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揭秘生活中的因果:回家——父親學佛感應往生記


時間:2016/1/29 作者:清蓮

作者:心上蓮花群 小爐火

我的父親黃家培,於2014年12月2日凌晨,舍報往生。享年62歲。從臨終關懷,到助念,再到出殯,整個過程殊勝莊嚴,順利至極!種種瑞相,我們都深信他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之所以要把父親的事例寫出來,原因有四:一是末學想以親歷之事告知大家,末法時代,當深信佛法因果,求生淨土!二是我乃不孝女,寫出父親念佛往生的經歷,供養給大家,只為盡最後的一點孝道。三是想通過父親的往生事例,讓大家知道,往生極樂世界,信願行之重要。四是在對病人臨終關懷和舍報助念上,我們務必要懂得更多一些。否則,當死亡來臨,就真的只有手忙腳亂的份兒了。

回想他老人家這一生的一幕幕,真像是做了一場大夢啊!

一、因果不虛

評價父親的平生,不是我這個做女兒的有意不敬,而是想說明,父親的所感所受都是因果啊!

他老人家心胸窄,脾氣烈,好與人口舌之辯,常常因一言半語,就與人爭得臉紅耳赤,導致與鄰居不睦,經常是母親在背後跟鄰里調和。父親對金錢很執著,一毛錢都看得很重,輕易不與人有金錢來往,更別說主動助困了。還有,父親年輕時從不控制自己的食量,一個人可以喝下一大臉盆粥,還能同時再吃幾碗飯。他不喜體力勞動,家裡家外所有農活基本都是母親一個人扛著。

父親每天研究易理風水和日課,幫人算命看相畫符驅魔。他又死要面子,從不肯出街擺攤掙錢,我後來明白幸好沒有用算命來賺錢。我們童年的生活非常清苦,後來搬到鎮上,家裡幾乎沒有田地了,就靠著母親幫人做日活一天掙三五塊錢艱難度日。印象中的童年,我幾乎每天都餓肚子。但無論我們怎么苦,父親該吃吃,該睡睡,還犯過嚴重的邪淫。聽母親說,我夭折的那個妹妹三更半夜被送到醫院急救時,他在病房外的長椅上,居然能熟睡到大聲打呼嚕……

正因為這樣一天天地造業而不自知,父親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差,身患糖尿病、白內障、膽囊炎、腎結石、冠心病、心肌缺血等多種病痛,到後期發展成缺血性心臟衰竭,他的心臟肥大到幾乎占據胸腔三分之二的面積,醫生拿著CT讓我們看,說從來沒見過心臟肥大成這樣還能活著的。醫院早就宣判已無法治癒,讓我們隨時做好心理準備。父親看似如絲的生命,靠每天吃一大堆西藥維持,一吃就是將近20年。

在此期間,父親頻繁發病進出醫院,花錢無數。世人不願信因果,因果何曾饒過誰!從我父親的事例,我們真要時時刻刻觀照自己的內心和行為,看看自己的身口意是否在造業,時時嚴格要求自己……

直到父親自己也明了因果,皈依了三寶,痛定思痛,每天深刻懺悔自己所有的罪障,懇切求得冤親債主的原諒,才有了後來殊勝莊嚴的一幕幕!

二、得遇佛法

六年前,我們舉家搬進城裡,有幸跟慈悲大愛的鑫姨同住一棟樓,因兩個單元緊挨著,我們成了有來往的鄰居。大約一年多前,鑫姨最先接觸到柳師兄的部落格,加入了心上蓮花學佛群,結緣了《心上蓮花次第開》一書,鑫姨發心在貴港流通這本書來導人向善,於是第一個先想到了我。沒想到我一下就看進去了,一則則動人的因果故事,深深地刺著我的眼睛,狠戳著我的心。回想我這半生,我們家人的這一生,為什麼這么苦?細細追溯起來,都是有原因的!

柳師兄在書里告知,我們的命運是可以通過努力來改變的,那就是——學佛!“學佛”這個詞語瞬間印在了我的腦海里。倔強不服輸的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要立刻馬上改變自己的命運。當時的心情,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真像要沉溺於茫茫大海中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於是,我按照柳師兄書中推薦的,從讀誦《地藏經》開始!

