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云:容容虛空志殷殷慈悲情(劉老師講座2017.12.13)


時間:2018/1/6 作者:蓮藏

前些天,小於因為偈頌選這件事,把他忙得焦頭爛額。我估計,可能最起碼半個月沒睡好覺。剛剛把那第一批到的偈頌選,八千冊發下去,可能就有點兒精神放鬆一點兒,就跑這面來了。來了也好,我想讓他放鬆放鬆、緩解緩解。可是他這個職業病啊,來了以後,他也不好好休息呀,又給我安排個新任務,讓我每天跟大家叨咕點什麼。

我說啥時候叨咕啊?因為道場的同修們,你們都知道,我最近在忙一個大材料。這個大材料呢,可能是屬於一個大工程吧,我估計這個材料寫完呢,應該是四十萬字左右。現在寫完了的,是將近二十八萬字,那就還有十二萬字還沒有寫出來。在你們的護持下,每天我是保證八個小時寫作時間。真是感恩大家!小於來,提這個要求,讓我每天給大家叨咕點兒什麼,沒有時間吶。我是早晨四點繞佛,這大家都知道,繞完佛五點,我回去就開寫,一直到下午四點鐘收工。中間,去了早晨吃飯的半個多小時,中午吃飯的這半個多小時。所以這一段時間呢,確實是時間也比較緊。

但是小於來了,我一看,他為了這個偈頌選做了那么大的貢獻,這次來,明顯地比一個月以前我見他那次瘦了。肯定是這件事真是把他忙壞了,我也挺心疼他。本來想讓他休息幾天,他又休息不了,我看這就是記者的職業病吧,他閒不住。來了就跟我商量,我也扛不住他的軟磨硬泡哇,那就叨咕點兒吧。給我安排的時間呢,就是早晨吃完飯,別的時候沒有時間。早晨吃完飯說,我就想,真會給我安排呀。那怎么辦呢?剛才吃完飯了,我就跟大家叨咕點兒吧。

今天早晨,小於子給我出一個題。因為我現在腦袋裡,全是我那個材料,我不裝別的事。我說小於,那你讓我講啥?你給我出個題吧。小於就說,你今天早晨就講講,念佛為什麼功夫不得力。

我一想,這個問題也問得好,因為在我接觸的佛友當中,很多人都提這個問題,為什麼念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佛了,功夫還不得力?這是一個普遍性的問題。所以我想,既然問了這個問題,我就把我的經歷、我的想法,跟大家就隨便叨咕叨咕吧。你們也別說什麼開示,我既不會開,又不會示,咱們就是閒聊。說聊家常呢,也不確切,咱們就說聊聊佛法和世法吧。

今天我就回答小於給我提的這個問題,你們大家也聽聽,可能會受到一點兒啟發的。

念佛功夫為什麼不得力?

我想,以前咱們說的,好像都是一個大帽兒,那個帽子底下沒人,沒啥抓撓。這回呢,我就想,咱們就說點實在的,為什麼不得力。我經歷的人和事,尤其一些老同修,我也替他們著急,這念佛功夫不得力,這問題一直沒解決,這也成就不了,也往生不了哇,解決不了脫離六道輪迴的問題呀。我也在思考和琢磨這個問題。我想,第一點原因啊,咱們就別說一二三四了,我說到哪就是到哪,因為咱們就是閒聊嘛。

一個原因,我想就是大家念不念佛?念佛。你要說他不念佛呢,真是有點冤枉。但是這個念佛念了這么多年,有的人,你從表面上看,你還覺得他念的不錯呀,可能他自己也覺得我念的不錯呀,我這么多年一直在念吶。那為什麼不得力呢?

我琢磨出來這么一個原因,就是口裡念佛,還在造業。

那有的同修不理解,說劉老師你怎么這么說呢?咱們在座的幾個同修可能也說,哎呀,這個沒聽明白,為什麼口裡念佛還在造業呢?

那我再往下說,你們能不能聽明白?就是他口裡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他心裡呢,想的不是阿彌陀佛。用我們老百姓的話說,心口不一。那你說,你這樣念佛,那功夫怎么能得力?

