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情天與恨海有多遠?從一則真實而慘烈的婚外情故事說起


時間:2018/8/6 作者:清凡居士

這是心上蓮花群整理的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悽慘而決絕的結局,令人無限唏噓長嘆!願每一位讀者,引以為戒,天道禍淫最速!莫道因果無人見,遠在兒孫近在身!

眉,是湖南嶽陽城陵磯人,很小就才氣過人,北京一所重點大學中文系畢業高材生,素有“岳陽才女”之稱。她的詩歌散文溫婉細膩,讓她一時光彩過人。

大三那年,眉與機械系的健相戀了。畢業後,她跟著男友回了他的老家河北曲陽完婚。

2001年初,女兒已近兩歲之際,眉再也無法忍受這種雞零狗碎般生活的消磨,不甘心一輩子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完,執意辭職,遠離老家的安樂窩,獨身回北京發展。拗不過她的犟脾氣,丈夫只好順從了。

來到北京後的眉,很快進入一家著名的出版社擔任編輯,成了北漂一族,並在這裡,遇到了闖入她生命的一個男人——楓。

楓是出版社的部門主管,分管圖書的策劃工作。40歲的男人,事業小成,加上幾分儒雅的書生底色,兩人竟格外意氣相投。不斷的交往中,兩人眉來眼去,秋波暗送,頻頻來電,漸生情篤。

2001年春節,出版社舉行春節晚會。一向沉靜而內向的眉,想到孤身在北京的艱辛與孤寂,借酒消愁,直喝得淚流滿面。聚會結束,楓開車送她回家。借著酒意,一對孤男寡女,瞬間就乾柴烈火地糾纏到了一起……

激情讓他們一時忘了各自還有家小,恍然回到了青春年少。掩飾不住的打情罵俏,很快就讓他們的事成了單位里公開的秘密,惹得一時爭議風波不斷。

不想,短暫的激情後,心底的罪惡感讓他們無法直面。他們也曾刻意保持著距離,但相思成災,慾念突破道德的底線之後,短暫的克制反而讓他們更加瘋狂,事情開始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然而,紙終究包不住火。遠在河北曲陽的健終於知道了這事,他趕到北京,當下要求妻子辭職跟他回家安分過日子。但眉此時已然無法自拔,她心裡割捨不下眼前這個意外闖入的男人,也無法想像回到老家那種日復一日的平淡乏味的日子。

2001年8月,萬念俱灰的健和眉辦妥了離婚手續,孩子判給了健。眉決絕地選擇了淨身出戶,帶著簡單的行李回到了北京。

自由了的眉,並沒有得到想像中的輕鬆,儘管楓經常來陪伴她。對眉而言,她在這個世間,就只有楓這么一個心理上的依靠了。明知不對,明知會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與家庭,她卻無法回頭,她只想跟楓長相廝守,如那時正在大街小巷傳唱的《新白娘子傳奇》里的歌詞:“我情願和你化成一團火焰。”

對楓來說,眉的離婚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有一直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已讀中學的兒子,這個家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忍捨棄與辜負的。

妻子雨在北京市郊一所國小教書,十多年來,她溫柔地照顧他和兒子的飲食起居。剛開始北漂的時候,他們也曾彼此依靠取暖。他讀研時,妻子從經濟上和精神上給了他很大支持。楓沒有拋棄妻兒家小的理由。

而與眉,他從一開始就只是一份感情,或者說是平淡生活中平添的一份激情。他不敢承諾什麼,也承擔不了什麼。

眉和楓幽會依舊,但眉分明感覺到,楓離她越來越遠了。她的追問與逼迫只換來了他一再的逃避與沉默,她感覺自己的心像燃過的灰燼一樣。也許她無意去傷害另一個善良而無辜的女人,可是想到她為了這場愛情豪賭,已失去了家,失去了自己最愛的女兒,她更加不能接受沒有楓的日子。

愛已讓她變得瘋狂,而她讓他生畏。

2002年3月,為了躲避許眉的追蹤,楓辭職到了朝陽區一家文化公司任主編。深被情困的眉早已沒有了以前的靈氣,工作屢屢出錯。在一次圖書的編校工作中,由於眉的疏忽,給出版社造成了幾十萬元的經濟損失。眉被辭退了,並被責令賠償部分經濟損失。

就在此時,眉卻有了孕期反應。用孩子牽住男人,這在以前對眉來說是不屑的招數,沒想到今日卻成了她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此時的楓卻早已去意已決,最後,孩子還是被流掉了。

北京的冬天干冷徹骨,眉蜷縮在自己冰冷的蝸居裡面。拋夫棄子的她再也回不到從前,女兒見了她,眼神都是陌生而防範的,她的心被刺疼了。回頭望去,當初視為困局、急於擺脫的三口之家,是那么的溫馨。幸福有時並不遙遠,曾經就在手上,在那些看似平淡的柴米夫妻的日子裡。現在,一切變得那么遙不可及了。

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楓,眉沒辦法甘心。她只想與他化為塵與灰,楓卻避之如蛇蠍。愛與恨,經常只隔一層薄薄的紙,輕輕一捅就過去了。她已經由愛生恨了。當初卿卿我我之時,可曾想到,轉瞬間就演變成一方厭倦與不堪重負、一方絕望與怨恨的結局?

2003年1月25日,眉把楓約了出來,她想在春節前作最後一次努力。窗外是紛紛揚揚的雪花,屋內,兩人激烈地爭吵著。楓的堅定不讓步,終於讓眉的心徹底死了,她世界的路已經到了盡頭,她也不能放過楓。

她求楓最後一次陪她去一趟香山,就當是兩人關係的一個了結。楓不知危險將至,輕鬆答應了。眉開著車疾駛在積雪覆蓋的香山山麓,行到山崖邊緣時,眉忽然扔下方向盤,任由轎車向懸崖駛去……

柳點評:

眉撒手墜崖時,不知抱著怎樣的絕望;楓面對死亡時,不知是怎樣的恐懼?死不是結束,自殺與殺人而輪迴惡道,萬劫不復,才是巨大災難的真正開始。

不顧道義的愛、邪淫的種子,開出的只會是惡之花。最初面對誘惑時,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可以自控。但不當的情慾如同布滿鮮花的泥潭,一旦踏上去,就沒有了退路,就會身不由己地越陷越深。

他們可曾想到,一時歡愉,最終會由此付出家破人亡的慘痛代價?兩條命沒了,兩個家毀了,兩家的兒女從此沒有了童年與少年,兩家老人無辜地承受老來喪子的絕望,從此生不如死……

為一己之情慾,將白髮蒼蒼的老人丟在這孤寂的世界,將幼弱的孩子扔在這冰冷的人間,何其忍也!

阿缽點評:

整理這個故事的過程中,這番慘烈經歷,讓心情一度低落。不禁想起在金庸的《神鵰俠侶》中,曾讀過的一段:

正出神間,忽聽得碑林旁樹叢後傳出一陣鐵鏈噹啷之聲,一人誦念佛經:“是時藥叉共王立要,即於無量百千萬億大眾之中,說勝妙伽他曰: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郭襄聽了這四句偈言,不由得痴了,心中默默念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只聽得鐵鏈拖地和念佛之聲漸漸遠去。郭襄低聲道:“我要問他,如何才能離於愛,如何能無憂無怖?”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