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陳大惠:賣身求享受最可恥


時間:2015/5/29 作者:清心

陳大惠:今天的很多年輕的女孩子,大家在那比賽,常常換男朋友,你離死就不遠了,絕對不是罵你,是警告你這是好話。現在沒幾個會說這種話,來勸你了,父母都不懂得,你看很多人她怎么樣呢?她到色情場所去賺錢,那不是說像剛才這個觀眾講的一樣,找三四十個男朋友,那到色情場所我們講,我們民間老話那是妓女,三陪女子,風塵女子,賺那種錢,自己的下場就更悲慘了。

這位觀眾也是我們今天中午剛剛認得,也是遼寧人,她學了傳統文化聽了論壇,也是希望通過她的經歷,來告訴更多的人不能夠走這條路,非常的痛苦悲慘,只有死路一條。那么這位觀眾她當初跟丈夫吵架,說了一句什麼話呢,你如果在外邊找情人,你找一個女子,我就找十個男的,說過這種話。女子講這種話太缺德了,她不懂得怎么做女子,這也不能怪她沒人教過,什麼人才會找十個男的,我們都知道風塵女子。說了這個話真的以後就做了這個事情了,我們下邊來採訪一下,當時是在髮廊裡邊做這種事情是吧?

宋洋:我離過婚以後,滿肚子的怨恨,我就想報復,把自己所有的積蓄拿出來去做整形。

陳大惠:做什麼?

宋洋:做整形。

陳大惠:我們大家可以通過大螢幕來看到這位觀眾她的外形,那么請問這個都是整形整出來的?

宋洋:對。鼻子也是假的,現在冷一些熱一些的時候,我特別痛,眼睛經常乾燥,然後都是切的眼袋,牙也是假的,現在吃飯不敢嚼,只能吞飯。還有隆胸,現在胸經常地痙攣,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承受了很多的痛苦。有的時候晚上睡覺壓了一下,也不舒服,特別的疼。

陳大惠:這些花了很多錢,是吧?

宋洋:我開發廊,沒做這種色情服務的時候,我是一剪子一剪子剪頭三塊錢,我家在農村剪頭三塊錢,然後攢了幾萬塊錢,我就把所有的積蓄拿出來去做整容。

陳大惠:就等於是做了一張假臉?

宋洋:對。

陳大惠:現在這個反作用力這個報應很明顯?

宋洋:對。

陳大惠:這個臉特別疼是吧?

宋洋:對。淚囊現在是堵塞的,一流淚的時候,有的時候流的就是那種黃色的膿水,鼻子就是熱也不行,冷也不行,味道刺激了也不行,這個假牙也不行,然後咬東西,水果我從來不敢吃。吃飯就是吞飯,不敢嚼,疼,特別疼。

陳大惠:吞飯就是不能夠嚼東西?

宋洋:對。

陳大惠:各位觀眾,我離這個老師比較近,我替大家看,她的這個臉根本看不出來任何整形的痕跡。很多人今天女孩子都羨慕,你這整得太好了,整容整得一點看不出來,看是看不出來,你受的那個罪你知道,太痛苦了。整形有多少年了?

宋洋:三十二歲那年做的,八年了。

陳大惠:這些年一直都是很痛苦的?

宋洋:前幾年還可以,現在越來越嚴重,病症全返上來了,而且這個鼻子現在有的時候稍碰一下,有的時候洗臉不相應的時候它就會錯位,就歪了,我還得給它又扶過來,這不是什麼好事。

陳大惠:整容之後,怎么會去做色情的行業?

宋洋:我就是想報復。你不是喜歡桑拿的小姐嗎?那我就做小姐給你看。你不喜歡我,有很多男人會喜歡我。其實我原來挺漂亮的,挺純樸的一個女孩,經過這次整容,我真的身心非常痛苦。在做手術的時候,就像上戰場一樣,那個鐵架子,弄的那種大鐵扣子把自己扣起來。當時打麻醉劑的時候,我就有些害怕了。他給我打麻藥以後我不知道,那個鐵扣子就跟……

陳大惠:上絞刑架一樣?

宋洋:對。整個腳都給你扣上了。

陳大惠:說明那個過程一定非常痛苦非常疼?

宋洋:對,特別疼。

陳大惠:我們大家看到了,在做手術的時候你很疼,做完手術之後你還是痛苦,而且會疼一輩子,大家想一想,錯了,人為什麼要破壞自己這個自然呢?這個是自然的,你破壞它幹嗎呢?破壞自然界,自然界會給你一個懲罰,會給你一個報應。我們再來問,做這個色情行業,做這種事情做了多長時間?

宋洋:一年零八個月。

陳大惠:一年半的時間。

宋洋:第一次是八個月,第二次是一年。

陳大惠:就是做這個行業,我們知道真是為人所不齒。這個還在其次,關鍵是什麼呢?關鍵是它的報應,它的反作用力,它的懲罰太重了。您給我們大家講講身體上受到了什麼樣的災難,縱慾?