我給你打個比方,這個時候,就好像你原來這個業,是三塊磚頭兒摞在一起那么高吧,咱們就拿這個作比方,然後你現在想,反正念佛法門是可以帶業往生的,那我造點兒業,大業也好、小業也好,沒問題,到時候我都可以帶著。如果你聽老法師講經,你聽明白了,你就明白一點什麼呢?“只能帶舊業,不能帶新業。”那這個問題,因為你沒弄清楚,你就把造業不當回事,說那算啥事啊,你這么一想,真是耽誤了你的往生大事!影響了你念佛的功夫。你這么一想,你不斷地一邊口裡念著佛,一邊造著業,你現在造這個業就屬於新業。我剛才舉三塊舊磚頭,那是你的舊業,現在這三塊舊磚頭的舊業,你不但沒消,而且又增加了三塊新磚頭的新業。你想,你功夫能得力嗎?所以我看我周圍的同修,確實是存在這個問題,就是舊業沒消,又造了新業。你這么念,念一萬年,你功夫也不會得力的,你也往生不了。這是我看到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口裡念佛,心裡想別人的過。

還是心口不一,對不對?很多同修,你看他念佛的時候,你就從他表情、從他的眼神,我就發現,他嘴是在念佛,沒停著,但是他心裡絕對沒在念佛,想了一些這個不對、那個不對,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障礙。

另外,想那些拉拉雜雜、雜七雜八的事。你說在這種心念下面,你念佛能得力嗎?!這是一個。

第三個,你每天的惡念遠遠超過你的善念。

我們有很多時候,自己覺察不到,我那個念頭很善吶,不是惡的呀。實際你仔細琢磨琢磨,你的言行舉止,你出口就是業,不是惡業就是善業,而且是惡業遠遠多於善業。你說,在這種情況下,你那個念頭兒,不是念的善,是念的惡。咱們先別說念佛了,念頭不是念佛,嘴是在念佛。第三個心口不一吧。

你這樣,念佛功夫怎么能得力!

所以有些個事情吧,就是大家平時覺悟不到,隨口就來了。你給他提出來以後,他可能還覺得,我不是那么想的呀,我說的是真話呀、實話呀。就是你所謂的真話、實話,那個念頭,有的時候確實是惡的,但是你自己又認識不到。別人給你指出了,你又不太容易接受。那你說,你能長進嗎?能進步嗎?

還有,念佛功夫不得力的原因,很多很多。

比如說,有的同修說,念佛,究竟能不能去極樂世界?我究竟能不能去極樂世界?你這一疑,就是你念佛功夫不得力的一個大障礙。

還有的同修想,那西方極樂世界到底啥樣,到現在我也沒看著,我只是聽你們講,聽你們說,那是不是這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你看,這是第二個疑吧。

你懷疑。以前我曾經說過,我們現在沒有親證,這是事實,但是佛親證了,那佛說的你聽不聽啊?你信不信呢?因為佛是不打妄語的。如果你對佛說的你還懷疑,你說你念佛功夫怎么能長進?!

還有的同修說,我現在的生活滿不錯的,西方極樂世界我還沒看著啥樣,也沒有個比較,我現在這個日子就挺好了,挺滿足了,那極樂世界我去也行,不去也行。你要是這個心念念佛,功夫肯定是不得力的。是不是啊?

因為你沒有那么堅定的信念,沒有那么堅定的願力。信堅、願大,那得發大願,不是一般的小願。有的同修輕描淡寫地說,我願意去極樂世界。就這樣的願,是不行的,必須得發離娑婆去極樂的大願,你才能把那句佛號提起來。

剛才我跟大家說,我最近寫個材料。那你們是知道的,我這個材料確實是一個比較巨大的工程。現在大約是一個半月了,我每天是平均八個小時的寫作時間,這你們都在跟前親眼看著的。我非常感恩你們對我的護持!如果沒有你們的護持,這個材料我肯定完不成,我哪來那么多時間吶。我一天八個小時、九個小時,那我老伴子怎么辦吶?現在你們把照顧老伴子的任務都承擔過去了,給我倒出時間來,讓我來完成這個比較艱巨的任務,所以我深深地感恩你們!

