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大圓滿網路淨土共修講堂“臨終關懷”專題交流節目


時間:2014/5/30 作者:學佛娃娃

交流主題:臨終關懷最基本的工作,就是了解病人的需求,並提供他必要的幫助,不論精神或物質。臨終病人經常會為一些未完成的事情焦慮,如果他不能完成心愿,就不可能全然地放下,所以要儘可能幫助他了結心事,使其內心清明、無掛無礙、寧靜安詳地離去。別忘了他是人,和正常人一樣,除了需要生理的舒適外,也需要心理的安撫,心愿的滿足。討論的問題:1、有必要尊重臨終者的權利和抉擇嗎?2、關懷者有必要開誠布公告知臨終者的病情並與之商討死亡、預辦後事嗎?拉夏希措師兄:主持師兄您好!隨喜您主持的功德!房間裡的師兄大家好!現在我把母親臨終時我們姊妹三個是怎樣念佛送我母親往生的經歷,和大家分享一下。只要你發心發願,阿彌陀佛一定會滿你的願,這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一件事。母親和我們姊妹三個都學佛,以前我們都是修淨土法門的,現在我們都皈依了上師而且都在學大圓滿法,我小妹妹是熱扎拉姆師兄,大妹妹是嘎旦措姆師兄。我母親是2009年臘月二十三那天患胃癌去世的,之前我就有個願望,想在母親臨終時給她念佛,助她往生,看到母親疼得厲害,我哭著跪在家裡的佛堂前,祈禱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我不求別的,只有一個願望,只要求母親臨終時能給我們時間,讓我們能念佛將媽媽送到極樂世界,這就是我最大心愿。我天天在佛前求阿彌陀佛,求觀世音菩薩,看到母親特別痛苦,我就跪在母親床前念誦大悲咒,念阿彌陀佛聖號,阿彌陀佛真的是滿眾生的願,不可思議。我媽媽是在醫院的病房去世的,最初我媽媽住的是六人病房,我想病房裡病友那么多,哪有時間給媽媽念佛啊!但奇蹟就這樣發生了,真的是不可思議。就在當天,大夫把我母親調到了三人病房,而且,她的兩位病友突然都要回家住,當時我也不知道母親會在半夜去世。母親病重時我們就商量過,如果媽媽不行了不管誰在跟前,都不要動她。那天晚上是妹妹熱扎拉姆守夜,我說如果咱媽晚上不行了,千萬不要動,要馬上給我打電話,如果搶救不過來,就不要找醫生,別折騰她了,讓她安詳地走。我們姐妹三個學佛多年了,都知道該如何處理媽媽的後事,所以給媽媽處理得真的特別好。我妹妹給我打電話時媽媽已經咽氣了,妹妹沒有動她,就開始念佛,我們趕到醫院之後就給她蓋上了往生被,然後我們就商量怎樣給媽媽念佛,我們三個人加上我的小弟弟,兩個人一班,輪流念,我的丈夫和妹夫們看到我們這么誠心的念佛,也加入了進來一起給媽媽念佛。我們從凌晨一點多開始念阿彌陀佛聖號,念到早上七點多,沒讓病房外聽到一點聲音。我們給媽媽助念的心,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我們是用心求阿彌陀佛快點把媽媽接走。已經念六個小時了,七點多了,接班的醫生就要來了,我們商量說不能打擾別的病友,我們開始處理媽媽的遺體,我給媽媽擦身體,媽媽的身體非常柔軟。我在她的額頭、心口撒上金剛明沙。我母親自己準備的衣服,也是按照出家人那樣做的。她走時也是我一件一件給她穿的衣服,我真的感恩阿彌陀佛。等把媽媽推出去的時候,大夫都很吃驚,媽媽已經去世了,怎么一點聲音也沒有呢?阿彌陀佛真的是滿眾生的願。正常情況下,要想在現在的醫院助念六個小時,幾乎是不可能的。病房肯定有其他病友,尤其是不信佛的,人家肯定有煩惱,而且那天晚上兩個病友都回家了,給了我們念佛的時間,就這樣把母親安詳地送走了。母親出殯的那天,我們也沒有大聲哭,一直在默默地給媽媽念佛,等媽媽出殯後,我們馬上給寺院打電話,給媽媽做了七天的佛事,我又發願給媽媽誦了49天的《地藏經》,前幾天清明節,妹妹嘎旦措姆師兄還夢到媽媽了,說媽媽在一個特別明亮的地方坐著,雙手合十在念佛,我真的感到很欣慰,我感覺媽媽也是很有福報的,她的三個女兒都在學佛,還知道如何處理老人的後事。我母親走得很安詳。