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圓寂復魂師地獄遊記(19)


時間:2012/5/24 作者:地水火風

圓寂復魂師地獄遊記(19)

圓寂復魂師地獄遊記(19)

另一處,我聽見一顆鮮血淋淋的頭顱發出金剛亥母的聲音。走近時,看見全人皮的帳篷,毒瘡皮的頂蓋,人屍的柱子,男女嬰孩的垂帷,腸子的鳳爪繩,黑蛇的牽繩,排骨小樁,毒瘡腿的柱子。帳篷里有一台三具屍體做成的墊子,上面坐著一個暗紅皮膚的瑜伽士,手拿鉞刀和盛血的顱器。我心生清淨的信心,頂禮、轉繞他,向他供養曼扎,請求他慈悲攝受。瑜伽士看著我哈哈大笑,說:“你不認識我嗎?我們曾經互為師徒。你不認識我了嗎?”說著他在我舌頭上放了一點腦血,又說:

無身意瑜伽士請聆聽

你若不知我是誰

我乃是佳納傑布

你莫征服外黑山之險

當征服內在愚痴黑山

你莫征服外白山之險

當征服內在嗔恨巨山

你莫征服外黃山之險

當征服內在貪慾巨山

色相美與醜陋之間有貪嗔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音聲悅與非悅之間有貪嗔的鬼神

嗅覺香與非香之間有貪嗔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食味甜與非甜之間有貪嗔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觸感柔與粗糙之間有貪嗔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在心續之間有凡識分別心的鬼神

險地污染意續之間有五毒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遍基阿奈耶識之間有愚痴的鬼神

若要征服險惡就征服貪嗔的鬼神

此征服和斷除險地之十一種方法

請無身意瑜伽士你銘記在心間

此時,嗔恨蛇頭獄卒和我慢虎頭獄卒圈起雙手,把我圍在其中。 我對他們唱:

南無上師

大悲佛子前祈禱

不顯虛空宮殿中

三世一切諸佛前

祈禱請求賜加持

回遮內外諸障礙

閻王獄卒你聽好

若你不知我是誰

我是獄相自解者

獲得諸佛之攝受

我是得悟音聲聞空的瑜伽士

對我來說音聲吵雜是假相

我是得悟心智明空的瑜伽士

對我來說煩惱諸相是假相

我是得悟自他無別的瑜伽士

對我來說閻王的出現是假相

願此歌能入你等閻王護法之耳

獄卒們說:“瑜伽士解脫中陰矣。”說罷便放了我。

我不見大悲佛子的身影,心裡有一絲不安。嗔恨蛇頭獄卒又來到我身邊,我說:“嗔恨蛇頭你聽我說,在中陰地界我的心散亂了,在懷疑中我的見地散亂了,在沉悶中我的禪定散亂了,在取捨中我的梵行散亂了,在顧慮中果報散亂了。”

嗔恨蛇頭說:“雖然散亂了,但還要靠你自己重新尋得。”

我又說:

南無上師

大悲佛子前祈禱

嗔恨蛇頭請聽好

我在敬信中找到上師

在心性中找到覺佛

在無明中找到智慧

在二執中找到無二

在三時中找到三身

這個散亂和獲證的十偈歌,蛇頭獄卒聽得很入耳,我也見到了許多淨相。這裡只略寫一二。

之後我來到閻羅法王的身邊,觀世音這樣對閻王說:“法王陛下,這個人從無始以來是我的眷屬,請你把他放回人間吧!”

閻王回答:“既然他是您無始以來的眷屬,那我就放了他。”轉身對我說:“善男子,你來自世間何處?”

我稟告閻王:“閻王陛下,請聽我稟告,我來自南瞻部洲,種姓“饒”,住在雅礱江右岸名叫‘饒龍’的地方。父系家族姓‘喀秋’,父親叫塔巴,母親叫香梅,有八個兄弟姐妹,我居中。我曾在章秋崗寺學習讀寫,認識心性是在中陰。”

閻王看了看文薄,說:“此人所說都是實話。”

獅頭獄卒照了善惡業鏡,也說:“啊,此人所言屬實,之前他的確在生活世間。”

我心想:真驚人,一切都如此明了。

閻羅法王又說:“善男子你上來。”

我走到閻王身邊坐下。閻王開口說:“善男子你聽我說,我給世間無法無善的人們帶一個死因不定的口信:有人死於母胎,有人剛生下就死,有人老死,有人死於利器,有人死於自殺,有人死於滾落的山石,有人在房屋和山洞坍塌時死去,有人被火燒死,有人被食物噎死,有人死於惡疾,有人死於江河,有人死於曜星,有人被雷劈死,有人被猛獸獵食,有人病死……等等。請記住人的死因千奇百怪,不可思議。死期到來之時,釋迦摩尼佛親身駕臨也無可奈何;請來所有的僧人和笨波僧修持長壽儀軌,也不能挽留你不死去;藥師佛親自給你看病施藥,也沒有辦法挽留你不死;召集了舅兄父子,還是沒有辦法讓你不死。死期到時,上千鎧甲士兵攔不住,上千快馬也追不上。請把這些話轉達給世間無法無善象笨牛一樣的人們吧!”

