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師徒相見太平寺,葉氏記述兩法師(65)


時間:2017/12/25 作者:淨山

1927年秋,弘一法師到上海,住在江灣豐子愷家裡。印光大師陰曆七月十七下普陀山,七月十九到上海,處理《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印光法師文鈔嘉言錄》等書的印送事務。七月二十八到杭州各地說法,逗留近一個月。八月三十(9月25日)又回到上海,住在太平寺。

9月25日,葉聖陶飯後去上班的路上,見到劈面過來三輛人力車。最先是個和尚,他並沒有往心裡去。第二是子愷先生,他驚喜似地向葉先生點頭。葉先生也點頭,葉先生心裡就閃電般想起“後面一定是他”(弘一法師)。人力車夫跑得很快,第三輛一霎經過時,葉先生見坐著的果然是個和尚,清癯的臉,頷下有稀疏的長髯。葉先生的感情有點激動,“他來了!”這樣想著,屢屢回頭望那越去越遠的車篷的後影。

第二天,葉聖陶就接到子愷先生的信,約他星期日(10月2日)到功德林去與弘一法師會見。到了星期日,豐子愷、夏丐尊、葉聖陶等十幾位教育、文學界的朋友們與弘一法師在功德林共進午餐。

飯後,弘一法師說約定了去見印光法師,誰願意去可以同去。於是七八個人與弘一法師一同去見印光法師。弘一法師已於民國十三年正式拜入印光大師門下,是印光大師唯一的出家弟子。下面是葉聖陶先生記述的弘一法師帶大家去見印光大師的情景:

到新閘太平寺,有人家借這裡辦喪事,樂工以為弔客來了,預備吹打起來,及見我們中間有一個和尚,而且問起的也是和尚,才知道誤會,說道,“他們都是佛教里的。”

寺役去通報時,弘一法師從包袱里取出一件大袖,僧衣來(他平時穿的,袖子與我們的長衫袖子一樣),恭而敬之地穿上身,眉字間異樣地靜穆。我是歡喜四處看望的,見寺役走進去的沿街的那個房間裡,有個軀體碩大的和尚剛洗了臉,背部略微佝著,我想這一定就是了。果然,弘一法師頭一個跨進去時,就對這位和尚屈膝拜伏,動作嚴謹且安詳,我心裡肅然,有些人以為弘一法師該是和尚里的浪漫派,看見這樣可知完全不對。

印光法師的皮膚呈褐色,肌理頗粗,一望而知是北方人;頭頂幾乎全禿,發光亮;腦額很闊;濃眉底下一雙眼睛這時雖不戴眼鏡,卻用戴了眼鏡從眼鏡上方射出眼光來的樣子看人,嘴唇略微皺癟,大概六十左右了,弘一法師與印光法師並肩而坐,正是絕好的對比,一個是水樣的秀美,飄逸,一個是山樣的渾樸,凝重。

弘一法師合掌懇請了,“幾位居士都歡喜佛法,有曾經看了禪宗的語錄的,今來見法師,請有所開示,慈悲,慈悲,”

對於這“慈悲,慈悲,”感到深長的趣味。

“嗯,看了語錄,看了什麼語錄?”印光法師的聲音帶有神秘味,我想這話里或者就藏著機鋒吧。沒有人答應。弘一法師就指石岑先生,說這位先生看了語錄的。

石岑先生因說也不專看哪幾種語錄,只曾從某先生研究過法相宗的義理。

這就開了印光法師的話源。他說學佛須要得實益,徒然嘴裡說說,作幾篇文字,沒有道理;他說人眼前最緊要的事情是了生死,生死不了,非常危險;他說某先生只說自己才對,別人念佛就是迷信,真不應該。他說來聲色有點兒嚴厲,間以呵喝。我想這觸動他舊有的忿忿了。雖然不很清楚佛家的“我執”“法執”的涵蘊是怎樣,恐怕這樣就有點兒近似。這使我未能滿意。

弘一法師再作第二次懇請,希望於儒說佛法會通之點給我們開示。

印光法師說二者本一致,無非教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等。不過儒家說這是人的天職,人若不守天職就沒有辦法。佛家用因果來說,那就深奧得多。行善就有福,行惡就吃苦。人誰願意吃苦呢?──他的話語很多,有零星的插話,有應驗的故事,從其間可以窺見他的信仰與歡喜。他顯然以傳道者自任,故遇有機緣不憚盡力宣傳;宣傳家必有所執持又有所排抵,他自也不免。弘一法師可不同,他似乎春原上一株小樹,毫不愧怍地欣欣向榮,卻沒有凌駕旁的卉木而上之的氣概。

在佛徒中,這位老人的地位崇高極了,從他的文抄里,見有許多的信徒懇求他的指示,仿佛他就是往生淨土的導引者。這想來由於他有根深的造詣,不過我們不清楚,但或者還有別一個原因。一般信徒覺得那個“佛”太渺遠了,雖然一心皈依,總不免感到空虛;而印光法師卻是眼睛看得見的,認他就是現世的“佛”,虔敬崇奉,親接謦[KAI] ,這才覺得著實,滿足了信仰的欲望。故可以說,印光法師乃是一般信徒用意想來裝塑成功的偶像。

弘一法師第三次“慈悲,慈悲”地懇求時,是說這裡有講經義的書,可讓居士們“請”幾部回去。這個“請”字又有特別的味道。

房間的右角里,袋釘作似的,線袋、平袋的書堆著不少:不禁想起外間紛紛飛散的那些宣傳品。由另一位和尚分派,我分到黃智海演述的《阿彌陀經白活解釋》,大圓居士說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口義》,李榮祥編的《印光法師嘉言錄》三種。中間《阿彌陀經白活解釋》最好,詳明之至。

於是弘一法師又屈膝拜伏,辭別。印光法師顛著頭,從不大敏捷的動作上顯露他的老態。待我們都辭別了走出房間,弘一法師伸兩手,鄭重而輕捷地把兩扇門拉上了。隨即脫下那件大袖的僧衣,就人家停放在寺門內的包車上,方正平帖地把它摺好包起來。

辭別印光法師,弘一法師就要回到江灣子愷先生的家裡,石岑先生、予同先生和葉聖陶先生就向他告別。

弘一法師一生與印光大師見面並不多,這次在上海太平寺的見面,有著特殊的意義。弘一大師帶去的都是文化界的人,他們的有的信佛,有的不信佛。一般社會對佛教的了解還是不夠的,這次見面經過葉聖陶先生的著名散文《兩法師》而傳誦一時,留下了佳話,也給知識分子了解佛教打開一扇小小的視窗。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