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人間天:讀《地藏經》,預支輪迴苦,激發求生願!


時間:2018/8/2 作者:止盈

或許很多同修並不是十分清楚為什麼要讀《地藏經》,我也說過很多次,讀《地藏經》最重要的落腳點是:要藉由它開啟我們求生極樂的願念。

為什麼學佛者眾,成就者少?求生念佛者眾,往生者少?

每個時代的學佛人都前仆後繼的,不能說他們沒有決心,不能說他們學了假的佛法,不能說他們沒明白佛法奧義,不能說他們根性差,不能說他們不如我們!

或許我們比他們差出很多。

幾年前,某位同修正計畫去九華山的當口,招感了一位眾生,溝通之下發現這位眾生曾經是九華山非常辛苦的行腳僧,也就是苦行僧了,是頭陀行的。

佛陀住世時,對頭陀行給予了極高的評價,並對大眾說:我的法運能如此長,全靠迦葉的頭陀行,若世間還有一個比丘在做頭陀行,我的法運就不會滅。

溝通中,這位行腳僧說自己踏破了幾百雙芒鞋,這且是一個很大的功夫了,可見他走了非常多的路。但他很詫異地來問我們:為什麼我如此努力,還不能出輪迴呢?

前一段,有眾生來也問了同樣的問題。這裡我稱呼他為眾生是不太恭敬了,畢竟他在世時也是非常有名氣的僧人。

不能說別的,只能說修行的路太難太難,如果哪一個說這條路很簡單、很輕鬆、很愉快、很自在、很舒服、很順暢、很理所當然……,這個人一定是說假話。當我們真實踏上這條路,就會發現沒辦法回頭,沒辦法停止。因為學佛後發現我們沒有第二條路,只有一條,餘下的都是死路。

眾生以各種姿態出現在各個層面,他們有的可能在尋找解脫道路的過程中敗下陣來,有的可能還在努力尋找中,這就應了《法華經》火宅三車喻里的一句經文——其門狹窄!火宅很大,棟樑腐朽,但唯有一門,而且這個門還很狹窄。唯有一門就是僅僅有學佛的這道門可以出得了三界的火宅,而且很是狹窄,很不好走。

為什麼不好走?是因為歷代以來,走過的人就不多,所以門不需要很寬大。也只有在這樣一個狹窄的門裡走過的人,才能告訴我們沿途的風景。

所以那幾百雙芒鞋告訴我們什麼風景?那種修行的艱苦決絕,豈是當下你我能比的?

學淨土,理論上應該比實修簡單許多,但從成就者的比例上看,並不那么明顯。換而言之,就是淨土的優勢根本就沒發揮出來,還在按實修的老路走著淨土法門,只是用一句佛號的方法代替了其他的修行方法而已,換湯不換藥啊,比例又怎么可能更高更多呢?

學淨土,就要理解淨土到底是什麼。

淨土,可以帶業往生,門檻極低,可以接引眾生往生極樂,這是淨土的絕對優勢。

這點好在哪裡?

實修,你不紮實戒定慧根本出不了輪迴的,就算對當下修行有信心,沒到臨終一刻,終究也是要懸著這個心。

但走淨土,要求戒定慧必須如何了嗎?按阿彌陀佛十念必接的本願來看,就兩類人不能這樣接——誹謗和五逆,我們只要不去觸犯這兩類情況,就完全在阿彌陀佛十念必接的本願攝受下。

在此基礎上,並沒有其他戒定慧的要求,只是你願去、相信、樂往、最少十句佛號,這就足夠足夠了。

但就算這樣的要求,依然沒有把淨土法門的宏大開顯出來,問題出現在哪裡?

N年前,我就在思維這個問題,為什麼本可以非常宏大的淨土法門也走得憋屈吧啦、效果非常凹糟呢?

於是就深刨一句:什麼樣的願是符合往生極樂的願?什麼樣的信才能是滿足往生極樂的信呢?這一問,忽然理解了學淨土者多、往生者少的原因了——原來是往生根本的信願不對路啊!

我們都說“我要往生極樂”,那么為什麼要去?為什麼必須去?為什麼一定去?為什麼十分想去?若理由非常寡淡,也就沒有什麼有力的支撐。

所以往生願這一條上,就等於掛了一個假大空的願,而且我們還想以此願得生淨土!!

假是因為不真實,今天想起來了,我要往生,過五分鐘,一個電話、一個信息、一個微信、一個圖片,就把往生願丟一邊了。

這願,真嗎?

既然是真的,就不應該被抹殺、被淡忘、被衝擊、被覆蓋,所以我們的那個願心太假太假,沒有考試的時候幾分鐘都保持不了,來考試了,更是統統丟腦袋後面去了,我們能靠這樣的願得生極樂嗎?

如果這個問題不能清晰地認識到,我們學佛也必然會重蹈覆轍,這條路已經是血淚鋪陳了,我們還要再重蹈覆轍嗎?

