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云:菡萏花開01,不做熱忙者要做閒淡漢


時間:2017/10/8 作者:心愿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阿彌陀佛!

尊敬的網路上的同修:大家好。阿彌陀佛!

今天又和大家見面了,首先向網路上的同修們道一聲歉。為什麼呢?因為我四月中旬去香港見師父,身體狀況不是太好,跟大家交流了七節課。同修們看得很仔細,從我講課的狀態中,發現我身體狀況不好。所以我回到哈爾濱以後,聽說網路上有很多同修在關心我的健康情況。

現在,時隔將近五個月,我又和大家見面了,說明我現在的狀況是良好的,請大家放心。

這次去香港,給師父添了麻煩。因為師父發現我身體狀況不好以後,很著急。跟身邊的同修問,你們誰有辦法給劉老師調整身體?連著說了三遍。有一個小同修跟我是這樣學的。後來,師父就安排他身邊的一些個工作人員給我調整身體。所以我想這次去確實是給師父添了麻煩,讓老人家為我擔憂了。

再一個就是,在香港的七節課,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真實情況,那真是拼下來的。

我去香港之前,身體狀況就已經不好了。我當時猶豫了,我去香港還是不去香港?後來我決心去。原因是因為師父要去英國漢學院,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能回來一次。所以我想,三年半沒見師父了,無論如何我也得去看師父。就這樣,我是帶著病去香港的。

為什麼有病了還跟大家交流呢?因為我想,那么多同修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盼我去香港能夠跟大家交流點兒什麼。如果我去了,一句話不說,不跟大家見個面,同修們會很失望的。所以在那種情況下,我還是堅持把那七節課都講下來了。

有的同修為什麼發現我的狀況不好呢?實際你們看到的那光碟,有很多要害的地方已經掐掉了,給你們看的都是比較光鮮靚麗的一面。真的是這樣,得感恩錄影師做的調整和安排。大家記不記得第七節課?我覺得我又重新恢復了原來的那種光鮮和靚麗。為什麼呢?因為那一天是直接面對信眾,我聽說有三四百人。我想我面對大家的時候,和我面對鏡頭又不一樣了。同修們在現場看到我,那會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我不想讓他們看到一個病病歪歪的劉老師,我想給他們看到一個像原來那樣,那么活潑可愛的劉老師。所以頭一天晚上,我自己給自己上課,我說今天晚上要攢足了勁兒。明天呢,跟大家交流的時候,一定要神采飛揚,不能蔫蔫巴巴的,這是我給自己上的課的內容。

第二天我上台以後,大家看光碟,前六節課和第七節課,我的表現是不一樣的。第七節課,我真是把勁兒攢足了,最起碼那兩小時之內,我不能讓大家看到我的病態。所以那第七節課,我覺得是這七節課里講的最活潑的一節課,我自己也比較滿意。但是到後來,不是現場的同修不知道,可能現場的同修都沒有發現,我講完了以後,那一堂課是兩小時整,講完了以後,我站不起來了。但我心裡想,怎么辦呢?我不能告訴同修們說我站不起來了。我就開玩笑跟大家說,我說坐時間長了,老師腿麻了,我得站起來活動活動。然後我就站起來了。站起來,你們回想當時的情景,我的雙手是扶在桌子上,然後我腿在活動。為什麼呢?我得活動活動,因為當時我自己走不下台去了,心裡想,這怎么辦?真是阿彌陀佛安排,尤居士可能看出來點兒問題,她趕緊從台下上到台上來。我拽著她的手,就這么下的台。這個細節,可能有的同修要是仔細地話,都能發現得了,就是這樣。

從香港回到哈爾濱,當時在廣州機場等飛機的時候,那天也湊巧,如果飛機要正點,我們那天就趕不上飛機了。恰巧那天飛機晚點,所以我們就趕上飛機了。但是在廣州機場候機的那個時間,我是特別特別難受的。當時有一種什麼感覺呢?真的有一種臨終感覺。但是我心裡想,阿彌陀佛沒給我訊息,我不會在這往生的。我當時就是有這種信念。結果那天順利地坐上飛機,回到了哈爾濱。在飛機場我就跟大雲說,我說告訴海林給我聯繫醫院,回去以後馬上住院,治病。

為什麼我做了這么個決定?實際我在香港,我做的準備工作,我是準備在香港往生,甚至是就在講台上往生。因為第一節課、第二節課講到中間的時候,我幾乎支持不下去了。但是我心裡默念,如果我在香港講台上往生了,在師父身邊往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這是一個念頭。第二個念頭馬上想,如果我現在在香港往生了,師父老人家會很難過的。然後我回去以後,我跟大雲和刁居士說,我說如果我在講台上發生了什麼意外,你們不要驚慌失措,一定要老實念佛。實際這就是我在交代後事。

現在我可以把一切真實情況都告訴大家,因為我又坐在講台上了,說明這些已經都成為了過去。希望網路上的同修們不要再惦記我,我現在狀況已經很好了。如果我狀況不好,我不會在這裡和大家做交流的。

有的同修可能想:老師你現在在哪兒?你在哪兒錄的像?

因為我的一舉一動,我開玩笑說,我說現在我走路,先邁左腳還是先邁右腳,都有很多同修在關注。所以現在大家又看到,啊,劉老師又出來了,那你在哪兒呢?我告訴你,我在一個秘密的地方,在某某個地方,某某個小道場,我在靜修加靜養。這回你們該放心了吧?為了保護這個小道場,我既不能露名,也不能露姓,請大家諒解。

開場白我就說完了,這回大家該放心了。

下面呢,說一說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題目,這個題目仍然是四個字,叫《菡萏花開》。

這是大題。菡萏是什麼意思?很多同修知道,是蓮花的別名。那菡萏花開就是蓮花開,花開就見佛,就這個意思。每一天還有一個小題,這和以往講的時候,規律是一樣的。

今天跟大家講的這個小題是什麼呢?叫:不做熱忙者,要做閒淡漢。

先說說這個題:不做熱忙者。

這個熱,就是冷熱的熱;忙,就是忙閒的那個忙。不做熱忙者,這個者就代表人的意思。是不是?這個大家都可以理解。

下一句話:要做閒淡漢。

什麼叫閒淡漢?閒,就是清閒的閒,不是鹹鹽那個鹹,是清閒的閒。淡,是淡泊的淡。要做閒淡漢。這個題我就說完了。

不做熱忙者,要做閒淡漢。

為什麼我今天要跟大家交流這個題目呢?因緣是這樣的。因為當今社會,可以說是紛紛擾擾,亂象叢生。人們是一種什麼心態呢?就是浮躁不安。用這四個字來形容目前人們的心態,是最準確不過的了。就是心浮氣躁,驚慌失措。為什麼呢?就是沒有安全感,所以人們才是這種心態。概括地說就是八個字:富而不樂,貴而不安。富有的人,他也不樂呵;富貴的人呢,他也沒有什麼安全的感覺。就是這樣。

如何看清種種的困惑,解脫種種的煩惱,獲得真正的幸福,獲得真實的快樂?