前幾天我跟你們說,我說我寫這個材料,你們老擔心累著我。寫這么大材料,一天八個小時,如果我說一點兒不累,好像不是太現實,但是確實在佛力加持下,我不感覺到累。你想,一天別說寫呀,就坐那坐八個小時,七十多歲的人了,可能也會感到有點疲勞吧。但是,我不跟你們說了嘛,這個佛力加持啊,他就是不可思議。你看,我給你們說這幾條。

第一條,很長一段時間,我眼睛像戴了一個霧蒙蒙的眼鏡似的。我同學的女兒是眼科的,她跟我說,她說劉姨,你可能有輕微的白內障。她建議我去醫院看看。我說不用看,念阿彌陀佛能念好。這是一個,這個已經是大概一年多的時間了吧。

第二個,也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可能因為我胳膊摔傷以後,我這個鋼板一直在裡面固定著,沒有取出去,是不是今年都快五年了,這個鋼板起了一些個副作用。我最近這一年來,寫東西的時候,手哆嗦。我寫出那個字,不是寫字,是畫字,都帶鋸牙齒的。這個事別人不太知道,除非常在我身邊的人,他們能發現。但是這次呢,我通過寫這個材料,這兩個問題都解決了。

我眼睛那層霧蒙蒙的東西沒有了,而且還不戴眼鏡,那么點兒的小字,我看不著的,我寫字是小的。一是習慣,二是為了節省稿紙。我有點兒小摳兒,這你們都知道。雖然你們告訴我,稿紙能夠供應得上,隨便使,但是我還是有點心疼,能節約點還是節約點吧。你看,寫了一個半月的這個材料,把眼睛那層霧蒙蒙的膜兒寫沒了。這個手呢,現在不能說一點不哆嗦,我如實地跟你們說,就是一開始寫頭幾行,最多半頁稿紙,手還是多少有點哆嗦的,那個字還是有點嘰勒拐彎的,但是後半頁以後,逐漸恢復正常了。你看這不就是一個大進步嘛。

所以說,好好念佛,真是把心用在道上,那個佛力加持真是不可思議的。

還有,昨天有同修跟我說,說老師呀,你剛來的時候,你跟我們說話的時候,你自己可能不注意,有些時候,你那個頭是晃的。我說這個我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呢?我自己感覺不出來,但是就在我跟同修們交流的時候,那個光碟,我自己看出來了。有時候,我一看,我怎么晃腦袋呢?我自己都挺納悶兒的。後來我自己注意,我體會到了,尤其是照顧我老伴子那三年多的時間,可能有點疲勞過度,所以頭就有點晃蕩。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這次寫這個材料一個半月,昨天這個同修說了,她說劉老師,你從寫這個材料到現在,你腦袋不晃了。啊,我說也可能是,我也沒發現我腦袋晃。

好多奇蹟吧,都是在你修行的路上,你不知不覺中可能它就出現了。這樣吧,越來越讓你信心堅定。

你說,這么大個材料,這么多的寫作量,這么大的年齡了,我就覺得,咱們實事求是,是不是?我畢竟不年輕了,如果要倒退二十年、三十年,那這個材料是不成問題的。七十多歲的人了,再過年,我就七十四歲了,這個精力體力還是有所下降的,我承認這個現實。但是我就想,有一天時間,我就為眾生服務一天。就這個信念,能支撐我,給我信心,給我力量。

所以我說,為什麼功夫不得力?你說功夫怎么能得力?你讓我跟你說點什麼絕招,我覺得我也沒什麼絕招。我就覺得,這個誠心,我就一心念佛,我今生一定要解決脫離六道輪迴問題,我一定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一定要親近阿彌陀佛,做阿彌陀佛的好學生,然後我把本領學到手,我再回到娑婆也好,還是哪一方,哪一方眾生的緣成熟了,需要我去,那我就去。就這么個想法,沒有什麼私心雜念。該怎么地了,我怎么地了。