首次讀誦《地藏經》那天,一翻開首頁,地藏王菩薩金光燦燦的金色之像便顯現在眼前,頓時心生歡喜,再細細端詳,這尊菩薩好慈悲啊。菩薩慈悲的眼神中,好像知道我們這些眾生正在經歷著苦難。我迫不及待地翻開經書正文,虔誠地誦讀起來,因為我太需要改變了,深信不疑,念誦到接近一半的時候,突然心中萬般滋味一股腦兒的全部升騰起來,化作無數淚水往外涌,就這樣從接觸《地藏經》開始,開啟了我的學佛旅程。

鑫姨說,光自己學佛還不行,要儘量去導人向善。學佛,尤其是要引導自己父母學佛,幫他們了脫生死,這才是真正的大孝,父母是家裡兩尊最大的活佛,自己做事不順有磨難,好好孝順父母才能讓自己福報增上!我又聽進去了。

於是,我也拿著《心上蓮花次第開》一書回去給父母看。平時父親一直都在做著一些道教的儀軌和讀誦道教的一些經典,道教的一些經典上也會念到阿彌陀佛,他初一、十五也都是堅持吃齋,幾十年如一日,如遇佛誕,也會跟我母親去放生,平時也禮佛,只是不懂自己所禮拜的是何方神聖?還一直以為自己信奉的是佛教呢!

父母一看《心上蓮花次第開》這本書,也是心生歡喜,豁然開朗,跟我的感覺如出一轍。再後來,在父母的影響下,妹妹也拿《心上蓮花次第開》這本書回去看,她也是如饑似渴地看,進而讀誦經典。在鑫姨指導下,他們明白了一些佛理,終於把道教和佛教的概念分清楚了。我們全家由此因緣,正式走上了學佛之路。

2013年6月19觀音誕之日,鑫姨帶著我們全家老小,到當地南山寺正式皈依了三寶!南無阿彌陀佛!我覺得經書中常見的幾句偈,最能表達我們對佛法的感受,那就是: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父母內心深處的一絲善良,陰差陽錯地做著的一些“好事”,這個善因,讓我們得遇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佛法,並能深信,這是多么大的福報啊。

三、打佛七消業

通過學習及鑫姨的不斷薰陶,我們懂得若要了脫生死,往生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就必須做到信願行具足。信是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願是願我此生之後,往生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行是持名念佛,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念念不休。

我們全家得遇佛法時,父親已病得很重。母親為了照顧他,精力幾乎耗盡。實際上大家的修行並不太精進。後來,父親再一次因為極度缺氧和血糖超高,住院半個多月。這一次,醫生宣判,他的情況只能一次比一次糟,不可能好轉,建議我們回家自行調養。

我們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因為在這十幾年中,已經住院過無數次,基本每次都是換湯不換藥。這次我們決定豁出去,把命交給佛菩薩。正在收拾行李時,也許是冥冥之中佛菩薩在加持,隔壁鄰床的一個阿姨剛好是化州南山寺的義工,她聽到父親放著念佛機念佛,就主動過來攀談,並建議我們去南山寺打佛七。

2014年3月18日,我帶著虛弱得走半步就得歇足半個小時的父親、還有母親、妹妹以及妹妹兩歲的兒子,徑直從醫院出發去了化州南山寺,參加了我們平生第一個佛七法會!在法會上,我們認識了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經歷著不同苦難的師兄們,聽他們分享著學佛的體會和念佛心得,整個佛七法會,是我們有生以來最歡喜的日子,我們知道了生命意義的所在,懂得了生命的最終歸屬,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才是我們真正的家園!