我問閻王:“閻王陛下,既然沒有讓人不死的辦法,那么,有沒有讓人不入惡趣的辦法呢?”

閻王回答:“有不入惡趣的辦法,那就是一心一意把希望託付給三寶和佛法,精進修持佛法。獲證佛果的辦法很多,比如可以用財產上供三寶,下施貧窮,從而證得佛果;或者以清淨的發心證佛;或者以念誦抄閱佛經證佛;或者印造佛像小泥塔和水供證佛。”

閻王還說:“善男子,六字真言是百法當中的精髓,念百遍能淨身口意罪障,念千遍能淨十惡罪障,念萬遍能淨破損三昧耶罪障,念十萬遍,即使收取了須彌山那么多的信財,積下罪障,也可以清淨;念百萬遍,能淨五無間罪障;念一千萬遍,即使有人強迫,你也絕不入地獄;念一億遍,於自己和他人,一定能共同獲得佛果,毋庸置疑。”

閻王接著說:“善男子,你聽好!我再帶一個口信給世間的人們:

外看是上師,內看象強盜,對這樣的上師,殊勝上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大禪師們帶個口信:外看是禪師,內看像垃圾,對這樣的禪師,殊勝上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法相師帶個口信:外看是法師,內看像鸚鵡,對這樣的法師,殊勝法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僧人們帶個口信:外看是僧人,內看像俗人,對這樣的僧人,殊勝的僧人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施身師們帶個口信:外看是施身師,內看像花旦,對這樣的施身師,殊勝施身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密咒師門帶個口信:外看是密咒師,內看像藏獨囊,對這樣的密咒師,殊勝的密咒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官員帶個口信:外看是官員,內看像毒蛇,對這樣的官員,殊勝官員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小伙子們帶個口信:外看是小伙子,內看像餓狼,對這樣的小伙子,殊勝的小伙子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老嫗們帶個口信:外看是老嫗,內看像母狗,對這樣的老嫗,殊勝老嫗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女子們帶個口信:外看是女人,內看像女鬼,對這樣的女人,殊勝女人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富人們帶個口信:外看是富人,內看像餓鬼,對這樣的富人,殊勝富人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成就者們帶個口信:外看是成就者,內看像老騙子,對這樣的成就者,殊勝成就者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在家僧們帶個口信:外看是在家僧,內看像女魔,對這樣的在家僧者,殊勝的在家僧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現證空性者們帶個口信:外看是現證空性者,內看像公狗,對這樣的現證空性者,殊勝的現證空性者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離事者帶個口信:外看是離事者,內看像豺狼,對這樣的離事者,殊勝的離事者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怙主們帶個口信:外看是眾生的怙主,內看像敗類,對這樣的眾生怙主,殊勝的眾生怙主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指導師們帶個口信:外看是指導師,內看像固執的仙人,對這樣的指導師,殊勝指導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法師們帶個口信:外看是法師,內看像尋食的強盜,對這樣的引導師,殊勝法師們不必貶斥,只要你做到來見我時不必帶著羞愧而來就好;

我給世間的漁夫、養蜂的和養豬的人帶個口信:讓他們儘快來我這裡。叫世間的造箭、造弓的人和鐵匠們趕快來我這裡;叫世間的屠夫、燒炭者趕快來我這裡;叫世間的圓光師、圓光母和占卜師趕快來我這裡;叫世間的放咒師、放豬和種水田的人趕快來我這裡,善男子,我給你帶的所有口信,不要忘記,一定要記在心裡。”

又說:“未具三學處,雖然是上師也沒有意義,比如柱頭上的石塊;

不行慈悲事,雖然是禪師也沒有意義,比如老牛拴在柱子上;

不斷私心的藤,雖然是智者也沒有意義,比如滿腔傲慢的酒鬼;

不投財物於佛法,雖是富人也沒有意義,比如豬,積累了肉和脂肪,卻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缺乏清淨心的僧人,雖然身穿華麗的袈裟也沒有意義,比如河邊的黃鴨;

在世間的人們不懂得如何修法,好比四腳的旁生;不懂得修法,就算唇齒利落卻像啞巴;

墮入惡趣的痛苦,世間一日九次在火中焚燒是幸福的,在世間痛苦地生活一億年,也不如惡趣彈指間的痛苦。

善男子,你淨相中的本尊,你濁相中的地獄,你所見所聞,不要做任何增減、捏造和隱瞞,錄成文字很重要。”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