這是當前人們普遍關心和追求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究竟怎么樣來解決?人類現在正在抓緊時間在研究,在思考,但是得不到答案。但是這個答案,佛陀在三千年之前就已經給我們解答出來了,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大眾普遍關心的問題,佛陀早已經給了我們答案,人類的一切研究無非就是為了讓人們的生活更幸福一些,更快樂一些,心更安定一些。

那答案是什麼呢?就是知足。佛告訴我們,知足,你這些問題就解決了。

我們追求的這個目標也是其他物種共同追求的目標。不但我們人類追求幸福、快樂、安定,其他物種也是這樣的追求。但是現在的社會現狀是什麼?我給大家這么解答。現狀是什麼呢?物質世界在飛速地發展,生活水平在不斷地提高,人們的幸福感卻沒有跟著增長,而且還在下降。就是那種幸福感不但沒有增加,還在下降。人們感到越來煩惱越多,不順心的事越來越多。所以這個用一句話概括,為什麼產生這種現象?就是人類被物化了,心迷逐物,或者是迷心逐物都可以,人的心迷惑了,被物所轉了。逐,追逐的意思,追逐物慾去了。所以產生了這么多的煩惱,這么多的痛苦。

因為心靈得不到滋養,精神得不到充實,信仰得不到確立。用一個字來形容,人們怎么地?忙。大家想想,我們中國的漢字是智慧的符號,這個“忙”怎么寫?“忄”旁,加個“亡”。怎么解釋呢?心死了,就叫“忙”。心死了,還有什麼快樂和幸福可言呢?!所以說,我們中國的漢字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是非常有智慧的一種符號。

我想跟大家說說,誰在忙?忙什麼?

我沒來這個道場之前在哈爾濱,有些佛友問我,老師,我怎么樣才能幸福,才能快樂?我說你不忙,你就幸福,就快樂了。他說為什麼呢?我說因為這個忙,它能把你的心都忙沒有了,都死掉了,你就沒有快樂和幸福了。你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你就獲得了幸福,獲得了快樂。當時我給他提了個問題,我說,我給你留個作業題,你回去想一想:我在忙什麼?我在為誰忙?就這兩個問號,你自己去找找答案。如果你找著正確的答案了,你就解脫了,你就煩惱減輕了,你幸福就來了,快樂就來了。

所以今天呢,我也想跟大家交流一下這方面的心得體會,就是:誰在忙?忙什麼?

大家想想,我們身邊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家親眷屬,包括你自己在內,是不都在忙?有幾個人在閒著?那閒著的,可能除非是個別的懶漢,他可能在閒著。

我們就從小的開始說。

小孩在忙。

小不點兒,三歲,上幼稚園,他們就開始忙了,沒有一個快樂幸福的童年可言。三歲上了幼稚園,有那么一句口號,叫做“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大家想一想,輸不輸在起跑線上,不在於你上幼稚園,你就把學前班提前就辦了。現在三歲的孩子進了幼稚園,馬上就進入了學前班的狀態,上國小學的課程,學前班就搬到幼稚園去了。以前孩子們上幼稚園,三歲左右去幼稚園,那是快樂的幸福的,以玩為主,也教一些知識,但是都是有趣味性的。現在就是死死板板的填鴨式,灌。就這樣,三歲開始就飽嘗痛苦了。

然後上了國小,辦各種各樣的補習班。這個我們在座很多都是家長,你們都深有體會。比如說,英語班,什麼美術班,聲樂班,什麼彈琴等等、等等,反正那個班是一個接一個。跳舞班……有的孩子可能是上五、六個班,他的星期六和星期天這兩天,比他上幼稚園,上國小還要累。我們的現狀是不是這樣的?你們考慮考慮。

這樣,上國小,就是補習班,這是一個壓力。再一個壓力,就是作業,沒完沒了的作業。

我記著我孫女對辦這個補習班啊,她反抗。怎么反抗呢?因為她媽媽也想給她辦班,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嘛。我是堅決反對參加這些班。

我孫女認字比較多,沒有人教她。她字是怎么認的?她特別喜歡看書,她為什麼能看書呢?因為她認字多。怎么認的呢?一個是領她上街的時候,外面那商家的大牌匾,不管它橫的豎的,她挨著個念。不認識的字,問:這個念啥?那個念啥?因為有的是繁體字。這是一個認字的方式。再一個認字的方式,看報紙的大標題。沒人教她,她自己看。她認識了,讀。不認識,她問。所以就這么地。我孫女上幼稚園之前,她自己就認好多字。

所以上幼稚園以後,老師說,你們家這孩子真好,她坐在一個小板凳上,坐在屋的一個犄角旮旯,捧著一本書,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她可以不動地方。就是這樣。所以你說是人勉強她嗎?你一定要認,你今天要認10個,明天要認20個。我們家沒有這個教育。

雖然她媽媽對她的期望值挺高,要給她辦這個班,給她辦那個班。一開始,我記著辦了一個電子琴班,這孩子去了。學了兩年,堅決不去了。她媽媽想,這不半途而廢了嗎?問我怎么辦。我說孩子不願意去,就不去嘛。後來又要給報一個什麼班,我孫女跟我學的,奶奶,媽媽要給我報一個什麼班什麼班。我說你什麼態度?她說我跟媽媽說,你願意報,你報去吧。我說那媽媽報了以後怎么辦?她說我跟媽媽說了,你願意報,你去學吧。她媽媽說,是給你報的班,你讓我去學?我孫女說,我不去學!我不讓你報,我還管不了你,那你要報,你自己去學吧。所以我孫女在幼稚園也好,還是在國小也好,基本上沒參加什麼樣的班。

但是事實證明,她不等於就落在其他孩子後面。因為我孫女她沒有上過學前班,人家上學前班的孩子,或者上一些別的班的孩子,比如說書法班的孩子,上學以後,字寫的漂亮。我孫女沒上過這個班那個班啊,上國小一年級的時候,她基本屬於班上比較朝後的那個水平。比如說把孩子們分了三段,上等的,中等的,下等的,我孫女是介於中等的末後和下等的上邊,她屬於這個邊緣。但是到二年級,她基本上就開始往上升。到二年級的下學期,她就是他們班上的前三名了,以後再就沒掉下來過。

所以說孩子們的聰明才智,在生活當中,他自然就積累了。不是非得你去採取什麼強硬措施,一定要規定學這個學那個。你看我孫女現實就擱這擺著,她國小上的重點校,學習是尖子。上國中,還是重點校,還是尖子。高中上的重點校,不是尖子,也在中游。因為我們哈爾濱的三中,大家都知道,那是全國聞名的,她進三中是踩著分數線進去的。那都是尖子學生拔尖,都進了三中。所以她能站在中游,中上游,那也就很了不起了。

因此從我孫女這個實際例子可以說,這個輸不輸在起跑線上,不在於你們採取的那些辦法。我主張,還孩子一個快樂幸福的童年。因為他跟我們大人不一樣,我們不能用大人的那種心態去要求孩子們。為什麼現在有的十歲左右的孩子,神經就不正常,有的純粹是家長逼出來的,因為他壓力太大,學校有老師逼,家裡有家長逼。