實現我們的願望了,平時給母親吃的穿的,也是孝順,其實最大的孝順,是能讓她學佛修行,能安詳地往生,才是我們做兒女最大的願望。貢秋給扎師兄:非常隨喜師兄們,我覺得剛剛音頻的效果非常好,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因為我們身邊有很多眾生沒有學佛,所以我們學會了,會對他們有很大的幫助。我以前也幫忙送過幾個身邊臨終的人,但是我們也要根據具體情況去關懷和啟發他們。有個人是我的親戚,就是不信佛,怎么說也不聽,但是我發心,你臨終在時候我一定送你。他家人也都不信佛,但是他臨終的時候卻找我過去了,我過去幫他助念,念完之後他走得非常平靜,非常好。如果是信佛的人,就可以按照他的處境和病情,根據他的情況適當的開導他。現在我身邊有個師兄是肺癌,但是她一開始就一門心思地相信醫院。雖然她信佛,但不吃素,也不是太相信佛法。她花了很多錢,去醫院做了四五次化療,頭髮都掉沒了,醫生也跟她說沒有辦法了,回家吧。她還是不死心。她在身體已經到了最糟糕的時候,不能吃飯,不能動了,我去看她問她需不需要幫助,她說“有必要嗎?”我說“我們不能見死不救啊”,她的姑娘也跟我說:你現在就跟她說實話吧,把病情老老實實地告訴她,以前醫生也跟她說,像你這樣的人,早就該走了,怎么還活著呢?於是我就開導她,人生都是無常的,誰也避免不了,我們學佛的人,有上師三寶時刻關注著我們,我們把後事都安排好,這樣我們心無掛礙會走得好。然後我就找身邊的師兄一起給她念《地藏經》,一開始她坐不住,也不念,大家給她念了兩天之後,她的身體好了一些,她就能靠著跟大家一起念一點了,念到最後的一天,她說想哭,我說你就哭吧,我們需要誠心誠意的去懺悔,覺得對不起父母眾生,她覺得自己太愚痴了,傷害了眾生,太后悔了。她一心一意的懺悔,哭得不能言語。她這樣至誠的懺悔,冤親債主也就放過她了,再加上上師的加持,本來是臨終的人,上師三寶在她臨終的時候給了她一段時間,現在非常好,一直好好念佛。這次我回去給她打電話,好像變了一個人,說話非常有力氣,她說現在吃全素,非常高興,住在農村的哥哥家,每天念佛,她說自己做好準備了,隨時隨地準備走,,上師說壽命無常,隨時隨地都可能去世,就像圈裡的氂牛一樣,屠夫來了就要走了,我就希望阿彌陀佛來接引我,我就天天念佛了,我真的特別隨喜她,她現在確實心情特別穩定,非常好。但是我們要看臨終者的情況來決定,不能說病人接受不了,我們還硬說。最近我身邊有個亡者,是骨癌,家屬領她去醫院看病,醫生直接告訴她,她的病需要40多萬,治不好還要做截肢手術,做完以後時間也不長。她回家之後壓力特別大,也沒人特別關心她,她也不信佛,最後投井自殺了。本來挺好的人,挺能幹的,就這樣突然死了,所以我們對臨終病人的關懷非常重要,必須根據她的情況做。像我的師兄,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了,把後世都交待好了,一點也沒有掛礙,現在心情非常輕鬆自在,她像健康人一樣,非常好。所以,我覺得我們的臨終關懷對病人有很大作用,就看我們如何去做,只要按照佛法為他們做,也許還能救過來,只有佛法才能救度眾生,其他什麼都無法救度。慧藏金剛師兄:我今年三十歲,父母還沒到六十,關於臨終關懷話題交流,就先說說我吃素的原因吧。我姥姥是兩年前走的,在她頭七之後我就開始吃素了,我用吃素回向給她!上個月我大姨的婆婆去世,我那天剛好受持八關齋戒,他們都不信佛,如果我直接去參加葬禮講佛法,可能無法利益他們,但是我可以採用吃素、受持八關齋戒等等方式,在心裡默默的為他們祈禱。關於今天的第一個問題:要尊重臨終者的權利,我覺得不一定非要在病床上,等到臨終要咽氣了才尊重,上師說了人生是無常的,每時每刻都有可能是人生的最後時刻,我的父母沒到60歲,但是也有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還有我自己,也可能隨時會無常。我學大圓滿法有三個月了,今天是母親節,我送給母親的禮物,就是從我們大圓滿的淘寶店請的轉經輪。我覺得這是一個引導,一個鋪墊,不一定人死了,下了病危通知才開始做,這是補救措施,每天每時每刻,讓母親自己來引導自己面對無常。