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太虛度夏普陀山,印公贈詩欲玉成(24)


時間:2017/11/25 作者:淨山

宣統元年(1909年),年方二十一歲的太虛法師在南京楊仁山老居士舉辦的祗洹精舍就學,下半年祗洹精舍停辦,華山法師推薦他到普陀山法雨寺的法雨國小任教員,學生都是山中的小沙彌。太虛法師在山中住了半年,認識了法雨寺的住持了余和尚,也親近了年已五十歲的印光大師。太虛法師在《自傳》中記道:“下半年,普陀山國小因華山他去,薦我自代,我遂充當了化雨國小中半年的佛學教員。教的都是山中的小沙彌,無多興趣,同事的有教國文及普通科學的兩個教員。那半年,在普陀山於了余和尚及印光法師,略有親近的機會。”這是太虛法師第一次與印光大師相往還。

宣統二年(1910年),太虛法師在廣州宣揚佛教,因與革命黨人相往還,遭到清政府追捕。

宣統三年(1911年),太虛法師自廣州回到上海,轉往普陀山度夏,向了余和尚商定閉關的辦法及確定閉關的房子,住了十餘天。其間偕同豁宣法師訪印光大師於後寺(法雨寺)藏經閣,每每清談竟日,身意泰然。印光大師看了太虛法師的詩文,頗為讚許。太虛法師自傳記:“辛亥年夏天,我從粵回滬,在哈同花園住了幾天。烏目山僧宗仰,別號小隱,在園經印頻伽藏。又遇溫州僧白慧亦寓園,頗作詩唱和。至寧波,得詩友馮君木、章巨摩、穆穆齋等。轉赴普陀山度夏,印光法師閱我的詩文,深為讚許,和我的掩字韻以勖勉,每深談數小時不肯分手。從此,印光法師也與我有了較深的感情。”

這次太虛法師離開普陀山赴南京之前,給印光大師來信,大師回信說:

“昨聆手教,言欲往寧,若至中秋,或可再來。愚意座下學問文章,口碑載道,此行一去,必有挽令主講,推令出世者,紛沓相尋。再來白華,恐徒成憶想而已。光年雖未老,神體極衰,入息雖存,出息難保。縱令座下再來,其復瞻懿範,重讀佳作,未可預料。竊念現今世風澆薄,師友道喪。多從諂譽,不事箴規。致令上智遲入聖之期,下愚失日新之益。光本北陝鄙夫,質等沙石,每於良玉之前,橫肆粗厲之態,必欲令彼速成完器,為舉世珍。縱粉身碎骨,亦不暇顧。座下美玉無瑕,精金絕礦,何用箴規,豈陷諂譽。光之驢技,了無所施。然欲繼往開來,現身說法,俯應群機,引人入勝,似乎或有小補。因取座下答易實甫詩而敷衍之,用申昨日相緣而動,擇人而交之意。非曰吹毛求疵,實欲玉成完德。而語意醜拙,有刺雅目。祈愍諒愚誠,相忘於文言之外,則幸甚幸甚。”(《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一)

大師在信中既高度讚揚了太虛大師的資質,又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大師贈給太虛法師的兩首詩為:其一:“太虛大無邊,何物能相掩!白雲偶爾棲,當處便黮闇。吹以浩蕩風,畢竟了無點。庶可見近者,莫由騁駁貶。”其二:“太虛無形段,何處能著染? 紅塵驀地起,直下亡清湛。灑以滂沱雨,徹底盡收斂。方知從本來,原自無增減 。”

八月間,太虛法師回普陀的時候,帶了十餘件箱籠的經書回到普陀山閉關,到山準備了十餘天,大約在八月下旬進關。了余和尚特地請德高望重的印光大師來給他封關。因為五月間來普陀時,太虛法師的一些好友如昱山法師與志圓法師都在普陀閉關,同時聽了了余老和尚談昔年在太虛法師將閉關的屋中修念佛三昧的一段親證心境,這些都是他下定決心在普陀山閉關的外緣。太虛法師這次閉關果然成就了他的般若智慧,這是他以後分宗判教,掀動教海的本錢。閉關兩年多期間,印光大師時相過談,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雖然後來兩師弘法取向不同,甚或弟子輩有互相攻擊的情況,但太虛法師回顧說:“師與余相契之深,遠非後時起信諸緇素所了知。”

1940年,印光大師圓寂往生,太虛法師在重慶親自主持法會紀念。他在撰寫的《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塔銘》中高度讚揚了印光大師的德業:

“極樂往生一法,雖佛說多經,馬鳴龍樹無著世親諸師亦著於論,然至中國,弘揚始盛,蔚為大宗。唯佛教諸宗,在華各昌一時而浸衰,獨蓮宗遞代增盛,旁流及朝鮮日本安南,靡不承中國之統。波瀾轉壯,則濫觴廬山蓮社,博約其化於曇鸞道綽,善導永明又深其旨,至雲棲爰集大成,靈峰梵天紅螺益精卓,沿至清季民初,盡一生精力,荷擔斯法,解行雙絕者,則印光大師也。其語日:非極樂往生一法,九界眾生無以上極其覺,十方諸佛無以下盡其化,誠足網羅凡聖,俾小大顯密之教麟宗鳳,胥莫越此門,而平實之極,亦專自行教他以敦倫盡分念佛往生而已。師本由儒生入佛,歷游禪教而歸專淨業。適儒士被棄於民初歐化之際,故清季以來,曾讀儒書而被導入淨土法門者獨多也。余識師普陀後寺於宣統元年,繼此十年間,余每每居普陀前寺,與師往返普陀前後山甚頻,書偈贈答非一,近二十年始漸疏闊,師與余相契之深,遠非後時起信諸緇素所了知。師志行純篤,風致剛健,親其教覽其文者,輒感激威德力之強,默然折服,翕然崇仰,為蓮宗十三祖,洵獲其當也。康寄遙居士等,營師舍利塔於西安終南山塔寺溝,乞余銘之。大師之行業已詳紀略,乃敘蓮宗史要以為之銘曰:滿眾生覺,徹諸佛悲,淨土一法,獨能盡之。梵言雖廣,華土乃弘,廬山以降,遞代增榮。傳此法流,沿至清季,印師崛興,遂極奧致。純篤剛健,天下仰風,一塔永峙,華岳比崇。”

太虛大師撰寫的塔銘見證他和印光大師的友誼,對印光大師作中肯的評價。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