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蕅益大師記載的一個投胎轉世事件


時間:2018/12/3 作者:念佛拜佛

蕅益大師為一代淨土大德,與憨山、紫柏、蓮池並稱明代四大高僧。蕅益大師未出家時有一位善友,名叫黃洪江居士,他因為親身經歷一件投胎轉世的事實,因此發起學佛的心。這件事頗多轉折,又感人至深,所以蕅祖把它收在《見聞錄》。

姑蘇南濠街,有一人常作陰隸,每數日,輒往值班。鄰有一人語曰:“能帶我至陰間遊戲乎?”隸曰:“可。汝但靜臥室中,敕家人勿開戶,我當帶汝去,仍送汝回。”鄰人如命臥室中,隸即攝其魂同至府城隍廟前,囑令住石牌樓下相待,自乃持文書入中庭去。鄰人待久,生厭倦心,見一大車從西過東,載四娼女並二男子。中一娼女,原有舊情,以手招之,遂登車同去。隸出廟覓鄰人不見,轉問旁人,知登車去,乃回陽急至傅門外一居民家,見有新產小豬七頭,其一即鄰人也。以手擲之,豬斃而魂忽不見。次于田岸見大赤蛇仰臥,即知鄰人所變,乃打殺之,攝其魂歸房擲醒。因問曰:“汝同我游陰府,頗適 意乎?”答曰:“汝初置我於廟前石牌樓下,入廟經久不出。我方厭倦,幸舊識娼女邀我出傅門外,同至一舍,相與飲食歡樂。忽有人奪我食,打我項,我怒而出外,困而偃息。復聞人呼曰:‘赤蛇赤蛇!’以手攖我。我便驚醒,有何樂乎?”隸笑語其故。黃洪江親聞其事,乃發心學道(洪江亦予在家時善友)。

——摘自《蕅益大師見聞錄》

江蘇省蘇州的南濠街,有一個人常到陰曹地府去做差役。每隔幾天,他就要去值班。某日,有一位鄰居滿懷好奇地跟他請求說:“你去地府輪值時,能不能帶我一塊去遊逛?”差役答說:“可以!你只要靜靜地躺臥在房間,交代家人千萬不可開門,我就可以帶你一同前往,然後再送你回來。”

鄰人便照著陰差的話,閉門靜臥在房間內等候。陰差就攝取他的魂魄,一同來到縣府城隍廟前,叮囑他一定要在廟前石牌樓下等著,自己就拿著文書進入中庭里去了。這位鄰人在外面等得太久,開始厭倦不耐煩,這時湊巧看見有一輛大馬車從西向東跑過來,車上載著四個娼女和兩個男人。當中有一個娼女跟鄰人是老相好,就揮手招呼他,鄰人見狀馬上登車跟著一同走了。

陰差辦完公事,出了廟門,遍尋鄰人不著,趕緊轉問旁人,才知道他剛剛登上車子離開了。於是返回陽間,急忙趕往城牆門外的一家民宅,發現這戶人家的母豬剛產下七頭小豬,當中一隻正是那位鄰人來投胎的。陰差上前抓起一扔,小豬即刻斃命,可是魂魄卻忽然消失了。陰差又趕忙到處尋,在田岸邊見到一條偌大的赤蛇仰頭倒在那兒,心知那就是鄰人轉胎變成的。陰差上前又是一擊斃命,然後攝取魂魄返回鄰人的房間,往躺在臥室的鄰人身上一擲,鄰人終於醒過來了。

陰差探問他說:“你同我一起遨遊地府,玩得還滿意吧?”鄰人答說:“你把我放在城隍廟前的石牌樓下,你進去許久都還不出來。我正感厭倦不耐煩時,恰好遇見熟識的妓院姑娘,邀我一起到城門外一戶人家裡。大夥吃吃喝喝,正在歡暢快樂時,忽然有人奪走我的食物,又打我的脖子。我怒不可遏地沖向外頭,跑了一陣子,感到疲憊不堪,倒在地上休息,卻聽到有人喊著說:‘赤蛇!赤蛇!’接著就有人用手使力地將我扭絞,我便痛得醒過來了。這一趟折騰下來,哪有什麼快樂可言呢?”陰差望著鄰人失魂落魄的可憐模樣,不禁笑了起來,於是將當初如何攝取鄰人魂魄,後來又如何變豬變蛇,如何追回魂魄的驚駭情節,一五一十地道了出來。黃洪江居士親耳聽到這件事後,便發心學佛求出輪迴苦海。

你看,這位鄰人的魂魄懵然無知,順著染習,變形易貌,輪轉生死,絲毫作不得主。一念貪慾險成豬身,一念瞋心就化為赤蛇。在生死交關之際,這一念可不是生死關鍵嗎?人的念頭不外七情六慾,這當中又以“怒”與“欲”帶給人最多苦惱,因此孔聖人在《周易·損卦》中說:“君子以懲忿窒欲。”一位有道的君子必得損去忿怒和貪慾才能趨吉避凶,化險為夷。可憐世人於“忿、欲”大都習以為常,一任其煩惱動亂迷而不覺,擾得身心世界,不得安寧!這位鄰人因為出入娼館,染上色慾習氣,一見娼妓即尾隨而去,心靈不由自主,完全被習氣牽著走。所以佛陀悲心懇切地勸眾生說:淫心不除,塵不可出啊!黃洪江居士聽聞之後,懍於輪迴路上風險多,想到自身要如何走出這茫茫生死路呢?於是往佛法裡頭尋取出離的法子。

“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極樂”。若要當生遠離生死輪迴之苦,應當轉娑婆之愛,成極樂之願。留意現前一念,念起即覺,一有散心雜念即代以佛號淨念,這般功夫若用得上,自然“娑婆苦海風濤靜,穩泛樂邦紅藕舟”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