或許有人覺得自己可以走得過去,但我不想,也不願意在這條路上多走一步!當時以極其恐懼的狀態在思維:若我沒有一個確切堅固的求生願,我晃悠一生臨終後,也極大可能是往生不了的,那么我千辛萬苦地學佛又是為了什麼呢?難道只是聽個故事,喝這一碗加水、加鹽、加味素的雞湯嗎?

抱歉,我不想喝雞湯!

我看了N年的雜誌,看著雞湯的祖宗隕滅的,我喝什麼雞湯?我學佛不是因為缺雞湯,不是因為要尋求雞湯效果。

最後找到了《地藏經》!在此之前也看過,但說實話看得不多,也獲得的不多。當以新的心態去思維、去看《地藏經》後,忽然發現它完美地滿足了我的要求!

很多人就會疑惑了:你學淨土念什麼《地藏經》呢?這幾乎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而市面上流行的主線是淨土以實修為主,拼著念佛的境界;要么就是完全求加持,一心倒靠皈命於佛。

相比於拼念佛境界,實修的痕跡太明顯了,以我這種定力,沒可能持續不斷地念佛,且還是凡夫俗子,還要吃飯拉屎,沒那么多時間用在念佛上,想一心不亂地修淨土,想以這樣零散的時間達到念佛一心不亂,恐怕也真得等到老的時候才合適。

而一心倒靠完全皈命,這個方法早些也聽過,不是什麼新鮮的方法,可是倒靠了、皈命了,餘下又要做什麼呢?最後還是要回到生活中,面對著生活的雜七雜八。皈命和倒靠,好像就成了一個非常恍惚飄渺的追求,即沒有一個清晰的目標,又沒有隨後要去長線落實的方案。

因此,這兩個方案和紮實求生願關係不大,換句話說,以此方法沒可能提升促成我願往生極樂的願念,這好像就等於走了淨土的一個邊緣路線。什麼路線才能一下就擊中目標,讓我們一下就切中求生極樂的願上,並能持續地提供動力、支撐我們往生願呢?《地藏經》完美地呈現了這些!

於是,我說!

《地藏經》提前支取了對娑婆、對輪迴、對因果、對無常、對惡道、對地獄的恐懼和痛苦!若我們能很好地讀《地藏經》就會發現:自己造作的罪業很多啊!

可能我們不知道過去生都做了什麼,但拿因果一對照,也就知道了,確實也沒幹什麼好事;這一生,還有很多惡跡斑斑的行為在記憶里。若以此宿業狀態和今生的惡行為憑證,死後去地獄喝茶絕對沒有任何阻礙,沒有任何理由不去的。

如果我們讀《地藏經》都能如此思維、如此落實、如此推演,何愁求生極樂的願念不堅固、不強烈、不持續呢?

正是因為我們當下沒受什麼大苦,所以求生的願輕飄飄、不紮實,風一吹就露出本來面目,是假掰掰的、極其矯情的一個想法。

現在不受苦,不代表以後也如現在啊。就像上學時,一萬米長跑都是我的活兒,現在莫說跑一萬米了,就是走也很辛苦了。所以老病死苦就逼迫如此,如刀懸在頭頂,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咔嚓落下來。

讀《地藏經》就是要讀到自己的業力對應什麼地獄?就是要把對應的地獄的各種苦、各種聲音、各種感受,紮實地看到、聽到、理解到。從此獲得一個逼迫和提前的預知,若不去極樂必當墮落地獄受苦。

可能如光目母一樣累墮大地獄,所受之苦窮劫難述,而我又能寄希望於誰,在身死後救拔於我呢?

真沒什麼希望,就只能自己努力。

想不去地獄,要么就消除所有的墮落地獄的業力。怎么算消,如何消得?就算這些都清晰準確,但又得猴年馬月做得完呢?

於是又要做好十善、避免十惡,這事對當下的我們來說,莫說做完全,就是堅持做都很難!這還僅是一個基礎,這路對我是行不通的,所以就必須果斷放下,這種靠自己努力出輪迴、消盡業力、拔出一切墮落地獄的業緣,這幾乎是憑個人能力無法完成的事情。

若我拔不出墮落地獄的業緣,就總有一個對應的地獄在腳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滑進去,接受VIP的待遇了。

這條路,雖然古人也在努力,但現在看來,以當下的我們而言是難如登天。

所以要念《地藏經》啊!

要好好地讀,好好地讀,要紮實地讀進去。

當我們想著要去做惡,心頭一緊,馬上意識到某地獄在向我招手,當下懺悔,當下停止,這就是《地藏經》的止惡防非作用了。

相比於做圓滿各種善和戒,以《地藏經》止惡防非的效果來敦促自己改惡,這更簡單,效果也更好些。

知道為什麼不能去做惡,總比稀里糊塗的去行善要好很多,要清晰明朗很多。

說這樣一大篇,就是要請大家記住一句話:

讀《地藏經》,是提前支取了輪迴的痛苦,以促成求生極樂的、紮實的願念!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