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時間:2020/8/10

縉雲桃李艷獅峰—— 緬懷惟賢長老

李弘學

惟賢法師於2013年2月2日,舍報示寂,令我十分悲痛。他是先師正果和尚漢藏教理院的同學,全院學生中,他年齡最小。除惟賢法師外,先師的同班同學中,我熟悉而有交往的有慧海、竺霞、葉俊章等前輩。然而,只有惟賢法師對我情深似海,他把和先師正果和尚的情誼,都傾注於對我們的培育和關心上,令我們這些晚輩弟子們感動不已,難忘至今。

一我知道惟賢法師甚早,在上大學的時候,我的藏文老師(也是我的佛學啟蒙老師)梁在農(智慧法師)教授,就對我講起過他。梁先生早年執教王恩洋先生的龜山書院,和惟賢法師認識。我隨梁老師常去王恩洋先生家做客,梁老師和王恩洋先生談及到惟賢法師,總是搖頭嘆息,一種愛惜悲憫的感情流露在言表之中,因此,我對時在鐵窗里而未蒙面的惟賢法師,有了深刻的記憶。惟賢法師和梁在農老師接受的都是歐陽漸和王恩洋的唯識思想,進漢藏教理院後,依止太虛大師和雪松法師,又受到太虛大師等唯識思想的薰陶,從而形成他獨特的唯識思想,成為當代唯識學的秦斗。我寫《佛學概論》脫稿後,請他審定。呈奉書稿時,是1993年11月20日,正值先師示寂六周年。當時正值文殊院傳戒法會,隆冬季節,傳戒法會已很辛苦,惟賢法師歷時30個寒夜,不僅審稿,指點改正,校勘錯別字,並為賜《序》。惟賢法師審稿時,我心中忐忑不安,因為書中有對歐陽漸將法相唯識學分開為二,及“斥時僧”的思想均有所批評。結果惟賢法師在《序》中說:“作者對近代研究佛學者,如歐陽竟無將法相唯識裁然分為二、熊十力對世親唯識思想的曲解……均有中肯的簡評,堅持正見,殊為難得。”我在主編《唯識文庫·唯識論文集》時,他專門寫信給我和正信,強調歐陽漸在引發唯識大義,“時俗廢疾,略而起之,要其精義,絡繹隨文”,在引發的過程中,卻關係到整個佛法的內涵問題,有以唯識學涵攝一切佛法之氣概;太虛大師以八宗平等或大乘三宗共揚為其宗攝,以表一代涵容氣象。這兩者各有所長,皆顯示了近代中國佛法之路向。編輯歷史文獻,絕不能持門戶之見,更不能憑個人的喜好而取捨。後來,惟賢法師又在《唯識學概論序》中說:“正果法師的唯識思想是十分傳統的,恪守原典的結構,師承太虛大師和雪松法師的唯識學體系;而梁在農教授又是歐陽漸和王恩洋先生的體系。弘學能從近代的兩大唯識體系中去分析體會,這從他們的《唯識學概論》中可以看到,實為難得。”這都是惟賢法師的教導。

二惟賢法師“學在唯識,行在淨宗”。但淨土宗和其他宗派不同,沒有法統傳承,強調實踐和其他各宗融合在一起而風行教界。在淨土宗的三大系統中,惟賢法師特別推崇慈愍三藏的系統。前些年,念佛法門盛行海峽兩岸。由於導向不當,造成很多的負面影響,甚至手機里都有“老公(老婆)我愛你,阿彌陀佛保佑你”的浪詞綺語。就這樣的現象,惟賢法師認為,淨土思想成立的原理是在“願力成就”,淨土的本質就是“土體是涅槃,其證果是無為法性”。善導大師一系的思想,有人生罪惡觀、凡入報土論、指方立相論等,確立了淨土思想的特色。這種思想,把殿堂宗教普及到社會現實中,使人得到了現實救濟的希望,因此發揮了淨土思想的本懷。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發展出了忍苦的世界觀、創造光明的世界觀、業報的世界觀、報恩的世界觀等,大眾的精神生活因此而得到了許多安慰。但是,在物質生活高度發展的今天,導向不對,離開了殿堂的宗教,就容易脫離以三寶為軸心的軌則。在唐代,慈愍三藏就看到了這一點,他又遊學印度18年,親受印度三藏之法,倡導教淨一致、禪淨一致、戒淨雙修的思想。慈愍三藏的思想為歷代大師所繼承發展,延壽、祩宏、法照、元照、智旭等都是弘揚慈愍三藏的淨土思想。離開了殿堂的淨土法門,以訛傳訛,自然容易產生偏差。所以,惟賢法師住持的慈雲寺,經常打佛七。我乳娘家住慈雲寺後門的牛草坪,我重慶沒有親人了,只有乳娘,回家就在慈雲寺落腳。有一年時逢冬月十七,是彌陀誕辰,慈雲寺打佛七,有二、三百人參加,惟賢法師為參加信眾講開示,帶領他們一起作功課,下殿時我去迎他,見他雙腳直踏,把凍得紅腫的雙手放在嘴邊直哈氣。扶著他,我不禁淚流滿面,由衷敬仰和讚嘆法師的德行。

