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印祖故事:《西方公據》重編訂,避免毀壞經像過(75)


時間:2018/1/8 作者:淨山

大師閉關之後,無法拒絕一切,因為很多書的校訂、鑑定和序言要大師來作。《重訂西方公據》就是其中一本重要的小冊子。

《西方公據》最早是產生於清代,是指導念佛的一個小冊子。按照清代彭際清居士在1792年撰寫的《重訂西方公據敘》介紹,這本小冊子是“吳門諸信士”編輯的,也就是蘇州一帶的念佛居士們編輯的,時間大約在1752年之前。流通四十餘年後,為了重刊新本,有人請彭居士校訂。彭居士說“予閱其書。所繪諸圖。誘掖之意頗勤。而於古德遺文。信手攈拾。都無倫次。其詞句亦間有謬誤。不可不正也。於是芟煩補闕。厘為七門。由淺及深。背小向大。庶乎淨土之指南矣。”

彭居士訂正之後,增加為二卷,題為《重訂西方公據》。計分起教大綱、淨業正因、淨課儀式、西方境觀、往生功行、蓮宗開示、往生現果等七章。其中之第四西方境觀有接引、見佛二圖,以助觀力,並以九蓮華標示九品往生之機類。第五往生功行,亦繪四蓮華,以記誦經、懺悔、作福、普度之行業。第六蓮宗開示,收善導之專雜二修說、臨終正念訣、永明之禪淨四料簡等十一條法語。第七往生現果分為集驗、書證二項,記錄作者當時的見聞。

“西方公據”的來歷跟蘇東坡居士有關,蘇東坡曾隨身佩帶阿彌陀佛畫像一軸,並說:“此軾往生公據也”。但是遺憾的是,蘇氏臨終時,友人提醒他生西公據,他自指胸口說“此處著不得力”,友人進一步勸他著力求生,他卻說“著力即差”而終。這是由於平素受執理廢事觀念的誤導,未曾用功,所以臨終不得力,乃至臨終尚未覺悟,未能投誠歸命阿彌陀佛。

《西方公據》的編輯就是為了平時信願念佛,著實用功以作為往生左券。印光大師在徐肇珩重刻的《西方公據》序言中開示:“昔人慾令同人,各修淨業。因輯經咒文說,及諸應驗,以為一書,名之為西方公據。公據者,即把柄,與左券之謂也。果能受持阿彌陀經,則知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依正莊嚴,種種功德。阿彌陀佛,現在說法。光壽無量,誓願洪深。諸上善人,俱會一處。皆以修此信願念佛之多善根福德因緣妙行而生。其有不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以期近則登不退地,遠則圓成佛道者乎。”

民國十九年(1930年),大師的老朋友真達和尚擬重訂《西方公據》,跟大師商量,不大用舊本的原文,重新編輯,凡《印光法師文鈔》中三皈五戒十善等都收錄進去。又請大師將三轉四諦法輪,略釋其義,有近二千字。又請大師專門撰寫《臨終三大要》,也有二千多字。都收入新編的《西方公據》。中秋日,大師撰《重訂西方公據》序言,指出原流通本存在的問題和新版《重訂西方公據》的內容。原流通本的問題是:“西方公據一書,流傳已久。其所採錄之言論,繁簡不一。有列彌陀經,往生咒於首者,亦有不列者。而其中列三聖像,九品蓮台,蓮中備圈,令人點以記數,則同。多有九品各蓮台,均畫一佛像者。此後則擇古今切要開示,及顯明事跡,以期閱者生決定信願,得以決定資此以往生耳。其用意抑何深厚而周到也。然以念滿,或沒後則燒,殊覺有毀壞經像之過。而一本利人好書,終必付之一燒,不徒暴殄天物,又復不能普利。若留以傳世,則點得烏黎巴皂,難起人之閱興。進退思之,殊難合適。”因此有必要重訂。

重訂本的內容是“首列經,咒,念佛儀。次列古今顯豁淺近各開示,而復注重於臨終助念一法,以期不至功將成而被無知眷屬破壞也。次列三皈,五戒,十善,四諦,四料簡各略釋,及佛號百頌,以期初發心者,略知意義。訂作一本,以為永遠傳閱之書。”

如何避免毀壞經書呢?重訂本“其九品圖記數之法,則另作一本,隨附正書,以備行者記數,及將來焚化。”為什麼要把《西方公據》正本與九品計數冊分開呢?大師給圓拙法師的書信中介紹:“友人慾重訂而廣印。光謂點完必燒,經佛亦隨之而燒。以點得烏黎巴皂,亦不好受持。因商其辦法,不刻經像,但列九品蓮台,並○以備記數。其訂正排印,皆光經理。”

這樣重訂本《西方公據》,內容更加充實,九品蓮台圖作為附冊單行,避免了毀壞經像之過,更方便念佛人了。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