打佛七第五天下了晚課,父親上吐下泄,消業障很厲害。排出了滿滿一大臉盆黑黑的大便,他整個大肚子消瘦了一整圈。他自己描述說,他一輩子都沒拉過這么多大便,他整個人感覺身心輕盈,非常舒服。佛菩薩真是慈悲啊,只要眾生肯信,對佛菩薩有信心,就一定會得到感應。我們都信心大增,發願回家後開始斷掉一切醫藥,打算依靠佛菩薩的加持,能讓父親身體在不吃藥的情況下也能好轉,起碼不再繼續惡化。

回家後,鑫姨又給我們送來了她結緣到的大安法師的講經機,父母開始每天聽經念佛。鑫姨每天出門經過我家門口,不管有多么著急的事情要辦,都先踏進我家,跟我父母聊聊佛理,督促他們念佛,真的是非常慈悲。

四、懺悔發願

在家裡,父親又多次犯病,每次都是快要窒息過去時又挺了過來,如此隔三差五反覆幾十次,我們甚至給父親準備好了舍報後用到的一切物品。在鑫姨還有符師兄的開導下,父親發願,不管多嚴重,堅決不再去醫院住院做無謂的治療,也從此斷掉吸氧,隨時做好舍報準備。

此時,父親已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面如死灰。因為極度缺氧缺血,耳朵嘴唇都呈黑紫色,24小時不能平躺睡覺,只能坐著,實在困到不行,就眯一會兒。大家試想一下,一個正常人,若被這樣困著,不就是處在活生生的人間地獄嗎?不要說24小時,我們常人就算兩個小時坐著不能動、不能睡就已經非常難受了。鑫姨看到我爸這樣難受,就讓他抓緊時間懺悔,向累劫以來被他有意無意殺害和傷害過的一切眾生懺悔,還讓我們堅持吃素。

看到父親這般痛苦,我平時對他的一些抱怨也統統放了下來。我開始反思自己,找父親對我們的好。他雖然平時有那么多的習氣和缺點,可從來不曾打罵過我們。雖然沒掙多少錢,對外人很摳,可他從不亂花錢,平時有好吃的也總是先想到我們。雖然他對外人不友善,但我們若是在外受了委屈,他總是護著我們……想到這裡,心裡一陣心酸,我的眼淚就嘩嘩往下流。

因為平時我脾氣非常強硬,從不肯服輸,總是拿他沒掙錢讓我讀書,讓我從小受那么多苦等理由跟他對著幹。現在學佛了,想向父親懺悔,可我放不下面子啊。後來,鑫姨在地方群里跟我們分享了她帶領一家老小,在家公家婆面前磕頭懺悔的事情,我深受感動。父親病成這樣,我再不懺悔就真的來不及了。

後來,我也找了一個機會,放下自尊,撲嗵一下跪到父親面前,給他磕了三個頭,對他說,都是自己不好,自己不孝,怨恨他,經常在心裡罵他……現在我學佛了明白了因果,自己吃苦受苦都是自己的業力。我向父親懺悔,請求他的原諒。父親看到我這樣做之後,整個人非常喜悅和開心。我跟父親的關係也由此緩和了。後來聽我媽講,他對我媽說,他現在病重了深刻感受到了親人的愛和親情,就算即刻死去,也值得了!

過了一個月,由於心臟衰竭導致血液基本不循環,腎臟功能失調,整個身體水循環嚴重壞死,當初跟他一起住院的同病房病友,也是同樣的疾病,早就相繼死去。父親病成這樣仍活著真是奇蹟。

從2014年7月份開始,父親的肚子開始腹水,一天比一天大,再後來肚子已經大到快要撐破肚皮了,緊接著四肢大腿,乃至腳趾頭手指頭都腫脹起來,整個人就像一個被充滿了氣的氣球,一個細針輕微扎一下都有可能炸開的感覺。可他整個人神識非常清醒,也不見疼痛,就是缺氧時、不能睡覺及動彈不得讓他非常痛苦。又是慈悲大愛的鑫姨,請來了正力師兄,幫父親在家裡把肚子裡的腹水抽出來,一下子抽了十多斤又黃又腥臭的組織液出來。父親感覺好受了一些。

可是才抽了沒幾天,腹水又開始重新出現,肚子還是一樣大。鑫姨也開始著急了,她說這樣下去,就怕到最後人舍報後,腹水依然不退,要么從肛門直噴而出,要么腹水壓力將五臟六腑壓迫得七竅流血,因為已經有過類似個例了。