我給大家說過,我姐姐孫子十歲那年,跟奶奶說話,嘮的什麼嗑?問奶奶:奶奶呀,你退休了,我太羨慕了,那奶奶,我啥時候能退休呢?說得我姐哭笑不得。為什麼一個十歲的孩子能問奶奶這個問題?就說明他的壓力太大了。學校老師給留的作業,那半宿半宿都做不完。然後做完了,他媽媽又給留了一批作業,做不完是不允許睡覺的。如果你要不聽話,那笤帚疙瘩都能打飛了。你說,這樣的孩子在這種高壓下,他何談快樂,何談幸福?所以我非常不讚嘆這種教育方法。

我記著孫女拿回那個作業是一大摞卷子。我告訴孫女,我說孫女,你從這一摞里抽出來其中的兩張,然後你這兩張里,你在每一張里各抽出來一道題,你就做兩道題,你這些一大摞作業,奶奶就說你都做完了。我孫女說,奶奶,不行啊!明天老師要檢查的,如果要是那樣,要挨罰的,那就得做十遍了。如果你一個字寫錯了,罰你寫十篇。就是這種懲罰的辦法,所以孩子那個神經是高度緊張的。

因此我就覺得,現在這種教育是一種徹底失敗的教育,培養不出來人才,更培養不出來聖賢人才。

我就是這么看的。可能我這些話說出以後,又會遭到一些人的批判。那批就批吧,我就這么認識的嘛。我怎么認識我就怎么說,我主張人要說真話,要說實話。

這是幼稚園、國小、國中。

再說高中。

高中孩子苦不苦?我們在座家長有沒有體會?都擠這個大學這個獨木橋。就這個獨木橋,有多少人能從這個獨木橋走過去,有多少人從橋上掉下去了。所以現在,孩子們的苦向誰去訴說?為什麼要把孩子們逼到這種程度?

所以說四種教育都是失敗的。

親職教育是失敗的。父母沒有給孩子做好第一任老師。你如果做好第一任老師,應該怎么做?要教孩子怎么樣做人。先把這個做人教明白了,孩子會受用一生的。你成天就是分數、名次,就拿這個。我多次說過,我說,分數、名次不決定孩子的人生命運。什麼決定孩子的人生命運?他的性格、脾氣、秉性,這個決定他的人生命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這話我是說了。你信,你受益。你不信,你就不受益。

前兩天我見到一個佛友,她的孩子,應該說尖子中的尖子。參加全國某個學科的比賽,老師給他的任務,必須拿金牌。你想,全國比賽呀,那人才濟濟呀,給這個孩子的壓力該有多么大?必須拿金牌。結果這孩子由於精神壓力太大,發揮可能就有點兒失常,就拿了個銅牌。拿回銅牌以後,老師立刻變臉。那馬上就不像以前,那都寶貝,都寵著。你沒拿著金牌,你拿個銅牌回來,就另眼相待了。所以這孩子馬上精神都要崩潰了。媽媽跟我說。我說,你做媽媽,先把孩子解放出來。你口口聲聲老說北大呀、清華呀,我說,你這是愛孩子還是害孩子?為什麼一定要求孩子必須得考上北大,考上清華?考上北大、清華就一定是人才嗎?未必是這樣。給孩子一片自由的天空,只要他努力了就可以。

我孫女考大學,考的不好,考失常了。她跟我報告,奶奶呀,我考砸了。我說你砸到什麼程度啊?她說砸到了不能再砸的程度。我說砸到哪個程度,你都是奶奶的好孫女,因為奶奶知道你,你努力了,你盡力了。你平時學習成績很好,你這次考試發揮不正常,那是另當別論,我說你永遠是奶奶好孫女。你得給孩子安慰和鼓勵,你不能說,你這么多年,你咋整的?你怎么考砸了呢?她本來就有負擔,你當家長再一說,她不負擔更重嗎?

所以我想,對孩子教育,我們一定要採取一個正確的方式方法,不要把孩子們分成三六九等。我這個話我已經說過了。我當過老師,我教過國小,教過中學。我一向不主張把學生們分成三六九等,一定要一視同仁。他智力情況不同,他有的學習成績就好一些,有的學習成績就差一些。你怎么能憑成績把孩子們分等呢?這不一開始就讓孩子們心理壓力非常大嗎?

所以我說,孩子們在忙。大家有同感吧?我說的不是瞎話,咱們現實就是這樣。這是孩子們在忙。

我再說,中年人,更忙。

中年人現在一般都是上班族,掙工薪的,上有老下有小,這撥人是最忙最忙的。因為什麼?忙著賺錢,養家餬口。你比如說,作為家庭主婦,工作上忙,不敢耽誤。回家裡,家務忙,也不能耽誤。老人需要照顧,孩子需要照顧。尤其是投放在孩子身上的精力,可能占她整個精力的百分之八九十。你說能不累嗎?能不苦嗎?這是中年人在忙。

男士也照樣忙啊。這不是男主外女主內嘛,這主外,養家餬口主要擔子大概落在男士的身上吧?多數是這樣的。是不是這樣?所以我說中年人啊,現在他們屬於爬坡階段,老的沒送走呢,小的沒養大呢,完了自己工作又放不開手,家裡又放不開手。所以你說,這撥人忙不忙?苦不苦?累不累?

我再重點說說五十歲到六十歲這一段人,他在忙什麼。這是我的親身感受。

我們小區,一到開春,春暖花開了,你看吧,推著各種各樣的兒童小推車。上面有的是一個,有的還一堆兒推倆。有那樣的車,前面坐一個,後面坐一個,雙胞胎,我們院裡有七八對雙胞胎。推著小車的,都是什麼樣的人物呢?我給起個名:小爺爺、小奶奶,小姥姥、小姥爺。你們看是不是這樣?都是五十多歲,甚至還沒退休呢。

我們樓上三樓那個男的,肚子上掛著一個東西,像個小板凳似的,系在腰上,那個孩子臉朝外坐著。從小不點兒就開始,這么擱外面蹓躂,就這么帶著。有一個人問我,說那個男的,他是爸爸還是爺爺?他說,你要說爸爸吧,看著有點老,你要說爺爺吧,還看著有點年輕。我說不知道,我說他就是我家鄰居,就在我家樓上住。

後來有一次,他又出來了,和他那個愛人一起出來的。我問他愛人,我說這小孩是你什麼人啊?他的愛人告訴我,她說這是我外孫子。她說,你看我老伴,就為了照顧這個外孫子,把工作都辭掉了,沒到退休年齡,五十多歲,就退休了。現在這個孩子可能是三四歲吧,還擱他姥爺那個小凳子上坐著呢。天天,他這個姥爺,一個是肚皮上掛著小寶貝,下面領著三隻狗,每天就是五人同行啊,就在我們小區院裡轉。

你說,多少人把孩子甩給了老人?是不是這樣?年輕人現在的理念就是:孩子我給你生出來,生出來就是你的。給婆婆、給公公,你家的孩子,就得你管。所以我說,有些老人在班上,好不容易熬到了六十歲退休了,回家又上班了,又上崗了,這個崗更難辦。現在這一個孩子多難帶呀,還嬌生慣養。這爺爺奶奶伺候都是老方法老招數,人家年輕人還不喜歡,你這么不對,那么不對,不衛生了,怎么怎么的,這老人整的左右為難。所以我特別可憐這一批小爺爺、小奶奶,小姥姥、小姥爺。太難了!他們太忙了!這批人本來應該逐漸地退下來了,應該清閒一點兒了。清閒不了。這是這個。

再說說,老年人忙不忙?