我學了大圓滿法,現在皈依證也收到了,法名慧藏金剛。跟上師學修之後,最大的改變就是每周六周日回家,媽媽跟我一起做早晚課,一起修大圓滿法。還有我爸爸,以前他不信佛,我跟媽媽吃素一年多了,他也不吃素,今年我爸爸也開始吃素了,我家在冰櫃都關了,全家人都吃素了。我父親現在開始跟我修淨土法,早上念《佛說阿彌陀經》,晚上念《極樂願文》,現在我跟著大恩上師達真堪布學修淨土與大圓滿法,帶著母親一起修大圓滿法,帶著父親一起修淨土法,這是我最大的快樂。第二個問題:關懷者有必要開誠布公告知臨終者的病情並與之商討死亡預辦後事嗎?上周末回家,吃晚飯後陪著爸爸媽媽去逛商場,剛好趕上大姨的婆婆往生這件事,聽到這事媽媽跟我說:她跟爸爸已經商量好了,將來死了之後,誰先沒了,骨灰就先放在骨灰盒中,等到兩個人都不在了,就把兩個人的骨灰合併,一起撒向大海。我當時沒有說什麼,但是心裡非常高興,他們已經看破了死亡。我回家的時候也會經常給他們講壽命無常,會給他們講上師的法語開示。我認為上師開示讓他們的變化最大,他們已經敢於面對死亡了。現在是老齡化社會,由於我不在家,他們每天接觸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都是一些老年人,我們住的單元樓,每戶人家都有人去世,父母從三十歲開始住在那裡,已經快三十年了,周圍的鄰居也換了一茬。那些朝夕相處的鄰居,曾經一起工作的同事都陸續去了,這對老人來說肯定是一個敏感的話題,通過接觸佛法,通過上師的開示,父母學會了勇敢面對死亡,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悉地海師兄:首先隨喜主持師兄主持的功德,隨喜房間這么多師兄精進學修的功德。關於臨終關懷,我的經驗也不太多,我特別感恩流通處為我們推出了往生系列產品。我跟大家分享下我的一位親戚在臨終的時候,用到往生被的殊勝情況,包括她通過上師的往生系列產品能夠安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她是我的舅媽,我的舅舅和舅媽都不信佛,生了好多年的病,我經常跟她說要多念佛,學習打坐,打通自己的經脈,但是也許因為習氣的牽引,她覺得需要營養,她改不了吃活物,她不相信佛法有這種力量能夠讓她減輕痛苦,這就是一個人的福分吧,她的福分沒有到。但是往往在人臨終之前,很多事情都會有不可思議的改變。我很早就預備了一套往生被,因為我知道舅媽的病情不好,在我舅媽已經到了病情不可逆轉的時候,有一次我就把往生被給她帶了過去,我跟我舅舅說:“我不知道這個往生被能不能讓舅媽的病情變好,但我知道,只要你們有信心,肯定能減輕她的痛苦。”我舅舅半信半疑地打開了往生系列,看到裡面的說明書白紙黑字的寫著,有很殊勝的效果,他說我們就試試吧。那時舅媽還沒有斷氣,就把往生被給蓋上了,當時她的疾病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但是讓她死亡的原因是因為呼吸窘迫,呼吸窘迫就是不能呼吸,是很痛苦的,她在沒有蓋上被子之前,她的臉是很猙獰的樣子,但是蓋上被子之後,不久就看著舅媽的臉色慢慢地開始變平和了。舅舅一看,果然是個好東西,就開始有信心了。當生起信心的時候,往生被殊勝的效果就顯現了。雖然舅媽最後還是因為這種病過世了,但是也特別殊勝。因為我們這邊有個習慣,人去世就會找臨終一條龍服務,當這些專門做臨終服務的人到了之後,一看到上師為我們準備的這個往生系列,他們就說:哎呦,你的這個往生被特別好,圖案特別精緻,做工也特別好。他還特別隨喜讚嘆那個金剛明沙,他們說現在金剛明沙是用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我以前也沒覺得有這么殊勝不可思議,覺得往生系列裡也沒有什麼東西,就是往生被看上去做工比較好,其它的真沒感覺到為什麼要值那么多錢,剛開始我自己都沒有什麼信心。當那個人說現在在內地,金剛明沙是用錢都買不到的東西,那時候我一下子感覺到我們太幸運了。