把那個我去掉,念佛功夫會得力的。

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

就是說,一個修行人,你那個心量究竟應該有多大。有很多同修曾經問過我,說你那心怎么那么大呢?你那心能大到什麼份上?我就笑了,我告訴他們,我說,我覺得我的心,必須得和虛空法界一般大。如果不和虛空法界一般大,那虛空法界我就裝不進去。是不是啊?我必須得心量大,我才能裝虛空法界。實際這句話呢,看似好像一句玩笑話,實際不是玩笑話,真的是這樣。你心量多大,你的場,道場就多大,你度眾生可能就多。

在這裡,這個所說的度眾生啊,也不完全準確。有眾生可度嗎?沒有眾生可度。就看你怎么理解。這個問題,咱們聽經把它聽明白了,你就覺得,佛法怎么這么好!那個佛的智慧怎么這么大!無量無邊!你就覺得,我過去怎么不知道呢?真有點相見恨晚的那種感覺。

我給大家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我在這不是跟你們標榜。

因為我覺得,就是我們這個小道場,雖然人不多,我來這快半年了,隱隱約約我有點兒感覺,就是這個和呀,是太重要太重要了!沒有這個和,你想乾什麼事你都幹不成。

我吧,這么多年,可能也是我自己的脾氣秉性,我就看不得別人不和。我曾經對你們幾個說過,我說,我什麼要求都沒有,你說吃什麼呀,穿什麼呀,住在哪呀,什麼條件啊,這些對我來說,都一點兒關係沒有,無所謂。

我就一條要求,唯一的一條要求,就是我希望你們和。你們有一個人臉不高興,我心裡難過。

我就這一個要求。那天,我跟你們說的是笑話,也不是嚇唬你們。我說,如果有一天,你們幾個不和氣、鬧彆扭了,我會遠離你們的。我的願心啊,是這樣:凡是來到我身邊的人,都是和我有緣,而且很深的緣,可能都不是一生一世的緣,我是非常非常珍惜的。你們知不知道,能不能知道珍惜?所以我天天吃完飯閒聊吧,我幾乎都跟你們叨咕幾句。好像這一段時間說的這個內容,都沒離開這個“和”字。無論我是正面說,還是給你們講故事,那都是有用心的。你們都知道,我腦袋比較簡單,我不會使心眼兒。但是這段時間呢,我就琢磨,我用什麼辦法能把我的意思表達出去,讓大家聽得明白,讓我們這個小道場越來越和氣。我不是說咱們現在這個道場不和。

因為我特別想,能有一個六和敬的道場,給咱們的老法師看看,讓老人家放心。就是在這個世間,還有那么一個六和敬的道場。這也可能是我的妄心,也可能是我的野心,但是我一直沒有放棄這個念頭。我想,哪怕我們五個人、十個人,我們有一個六和敬的小道場,我覺得我再見師父的時候,我有話跟師父說,我說師父哇,您終於可以看到一個六和敬的道場了。我說,師父老人家會很開心的。是不是這樣?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的心,咱們好好做。

最近不是發生這樣一個事情嘛,就是網上有同修在批我、在罵我。這個事呢,實際我隱隱約約聽到過。因為什麼呢?我不懂網,我也不上網,我也不看網,所以網上的訊息,一般我是不知道的。可能這個訊息呢,有同修就比較看重,就用那個手機呀,就撥拉出來,給我看了。看完了以後,我就笑了,我現在如實告訴你們,我第一念是什麼。我第一念就想,我哪做錯了?惹這個同修生煩惱了。

我不是高抬自己,我現在不是菩薩,但是我想作菩薩。那想作菩薩,我就得學菩薩呀。不有那么一句話嘛,說“佛菩薩所在之處,不讓任何一個眾生生煩惱。”那你看,這個同修,她在網上批我、罵我,那肯定是我哪做得不好,讓她生煩惱了,我覺得我對不起她。所以我就認真地反思,我哪做錯了,我哪句話說錯了。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真沒反思出來。因為我和這個同修不認識,素不相識,又遠隔千里。我真是沒查出來。