按道理,老年人了,忙了一輩子了,該享點清福了吧?不行,沒有清福可享。有的到老人院。我們院裡有好幾個看護老人的那個點兒,還不能叫老人院。看著那些老人,你心裡會特別特別難受的。哎呀,真是的,你就覺得老人到老了很難活。尤其是身體狀況不好,要有病,更難活。真是老了真難啊!所以我就想勸年輕同志們,好好善待老人!你們也有老的那一天。

我們院裡有兩個老人,八十多歲,其中那個老太太是羅鍋腰,幾乎都是90度的羅鍋。每天拿個大布袋子,拿著一個耙子,乾什麼?撿廢品。為什麼我跟她那么熟呢?因為每當她去我們家門前那個垃圾桶里去翻的時候,劉悠秘拽她褲腿不讓撿。那劉悠秘可能就想,那是我家的,你怎么來撿?所以老太太就非常怕這個劉悠秘,見著我就說,你們家那小厲害出沒出來?我說小厲害今天沒出來。那我翻翻吧。就這樣。

那個老太太告訴我,她八十多歲,沒有什麼生活來源,她每天撿這個廢品賣錢,就是她的生活費。我說老大姐,你一天撿這個能賣多少啊?她說有多有少,多的時候,一天能賣十來塊錢。有的時候少,賣兩三塊錢。有的時候下雨天出不來,就撿不著,就賣不著錢。看老人家確實挺難的。

所以你看,從小三歲,一直到八十多歲老人,有沒有清閒的?沒有,個個都在忙。

所以我們說,人,為什麼活得這么苦這么累?這一個忙,你要不解決,你就得苦就得累。是不是這樣?大家可以看看你周圍,你看看現在的大都市,燈紅酒綠,歌舞昇平。我們表面看到的是這樣的,可以說是一片繁榮景象。但是你想沒想,在這個繁榮的後面有著多少無奈。在這燈紅酒綠、強顏歡笑的後面,有多少辛酸 。我們想過這個問題嗎?很多看起來光鮮靚麗,在人前很顯赫的,說不定他正在經受著痛苦的折磨。

有這么一個數據,今天我為啥有個小講稿,因為有些數據我腦袋裡記不住,我就得寫上。這個數據是什麼呢?就是我國患各類精神病的患者超過1億人。這個數字多么驚人!各類精神病患者加在一起,超過1億人,重症患者超過1600萬。這是統計的一個數字。說我國現在每年自殺人數30萬左右,就是每年自殺人數30萬左右,自殺未遂者200萬左右。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國每2分鐘就有1個人自殺死亡,有8個人自殺未遂。特別是15歲到34歲,這個年齡段的青壯年,自殺成了他們死亡的首要因素。

我們經常在電視看到這樣的報導,誰誰誰自殺了。有的年輕的國小生,十幾歲都跳樓自殺,這個電視都演過。就這幾個數字,是多么驚人。

我給大家講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一個年輕的銀行高管,三十多歲。三十多歲就做了銀行的高管,這是令人羨慕的一個職業,可以說收入頗豐,待遇頗厚。“三子”,這是人人都羨慕和追求的,車子、房子、票子,是一子不缺。他還多了兩子,美麗的妻子、聰明的孩子。你看,他這“五子”都具備了,是不是很光鮮很靚麗?這樣一個收入頗豐、待遇非常優厚的一個年輕的銀行高管,借著職務的方便,他還炒股,還搞期貨。這不都賺錢的買賣嗎?搞來搞去,他就得了憂鬱症,老想自殺。沒辦法,就得派人看著他,專門走到哪看到哪。有一天,那個看管他的人上衛生間,就把他單獨留在房間裡,就那么幾分鐘時間,他就從十幾層樓跳下去,自殺身亡了。

你說他缺什麼?少什麼?可以說他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少。他為啥得憂鬱症?為啥想自殺?不知足唄。可能他想,人家還有誰比我更怎么地更怎么地。沒完沒了。後面我在講欲望的時候,我再說說這個問題。

當代人壓力很大,煩惱很多,緊張、焦慮、憂鬱、恐懼,都成了通病。是不是這樣?你看現在,為什麼得神經病的那么多?得抑鬱症的那么多?小孩大人中年老年,得憂鬱症的越來越多。為什麼呢?心無所依,心無所靠。就這心不知道往哪擱,終日惶惶。真是這樣的,沒有安全感。

人們吧,都在忙,又不知道忙什麼。比如說,很忙很忙的人,你晚上躺在床上,你自己想想,我今天究竟都忙了些啥?可能他自己……哎呀,亂忙唄,瞎忙唄。沒有成就感,白忙了一天。

那你說,你這樣忙活一天,白忙活了;忙了一個月,白忙活了;忙活一年,白忙活了;最後一輩子,白忙活了。是不是這樣?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忙什麼,你為了誰在忙。忙到最後,大限來臨,你要離開這個人世了,糊裡糊塗地走了,白忙活了一輩子。

咱們算算這筆賬。是不是?你說你走的時候,你能把什麼帶去?什麼都帶不去。帶什麼東西?帶你的惡業,帶你的善業,帶你的淨業。帶淨業的人數寥寥無幾,帶善業的稍微多一點兒,帶惡業的也不少。你帶這三種業,去哪?惡業去三惡道,地獄、惡鬼、畜生,就這三個地方是你的歸宿。如果你善業多,你去三善道,人天兩道、還有修羅,你去這三道,這叫三善道。你要帶淨業,就像我們念佛人,得是真正的念佛人,光是念佛人不行,得是真正的念佛人,你帶的是淨業,那就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作佛,去見阿彌陀佛。就這么幾條道嘛。

所以我說,咱們忙,一定要明白我在忙什麼,我忙的結果是什麼。

佛門有個祖師叫寒山,這個很多同修都熟悉,寒山、拾得,都是菩薩化身來的。寒山大師有這樣一首小詩,是這么說的:

急急忙忙苦追求

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

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

煩煩惱惱幾時休……

後面六個點兒,刪減號,還沒說完。前面我念的這幾句,這就是我們現代生活的真實寫照。你看這幾句話是不是這樣?我再念一遍。

急急忙忙苦追求

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

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

煩煩惱惱幾時休……

那大家可能說,老師,這也沒路了,那都點點點了,那後面那點代表啥呀?我告訴你們,有路。這個路就是大師告訴我們兩句話,就是路,就是你走還是不走?哪兩句話呢?