鑫姨提醒說,反正他的五臟六腑早就不工作了,實在不行就讓你父親學學祖師大德吧,深刻懺悔的同時,把飲食斷掉,只喝一點水,至少不讓腹水繼續增長。可我們實在不忍直說,因為他這個時候吃的東西已非常少。後來看父親如此痛苦,我也就忍不住跟父親明說了。沒想到他非常開明,不但立馬接受還發下大願,一定要在舍報前將腹水收起來。

就在父親發下大願的第四天,他的左右小腿就開始破裂,皮膚裂開了一個個小口,不斷有液體從開裂的傷口裡面滲出來,液體掛滿整個小腿,又腥又臭,連長褲都無法穿了。這時已經是2014年11月份了,天氣已經開始轉冷,我們只能把父親移坐到一個椅子上,之前一直是坐在床沿上的。母親買來尿不濕墊在他腳底下,還專門用塑膠袋接流下來的液體。

母親把塑膠袋里的液體稱量過,基本上每天最少都能接出來大約7~10斤,真是非常恐怖。就這樣過了三四天,我突然發現,父親的肚子好像變小了!這種事情還真是頭一次看到,臨床上都沒見過腹腔的水能夠通過肌肉組織流出來的,真是奇蹟啊!感恩諸佛菩薩!當你深信時,佛菩薩總是會善巧方便的幫助你。

父親更是高興得像個孩子,他說,一想到能去極樂世界,我就好開心好開心,佛菩薩真的是有求必應,知道我的所求。只要誠心念佛,一切都滿願。他更加堅定他能往生極樂世界的信心,他說他做夢都想去,因為鑫姨一直跟他講極樂世界有多么多么美好。

剛剛高興沒兩天,鬧心的事情又來了,腹水是通過小腿流出來了,可是小腿傷口經常這樣被長時間浸泡著也不行啊,肌肉會腐爛,甚至會長蛆啊。

為了緩解這種擔憂,我就跟父親聊天。聊著聊著,他平生第一次突然在我面前失聲痛哭,他說我好怕自己的腿變成馬蜂窩啊。我安慰父親說不會的,咱向祖師大德學習,你向佛菩薩表明你的決心,佛菩薩肯定會有求必應,你的腹水能退,不也是佛菩薩加持的嗎?

他一聽,就表示他一定要努力做到!說來奇怪,第二天,小腿流出的液體就開始變成清水,無色無味,跟前一天的又黃又腥完全不同。

就這樣,小腿一直不斷流清水,他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小,到完全斷食的第十天,他的肚子已恢復到正常人一般,手指、腳趾乃至大腿全部乾癟回去了,所有體內的腹水也全部流乾淨了,而且完全沒有異味。

這個時候,他已經是極度虛弱,聲音極度沙啞。因為他一直只能保持坐立的姿勢,他的整個大椎根本無力支撐起頭顱,所以一直只能深深低著。每次他想看一眼我們,都得費很大的勁兒才能抬起頭,但是支撐不了兩分鐘,頭又會彎曲下去,活生生就是一個認錯的孩子。

五、反覆消業

這個時候,父親念佛號只能採取金剛默念的方式,但是他神識依然非常清醒,我們開始擔心,父親神識這么清醒,一直舍報不了的話,就只會增加痛苦。後來鑫姨跟很多師兄都說,你們不需要想這些問題,佛菩薩自有安排。你父親是在娑婆受盡餓鬼地獄之苦呢,讓他在娑婆多念一天佛,多消一點兒業,多積一點兒往生資糧。你們不要生煩惱,他之所以神識清醒,是因精進念佛得到佛菩薩加持的。

我媽對父親叮囑道,舍報時一定要把你的爛腿弄好啊,不要讓師兄們助念時聞到不好的味道,還有到時候要把你的身體四肢都放柔軟啊,不然人家幫你穿衣服都不好穿呢。父親說,你們統統放心,我舍報之後,一定會滿屋清香、四肢柔軟的,我出殯那天也定會陽光明媚的!你們該忙什麼就忙去吧,不要打攪我念佛了。