後來我就想,今生沒查出來,我得查往生。我就想,那肯定往生,我們兩個之間有點兒什麼冤怨沒有解開,這一生碰著了,那他就罵你幾句、批你幾句,解解氣,那有什麼不得了的呢?因為過去生的事吧,我不知道,我沒有那么大本事,我也不知道過去生我倆有什麼恩恩怨怨。但是我有一顆真誠的心,我想在這一生,把我倆的冤怨給它了結了。因為什麼呢?她也學佛,我也學佛;她也要去極樂世界、親近阿彌陀佛,我也要去極樂世界、親近阿彌陀佛;她修的也是淨土法門,我修的也是淨土法門,好多都是一致的。我覺得我倆沒有什麼解不開的疙瘩。

所以,我就採取了一個辦法,什麼辦法呢?就是每天早晨,咱們不是四點鐘繞佛嘛,繞到五點結束以後,完了我回去寫東西嘛,就在繞佛的最後一圈是回向。所以我現在回向的內容就加了一項,專門給這個罵我的同修回向,我真是用一片真誠心給她回向的,不是虛情假意的。我就跟她說,我說,前生前世咱倆有啥冤怨我不知道,今生今世的,我還沒找著。不是我不誠心,我真心誠意在找。我希望今生把這個,不管是過去生的還是這一生的冤怨,咱們都把它了結了。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要學佛,都要作佛,別因為這個事,影響了你去作佛這個大事。是不是?還是作佛是大事嘛!你有啥冤、有啥氣,你就罵我幾頓,那都沒關係,你把氣消了,然後剎下心來好好念佛。將來我們去極樂世界,做同參道友,做阿彌陀佛好學生,你說那多好哇。

我是那樣想的,我要用一顆真誠的心、柔軟的心,哪怕是一塊堅冰,我覺得都可以把它融化,就看你是不是真心誠意在做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到現在為止,我給這個同修回向,可能是快到一個月了。不到一個月也差不多吧。從我看到這條訊息以後,第二天我就開始做這件事情。

所以我在這兒跟你們幾個說,說這個內容是什麼呢?如果說我從老法師那裡受益最大的,就是我學了老法師的大心量。如果說過去我的心量,假如用十來比,我那心量是二,我覺得我現在的心量可以達到五、六這樣子。基本上,心裡對任何人事物,那種恨,我是沒有,沒有那個心。以前呢,如果有點怨、有點氣,現在這個怨和氣,都沒有了。這個我自己也很坦誠地跟大家說,我覺得在擴大心量這方面,自從見了老法師,我一年一年在進步。

到現在呢,我剛才說這個同修批我、罵我嘛,批,批不倒,罵,也罵不倒。因為什麼呢?定力吧,是隨著你修學的基礎越來越牢固,和你的層次越來越提升,你的靈性越來越提高。它都是在增長的,它是正比例。是不是這樣的?你們考慮考慮我說的。

所以我說,如果你們問我,有什麼訣竅?我這個就是一個訣竅,我學了老法師的大心量,而且我把它用在日常生活當中了,真正我要把它落實。

如果是你們喜歡我,尊敬我,愛戴我,這么照顧我,這我心裡是非常明白的。我希望你們學我的大心量。我把老法師的那個學來了,然後我再用我的實際行動,去感染你們,你們也學學我那個大心量。

我在這跟你們說,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有點自吹自擂了。但是,我確實是想,咱們學佛,最起碼要把這個心量拓開,不能小肚雞腸的。就是罵我這個佛友,我得感謝她,是不是?感恩她,這句話是真心誠意的。因為啥呢?她最起碼給我一個警覺,你別覺得你出名了,你就有什麼資本了,你就驕傲自滿了。我一直在想,我絕不可生貢高我慢心。你看看這個同修,她罵我兩句,批我幾句,真讓我更加提高警覺了。是不是我在哪方面表現出不謙虛,表現出貢高我慢,或者無意之中對她有什麼傷害?如果是這樣,我一定要真心懺悔,向她賠禮道歉。