明明白白一條路

萬萬千千不肯修

琢磨琢磨,“明明白白一條路”,什麼路?修心啊,成佛呀。這條路是出路啊。後面那句話說,“萬萬千千不肯修”,但是很多人他不肯修心啊,他不肯成佛呀,那就沒辦法了。

那怎么辦呢?有什麼方法能夠解決這問題。我給它起了兩個名詞:一、改心,二、換心。

我記得我姐往生之前,跟大家說“我就知道倆字:換心”。然後老太太捂著嘴笑了,我就把這“換心”記住了。什麼叫換心?實際就換心態唄。你換一個念頭去考慮,去認識,去處理這個問題,它就不一樣了,它事情就變了。就像手似的,你這么看——手心,這么看——手背,是不是?它都是手,就是你怎么看的問題。

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

一個老婆婆特別愛哭,人們給她起個名叫哭婆婆。她為什麼老哭呢?因為她有倆女兒,她這倆女兒呢,大女兒是賣鞋的,小女兒是賣傘的。一到下雨天,她就為大女兒的生意擔憂。因為下雨了,沒人去買鞋,這鞋賣不出去,這買賣就不好唄,所以這老太太就哭。等晴天,她又為小女兒哭。因為啥?小女兒是賣傘的,那不下雨了,天晴了,誰買傘啊?所以這老太太就哭。你想,哭來哭去能解決問題嗎?後來有人勸她說,你換個心,改變一下心態,你這么想:下雨天了,你小女兒的買賣一定非常好,因為傘可以賣出去了,你應該高興啊,替小女兒高興。晴天了呢,小女兒傘賣不出去,大女兒的鞋就賣出去了,這不又是一件好事嗎?她們兩個人都不用你來哭。所以老太太后來就由哭婆婆變成了笑婆婆。

那這是一個小故事,但是我們聽了以後,有沒有悟出點什麼道理?你對這個問題怎么看?是不是這樣。

為什麼活得這么苦、這么難、這么累?缺一顆平常心。

所以下面我想跟大家說說,咱們老說“道”,修道學道。什麼是道?平常心是道。

可能這么簡單的話大家都知道,但是做起來,可能還真是不好做。沒有一顆平常的心,你怎么能活得快樂、活得自在?!你把你的那個不平常的心,回歸到平常的心,你就獲得幸福,獲得快樂了。

有些人可以說是成功人士吧,在各個方面都是很優秀的。但是他們沒有或者是缺少快樂。我身邊就有這樣的人士,可以說各方面都很優秀,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少,就是每天都生活在煩惱當中。

我舉一個例子。

我們不說是誰了,我的好朋友,她就屬於成功人士之一,我現在接她電話都頭疼。我跟她說,我現在一看這個電話是你打來的,看著你這個電話號,我這個神經就高度緊張。我跟你們學,我就兩種判斷,一接電話,哈哈哈……笑了。哈哈哈笑了,我馬上說,今天還好,晴天。晴天,因為高興了。我一接電話,他哈哈笑了。如果我接電話,哇哇哇……哭了。我說完了,今天陰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生活在這種痛苦的煎熬當中,你說這何談幸福和快樂?本來一個很成功的人士,為什麼就找不到幸福和快樂?是不是應該仔細琢磨琢磨了?而且我這個好朋友又是信佛的,你說怎么信的呢?這佛的教誨聽沒聽明白呀?佛沒讓你天天這么煩惱啊。就是管事太多,想事太多,然後還管不好,管不明白,管不明白就煩惱,就是這樣嘛。有了這個想那個,有了那個想那個,無窮盡。

如果你的心要不是平常心,你的心是這幾種心,我們每個人對對號,看看我們是哪個心。

第一種心:貪婪的心。

貪多無厭,貪婪的心。

第二種心:執著的心。

固執己見。我說的最對,你必須得照我的辦啊,你不照我的辦,我就生氣——執著的心。我要想得到什麼,我必須得得到。得不著,那我就抓心撓肝地難受——執著。

第三種心:嫉妒心。

不希望任何人超過自己,只能我比你們都強——嫉妒。

第四種心:虛榮心。

第五種心:攀比心。

你這幾個心,這只是我舉幾個例子而已,那還有很多。這幾個心,你沾一個,你都沒有快樂。不信你琢磨琢磨。

你說你貪婪,不可能所有的、這整個宇宙都是你的吧?你得不到,你就難過。所以你這個心能快樂嗎?貪婪。第二個執著,第三個嫉妒。這個嫉妒啊,真是我們修行人的一個大障礙,一定要轉變這個心,要歡迎任何人都超過自己。就像師父老人家說的那樣,他希望他的每個學生都超過他。他說學生超過老師,老師是最高興最快樂的,沒有哪個老師不想讓自己的學生超過自己。他說老師如果不想讓學生超過自己,那絕對不是一個好老師。這是我們淨空老法師說過的話,我牢牢記在心裡。而且老法師就是這樣做的。

這個虛榮心啊,太多了。一幫小年輕的,他有這個了,我沒有。人家家裡怎么地了,我沒有。攀比唄,虛榮就攀比嘛。所以說不管你多么富有,你都會覺得比不上人家,你永遠是煩惱多多。因為什麼呢?不可能你周圍的人都比你次,都比你差,是不是?這個問題要不解決,你是快樂不起來的。

縱觀我們走過的人生路,有坎坷、有失敗,有不盡人意的事情,很多很多。有一句話叫做“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這句話我們都知道,但是有很多人,恰恰是過去的事,他不讓它過去,他老把它掛在心頭,你說這能不苦不累嗎?

佛門不有這樣幾句話嗎?“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昨天的失意,明天的美好,都不如今天來得實在。什麼意思?告訴大家,抓住當下。過去的就過去了,未來的還沒來呢,你考慮那么多乾什麼?你就把當下抓住,你就會獲得幸福和快樂。

給大家說一個這樣的故事吧。

一個老和尚,挑了一個擔子,兩面是兩個瓷桶,瓷的桶。這桶里裝的什麼呢?裝的綠豆湯。老和尚挑著擔子在路上走。走走走,不小心,這老和尚就摔了一個跟頭。摔了一個跟頭,這兩個瓷壺也打了,這綠豆湯也灑了。老和尚起身之後,若無其事地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後面有跟著的人啊,就喊,老和尚,您的瓷瓶摔碎了,綠豆湯也灑了一地,你不知道嗎?老和尚邊走邊說,知道。那個人又說了,知道了,你怎么不回頭看看呢?老和尚說,既然瓷瓶已經打碎了,綠豆湯已經灑了滿地了,我回頭看又有什麼實際意義呢?老和尚說完繼續往前走去。

什麼意思?我們聽懂了沒有?不能砸了事情,事情砸了,那個瓷瓶砸了,這個事情砸了。事情已經砸了,你不要再壞了心情。一個事情,一個心情。是不是?就簡單的兩句話,它就說明一個哲理,就告訴我們這么一個很深刻的哲理。

我這個題是怎么出來的?前些日子,就出了這么一首偈頌。這首偈頌出來以後,我記下來了。記下來,我一對照啊,和咱們現實生活非常貼近。是這么說的:

茫茫人海中,

難覓閒淡漢。

觸目熱忙人,

真是好可憐。

世情正濃者,

真相看不見。

假的當成真,

與道去相遠。

牢牢把握住,

人生轉折點。

自在過生活,

賽過活神仙。

我讀了這首偈頌以後吧,我覺得和咱們現實非常貼近。你看人海茫茫,你就走在街上,尤其是上繁華城市,那人來人往,真是“茫茫人海中,難覓閒淡漢”,很難尋找到一個閒淡的人。翻譯過來就這個意思。