其實再回過頭來,在臨終的時候,只要對亡者有利益,真的一點都不貴。我現在覺得,自己懂和不懂,真的有很大差別。在舅媽臨終的過程中,我也都提前囑咐過家人,千萬不要哭,能在病房能多放些時間就多放些時間,因為旁邊還有病人,我們也跟旁邊的病人溝通了,一方面我們自己在幫她助念,一方面把往生系列中的念佛機拿出來播放往生法,播放心咒,播放了好長時間,一點兒也沒有遇到違緣障礙。舅媽走的那天也是特別的神奇,不像呼吸窘迫的人走的時候臉特別猙獰,特別痛苦,那天我舅舅就對這個往生被特別有信心。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在最後一天,舅媽要火化的時候,被推出來讓大家瞻仰遺容,大家看到她都很驚訝,我從來沒有看到過舅媽這種美貌,真的不可思議,她生病大概有七八年了,身上一共開了五刀,她的腫瘤是長在後腹膜,每個傷口都很大,她真的很痛苦。但是她走的那天,面容就像天女下凡,根本看不出她是過世的人。我真的覺得上師的往生系列真的是太好了,而且在這個時候我們作為學佛修行人,一定要告訴自己的親屬,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能夠讓她安安靜靜地,很放心地去她該去的地方,對她是一種最大的利益。記得上師曾經開示過,如果到時候親屬很鬧,不配合,亡者會受干擾。如果她還眷戀家裡,就會變成王鬼,那樣對家裡人也不好。我們作為學佛人,要知道怎樣正確指導家人讓她安安心心地走,該跟她交代的事情,都跟她交代好,因為在中陰身的49天,我們肉眼看不到,他們有小神通,肯定能知道些事情。所以如果我們能讓她很平靜,很安詳地離開,無論對活著的人或是過世的人,都是很好,很殊勝的。日月子伊師兄: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感受。我在沒學佛之前有些現象想不明白,學佛之後,慢慢地學會了思考,逐漸明白了。如果你能按佛法開示的道理去做,對去世的人是非常有幫助的。該不該與快離世的人探討?我認為是有必要的,但也需要觀察,因人而異。佛法講一切唯心造。如果將去世的人歡喜接受,本著利益眾生的態度可以直接與之講;如果他不接受也不要強求,可以在中陰階段幫助念佛、求上師三寶超拔,也很殊勝。這一年多來,我明白了一些道理。我母親是98年去世的,她95年得的尿毒症。剛開始醫生說她還有6個月的生命。我們只給她做了一次透析,因為透析太遭罪了。我們兄弟姐妹們幾個商量了,不再給她透析,用中藥和針灸來給她治療,後來她多活了三年多才去世的。那時我們沒福報,沒聞到上師講的佛法。現在我有時回憶,那時候我弟弟給她照過一張照片,她在那裡打坐,旁邊放著一本有佛像的書。她有可能正在看那本書,她是否明白一些關於人生死的道理,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因為當時我們工作都很忙,所以也沒太在意這些。可是我確定我母親肯定是去了上三道。我為什麼這么說呢?因為我姐姐在市委上班,我媽媽在我弟弟家住,我哥哥、姐姐,還有我,每天輪流值班。在她生命的最後階段,我們晚上值班要給她打針,包括金剛道友旦桑措姆師兄——她是我應國家號召最後一批下鄉時相識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她也是成宿的跟我值班。儘管生病一定很痛苦,可是我幾乎沒看到我母親痛苦的樣子。她一直都很樂觀,我想她一定是怕我們擔心。在她去世的前一晚是我值班,我早上起來給她餵了一碗雞蛋羹並安慰幾句就去上班了。她白天一直很安靜地睡覺。我哥哥白天值班。上午10點鐘的時候,我姐姐給我打了個電話,她說竟然剛上班就困得趴在辦公室桌子上莫名其妙地睡了五分鐘,夢見母親被紅地毯托往天上。她讓我快回家看看。因為我工作的醫院離媽媽家只有五分鐘,也快到中午國,我想那就提前回去看看吧。回到家的時候,母親基本不省人事了。母親曾經說過,一定不要死在家裡,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也許是怕弟媳婦和孩子害怕吧。