宋洋:最開始的時候,八個月的時候,婦科病比較嚴重,到哪治也治不好,每次打消炎針的時候,我就二重感染。在我做桑拿的那個附近的小醫院,都不敢給我打,我二重感染以後,整個血管打上針以後,就是菌群失調,整個手臂和身體就呈現那種樹網狀的血管全都鼓起來了,醫生就害怕了,怕我死他家,然後就不給我打了。我也怕死,後來我就打那種菌群失調的針,特別特別貴,那一瓶就二百四。

陳大惠:一個是婦科病,大量地吃藥打針。我們聽到剛才講了,做小姐,風塵女子,在歌廳也好,髮廊也好,真的是你掙到的錢財都是凶財,那不是好來的,那個錢財最後都送到醫院去了,落不到你的手裡,不但是這樣,它附帶著凶災。你的身體會受到巨大的創傷,一個是婦科,還有一個是什麼?

宋洋:還有一個我在這期間掙的錢,都被一個男人騙去了,騙去了現金是十多萬,還有我的車。

陳大惠:我們看到,她賺到的錢怎么賺來的,自己的身體。女孩子用自己的身體去賺錢,我們講怎么會犯這么大的罪,走這么錯的路。她賺十萬塊錢不容易,最後怎么樣呢?你那個錢是怎么來的,騙人家男人的錢,最後怎么樣呢?通通被人騙走了,連車帶錢十萬多,被人騙走了。

宋洋:騙完以後這個時候,我病就幾乎不能動了。

陳大惠:還有什麼病,除了婦科病以外?

宋洋:最嚴重的就是腎積水。

陳大惠:腎積水?

宋洋:對,腎柱肥大,左腎比右腎大四乘三厘米?

陳大惠:左腎比右腎大?

宋洋:對。我在那拍磁共振的時候,所有醫院的那些醫師都出來了。每人拿了一個單子在那比比劃劃的,我就知道不好,因為別人在拍這個的時候,沒有那么多人去研究,我這個怎么那么多人在研究我,我就知道要出事了,因為我已經不能動了。當時我頸椎也不好,手經常地這樣顫,然後手麻,還有下身總是冰冷。夏天的時候,我還得穿褲子,血液不暢通,出現了這么樣的點狀的那種斑點紅白色的,整個下肢總是冰冷冰冷的。

陳大惠:那醫生最後說怎么辦呢?

宋洋:他說要換腎。

陳大惠:換腎?

宋洋:四十萬。

陳大惠:四十萬,那然後呢?

宋洋:我說我四百塊都沒有了。

陳大惠:四百塊錢都沒有了,然後那怎么活呢?腎不行可就麻煩了。不要難過,慢慢講,慢慢講不要難過。

宋洋:當時我身體不能動,整個脊柱回頭都回不了,我理髮也理不了了,我蹲下起來上廁所特別痛苦。每天早晨起來的時候,我總是從床上一點一點地爬到床邊,先把腳放下去,然後用這手支撐身體站起來,每天幾乎都是在爬著過日子。

陳大惠:我們大家聽到了,為了賺錢,為了享受,很多女孩子你看看她不用費力氣,出賣自己的肉體,你看看做這個皮肉生意,她就能夠賺到多少錢,很多女孩子都羨慕這個。一定要看看我們這個採訪,一定要看看這個光碟,她才明白,你不擔掙不到錢,你還得到一身的病,重病,災難。最後醫生怎么講,說如果不能換腎,這人怎么辦呢?

宋洋:就是等死了。

陳大惠:就是等死,那然後呢?

宋洋:我又回到理髮店,我自己的理髮店,我就坐在凳子上,用腳在地下咕嚕那樣理髮。這個時候,一個學習傳統文化的老師,她走到了身邊。這個時候我告訴大家,我查錢都查不明白了。人家拿五十塊錢剪頭髮,我找人家九十。

陳大惠:你是不是經常覺得自己這個腦子不好使?

宋洋:對,別人家能看見下水進沒有蓋,我看不到,我經常掉下去。

陳大惠:我們看到,這位老師她講的這些症狀就跟我們剛才匯報的是一樣的。她的腦脊液脊髓大量流失,最後怎么樣,最後就沒命了,多年輕三十多歲,就不行了,腎就要沒了,什麼原因呢?為了享受不勞而獲,能夠賺到一些錢,穿名牌吃得好,跟我們講為了這種生活,還有怨恨為了報復,然後怎么樣呢?每天去做這些事情,賺到這些錢,最後我們看到這個結果。我們再來問,學習了傳統文化,學習了真正的自然規律了,有什麼樣的變化改變了呢?

宋洋:自從學習傳統文化以後,我就從我自己身上改正,然後去幫助別人。在我做這個行業的時候,我打電話我說媽你上大連來玩,夏天了可以下海了,我媽說了一句話,我哭了一夜,她說你可讓我多活兩天吧。

陳大惠:她不能夠看到你病成這個樣子,那後來是怎么幫助其他別人呢?

宋洋:我就從大連報紙上去找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把髮廊每天掙的錢,就是除了我自己的生活費以外,我就去幫助那些貧困的人。

陳大惠:往外捐款是吧?