觸目熱忙者,進入你眼帘的,全都是忙忙叨叨的人。我的感受很深。你比如說,我去澳大利亞,去新加坡,去印尼,去馬來西亞、香港,我就有個對比。你看澳大利亞,很清淨。他那個人說話也慢悠悠,走路也慢悠悠。馬來西亞也是這樣。到香港,一下子就翻過來了。因為我住的那個地方到我講課那地方得走一段路。當時就是早晨有很多人忙著去上班,他們是什麼樣呢?步履匆匆啊。倒小步,碎步,忙乎乎的。手裡拿著吃的東西,一邊走一邊吃。在道上這時間都不能浪費,早餐在道上就吃了。所以就是非常明顯的對比。那你想,人家那自自在在的、悠悠閒閒的那個日子,多幸福多快樂。你說我們這忙忙叨叨,忙忙叨叨,哪有幸福和快樂可言呢?後面說,“真是好可憐”,你說看著這些忙忙叨叨人,確實是很可憐。

為什麼呢?因為“世情正濃者”,世,世界的世;情,情況的情。他的一顆凡夫的心,所以他對這個世情很看重。他正濃著呢,你讓他淡他都淡不下來。因為這個,所以他“真相看不見”。咱們就小點兒說,就是事情的真相他看不見,別說宇宙人生的真相,更看不見了。

“假的當成真”,後面我還有一講,要講這個假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真的。把假的當成真的了,什麼樣的結果呢?就是“與道去相遠”,就和咱們修這個道啊,是越來越遠了,背道而馳了。

“牢牢把握住,人生轉折點”,如果我們開始聞到佛法了,開始學佛了,這就是你人生的轉折點。能不能把握住,這是一個要害問題。

最後兩句,“自在過生活,賽過活神仙”。那大家想,好像我給大家做這個例子,也說得過去。我現在就是自在過生活,我覺得我比活神仙還神仙。我啥心也不操,我一天聽經念佛,為大家服務,做點實際事兒,這就是我過的日子。

所以現在很多人羨慕我。但是我告訴你們,我曾經痛苦過,曾經迷茫過,曾經覺得走投無路過,曾經面臨死亡過。那這些我都經歷了。經歷了,我把它看破了,所以現在我就瀟灑自在了。你們現在看到的是瀟灑自在的劉老師,沒看到二十年前那個痛苦不堪的劉老師。這是我的經歷,能不能讓大家悟到點兒什麼?你追求什麼,不追求什麼,你掂量掂量,值不值。

再給大家講一個小插曲小故事,我今天就給大家講故事。

這個故事大家別白聽,不是劉老師閒著沒事,坐這嘎兒給大家講故事。讓你們通過這個故事,悟到點兒什麼。

有一個禪師叫慧海禪師,他有好多弟子。有一天,他這個弟子就問這個慧海禪師“師父啊,您究竟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呢?您為什麼活得這么瀟灑這么自在呢?”這是弟子問這個慧海禪師。慧海禪師是這樣回答的“我餓了就吃飯,困了就睡覺。”這就是老禪師給他弟子的答案。他弟子一聽,有點兒莫名其妙,有點兒吃驚。這似乎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呀,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不都是餓了吃飯,困了睡覺嗎?師父說了,這可不大相同。一般人吃飯的時候,挑肥揀瘦,萬般計較;睡覺的時候呢,胡思亂想,夜不能寐。我是吃了就飽,困了就睡。所以說,這個老禪師說,吃飯和睡覺是平常事,但平常人卻缺乏一顆平常心。因為心不一樣,吃和吃不一樣;因為心不一樣,所以睡和睡不一樣。這就是老禪師給他弟子的答案。

我們大家想想,我們每天也是餓了吃飯,困了睡覺,為什麼我們失眠?失眠是不是想的太多?念頭太多就睡不著覺。我就那樣,我要心裡有點什麼事,晚上有時候我也睡不著。我原來是睡眠相當好的。所以我的體會就是,你心裡越乾淨,頭腦里越沒有事,你吃的也香,睡的也香。一有事以後,你吃也不香,睡也不香。

大家從中能悟點兒什麼?哪怕是一絲一毫,都會讓你的心多一點安寧,讓你的熱忙少一點,讓你的閒淡多一點,讓你的快樂多一點。

剛才我說,要有一顆平常心。那可能同修們問,老師,那什麼叫平常心呢?我給你概括概括,咱們對號。

什麼叫平常心?

沒有得失。得也是失,失也是得。它是一個平衡,沒有得失的心。如果我們有得失的心,沒得到的,你千方百計想得,然後這個過程你很痛苦,因為你要得到。得到了以後,你又怕失去,你要保住這個得來的東西,這個過程你仍然很痛苦。然後,一旦這個你得到的又失去了,你就痛苦上加痛苦。所以,無論是得還是失,你都痛苦。如果你沒有這樣得失的心,你就快樂了。

這個東西我一定要拿到手,或者這個東西我一定要把它丟掉,沒有這個。這個就告訴我們,比如說我們布施。布施,布施過去了就過去了,不要把它掛在心上。有的人布施一點錢啊、東西呀,什麼呀,實際這布施的內容很多,有的人就把它掛在心上。就想,我給某某某布施了多少錢,我給了他什麼什麼什麼。這個就屬於你這個心沒有丟掉,你還有這個取捨的心。

無凡無聖。你別老心裡有分別,他是凡夫,他是聖者。你有這個心,你也不快樂。因為什麼呢?你看誰都是凡夫,就看你自己是聖人。可是恰恰佛教導我們的是翻過來,所有的人、眾生,都是佛,都是菩薩,唯有我自己是凡夫。你得把他顛倒來看。所以這是一個。

因為你只有不執著了,你才能是阿羅漢那個層次,第一個檔次,第一個學位。阿羅漢、菩薩、佛,三個檔次,就相當於咱們人間的三個學位。你不執著了,你才是第一個檔次——阿羅漢。然後,你再不分別了,你就是菩薩了。然後再覺了,你就是佛了。就這么三個檔次嘛。所以這個執著的心一定要去掉。

這個我喜歡,那個我不喜歡。這個跟我挺好的,關係挺密切。那個和我不咋著。你這個就是分別心,這是最淺顯的分別心。如果你有這樣的分別心,你永遠作不了菩薩。因為菩薩沒有分別心,他對眾生是一視同仁的,是平等的。

如果我們把這些個心建立起來了,那就是你知足常樂了,你就會寧靜淡泊了,你就會隨緣自在了。怎么來的?就這么來的,很簡單。

大家都知道,當代的一代高僧本煥老和尚,非常有名望。他老人家是106歲圓寂的。老人家的生活日程,我給大家簡單叨咕叨咕。老人家是早晨四點鐘起床,晚上十點鐘睡覺。他是早晨四點起床,4點18分到7點鐘是誦經時間。老和尚的生活特別有規律。白天呢,就是接待來客來賓。每天接待多少人?一千多人。106歲老人家,每天接待賓客一千多人吶,我們聽著都嚇人。他的弟子問“師父啊,您老人家累不累?”老人家是這么回答的“身累心不累”,身累心不累。每天有那么多人向他傾訴煩惱,那去了都想找老和尚傾訴傾訴自己心中的煩惱啊。弟子問“師父啊,您煩不煩?”師父回答說“事煩心不煩”。他說那個事挺煩的,但是我心不煩。“身累心不累,事煩心不煩”。兩句簡單的話,老和尚的高風亮節。是不是我們的榜樣?他的弟子說,本煥老和尚是拿起飯就吃,吃啥都香。倒下頭就睡,睡的也香。每天接待上千人,一點兒煩惱都沒有。多難得呀。那一千多人,來來往往的,看都得看暈了吧。老和尚每天就是這樣的日程,老和尚還歡喜得不得了。

這就是一位高僧大德的情懷,也是和凡夫的區別吧。我們凡夫能做到嗎?