父親一生雖然陋習多多,能在生前得遇佛法,並升起如此的大信心,實在是值得讚嘆和學習!最難得的是鑫姨一直是父母學佛念佛的監督者,她有時候忙到很晚才回家,路過我家門口,還會偷偷的在窗戶跟前偷聽下我父親是否真的在念佛,如果不念,第二天肯定要來我家說他。因此,父母一天天精進,我父親因為沒法睡覺,斷掉飲食那些天,基本上24小時都是在持名念佛。我們在他身邊陪伴,困得不行就睡過去了,每次醒來,都還聽到他喃喃的念佛聲。

父親一直不眠不休,不動,也拉不出小便。他跟我說,因為太痛苦,拼了命地求阿彌陀佛來接他走,又問我為什麼那么久都還沒來接他,他實在是太痛苦了。他還說昨晚睡夢中好像迷迷糊糊中有個聲音跟他說,他要被人打得身體全部溶溶爛爛,周身骨痛的時候,他才可以離開娑婆。

他說完這些話的第二天,他的腳開始嚴重疼痛起來,因為長期保持一個姿勢坐著,沒有任何運動,他兩個腳的筋骨早就粘連,完全伸不直了,只能一直保持彎曲的狀態,現在稍微動一下就會疼得眼淚飈出來。他越是疼痛,鑫姨就越是讓他加緊懺悔,把能想到的做過傷害過眾生的大小事情都馬上懺悔。他每次至誠向冤親債主懺悔的那個晚上就可以安靜的睡1~2個小時,而且時間非常精準,多一分鐘都不給他,會因自動缺氧難受的醒來。

斷食第十天時,他的神識有些昏沉,偶爾會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但是大部分時間依然清醒。就在這時,也是佛菩薩加持,阿蓮師兄和歐三師兄,突然來家裡,勸說他一定要搬到客廳來。我們將他搬到客廳,鋪好地毯,嘗試讓他平躺下來,一是看到他如此痛苦,真的想讓他能躺著睡一會兒,哪怕一會兒也好。二是為了方便助念的師兄能夠有更寬敞的地方幫他助念。三是客廳設有佛堂,供奉著很多佛菩薩的畫像,也希望父親能看到。誰知他躺下不到40秒鐘,馬上因為缺氧,又要我們幫助他坐起來,就這樣沒有一分鐘間斷地躺下,起來,躺下,起來……一天24小時不得消停。

我跟母親都睡在客廳沙發上,說是睡,其實哪裡能睡超過10分鐘。父親一直要求翻身,睡這邊不舒服,睡那邊也不舒服。每次剛躺下,他又要我們幫他變換翻身的姿勢,經過了接近36個小時,我和母親、妹妹三個人都筋疲力盡了。因為要彎著腰幫他翻身,我們幾個的腰酸痛得快直不起來了,一站起來就頭暈,眼睛根本睜不開。

此時,我和母親都開始心生煩惱,以為父親不懂得體諒我們,因為他這種病痛已經不可能靠翻身得到舒服的。我們主觀地認為,他完全可以多忍耐一下。到第二個晚上,我們實在扛不住了。每次父親叫的時候,我們就假裝聽不到,讓他再多躺幾分鐘,我們也多眯幾分鐘。父親一邊喊痛一邊說:為什麼我喊你們都沒有聽到啊? 怎么都不來幫我翻身啊,我痛啊!我有點兒生氣地對父親說:你為什麼要如此折磨我們,難道你都不懂得體諒一下你的老婆和小孩嗎?你到底還要我們還債到什麼時候,是不是要我立刻把我這身肉割下來還給你,你才肯放過我們?他一邊呻吟一邊說,我痛啊,痛啊!你們沒試過不知道啊。可他就算再痛苦,再受折磨,他始終不忘念佛,佛號真的是念念不休,就連讓我們翻身,他都說,幫我翻到面向著阿彌陀佛的那邊去。父親的信願行,實在是讓人讚嘆!

想想我當時真的是無知無明加大不孝啊!我真是下地獄都不為過!我怎么可以說出那么混賬的話語,我怎么能因為照顧父親吃一點點兒苦,就對他如此呵斥,講出這般大逆不道的話呢,何況他現在是臨命終之人?在這裡我要說的是,大家不要再犯跟我同樣的錯誤。我們再苦再累,都要好好善待自己的父母。我再次深深懺悔!