我知道我們兩個的這個怨也好、氣也好,肯定今生會了結的。因為不了結,去不了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我也希望我們的這位佛友,你聽了我這段話以後,你好好想一想,我說的有沒有道理?如果你比我年齡小,我就是你的老大姐。我估計,我比你年齡大的可能性大,因為我已經七十多歲了,你就把我當成一個老大姐,我把你當成一個小妹妹。再提高層次,我們是同參道友,不要用這種方式方法,這是我的一個想法。

再一個想法呢,就是我也知道,有的同修跟貼,也轉這方面的訊息。對於這個吧,我是這樣想的,大家還是要做和合的工作。我現在真不知道,因為我腦袋實在是簡單,我不知道跟貼的這些同修,和轉發這個訊息的同修,你們心裡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就是那樣想,就是有些個東西吧,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如果這個同修呢,假如這個事情,她做的有點欠缺的話,你們這樣就等於幫她倒忙了。你們應該勸解,是不?應該起化解矛盾的作用。這樣呢,讓這個同修,也儘快把心念轉過來,別生煩惱,好好念佛,這是正道。然後你們這么一轉呢,也可能助長了她的一種什麼想法吧,你看有人支持我,我就接著這么乾。

我現在的想法就是:我希望每一個同修,將來都去極樂世界作佛。因為我們這一生遇到這個機緣,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今天,小於給我出的這個題,讓我跟大家說說,念佛為什麼功夫不得力?我說了這么多,可能都和這個功夫不得力有關係。

你的精力、你的念頭、你的心,你制心在哪兒?

不制心一處嘛。那我呢?那可能你制心不在念佛這一處,你就制心在妄念那一處。你不是念佛,你就是念魔嘛,就這兩條路嘛。你們大家想想,念了這么多年佛,是不是這樣?所以我們要選擇一條正確的路,應該怎么做對,怎么做不對。是不是啊?

如果真是,剛才我說的,你們外面的同修,也看到這個訊息了,可能有的同修有點替我打抱不平,這個我也隱約聽到一點訊息。我勸這些同修,你看了你就看了,我勸你,你要是生煩惱,你可以不看。是不是啊?不看就不生煩惱了嘛。另外你就是看了,一不要生煩惱,二不要替我打抱不平。我倆之間的這個恩恩怨怨,別人是幫不上忙的。我要用我的行動去把這個冤怨解了,你們別幫我倒忙。我知道你們好心,就尋思,有人說劉老師那還了得。劉老師沒啥不可以說的,就是一個老太太嘛。你說我每天說的,每天做的,百分之百都對啊?不是那樣的。我記得跟在座的,道場的幾個同修說,我也是跟大家在說吧,我希望大家理解我的真心。有些個事情吧,你用這種方法化解不了,你換一種方法嘛。

我這兩天寫材料正好寫到一段,就是佛菩薩的智慧無量無邊。那我就想,智慧無量無邊,方法也無量無邊。用這種方法,對症不了,就像治病似的,這副藥不好使那咱再換一副藥嘛。你把方法換一換,改變改變,那不就解決了嘛。總有一個方法會對症的,就是這樣。

我們一定把心放在念佛上。因為我越寫這個材料我越覺得,無量壽經了不得!它不是一部普通的經。這一句佛號了不得!它不是一句普通的佛號。越寫感受越深。

我跟你們幾個說過嘛,我說我寫這個材料,第一個受益的人是誰?是我自己。那些天你們不說嘛,不到吃飯時間我不下樓。吃飯了,我一來一進屋,你們就說,哎呀,今天這滿面紅光啊,那個臉都像孩子臉似的,你怎么這么高興?我說我今天又去西方極樂世界旅遊去了,可好了,可美了,所以就那么高興。你看,我內心的喜悅和快樂,你們都能從我表面上行動上看出來。那說明我都高興到啥份上了!所以我現在才知道,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咱們現在還沒享受到全部呢,享受一點就樂得這個樣,我希望我能享受到的,你們各位也都能享受。念佛太好了!真是的。