一直等到傍晚六點多鐘我才找到車送她到醫院。一到急診室她就咽氣了。不懂佛法真可怕、可惜、遺憾!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那個時候我們不學佛,也不知道菩薩可能也在加持,但是她的心肯定是安定的。實際上我們修行也是在修心,不管活著也好往生也好都一樣。雖然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但是她表現得特別平靜。她哪裡疼痛,哪裡不舒服,從來不跟我們說,非常安詳地躺在那裡。要是醒了,她就看著我們會意地微笑。這個印象永遠也不能磨滅。當給她餵些吃的東西,她不太說話,非常安靜。我想她的心是定的,那她肯定能生善道。非常遺憾,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不懂佛法,沒能給她做佛事。我姐姐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對我來說始終是個迷。從那以後我們經常會夢到一些現象。比方說,有一年在我媽媽過生日的前一個星期,我兒子說夢到姥姥的房子漏水了。那時候是冬天,北方很冷,我就跟我弟弟說,下周媽媽就過生日了,孩子說夢到姥姥的房子漏水了。我覺得很奇怪,讓他去看看。他就拿著水泥開車去了公墓。他回來後說因為山下沉了,墳墓真的是有點裂縫了,暫時修補了一下。第二年又去重修了公墓。我就覺得這個空間和另一個空間的靈魂確實是可以溝通的。這事真的很奇怪。令人欣慰的是我們網站公布月末開極樂法會有超拔一事,我就讓孩子為去世的五位親人們做超拔,餘下的錢做隨喜。感恩!現在我學佛一年多了,我經常在聽開示或交流時琢磨。就像第一個師兄講的,母親非常有福報,因為她有三個女兒懂佛法,在去世的時候能給她助念。可我們這一代人的孩子大多是獨生子女,孩子也不見得能懂這些事情。他們不反感我們學佛,我們就覺得挺滿意了。有時我們大聲放錄音希望他們能聽到、能接受或有指點,希望他們做個對社會有意義的善人就好。他們也沒有更多時間學,如果無常到了,孩子不見得能幫助我們多少。那我們最好能自救。我們現在學壽命無常。實際上有時候我也想這件事,一些中陰開示中講,人在臨終時,四大分離是很痛苦的,醫院的患者在臨終時都很遭罪的。雖然每天都在聽聞佛法,但在夢中卻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在學佛,因此要天天想,天天觀修,不能鬆勁。直至做夢時都知道自己在修學佛法。那個時候我們的神識知道往哪邊走,我們現在每天學的東西會引導我們往哪裡走。我想過等無常到來之際,水大分離,火大分離之時,文武百尊也好,你的根本上師也好,各種瑞兆的出現好像是瞬間的,那必須是我們修好了去等它,才有機會抓住吧?不是它等你。進入中陰身之後,本尊來了,阿彌陀佛來了,不是在那裡等你或招呼你很長時間,而是瞬間就過去了,像一道光一樣就過去了,你要抓住這個機會迎上去。如果你害怕了,沒有迎上去,就錯過了。我們在聽開示的時候,覺得這些都是瞬間而過的,寂靜本尊過了之後,就是忿怒本尊,這些都是你自心的顯現,你錯過了這些機會,就沒機會解脫,只能再投生了。我看過有關中陰身解脫介紹後,把相關的一些內容錄製了下來,希望經常聽,能在腦子裡留下印象。很希望這些中陰自救的內容能夠融入自己的相續中,臨終能自救,少給周圍的人添麻煩。我對周圍的人包括孩子沒有信心,過去孩子多,家長有病了輪流照顧,現在獨生子女工作又忙。因此每個佛弟子最好修學到能自救。希望自己盡力而為吧。巴嘎讓措師兄:時間也挺晚了,特別隨喜讚嘆前面幾位師兄,說得特別好。我學得不好,也沒有更多的分享,我就按照上師的開示,結合主持師兄準備的材料,重複一下這兩個問題。第一題,有必要尊重臨終的權利和抉擇嗎?從音頻中可以聽出,我們一定要尊重臨終者的權利和抉擇。