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心上蓮花:撿到的那五元錢,改變了我的命運


時間:2018/11/25 作者:天蠍與雙魚的愛戀

我出生在一個極度貧困的家庭,奶奶雙目失明,父親患肺氣腫常年吃藥。我有五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他們自然對我媽和我有著“後娘和後娘養的”這種本能的排斥。哥姐各有各的小心思,他們出去打工或賣糧食賣菜的錢,從來沒給過我們一分。

初二那年,發生一場重大變故後,家裡幾乎斷糧。靠著借糧借錢,全家喝粥艱難度日,我住校的生活費也自然沒了來源。也許很少有人相信,九十年代還有這么困難的。那時在我們雲南那個偏遠的山村,捐資助學這類的好事從未聽說過,所以常有學生因貧困而輟學的現象。我也差不多到了輟學的邊緣,但是想要讀書的願望和拔尖的學習成績,讓我咬牙堅持讀下去。母親只幹活不管錢,父親生病無暇顧及,年長的大哥不想我讀書,他撂下一句話:“要讀書可以,生活費自己掙。”

平時我們住在學校,每到周末,別的同學回家“改善生活”,我卻要想著怎么樣才能掙到下學期的飯票錢。那時候食堂的饅頭才兩毛錢一個,菜也是兩毛錢一大勺。農村的孩子,普遍都很好養活。我所在的鄉鎮中學,如果節省一點的話,一星期的一伙食費只需要三元。但對於一個14歲的農村女孩,想要靠一個周末掙三元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剛巧那陣子村裡有一個人5毛錢一斤收購田螺,販賣給城裡的飯店和燒烤攤,我們叫他田螺叔。這幾乎是我能找到的唯一生財之道,我也加入了撈田螺的隊伍。我們那兒田螺本來就不多,撈的人又多,所以撈得很不容易。一到周末,我就提著小桶,一天到晚彎腰泡在水裡,忍受著陽光的炙烤,雙手都泡得又白又皺。但是當把撈到的小田螺賣給田螺叔,從他手上接過三元錢時,我就覺得心裡很踏實,再辛苦都值得。田螺叔心腸很好,他得知我在掙下周的飯票,就算有時候數量不夠,他也同樣給足我三元錢。

有一個周末,我剛下水就踩到玻璃,腳底劃破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田螺是撈不成了,下星期的飯票也泡湯了。我怕母親知道後會擔心,不敢告訴她,自己找了一點紗布包紮了一下,不敢回家。我坐在水塘邊,到晚上才回家,假裝自己撈了一天田螺。到星期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樣返回學校,母親也沒有發現異常,以為我是帶著三元錢去的。

我忍著腳上的痛,一步一步挪到學校,一路都在想該怎么度過這個星期。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明天就沒飯吃了,拿什麼去買飯菜票呢?跟同學借吧,那個時候同學都沒錢,跟老師借又開不了口。到了學校,我整夜都翻來覆去睡不著,暗自流淚。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因為睡不著,我第一個起床。看到大門已經開了,我突然冒出一個灰心喪氣的念頭:命運如此不由人,我乾脆不讀書了,就此出去流浪吧。我趁著門衛不注意,溜出了大門。剛走出校門不遠,我踩到一點東西,像是樹葉,又不像。撿起來拿到路燈下一看,天哪!居然是五元錢!我興奮得心都要蹦出來了!

我握在手裡,又驚又喜,像做夢一樣不真實,那一瞬間的感覺太幸福了!母親從小教導我,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要,撿到東西要還給失主。但是這一次,我顧不得了,就權當是跟老天爺借用的吧!

我握著那五元錢,重新返回學校。那五元錢髒乎乎的,沾滿了泥土。我小心翼翼地用濕毛巾擦乾淨,全部買成了飯菜票。我很節省地用,度過了兩個星期。兩個星期之後,腳上的傷也掉疤了,但田螺叔不再收田螺了,因為壩塘里的田螺被撈光了。這時家裡賣了糧食,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大哥也沒再讓我自己去掙飯票錢,從此我結束了一段生命中最艱苦的歲月。

我不知道那五元錢哪裡來的,怎么就那么巧地出現,讓我撿到。那時沒有人比我更需要那五元錢,在我人生的轉折關口,它忽然從天而降,想必是為我而來。可以想像,沒有那撿到的五元錢,我輟學後的命運又會是什麼?

這原本是我不願提及的一段往事,一來學佛後,知道撈田螺是殺生,是斷別人的命來成就自己,它們雖然卑微渺小得幾乎可以忽略,但同樣怕死、怕痛;二來,撿了錢後據為己有,總覺得心裡不安。多年以後,我在寺院、養老院等一些地方,捐出過很多個五元,希望以此償還雪中送炭的那五元錢。

今天講這個故事,不是想曬自己曾經的苦難。我只是希望您看了這個故事後,知道世間還有那么多的疾苦。哪怕時至今日,貧苦人家同樣還是存在的。希望你能樂於布施,也許你的一念之善,剛好解了一個貧家孩子的燃眉之急,從而改變了一個人的命運。

作者:心上蓮花/正道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