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聖玄法師 :忍不過的時候 就想一想這七個字


時間:2018/3/22 作者:妙音居士

上個世紀,一位女士被公開批鬥,還被剃了陰陽頭,在大庭廣眾之下,她對這種奇恥大辱感到難以忍受,只想一死了之。可是當時賈題韜居士給她遞了一個紙條,她頓時豁然開朗,安然面對。

紙條上寫了什麼如此神奇呢?據說那上面只有七個字——此時正當修行時。

忍不過的時候,就想一想這七個字,的確是忍辱之妙方,故百丈禪師言“煩惱以忍辱為菩提,是非以不辯為解脫”。

提婆菩薩

《付法藏因緣傳》記載了印度祖師提婆菩薩的一則故事:

辯才無礙的提婆菩薩善破邪見,外道都辯論不過他。有一位外道弟子,凶頑無智,因為自己的師父被提婆菩薩的智慧辯才所折服,竟感到十分屈辱,心結怨忿,發誓說:“你以口勝過我,我就以刀來降伏你!”

終於讓他找到了機會,趁著提婆菩薩在經行的時候,他提著刀逼近他的身邊,並洋洋得意地說:“昔日你以智慧勝過我的老師,我今天就用刀刺破你的心腹!”話音剛落,他就一刀捅了下去。

可是提婆菩薩並沒有馬上咽氣,奄奄一息之時,憐憫這個孩子的狂妄和愚昧,竟對他說:“我的衣缽在剛才打坐的地方,你快換上它,往山上逃命去吧。我的弟子都在附近,他們有的並未悟道,一定會捉你去王法處置的,你就無法逃脫了!”

隨後還為他說法:“身與名,都是眾患之根本,你現在迷惑深重,就是因為貪愛虛名,愛惜身命。今後可要善加守護正念啊!”

那外道弟子聽了,急忙逃脫。

不一會兒,提婆菩薩的弟子果然趕來,見到師父如此慘狀,都發聲悲哭,驚怖號咷,有的人狂突奔走,追截要路。

可是提婆菩薩最後為他們說法:“諸法本空,無我我所。無有能害,亦無受者。誰親誰怨,孰為惱害。你們今天愚痴所覆,橫生妄見,種不善業。那人害我,乃是了結了過去的惡報,哪有一個實性的我被殺呢。”說罷安然而逝,如蟬脫殼一般。

提婆菩薩襟懷廣闊,不憎惡人,甚至悲憫惡人,誠為萬世之典範。

正如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中說,由於我過去造了惡業,感召了今生受人逼惱,正因為別人加害於我,才讓我業障消除,福報增長,可見惡人是有恩於我的。可是他卻因為惱害我而墮入地獄,我怎么還能和他發怒呢,不然我們只會雙雙墮落!惟有以感恩心、慈憫心待之,才能在未來自利利他!

南北朝時期的南嶽慧思大師,師從慧文禪師習禪觀,年長以後,便遊方參學弘法,卻常常遭受其他人的嫉妒。

在《南嶽思大禪師立誓願文》中,慧思大師自述他在淮南郢州弘法時,彈斥邪說,宣揚大乘,當時有許多惡人起了大瞋怒,竟然有人在他的飲食中投毒,結果他身邊三位善知識吃了以後一日內便去世了,而慧思大師也漸漸體力不支,強撐了七日,氣命垂盡。

臨終之際,他沒有嗔恨心,卻一心合掌,向十方佛懺悔,念“般若波羅蜜”,緩緩發願說:若不得他心智,不應說法!幸而蒙佛加被,他的身體頓時就痊癒了。

發菩提心的人,要修忍辱才能成就,而惡人的嫌恨、阻撓,不正好是讓我們修忍辱的資糧嗎?

正如授戒的和尚,是我們受戒持戒的助緣;惱害我們的惡人,就是我們修忍辱的助緣。如果缺少了這些助緣,我們便無法修成忍辱波羅蜜,更無法成就佛道了!