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被重視的權利,雖然他們在體力上不支,但是他們的精神世界和正常人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在尊重他們權利的時候,在傾聽他們訴說的時候,他們會覺得我們是她(他)的知交,覺得非常欣慰,這樣心裡有什麼想法和要求,怎么對待臨終一系列的話題都能主動說出來,讓我們也能知道怎么去配合,這樣他們通過我們多方面的關懷,能夠安詳的有尊嚴的死。第二道題,臨終者的一些相關信息我們應該要告知本人。但是我們要有個善巧,不要一下子全告知,比如臨終者已經得了重大的疾病,如果馬上告訴他,你想結果會怎么樣?肯定是不行的,如果他的生命還有一個月的期限,我們也不知道臨終者什麼情況,就貿然告訴本人是不好的。我們要觀察一下臨終者的情緒,看他是否能接受,如果臨終者有較強的意志力,他還希望告知,要可以在。大多數人是希望告知的,這樣好有準備。要根據病人的情況善巧地說。剛剛主持師兄的提示非常好,告知病人臨終信息需要做好五個方面的工作,這是學習的重點,我們再回顧一下:時間:以病人為主導,通過傾聽他的心聲,通過他的說話,了解他需要知道什麼,有的病人他想知道病情,根據他的需要我們可以適當的說一下。我們最好不要先說話,多看病人的反映而定。地點:一般在隱秘性比較好,不被干擾,病人感覺舒適安全的環境中交談,讓病人感覺非常好,前方要有開闊的空間,讓他思考和遠眺,讓他感覺自然,放鬆,讓他有思考的空間,這樣是最理想的地點。人物:與病人交談時要讓病人有一種信任感和親善感,這樣比較好,病人容易接受。如何告知:我們的語氣要溫和,神情自然,心底要有慈悲親善的感覺,讓病人有一種被關懷的感覺。告知內容:不要全部告知,要根據病人的情況,儘量的以委婉的方式。上期的臨終關懷的內容中就有,臨終者即便是絕症,我們也要委婉的說,比如,可以告訴她病情比較嚴重,也許時日不多,如果你願意,我們大家也可以商量一下後事。這樣您就能完成您的心愿,沒有什麼遺憾,也會很安心,這樣就能安詳地暫時離開我們,期待我們在極樂世界見面!淨土班剛剛學完《壽命無常》,我覺得跟臨終關懷的欄目聯繫非常緊密,我記得在《壽命無常》(七)里上師開示說,凡夫是非常顛倒的,沒死的時候不怕死,真正死的時候又怕死,但是聖者和我們相反,活著的時候怕死,就先學習,有準備,學修好了,到臨終的時候,就是安詳自在地離去。我們學習臨終關懷的目的,就是要把錯誤的觀念轉變過來。我們有很多人避諱死亡,等到臨終再說;還有一種是很天真地看待,認為每個人都會死,認為死很正常,沒有什麼,死就死唄!可是真正到臨終時就會產生強烈的恐懼,後悔當初沒有好好學習。到那時候後悔也晚了,害怕也晚了,只能感受巨大的痛苦。如果想再次進入善三道都不容易了,去極樂世界就更沒有把握了。所以我們通過學習《壽命無常》,通過學習臨終關懷,我們要把佛理弄明白,我們要學習佛陀的教誨,徹底改變臨終與死亡的錯誤心態,然後在現實社會中去自利利他!這就是我們學修臨終關懷的目的,讓我們在臨終時能超越死亡,這樣就不會感受恐懼和痛苦,也就解脫了。這當然需要我們更精進地學修,因為在臨終之時能夠把握住是很不容易的。這需要我們首先通過學修四外加行,生起出離心,然後通過對四無量心的學修,生起真正無偽的菩提心,對無我和空性的智慧生起定解,這時我們才能上道,最後回歸當初,回歸自性,活在當下。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還很小,沒有學佛,很無知,從我學佛之後,我身邊也沒有這樣的對境。今天我觀修在時候在想,如果此刻我死了該怎么辦?我生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恐懼,這讓我很慚愧。第二念才想起佛法,這就證明佛法還沒有在我心中形成真實的定解,出離心還不具足,更不用說無偽的菩提心了,所以對我個人而言,現在還真的非常需要學習壽命無常和臨終關懷。上師的開示說,這是一種最殊勝的法,開示說得太對了。我自己學的不好,很慚愧,很懺悔自己的業障,目前自己的工作很忙,開示也沒有學好,希望在今後的日子裡,自己儘量地好好學修,在現實生活中磨練自己,把法融入相續,向大家學習。臨終關懷這個節目非常殊勝,義理也非常深刻,是我們學修壽命無常最好的方式,這也是最殊勝的修法,希望大家都重視起來,非常感恩為此默默奉獻的師兄們!