我那些天寫那個材料,正好是那一段。一邊寫著,我就覺得,我就在西方極樂世界旅遊呢,活靈活現的,都在我的眼前。那種感覺,那種愉悅呀還是什麼,沒什麼名詞能形容得出來,反正就那種高興,你說這有多好。

咱們一天嘰嘰嘰、嘰嘰嘰地,你不對,我不對了。哎呀,我就覺得太無聊了。有時候,我也不敢說重了。我就想,人家說了,就你境界高,我沒到那境界呢。但是怎么辦呢?我還希望大家都提高境界。境界是可以提高的,這靈性可以提高的,咱們不能老站在一個境界上。是不是啊?

你比如說,我把山分三個段落。你在山根底下,你看到山根底下的那一片那個景色。當你爬到半山腰的時候,你再看,就和你在山根底下看的景色,就不一樣了。當你登到山尖的時候,哇!原來是這樣的。那你說,和你在半山腰上看的,又不一樣了。你老站在山根底下不動,不挪窩,那半山腰的景色,你都看不著。是不是啊?當你從半山腰登到了山頂,你就覺得,啊!這個風光才是真正美的,最圓滿,最究竟的。

那我用這個比喻啥?比喻佛法。那個頂尖的是誰啊?那頂尖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誰啊?是你的自性。你覺得我天天念阿彌陀佛,念得挺絮煩,念得挺累挺的。你知不知道?念阿彌陀佛是念你自己的自性,念你的自性佛。到時候,往生的時候,就是你把你的自性佛念出來,是你自性佛來接引你往生極樂世界,不是另外有一個別的佛。

我們學經如果沒學明白,就覺得,一天枯燥無味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我說我這回寫完這個大材料,昨天吧,我就跟刁居士說,我說“小刁,我告訴你啊,等我寫完這個材料之後,我就不搭理你了。我要念我的阿彌陀佛了,因為我知道這阿彌陀佛多么殊勝。”

我說“我可不跟你們閒聊了。”

她說“你現在也不咋搭理我了。”

我說“現在我也沒功夫哇,我一天寫作八個小時,我哪有功夫跟你閒聊哇。”

就是這樣,所以我就感受到時間這么寶貴,為什麼我們不把這寶貴的時間,用在念佛上?!當你一口氣來不了的時候,你啥都來不及了。

這個偈頌選出來了,你們看看我姐,老菩薩往生最後那個精彩鏡頭,那絕對是真實的。那誰能編得出來啊?最下面那個微笑的,那就是她最後一個鏡頭。真是這樣的。你們可能問劉老師,你為什麼信心那么堅定?從我姐往生之後,我就從來沒有異念,沒有動搖過。你就把我罵到啥份上了,我也自己心裡說:我姐就是觀音菩薩!她就是來給我示現的,我必須向我姐學習。將來我往生的時候,如果我現在吹牛,我說只能超過我姐,我不能次於我姐。我一定要把我姐沒表出來的法,眾生還沒看明白的法,我一定要把它表演得更圓滿、更究竟,讓大家再一次增長信心,這就是我的願心和念力。

我覺得,把心用在這個地方上,你每天都是喜悅的,不會愁眉苦臉的,你就看不著別人的缺點。我真是,我看不著別人的缺點。有時候我想:我怎么把我知道的這些,都告訴大家。因為我受益了,我想讓你們都受益,我一點也不保守。

你看看我跟大家交流的時候說的,那有的同修提醒我,這個不能說,那個不能說。我說不行,我不說我對不起這些佛友們。至於我說了,有多少人能理解,有多少人能接受,我說我現在不考慮這些,我不考慮我該不該說,我考慮的是我必須得說。那就是我不能把我知道的東西,帶到墳墓里去。是不是啊?那我上西方極樂世界了,我把一切我都帶走了,我對不起你們,我也對不起老法師對我的信任和委託。你們看是不是這樣?