另外,這是老人家的修持功夫。身累心不累,事煩心不煩。說明什麼?老和尚是定的,他行住坐臥都在定中。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在定中,那看的眼花繚亂了。因為在定中,老和尚就沒有苦,沒有累,沒有煩。

說了老和尚,我再給大家舉舉我自己的例子。因為我一看老和尚這個,我特別受感動受啟發。

2010年春節前,師父看到我那個《信念》的光碟以後,在講經的時候提到我,我不就出名了嗎?出名以後就成了名人,也成了忙人,每天就是接待來訪的同修們。我那個時候別說接待一千人,可能一天也就一百多人吧,我估計大概也就這個水平。接待了大約是幾個月吧,就把我累趴下了。因為什麼呢?沒時間睡覺,沒時間吃飯。那時候,早上四點多鐘,佛友們、同修們陸續上門。晚上九十點鐘,陸續撤退。整個這一天是不間斷的,我不適應。不適應吧,睡覺睡得少,關鍵是吃不上飯,有時候一天我一頓飯吃不上。以前我跟大家說過,就餓我到什麼程度呢?我就覺得前面和後面貼在一起了,成了個扁兒了。等大家都走了以後,我想起來,那我吃點兒飯吧,那時候就吃不下去了。按照老人的說法就是餓過勁了,餓過勁了就吃不下去了,就不知道餓了。

所以這樣持續了幾個月以後吧,我就累趴下了。累趴下以後,正好趕上什麼呢?大家都知道,老法師送定弘法師,那時候叫鍾博士,沒出家呢,去哈爾濱,讓我和鍾博士一起去極樂寺受菩薩戒。因為我是2010年的四月份,4月4號去的香港嘛,受菩薩戒是陰曆六月十九,大家都知道這個日子。這就幾個月時間唄,我估計鍾博士那次看到我以後,到哈爾濱。他可能發現我瘦了,比去香港的時候瘦了。可能他就向師父報告了。

因為那天挺急的,他應該是半夜12點多下飛機,結果飛機晚點,我們一宿都在機場等,等到第二天早上四點多鐘,才把博士接到。然後我們直接吃點兒便餐,就跑到極樂寺去了。下午受完戒以後,又直接把博士送到飛機場,他飛回香港,晚上有課。就那么急急忙忙地來,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所以他來哈爾濱,看我瘦了以後,可能他就回去跟師父說了,後來我聽他們跟我學的。師父說,這不行,這都累倒下了,這得找個地方修整修整。所以我後來十月份去廣東,在廣州住了半年。為什麼?那一次就是師父老人家給我安排的,就讓我在廣州換個環境,把身體調整調整。可見老人家對他的學生也好,弟子也好,還是這些信眾也好,多么樣的慈悲,想的那么周到。

我說我這個例子,就是跟大家說,修行的不到位。你說老和尚他心不累,心不煩。我身累心也累。那個事煩,我心也煩。為什麼後來我說我想個辦法呢?因為這個我特有親身體會。因為有很多佛友去,全都是傾訴煩惱。那我是深深體會到了那個難。因為什麼?你不能不聽。你聽了怎么辦?你還得給他解決,給他出主意。所以我修行得不到位,就不能像老和尚這樣,我是身也累,心也累。所以最後我沒辦法,我自己逼出來一個招,我設計了一個垃圾筐。因為都是傾訴煩惱嘛,那我就自己加個意念,這個筐上面有個蓋,你要傾訴的時候,我就把蓋掀起來了。你傾訴,這煩惱就都跑我這筐里了。你傾訴完了,我把筐一蓋,意念:沒有了,處理掉了。這是一個笨方法。後來我外甥女想了一個辦法,就是我四外甥女,她想個辦法。她說老姨,我那辦法也挺先進,她說,我那個吧,上面沒蓋,下面沒底兒,四面鏤空,不管你多少煩惱,進去就沒了,進去就沒了,不用處理。我說你這個招挺高明的,就是我那四外甥女發明的。

所以當時有人問我,劉老師啊,你都修成了,你還用吃飯嗎?你都修成了,你還用睡覺嗎?我聽了以後,我就如實地告訴人家,我說我沒修成,我得吃飯,我不吃飯我餓得慌。我說因為我沒修成,所以我困,我得睡覺,我不睡覺我就困得慌。這都是大實話呀。所以和本煥老和尚比,沒法比呀,老人家呀,這一輩子的修持啊!是不是?那戒定慧,足足地具足了,什麼都不缺呀。所以老人家就那么忙,咱們看老人家忙,老人家累。老人家把它看成是一件非常歡樂的事情。是不是這樣?我們要不要向老人家學習?

所以我們現在學佛,念了幾天佛,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我是學佛的,我是念佛的,怎么怎么地。咱們不行啊!差遠了!那功夫遠遠不到位。如果咱們今生想了生死出輪迴,繼續好好念佛,好好地把咱們的功夫進一步提升。過去我曾經說,咱們不說修行,就是做一個人來說,要不斷地提高自己的素質,培養自己的氣質。你想,老和尚這個如如不動,是不是氣質?這種氣質是什麼?它是一種內在的底蘊,它是多年的積累。我們缺少的是這個,我們什麼底蘊都沒有,然後我們還貢高我慢。你想想,我們有啥資本貢高我慢?

有的人稱我老師,我真覺得慚愧。是不是?都是國小生。所以有的人說,劉老師,你老這么說,我們怎么辦呢?昨天法師說一句,老師,過去叫你老師,然後這……你就讓我們稱你居士,你說我們怎么辦呢?我說稱居士是最恰如其分的稱呼。我說,如果不是我過去教過國小、教過中學,大家叫我老師習慣下來了,我不會讓你們叫我老師的。好好修行吧,真是這樣。

還有一點兒時間,今天就借這個機會,我想說一件事情。因為網上的同修可能很快就會看到我這堂課的內容的。

一件什麼事情呢?就是前一段時間,有同修發心,把我從2003年講的《信念》,到我這次去香港講的《慈雲法語》,我真都不知道同修們怎么蒐集的,就把這些年,2003年講的,到2017年講的東西,都蒐集到一起了。

有的我自己一看,這是我說的嗎?我啥時候在這講過?我自己都忘了。我們同修就這么認真細心,蒐集那么全。然後有同修發心,出資50萬,就把這個弄成了一個視頻機。幾種呢?一共3種形式。一種叫視頻機,就是能看能聽。第二種是音頻機。我就給它起名叫音頻機,就是能聽沒影。第三種是小隨身聽。有老法師念佛號,我念佛號。我從來沒給誰念過佛號,我不知道我那佛號是怎么弄去的,還有四種念佛法。我說這個人真聰明。我問,沒問出來。我說這佛號是你擱哪弄出去的?人一笑了之,不回答我,那我也不問了。就這么三種小機器。

這裡面有個什麼問題呢?就是發心的佛友,他們的想法就是便於同修們聽。如果這塊兒一個光碟,那塊兒一個光碟,尤其老同修,他蒐集不到,他找不著。這樣都把它整理到一個機器里,然後這老同修想聽哪個,一按就出來了,一按就出來了。是為了方便同修們修學吧。