鑫姨告訴我,這是父親正在經受臨終前的地、火、風、水分離之痛苦,可是我們不懂啊。我後悔得腸子都青了。我們母女三人,都哭著跪在父親面前懺悔,求他原諒,並發願不管再累都儘量滿足他的一切要求!他一邊呻吟一邊說不怪我們,是他不好,連累我們這么苦,讓我們不要自責了。

父親臨終這最後幾天,他簡直就是生不如死,不斷呻吟不斷喊痛,可是神識又如此清醒。後來看父親實在太痛苦了,我們娘仨一起跪在阿彌陀佛三聖像前,不斷磕頭不斷痛哭,懇求阿彌陀佛快點兒來接他,讓他早日離苦得樂,往生極樂。

六、念佛舍報

就在父親斷食的第十四天,我們娘仨在阿彌陀佛面前兩次磕頭求接引父親後,父親開始不再要求我們每隔一分鐘就翻一次身,鑫姨來我們這裡念佛的時候,父親居然能躺下睡20多分鐘才要求我們翻一次身,最長的一次是30分鐘左右。不過父親還是會喊痛,只是不像以前那樣不斷大聲呻吟,而是深長的喘氣,有時候呼吸好像沒有了,好幾次我感到沒有動靜,以為他舍報了。觀察幾分鐘後,見他又開始念佛念出聲,還有就是他的手一直不由自主地劇烈抖動,我問他:老爸,你感覺怎么樣?你的手幹嘛一直抖,你需要我們做什麼嗎?他回答說:“還能感覺怎樣?就是感覺渾身發冷,從心底裡面冷出來,手抖不就是彈蹄咯(粵語danti,意思是動物臨終前蹄子不斷抖動一般),應該快走了,你們別吵,我要念佛!”他這時神識照樣清醒,只是不願意跟我們說話了,每次我們見他安靜了,鑫姨就大聲在他耳邊喊他名字,提醒他要提起正念,萬緣放下,好好念佛!

每次不管他多昏沉,他都大聲回應鑫姨:“知道了!念著呢,我要跟阿彌陀佛去,我要往生極樂世界!”後來鑫姨見我們一個個累得無精打采,怕等到父親真正舍報後,我們要助念24小時會吃不消,就提議說,是不是給老人家準備幾支杜冷丁或者嗎啡一類的止痛針?讓他好好睡一覺,減輕臨終痛苦,我們也可以養養神。後來我們商議說先把藥品買回來吧,至於打不打,到時候看情況再說。

鑫姨讓我回自己家住一晚,留我媽一個人照顧就行了。如果父親實在是痛,那就打針,天亮我再回來換我媽的班。因為後面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做,不能垮。所以我當天晚上就回自己家住了,當時時間是2014年12月1日。

說來也巧,我一個月前就定下了要在2014年12月2日這天,全店休業,帶領全體員工去化州南山寺打佛七。因為父親病重,我才決定自己不去了,留下來照顧他。就在2014年12月2日凌晨2點30分,我接到了母親電話,她說父親不行了,要我趕緊回來。等我趕回家,父親已經安詳舍報!時間是2014年12 月2日凌晨2點35分。後來聽母親說,根本不需要打針,父親當天晚上不吵也不鬧著要翻身了,只幫他翻了兩次身。

經過這些天的折騰,母親也著實累壞了,一閉眼就睡得很沉。突然間,一直播放著淨空法師念誦佛號的念佛機突然大聲地自動變成了念誦地藏王菩薩聖號的音樂,就像一個鬧鐘,一下子把她從熟睡中驚醒。她馬上看父親,他是側左臥睡,正在痛苦地大口喘氣,由於平時聽鑫姨講了人臨終的知識,我媽趕緊把被子蓋好給父親,再蓋上陀羅尼經被在最上面,然後不斷地喊父親的名字,叫他一定要提起正念,萬緣放下,一定要記得念佛,還讓父親跟著她一起念,母親還幫父親念了往生咒,最後父親的眼睛不斷轉向我媽這邊,在佛號聲中,他一直看著我媽,然後慢慢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我媽說,我爸到最後那一刻神識都是非常清醒的,她能深刻感覺到父親只是說不出話,動彈不得而已,她說的一切父親都懂。後來母親回憶說,那個念佛機真的神了,如若不是佛菩薩善巧安排,她怎么可能會醒來,怎么能發現得了父親將要舍報。細細想才又記起,鑫姨曾經讓父親在佛菩薩面前發願,一定要在有親人在身邊的情況下舍報。這點,父親又做到了。這不得不說又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七、助念往生