非常感恩房間所有的師兄們!拉姆師兄:隨喜主持師兄主持的功德,隨喜前面師兄法供養的功德。這個節目對我們特別有利益。我們大家都沒有經歷過死亡,上師讓我們學“暇滿難得”、“壽命無常”,就是讓我們活著的時候做好準備,到時不懼怕死亡,自在往生,這是我們最終的目的。但是如何去幫助我們身邊的人擺脫死苦?這確實是個問題,是個空白。所以我覺得這個節目非常好!關臨終關懷很多細節的問題,是需要我們認真學習的。關於今天的第一個問題是:有必要尊重臨終者的權利和抉擇嗎?我覺得要看在什麼樣的時間段,是在昏迷的狀態還是在昏迷之前。我們學“暇滿難得”和“壽命無常”就是為了臨終不懼怕死亡,學佛首先就要學做人,就要利益眾生,從幫助我們身邊的有緣人做起。對於不學佛的人,臨終關懷這方面也是特別需要我們幫助的,需要通過我們的努力來填補這些空白。前面管理師兄給我們播了音頻,這個資料非常好,如果我們不了解病人對醫療、死亡、後世的一些想法和做法,如何去幫助他們呢?因此我們要鼓勵他們,儘可能讓他們表達對臨終和死亡的想法,這樣讓他們坦誠的披露心緒是很重要的,可以讓病人順利轉化心境,學會接受,學會面對死亡的降臨。我前兩天在微信里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法師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給生命最後的安祥》。臨終者是最痛苦的,特別是病苦,病苦過後即將走入死亡的痛苦。這篇文章是這樣說的:“人們關於臨終的認識普遍有很多的誤區,應該好好的普及,不要給親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這裡有個案例,一個遭遇車禍的22歲男性被送進了監護室,生命垂危,幾乎不能說話。然後,在長達三個小時的時間裡,醫院不允許家人進入病房看望這個隨時會告別人世的親人,在隨後的時間裡,也只允許一個親人每隔兩小時進去看望五分鐘。在漫長的等待中,沮喪的女友回家了,父母也抵不住身心疲憊睡著了,直到護士通知他們病人已身亡時才驚醒過來。由於痛惜沒能在最後時刻與親人見上一面,說上幾句告別的話,家屬的悲痛驟然升溫……其實我們學佛知道,他的神識還沒有走,在四十九天中陰期,我們還是可以以助念的方式跟他交流。其實他的死亡也留給家人一種遺憾,親人很悲傷。臨終病人往往在最後的日子裡,常常被動地接受這樣的“待遇”,過度治療。說到過度、極端的治療,使我想起了昨天姐姐叫我去吃飯,向我講述了一件姐夫單位的事:他們單位有個同事五十多歲,身體很健康,那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感覺不好,馬上就給兩個女兒打電話,到國家門口一下子就摔倒了,就不行了。他的兩個女兒也沒有辦法,就打了120,把他送到醫院。醫生說已經不行了,雖然給他上了呼吸機,但是只要取掉呼吸機,人馬上就停止呼吸。但是大家都覺得要儘量去搶救,但是用了兩三天的呼吸機,還是沒有醒過來,取掉呼吸機人馬上就死了。這種“極端治療”到底給瀕臨死亡的人帶來什麼心理慰藉呢?可以說沒有。話題還是回到這篇文章上來,文章說,生命最後的幾周、幾天、幾小時到底處於什麼狀態呢?一個人在臨近死亡的時候,體內會出現什麼變化呢?他們在想什麼?需要什麼?我們該做什麼,怎么做才能給生命以舒適、寧靜,甚至是美麗的終結呢?臨終期一般為10-14天(有時候可以短到24小時)。在這一階段,醫生的工作應該從“幫助病人恢復健康”轉向“減輕痛苦”。真的是這樣的,其實我也看到過這樣的案例,病人都不行了,還過度極端搶救治療,其實只會增加病人的痛苦,我覺得大家可以多了解臨終關懷基本常識,這樣會減輕病人很大的痛苦。臨終病人常處於脫水狀態,吞咽出現困難,周圍循環的血液量銳減,所以病人的皮膚又濕又冷,摸上去涼涼的。你不要以為病人是因為冷,需要加蓋被褥以保溫。相反,即使只給他們的手腳加蓋一點點重量的被褥,絕大多數臨終病人都會覺得太重,覺得無法忍受。