如果你們聽了我這段話,對你們有所啟示,你們應該感激小於。是不是啊?他前些日子,真是很勞苦很操心,累夠嗆。

我之所以寫了那么一篇,給大家一封信,我就是為了讓他第二天好好發書。因為那天正好書到,我想第二天如果佛友再那么干擾,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把著他的身子。根本那八千冊書到了,眼瞅著發不下去。所以我就寫了那么一封信,沒有埋怨大家的意思,就是讓大家明了這個事實的真相。可能在這之前,我們沒說得那么明白那么透,是我們的一個欠缺。但是我沒想到小於子,又跟了一個懺悔。我尋思,我本來想給他節約時間,結果讓他倒是一宿寫出來。這回來告訴我,寫了一宿,抹著眼淚寫的。沒有一點怨氣,完全是懺悔,這是真誠的。

有些同修,可能沒有完全把他的懺悔看明白。只有我理解他的心。因為什麼?他懺悔有兩條。一條懺悔,這么好的一件事,我自己沒做好,沒做圓滿,覺得對不起大家。你說同修們這么喜歡這個偈頌本,遲遲就發不下去。實際具體情況我也說了,但是也不是太完全,就讓大家知道知道就行了。第二個懺悔是說,你看因為這個事我沒做好,把老師都驚動了。因為他知道我在寫這個大文章,他懺悔是這兩點。他絕對沒有說,有點小情緒呀,我委屈了,我不幹了。這個我知道,他一點沒有。

他現在的境界,可能我們同修們不一定能理解得到。昨天我表揚他幾句,我說,小於這幾年,六七年吧,可以說這個層次在噌噌地往上長。你們都不知道,小於原來的小心眼。我昨天跟你們說,你們都笑了嘛。我說七年前小於子那個小心眼,小到什麼程度呢?就是那個針,就咱們做活那個繡花針,還得挑那個最小的那個針,那針鼻兒,就那么大的小心眼。

我說你看現在,後來我們在座的,你們幾個,尤其刁居士都服氣了嘛。因為七八年前,是我們幾個在一起在廣州共修嘛,那個時候發生的事現在都歷歷在目。我跟小刁說,我說現在,七年以後的小於是這個層次,七年以後的你是這個層次。我說你得努力追了。真是這樣的。

所以,人的心念是可以拓開的。不是我就是小心眼,不是那樣的。你學佛學明白了。可能這些年小於吧,因為搞這個網站吶,尤其最近弄這個平台呀,反正就是我姐姐往生這些個東西,還有我寫的這些東西,他好像都爛熟於心了。所以你們看前面寫的那個緣起,那是小於寫的。可能你們幾個,都未必知道那是誰寫的。那天小刁不說嘛,這個寫得真挺好。昨天我說了,我說這個東西他入不了那個境界,他寫不出來這個東西。我當時看了以後我都說,我說這個東西我都寫不出來。真是這樣的。

他成天啊,我說,小於現在就是那個網、這個站、這個平台,就是他的命。哎呀,簡直是玩命了。所以我希望同修們,真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是不是啊?

一定要把心量拓得大大的,把那個心,定在念佛上。

我記得前幾年呢,我去長春般若寺,去拜見成剛老法師。那是我唯一見到他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他。老法師對我們有半個小時的開示,他那一次開示呢,我就聽明白了,他就說這個心。實際上,半個小時的開示,就說的這一個字——心。所以在從長春回哈爾濱的路上,就出了四句話嘛,說:

心是一個賊

時時要看好

一個不小心

賊就現形了

好像這個我說的不一定完全,就咱們偈頌選里有這個。我就想了,咱們能不能把這個心,給他看好了,他是佛;看不好,他就是一個賊。咱們讓佛現前,別讓那個賊現前。好不好?

你們幾個聽明白沒有?聽明白了,和自己對對號。如果我今天囉哩囉唆叨咕這么些,你們能聽進去一兩句,要聽十句八句那就更好了。要都聽明白了,我給你們點讚。好不好?

今天就說到這兒了。阿彌陀佛!謝謝你們幾位!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