宋洋:對。

陳大惠:這是學了傳統文化之後,才明白的。要贖罪?

宋洋:是,贖罪。以前誰上我家要飯的時候,一個老人拄著個棍,他上我家要錢,我就給他兩毛錢,他扔給我他說,你自己留著寬綽寬綽吧,我就罵他,我說你這老不死的,你怎么不餓死。

陳大惠:學了傳統文化之後,幫助很多的人,也往外捐了很多的錢?

宋洋:對。我先去到人家,先把髮廊掙的錢,哪怕掙一百我晚上也上她家去,只要她能讓我上她家,我就上她家,然後我今天掙一百,我就留十塊,剩下的我就給他。或者是三天,攢個三天兩天的攢個三百二百的我就上她家去了,去了她一看,我還能給她帶錢,她有那種想法的時候,我就順便把弟子規介紹給她,然後我就跟她講。我說你看我現在我都能動了,你病也會好的。

陳大惠:就是到那些病人家裡去送錢?

宋洋:對。

陳大惠:不認識人家?

宋洋:不認識。

陳大惠:這些病人完全都是在報紙上找到的?

宋洋:對。

陳大惠:找到的這些病人也不認識人家,就到人家裡去送錢?

宋洋:對。

陳大惠:然後看他有了好印象,再給他傳統文化的光碟書籍?

宋洋:對。我就把你們那個唐山企業家論壇的那個碟子書籍我就給他們看,我花了四百多塊錢,買了那個小的機器,就是那個VCD,能看電視的,我怕他家裡頭沒有碟子沒有機器,我就帶著這個機器我就到處去,白天我就從報紙上聯繫,我白天在髮廊剪頭掙錢,晚上我就去帶著這個機器到人家去放碟。有的時候太晚了,我就在她家住,早晨起來再理髮,就陪她在那看這個碟子。

陳大惠:每天掙的錢,只給自己留十塊,剩下全部都給這些病人,也不認識人家?

宋洋:有的時候十塊都不到,我就買那一塊錢的富強掛麵。

陳大惠:就是贖罪?

宋洋:對。我們這掛麵我一天吃兩頓,我吃不飽我就喝麵條湯,我把這錢省出來去贖我的罪。

陳大惠:各位觀眾,我們採訪的最後,大家看到了,一場論壇一套弟子規,一套這個光碟書籍,真的是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讓過去這樣一個危害社會的風塵女子,她能夠回頭去救人,為什麼呢?人性本善,人都有人性,任何人連那些畜生它都有天性,它都無條件的愛自己的孩子,愛自己的父母。鱔魚媽媽的故事我們講了,烏鴉反哺的故事我們也給大家講,那是真的。動物,人,生命都有天性,他本善,所以我們真的是借著這個匯報,我們想告訴各位我們不要看不起那些風塵女子,不要嫌棄她們。她們也是糊塗沒人教她們,一有人教就變成了大善人了,就變成捨己為人的人了,這是真的。我們有的時候坐在台下,坐在電視機前看到,我們現在還不如她,真的。她自己過得這么苦,為什麼呢?她要贖罪她過去有罪,她無論如何要用這些錢來救人,不要難過。跟我們講講,現在身體怎么樣?

宋洋:現在我病全好了。腰也能動了,大家看到了,我都能鞠九十度的躬了。

陳大惠:在醫院醫生和醫藥的配合下,我們什麼病都能夠得到康復,你說我怎么什麼方法都用過了,醫院醫生醫藥都配合過了我怎么不好,你的心沒改,那是病根,那些東西真正要靠你的心改。為什麼呢?境隨心轉,相由心生。環境是由你的內心來決定的,所以這個身體怎么好的,怎么壞的你知道,你心壞了腎就壞了,心好了,慢慢在醫院的配合下,她就能好,這是真理。採訪最後請您給我們大家說幾句忠告,尤其是那些好吃懶做,好慕虛榮的女孩子?

宋洋:最後我奉勸還在桑拿酒吧,還有那些色情場所工作的女孩們,有沒有病只有你自己知道,不要隱瞞這個病,它會要你的命。我希望通過我的這次採訪,能讓大家把我的故事講給那些妓女們聽,讓她們回頭,讓她們為了天下的父母回頭。

陳大惠:在過去您有很多的這些女朋友,這些女孩子們都是做這個行業的,她們身體都有病是嗎?

宋洋:都有,每個人都有。

陳大惠:但是她們不去治或者治也治不好,而且還帶著病也要去賺這個錢?

宋洋:惡性的循環。

陳大惠:那就是不要命了,所以今天的人太瘋狂了,尤其年輕人太瘋狂了。我們剛才看到那個照片宮頸癌晚期,你不見這個你是不會害怕的,老認為弟子規傳統文化沒有用,錢才管用,等到你拿著錢得了絕症的時候,你才知道錢是沒用的。道德自然規律才能拯救你,採訪最後我們感恩這位老師,也祝福她一生平安。謝謝大家。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