父親舍報時,我們小輩都沒有哭泣,母親也做到了。因為平時鑫姨跟我們說了很多臨終關懷的要點和禁忌,眷屬的哭泣極有可能會障礙亡者往生,所以我們都發願,一定要讓父親順利往生。本來母親還說要去廚房拿個瓷碗摔碎,表示家裡有人去世了。這是當地農村的習俗,被我制止了。

這裡想提示大家,既然學佛了,就一定要深信,不能有絲毫的懷疑,一定要按照佛法來如理如法進行,否則就不要說自己學佛。因為在臨終那一刻,亡者轉法界的關鍵一刻,極有可能會被我們一個愚蠢的行為所障礙。切記切記!

父親舍報時是凌晨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馬上給連日勞累的鑫姨打電話。鑫姨來後,立馬給父親做了簡單開示,讓我們開始助念,然後又即刻打電話給阿翠師兄,阿翠師兄又叫來了幾個老菩薩師兄。其中兩個師兄,一個牙痛,一個腳痛,忍住疼痛都要來幫父親助念,真是無比感恩!

到早晨六七點鐘的時候,天空突然下起雨來。我們從父親臨終一刻開始,一直幫他助念到早上10點鐘左右時,助念團的師兄便陸續來到我家為父親助念。雨越下越大,整個天空一片昏沉。但是來助念的師兄越來越多,因為不是周末,很多師兄要上班,有些能請假的也來了,有些一念就是一整天,肚子餓了就到小區外買個包子充飢後繼續助念,有些是回家吃了飯,又繼續來助念,來了一撥又一撥,整個客廳都坐滿了助念的師兄。

師兄們還幫忙把出殯專用的幢幡撐了起來,把整個助念現場布置得殊勝莊嚴,哪有半點兒死亡的氣氛。有些師兄以前不敢助念,來到現場後,恐懼全無,並發願以後要積極參加助念法會。父親居然能有這么多善緣,也不知他是哪一世修來的福報。但我想,不管哪一世,如果這一世,他自己若做不到精進信願行,也不可能感召那么多師兄。

前後幫父親助念的師兄共超過100人次。整個現場殊勝莊嚴!我們全家都感覺法喜充滿!這裡非常感恩各位師兄的發心,尤其是在又冷又下雨的晚上。正是大家的付出,讓我父親黃家培得以滿足完整助念24小時的善願!也正是有了師兄們的助念,我和我的家人才能在24小時內,得以休息兩三個小時。師兄們有節奏的助念聲音此起彼伏,聲聲呼喚彌陀。我一閉上眼,就想像著我的父親已經坐在蓮台上,正衝著我微笑。

父親後事安排得如此妥當有序,全靠身邊慈悲的鑫姨和一群大愛的師兄們,還幫忙請到了當地著名寺院——南山寺里的常住師父們。師父們非常慈悲,前後三次來給父親開示和做出殯儀式,這一切的一切,是我們全家修了多少世才得來的福報啊。

八、聞香見佛

助念進行到接近尾聲的時候,正瑜和正琪師兄忽然悄悄問我,你聞到香味了嗎?我仔細聞了下,嗯!確實是聞到了一股清香,確切地說是一股幽香。此香世間從未聞過,絕不是什麼檀香沉香等香味,爾後又陸續聞到了幾次。後來很多師兄都說有聞到異香。當時是午夜12點了,又下著大雨,我們家在小區里獨門獨戶的,不可能有外來香源。父親在世時說過,他舍報後定會滿屋清香,他真的做到了,這是神奇之一。

