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報國閉關緣有在,弘化立社法無窮(72)


時間:2017/12/28 作者:淨山

印光大師想到香港隱居,身邊的法師如真達和尚、德森法師,上海淨業社的居士其實都不想大師離開,也多次挽留大師。大師生病,真達和尚及關絅之、沈惺叔、趙雲韶諸大居士都來看望,再次挽留。真達和尚說:“此去香港,路程遙遠,您老不慣於坐船,如果去,吹了海風,恐怕又得生病。”又說:“您老在浙江、江蘇、上海的信眾極多,如果離開,大家都會感到失望,就會感到失去了依靠。我看您還是就在江蘇、浙江一帶閉關,就算什麼事也不做,也能讓大家安心啊。”大家都覺得真達和尚說得有理。關居士也說: “師父您就留下來吧,閉關的地方我們來安排。”在大家的反覆挽留和勸說下,大師終於同意留下來就近閉關。

大師閉關前的心情怎么樣呢?他在給徐蔚如居士的信中說:“光於去臘病旬余,因茲取消香港之行。現病已復元,不日將往蘇州活埋。昨已將張慧擴為其女師昭所任之印書款一十元接到,今為彼一信,祈為轉致。錫周處,隨便見之,亦祈說之。所有閉關諸事,概由真達和尚及其徒明道師料理,不須掛念。光今年已滿七十,想亦不久人世,倘或數年不死,及大有所得,或可一出。否則畢此一生,當不復出,以免自誤誤人也。現今欲令一切人得益者,除提倡親職教育及因果報應,決無大效。佛法、世法欲令進化,均不出此二法。彼唯談玄妙、撥棄事修者,適足以增長著空之邪見耳,不唯無益,而又害之。”

真達和尚與關絅之、沈惺叔、趙雲韶等諸大居士商量安排大師閉關的地方,正好高鶴年居士辦義賑來到上海,大家一起商量,覺得蘇州穿心街的報國寺寺院不大,比較僻靜,是適合用來閉關的地方。大家委託高鶴年居士去蘇州一趟,勸報國寺現在的主人清禪法師把報國寺讓給大師閉關。經過作工作,清禪法師同意了。真達和尚於是派弘傘,明道二師,前往接管,花數千圓進行了整修。

報國寺原在文廟西,始建於宋鹹淳年間,名報國禪院。元至元二十二年由湖道肅政廉訪使捐贈重建,普照任住持,一時禪風甚盛。明初禪院錄開元寺,景泰天順年間僧志學請於朝廷改院為寺,遂成叢林。成化年間住持成釗大擴規模,殿宇、客寮、齋堂、庫房等計有數百間,占地47畝,成為巨剎。嘉靖萬曆年間東南擾亂,佛法漸衰,報國寺亦漸頹廢。萬曆末僧慧如苦行重興,茂林繼之,以慈悲心接物利人,以智慧力敷教弘化,專持阿彌陀佛名號,受法三千餘人,受戒萬餘人,飯僧數十萬人,是為報國寺最盛時期。

清鹹豐後,佛教復衰,至光緒末,僧楚泉見寺日趨衰敗,發心重興,特赴京請頒藏經。楚泉離寺後,江蘇巡撫程德全聽信幕僚謊話,言報國寺有寺無僧,遂將全寺沒收改建植園。楚泉請經回蘇,寺已易主,只得借地安藏以待機緣。民國二年程德全罷官閒居,研究佛學而生信心,深悔當初毀寺之舉,於是在民國十年出資購穿心街原中軍衙署,重建報國寺,但規模較小,僅四畝有餘,延請楚泉住持。

二月,報國寺修理完畢,諸位法師和居士送大師前往蘇州。郭介梅居士有送老人到報國寺閉關詩曰:“每從絮果證萍因、慧鏡光寒謝絕塵。淨域禪關參一指、仁山智水悟三身。椿松樹蔭靈岩曉、桃李花榮佛國春。世界挽回千萬劫、慈航引導出迷津。”大師的行李並不多,只有簡單的鋪蓋和幾箱經書,以及伴隨大師數十年的小木凳(作枕頭用)。

之前,淨業社諸位居士認為,大師人雖閉關,但法貴流通,於是稟明大師,擬在佛教淨業社成立流通部及贈書處。大師就命明道法師管理上百種經書的紙版和數萬冊尚未發出去的經書。明道法師與關絅之等居士擬訂流通辦法,分全贈、半價、照本三種。這種流通辦法,旨在弘法利生,與一般書店的營業謀利截然不同。各處需要印書都可與流通部接洽辦理。

三月,大師撰《佛教淨業社流通部序》。回顧流通善書、佛書概況:“光濫廁僧倫,已五十年,於世出世俱無所益。每念世道人心,愈趨愈下。擬流通善書,及淺近佛書,以期挽回。民國七年遂有《安士全書》之刻。以此書即世間因果,顯儒釋真理。智者觀之,直登覺岸。愚夫觀之,亦出迷途。至十年友人勸縮小排印,遍布全國。但以人微德薄,只募印五六萬部。自後陸續印者,亦達五六萬部。《印光文鈔》,亦印數萬。此外單本者,有十餘種,隨緣印施。黃涵之《彌陀白話注》,已印數萬。《心經》及《朝暮功課白話注》,當更為學佛者所樂觀。許止淨《觀音本跡頌》,已印八萬。《歷史感應統紀》,已印六萬。此書後來,當有數十百萬印行之事,實為挽回世道人心之一大根據。此各種書,均留紙板,或二三四付不等,以期後來續印耳。”敘佛教淨業社流通部緣起:“光老矣,欲滅蹤長隱,以待臨終。而王一亭、施省之、聶雲台、沈惺叔、關絅之、黃涵之等,與明道師商定,在淨業社內,設立流通部,安一二真心實行,自利利人之士,以料理印施等事。則源源相續,流通無已。除此板外,若有合機益世之書,亦當排印流通。”佛教淨業社流通部的贈書部分就是弘化社的前身。

四月,真達和尚、德森法師等恭送大師正式入關開始閉關。關房兩間,內為禮佛誦念經行之所,外為著述起居之所,有朝外的窗戶。大師在關房窗戶上貼的閉關啟中說:“虛度七十,來日無幾。如囚赴市,步步近死。謝絕一切,專修淨土。倘鑒愚誠,是真蓮友。釋印光謹白。”

起初大師本欲謝絕人事,閉關專修,但經不起諸弟子的追隨不捨,即在關中時常方便說法,接引弟子,因此弘化事業,比以前更為盛大,所謂足不出戶,而成教於天下。弘一大師謂之為弘化極盛之最後十年,即是指此而言。

而經書流通方面,到1931年春,佛教淨業社流通部業務擴大,於是宣布弘化社正式成立。同時,印光大師認為上流通經典有佛學書局、功德林、有正書局等多家,而蘇州卻一家也沒有,提議將弘化社遷到蘇州辦理,明道法師和諸大居士經過開會一致贊同,這樣弘化社就遷到了蘇州報國寺,在大師的指導下開展流通工作。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