據《佛祖統紀》等史傳所載,慧思大師名行遠聞,學徒日盛,遭人投毒的經歷非常多。可是他卻全然將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對弟子們說:“諸佛大聖在世,仍然不免流言,更何況我這種無德之輩,怎能逃脫業債呢?這些業債是宿世的惡行所感召的,當業債現前,只得承擔!這都是一己的私事,可嘆的是齊代的國運將終了,而佛法又要暫時隱覆了!我們又當往何處去,才能避開未來的法難呢?”

大師面對生死的重重考驗,他都能坦然面對,所掛懷的,只是佛法的興衰!果如大師所料,齊為周所滅,北周武帝滅佛,興起法難。

幸而當大師喟然長嘆之時,忽聞空中有聲:“若欲修定,當往武當南嶽。”這為佛法之興積蓄了力量,更為中國第一個本土宗派——天台宗的興起與弘揚奠定了基礎。

而龍樹菩薩《大智度論》說:眾生種種加惡,心不瞋恚;種種恭敬供養,也能夠心不歡喜,才可名為“忍”。所謂“忍”的境界,不僅僅要忍得逆境,更要忍得順境、忍得榮譽!

慧思大師晚年時名滿天下,國主事師極為恭敬,榮盛莫加,可是大師不為所動,終生行大慈悲奉菩薩戒,他和他的徒眾都沒有細軟的服飾,到了寒冬季節,只是添鋪一些艾葉以御嚴寒而已。這才是真正的忍辱波羅蜜!

在《大智度論》中,說到“忍”有兩種:

能夠對眾生的惱害或讚嘆,以“安隱道觀眾生,不生邪見”,叫作“生忍”。

而能夠深入諸法空相,於“甚深法中心無罣礙”,則名為“法忍”。

怎樣才能甚深法中心無掛礙呢?提婆菩薩與慧思大師誠然最好的典範。而宋代的浮山法遠禪師也給我們留下了雋永的啟示!

浮山法遠禪師到葉縣廣教院親近歸省禪師時,剛一見面,歸省禪師便大聲呵斥:“來這裡做什麼?我哪有閒飯養你這閒漢?”

將涼水、香灰潑灑在他身上,卻也趕他不走。只得留下他任典座,燒火舂米,做一些低賤的雜役。這一切他都毫不嫌憎,只為聽法而服勤不怨。

一日法遠禪師私取油麵煮粥供眾,被歸省禪師撞見,又大喝道:“你如此好心,等到未來做住持的時候,也不晚啊。怎么私盜常住物,做人情呢?”

無奈,法遠禪師被趕出山門,衣缽都賠給常住油麵錢,無處可去,多番請求,才被允許白天在法堂聽法。

如此過了半年,歸省禪師又撞見他孤身隻影在走廊下,看起來很是落魄,卻大喝到:“還常住房錢了嗎?這住房你怎么敢盜住?快快還錢!不然,我當告官。”

法遠禪師又只得往城中化緣,付給房錢。他知道,這些都如夢幻泡影,心無掛礙,安住在正念之中。

後來,歸省禪師知道浮山法遠禪師忍辱波羅蜜已成,便在上堂時說:“葉縣有古佛。”

人們問歸省禪師:“古佛是誰?”

歸省禪師悠然道:“如遠公,真古佛也。”

於是大眾前往迎請,歸省禪師升堂付法於法遠禪師。

《大智度論》云:“行‘生忍’故,一切眾生中發慈悲心,滅無量劫罪,得無量福德;行‘法忍’故,破諸法無明,得無量智慧。二行和合故,何願不得!以是故,菩薩世世常不離諸佛。”

我們的心就如澄澈的清水一般,如果面對種種污濁的境界,卻沒有定力,不就像清水倒入濁水,一樣變得渾濁了嗎?而能夠修忍辱波羅蜜,轉煩惱為菩提,面對一切境界,不動不搖,自然能夠福慧具足,身如琉璃,內外明徹。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