實際按我本人的意思,我不想讓他們搞這個。我的意思就說,我講的時候,大家聽了,有緣那就聽了。沒緣,沒聽就沒聽吧。我不主張搞這個,什麼出書、整光碟、整這小機器,我自己本人,我是不願意這么搞的。但是同修們發這個心,我勸說也沒勸說住,就把這小機器弄出來了。

弄出來以後,主要辦這件事呢,一個發心的佛友拿錢,具體落實呢,就是咱們大家都熟悉的獅子吼網站的於記者——於世傑。我都叫習慣了,都叫他小於,他來具體落實這件事。

這個機器弄完了以後,就是怎么樣往外發,按這個出資的佛友和這個辦事的小於,他倆的意見是全部免費。我給出了一個餿主意,現在我認識到了,我這主意出錯了,給他倆,尤其小於,難為壞了。

我給出個什麼主意呢?我說你可以分三個檔次,你比如說,家庭條件比較好的,這個可以收成本費;如果家庭有一些困難的,你可以半費;實在困難的,邊遠山區的,農村的,一些老菩薩又沒有收入的,免費。我說你分這三個檔次。

我是怎么想的呢?因為我接觸的這些佛友,我心裡也有點數,一聽說免費,就給你搶光,完了還不珍惜。你說他這一搶,都搶到他那去,他囤積聚齊去了,別的同修想看還撈不著。我是想解決這問題。你讓他花點兒錢,他知道珍惜。我真是,我笨啊,我就這么想的。他一想,這是我花錢買的,那我可得好好用。他知道好好保護它,還能發揮作用。

結果呢,現在我一看,我這主意出錯了。因為啥?你說你咋鑑別他生活困難不困難?困難到啥程度?你給誰收成本費?給誰半費?給誰免費?不好辦吶。那怎么辦呢?所以小於後來可能是大部分就是收成本費。

這就惹麻煩了。有的同修提出質疑,你那個機器怎么那么貴呢?你怎么還賣錢呢?劉老師知道嗎?

我現在正式告訴大家,劉老師知道。要錯,都是劉老師錯,和出資者和那個小於沒關係,主意都是我給出的。

什麼問題呢,就是以前都是免費結緣,怎么一到你這,這把就收成本費了呢?不滿意了。這是一個不滿意。

第二個不滿意是什麼呢?那這個機器是這么貴嗎?因為那個機器,第一批出的那個大一點的那個機器,成本費是四百多,那個小一點的,我聽說好像二百多,還有那個小的隨身聽,多少錢我不知道,就這么一個價碼。

你想,這個東西一往外發的時候,你們都不知道把這個於記者都累到啥程度。你想,大批的呀,要的人也大批的,他沒有幫手,給他忙乎壞了。另外,現在我可以跟你們透露點兒,那個於記者呀,他身體不好,我都非常心疼他。我為啥不想讓他幹這個事呢?因為他身體弱。他幹事又認真,職業病,什麼都精益求精。

這個機器之所以貴,他跟我曾經說過,他說劉姨呀,這個機器價錢有點高。但是這個機器,它就是質量好,老菩薩們拿到手,他能用得住,它不會半截腰就壞了。他發心是好的。後來他說,我就下決心了,就訂這個質量好的了。所以就訂的這個好的。然後呢,很多佛友也跟我說,劉老師,我們都知道,這個機器確實是質量好,但是就是價錢高,大家都認可這個機器。

這么地,就惹了點兒麻煩。意思是,小於是不是賣法寶賺錢呢?我在這裡鄭重其事地聲明,告訴你,小於是一分錢也沒賺,他都往裡搭錢。我現在可以給你們披露一點兒,他現在花的都是他自己的工薪錢,沒有錢都拿那個。他和他愛人他倆的工資加一塊,一個月幾千塊錢,都搭在這裡了。完了我們佛友還不理解,還質疑。你這機器咋那么貴?你為什麼收錢了?劉老師知道嗎?

我聽了以後,我都覺得挺寒心的。怎么這樣呢?!

你說要是免費,我給你們舉個例子,咱們哈爾濱,我就得舉我們哈爾濱的佛友,你們別生氣,這都是你們幹的。

有一個佛友,擱小於那把機器請去以後,我這佛友也好心,發心嘛,實際她也是工薪階層。她拿她自己工資請這個機器,然後她免費往外發來的。一次,那不是一開始收成本費嗎?就這一次一說免費了,這傢伙是“呼”下子,哎呀,我說真是東北虎下山吶,都往自己懷裡摟啊!我這佛友後來跟我學,劉姐呀,給我心疼的,你說你一個人拿那么多幹啥?你拿一個就行了唄。她說她們胡拉,我也往我這胡拉,我也胡拉不過呀。她說一個老菩薩,一個人拿了26台。你說怎么辦?

我這么面對著鏡頭,跟大家說這些,我希望同修們能夠理解,應該理解。

出資的同修發這么大心,拿那么多錢。

然後這面小於帶著病辦這件事。你知道給你們發貨、接貨是一個多么複雜的工作,他沒幹過這個,那沒把他累趴下就不錯了。

我希望大家,我這次跟大家說明白以後,你們應該發自內心地生感恩之心!

如果沒有出資者,沒有小於這么去落實、去努力,你們沒有這個機器可拿呀。那你們就自己找吧,願意看哪個,東找一片,西找一片,過去不就是這樣嗎?

他們為了給大家提供方便,發了這個心。希望大家能夠生起感恩之心!以後不要再就這件事,什麼錢啊,怎么地。

我可以坦率地告訴大家,小於沒有賺錢,他是往裡搭錢的。

因為第一批發完之後,有很多老菩薩還繼續要。小於跟我說,劉姨,還得弄第二批。我勸他,第二批你別弄了。最後他偷偷摸摸,他還是弄了。現在第二批已經剩下的數量不太多了。

這批處理完了以後,我跟小於說,堅決不要再搞第三批了!

誰再需要這種機器,自己和廠家聯繫。廠家說多少錢,那你就給廠家多少錢。這樣,你就不會有疑心了。

所以有些事,我就想,我們學佛人幹嘛有那么多懷疑呀?你說,就這個錢,誰敢摟誰敢貪啊?我們學佛人不知道嗎?都是擔因果的。是不是?那小於管理道場都二十多年了,學佛學這么多年,他能摟一分錢?!你們捫心想一想,如果這個事輪到你,你會不會摟這個錢?貪這個錢?

不可以這樣懷疑一個人!這么懷疑人家是不公平的。

我們應該感恩他盡心盡力地為全國的佛友們、同修們,甚至國外的同修們服務。

他告訴我,現在全國可能就有兩個省,西藏,還有哪兒,他說有兩個地方現在沒有,其他的基本都鋪開了。外國有幾個國家也有。就是這樣。

我今天借這個機會說這么多,聽到的同修可以互相轉達一下。對於這個機器呀,這個價錢啊,如果還有什麼疑問,可以在網上直接給小於再提問,他可以再回答。他回答你的那個,我都會知道的,都是真實情況,完全值得相信。

今天這節課就說到這,感恩大家。阿彌陀佛!

文章選自說法獅子吼微信公眾平台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