其次是他臨終面容安詳,就像活著熟睡一般,只是因為缺氧,側睡那一邊臉有些紫黑,嘴唇也有些紫黑。他是側左臥睡,右手結了個類似說法印的手印。這裡有一段因緣,因為我曾經給他看過一個師兄結此手印往生的相片,我當時跟他說:據說能結這個手印舍報的人,必定往生極樂並且至少中品上生,他當時脫口說,我舍報的時候也要結這個印。

其三,自從搬到客廳,他一直流水的雙腿不但立刻停止了流水,而且所有傷口都自然癒合了,僅僅一兩個晚上的時間,基本上大部分傷口都開始結痂,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嫩嫩的肉正在生長起來,癒合起來。他患有糖尿病,按理說傷口癒合是非常困難的。他活著時答應要把水收起來,不再有任何異味惡臭,要給師兄們一個清淨乾淨的道場來助念,這點他也做到了!

其四,他舍報助念的24個小時之間,天空一直都是雨水不斷,待他出殯那天,天空不但放晴了而且陽光明媚,氣溫宜人!這點,也應驗了。

其五,助念超過24小時後,師兄們幫父親穿衣服時,父親全身柔軟,阿倫師兄說他助念好幾百場了,見過柔軟的亡者身體無數,但能像我父親這么柔軟的還真為數不多。開始看他結那個手印的時候,還以為會很僵硬呢!誰知道如此柔軟,鑫姨還調皮地拿他的手來抖一下,他的手甚至比活著的時候都還要柔軟。在這裡,要非常感恩阿倫師兄,他看到我們家沒有兒子,主動跟我說,讓我來幫你爸擦身子穿衣服吧,我聽到這句話,當時眼淚差點兒湧出來,因為我先生出差在外地沒法及時趕回來,妹夫又不懂。後來阿倫師兄叫上張飛師兄和阿敬師兄,幫我父親順利換好了衣服,讓他乾淨莊嚴地離開家。

其六,助念24小時後,鑫姨叫我凍好冰塊給她,冰凍過她自己的雙手後,她輕微觸摸了我父親的頭頂,還有眼睛、胸口、膝蓋和腳底,除了頭頂是溫熱的,其他都是冰冷的。鑫姨這最後一摸,讓大家的心情都輕鬆起來。

其七,在殯儀館送殯儀式開始前,我去辨認遺體的時候,他的嘴唇仍烏黑,臉卻變得黃里透紅,整個面相飽滿。我就喊他的名字,說今天我和師兄們來送你最後一程,你先去一步,以後等我們舍報後你記得帶阿彌陀佛來接引我們。另外我們沒有神通,不知道你是否已經往生,如果你真往生了,你要示現好的瑞相給我們大家看,來增強我們的信心啊!待我說完這些話後,殯儀館的人就把他的遺體推到大廳供我們做儀式。等南山寺的師父們念完儀軌,帶領我們繞著遺體獻花念佛的時候,前後才幾分鐘時間,我看到父親原本幾分鐘前烏黑的嘴唇居然變成了紅色,整個面容更加飽滿,紅光滿面,簡直就像活人一般,真是神奇啊!

綜合以上七點,我們堅信我的父親定能往生極樂,重回家園,花開見佛。

那么,就讓我引用鑫姨發過的這段話來為這篇記錄畫上句號吧:人生無常,不要等到奄奄一息才領悟無常;不要等到無藥可救才感恩生命;不要等到生命終結才斷惡行善;不要等到面臨死亡才想到修行;不要等到神智不清才求佛保佑;不要等到離開人世才尋求解脫;不要等到身心分離才求生佛國。如果那樣,一切都來不及了。從現在做起,從當下做起,從當下內心做起。

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觀世音菩薩,感恩大勢至菩薩,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感恩一切龍天護法!感恩所有幫助過我們的師兄們。

無以回報,唯有多多念佛及布施!願將所有功德回向給大家,願大家吉祥如意,福泰安康!

願以此功德,回向世間所有一切正在受此病難的眾生,願他們皆能業障消除,離苦得樂,永離此病難!再願以此功德,回向給盡虛空遍法界一切眾生皆能深信因果佛法,早日斷惡修善,皈依三寶!

最後,再願以此功德,回向給黃家培,願他業障消除,離苦得樂,福報增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蓮花品位高升,究竟解脫,早成佛道!南無阿彌陀佛!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