,首先是他深厚的慧根和累世精進的修為,但與他的恩師智玄國師的教誨是分不開的。當他老師圓寂之後,他常行香祭拜,不忘師恩。他的一首《送臻師》滲透著他對恩師無限眷戀之情和發願追隨共同往生成佛的決心。詩曰:

苦海迷途去未因,東方過此幾微塵,何當百億蓮花上,一一蓮花見佛身。

李商隱佛緣深厚,發心純正,入佛之後心精進修行,至死不移,臨終萌生出塵之志。大中十二年,在滎陽家中養病時,寄信給他的師兄、著名高僧僧徹大師:“某志願削染為玄弟子。”可惜此時他已病人膏盲,為時已晚,但他一心向佛之心天地可鑑。

詩人後期的大量詩作,反映了他在佛法深透義理薰修之下,了悟人生苦空無常的實相見地,同時徹底改變了他過去那種受傷、悲怨、頹廢無奈的心境,而步人了—個開朗明快、自由自在的清淨王國。若回過頭來再去翻看那些被歷史毀譽參半的評述,還有什麼意義呢?李商隱死後,陝西風翔府的佛門信眾,在為智玄法師建廟塑像時,特地為李商隱也造了—尊手持拂塵的塑像,侍立在智玄法師的身旁,以示永遠紀念他們師徒二人。這也了卻李商隱臨終“某志願削染為玄弟子”的心愿,同時也說明人們對李商隱修學佛法境界的肯定和人格的尊重。

憶住一師李商隱

無事經年別遠公,帝城鍾曉憶西峰。

煙爐銷盡寒燈晦,童子開門雪滿松。

華師李商隱

孤鶴不睡雲無心,衲衣筇杖來西林。

院門晝鎖迴廊靜,秋日當階柿葉陰。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