呼吸衰竭使臨終病人喘氣困難,給予氧氣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但他們已失去了利用氧氣的能力,此時給他們供氧無法減輕這種“呼吸飢餓”。正確的做法是:打開窗戶和風扇,給病床周圍留出足夠的空間。我們還是要了解這些臨終關懷的內容,一會兒我把這篇文章發給大家,大家可以去論壇看一下,這都是我們需要了解的。我們在生活中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應該尊重臨終者的權利和選擇。在這個過程中,比如我家裡有老人,我的父母,我現在就在給他們灌輸一些東西,希望他們能念佛,明白很多正見,讓他們知道放下,放下世間的很多東西。七十歲的人,真正到了死時,佛法能帶給他們一些信心,平常就應該跟自己的父母多交流,讓他們明白生死,明白西方極樂世界,讓他們學佛。我參加過助念,也知道臨終人走了,神識是在的,也聽得懂,這個時候就要給他開示,讓他放下,特別是自己的親人。因為你知道哪些是他放不下的,讓他知道真正放下是對他好,走的時候也會很好。四十九天之內如果有這種福報讓師父給做超拔是最好的。按照上師的開示做,在四十九天內多做功德多回向給他們,多給他們開導,希望他們得到上師的救拔,看破放下一切。關於第二個問題,我們做這件事的時候也是需要善巧,人有生就有死,死亡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事實,我們就要跟病人說,讓他不要怕,沒關係的,人有生就有死,讓他明白這一點。說這個話題要把握好時機。比如我爸媽學佛,就可以直接跟他說。假如像我公公這樣不信佛的人,又懼怕死亡,直接跟他說恐怕他接受不了,所以就要善巧方便,讓他不要怕。我曾經在醫院這樣跟他說過:“爸爸,人有生就有死,如果有這樣的一天,你一定要聽我的。最起碼在中陰期,我一定能救你,因為我有上師,只要你聽我的,中陰期四十九天有很多機會。”因為我自己就為中陰身做過前七天的開導,中陰身一定能聽得懂我們說的話,感應特彆強,你只要用真誠心去做這件事,絕對會利益他們的!用真誠心開導,你會淚流滿面,當然這需要提高自己的學修,要多積累這方面的知識。通過修行,把自己的慈悲心修上來,真誠心修出來,不斷地修正自己,才能真正地幫助眾生,不然也是空話。主持人:我們的親人朋友不可能都是學佛的,怎樣幫助他們,讓他們在臨終的時候安祥地往生,這需要我們提前學習和實踐臨終關懷的內容,這樣我們才能勝任臨終關懷者,才能順利地幫助亡者安祥地往生,這是自利利他的善舉!我想肯定很多師兄都沒有接觸過怎么去幫助臨終的病人,怎么去疏導他們心裡的困惑,包括痛苦、孤獨、焦慮、憤怒、恐懼、擔心,剛才聽到的音頻中說:當人臨終時心理上出現了複雜的情緒時,我們要靜靜地聆聽,以關懷接納的態度,讓他感覺到被尊重,被了解,他們會把心裡的感覺和想法說出來,我們就可以及時的去疏導,去激發他們省思人生的意義!並善巧引導他們依靠阿彌陀佛的救度突破生死苦海。挖掘出他們的臨終遺囑,按照他們的遺願去幫助他們,使他們全然地放下,無掛無礙,寧靜安詳地離去。這是真正地尊重病人死亡之前的權利。學習臨終關懷對我們自己,對我們的親人和朋友都是非常有幫助的,關心生死的人才是真正珍惜人生的人,了解生死的人也是真正肯定自我的人!我們臨終關懷的話題,以後還有更多的內容與師兄們分享和交流,並且與師兄們一起來學習和成長!今天我們學修交流的時間到此結束,希望更多的師兄關注我們淨土班臨終關懷的話題,感恩上師加持淨土班開辦這個自利利他的交流話題,提前讓我們學會面對死亡,提前讓我們學習如何幫助臨終者安詳往生!最後我們一起來做回向: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過患敵生老病死猶波濤願度苦海諸有情。願把我們今天學修討論的一切福德功德,全部回向給大恩根本上師達真堪布仁波切,祈願大恩上師早日康復,法體安康,法輪常轉,長久住世,弘法利生事業廣大圓滿無礙!願所有的金剛道友道業日增,福德圓滿,菩提心永駐!祈願法界吉祥,眾生安樂。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