三惟賢法師亦是“人生佛教”和“人間佛教”的追隨者。太虛大師提出了“人生佛教”:“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現實”的格言,一直是惟賢法師奮鬥的目標,並以此作為教育晚輩的理念。在1993年,惟賢法師率先在全國創立佛教界“希望工程”。當時重慶尚未直轄,他們的創舉立即受到了寬霖法師、遍能法師的贊成,佛教界的“希望工程”在全川開花。據當時重慶佛協辦公室主任林孝廉告訴我,在短短的兩年之中,為重慶希望工程捐款多達200餘萬元,救助失學兒童2萬多人,並在開縣建立了兩所希望國小。惟賢法師履行太虛大師“人生佛教”和“菩薩學處”的思想,隨時不忘眾生。雖然他蒙冤受屈,26年多的鐵窗生涯,他對政府沒有絲毫的怨言。“苦到盡頭應有笑”,眾生的快樂就是他的快樂。繼“希望工程”之後,在1998年,他又成立了“佛教慈善功德會”,創辦救助“母親工程”,關愛下崗職工,充分體現佛教慈悲喜舍的菩薩濟世精神,從他的踐行“人生佛教”和建設“人間佛教”的行動中,更展現了惟賢法師愛國愛教、悲憫眾生的宗教家的寬廣胸懷和至高情操。

四惟賢法師立品、立德、立行的宗教情操,還體現在他尊師重道、和合僧團的實際行動中。法尊法師是惟賢法師受沙彌戒的戒和尚,但遺憾的是,惟賢法師出獄後,竟沒有見上法尊法師。我每次去山西開會,他都特別囑咐我,要去五台山廣宗寺,更要正信,除了為師爺叩三個頭外,還要代他叩三個頭。每次去廣宗寺,演明住持都習慣了預備九炷香,我給師爺(法尊法師是正果和尚的依止師,師事40年如一日)上三炷香叩完三個頭後,正信要叩六個頭,上六炷香。演明住持也開玩笑說:“正信還要替惟賢法師吃三碗齋飯。”正信也機鋒回答“三口!”雪松法師的弟子中有基督徒,他們尋蹤到慈雲寺拜訪惟賢法師,寺廟的信徒都很奇怪。當時我也在場,惟賢法師在會議室接待客人,他讓我去給門外的居士講釋。講什麼呢?猛地憶起先師正果和尚曾經對鄧穎超等中央領導講過的一句話“信仰不同,人格的完善是一致的。”我出會議室,把這個意思告訴了會議室外的居士,並且說這正是我們佛教能包容世界萬物的體現。客人走後,惟賢法師問我怎么給居士講釋的,我如實的回答了。惟賢法師點頭含笑說:“回答得很得體”。惟賢法師是和合僧團的楷模。竺霞法師晚年眼疾,倒箭穿眼,視力下降,生活行動有不拘小節的失態,別有用心者以訛傳訛,無事生非,曾在重慶佛教界掀起了一場風波。那些不安好心的是非之徒,煽動一位大德,非要惟賢法師和他一起上成都告狀。惟賢法師萬般無奈,只好派常慧法師和那位大德同來。這位大德到成都已是深夜了,寬霖法師派常厚法師叫我去甘露堂接待。我安頓好了這位大德,在送常慧法師去愛道堂休息的路上,常慧法師才將惟賢法師的一封厚厚的信轉交給我,在昏暗的路燈下,我仔細讀完這封信,信中將他暗中調查的實情及竺霞法師眼疾的痛苦,以及小節失誤,他人藉機造謠生事,把以訛傳訛的風波的真實情況,寫得十分清楚。字裡行間,情真誼摯,讓我從中平熄這場風波。事後竺霞法師來成都,見到我後致以謝意,我將惟賢法師的信轉交給他閱讀,竺霞法師頓時老淚橫流,他這位比惟賢法師長10歲的學兄,似乎從國小弟的信中領悟到了什麼……故事並沒有結束,這位要告狀的大德晚年,同樣遇到了類似的風波,作為西南佛教界的領袖,惟賢法師面對社會的誹謗,為這位大德正清視聽,體現出僧團六和敬的崇高品德,維護僧團的聲譽,使那些好弄是非、別有用心者無機可乘。

五惟賢法師在弘揚佛法的歷程中,十分注重對佛教人才的培育。他不辭勞苦,四處應邀傳戒、講學、弘法,足跡遍及祖國的大江南北。他的弟子被戲稱為“正家班”,我和正家班的弟子都很熟。他的皈依弟子中,僅我認識的就有四位很得力的,即信、解、行、悟;這是他早期收的弟子,是我介紹皈依的。其中正解早逝,他後來又收了一位成都姓童的居士,補名“正解”。正信,是惟賢法師落實宗教政策後收的第一位皈依弟子,惟賢法師稱讚她“性情淳和,深具慧根。愛鑽研佛學、醫藥、武術,自皈依三寶之後,尤好禪學和靜坐。”(《禪修與靜座·序》)惟賢法師的《慈雲文萃》第一輯,就是正信負責整理、募資出版的。惟賢法師將她派在我的身邊,協助以文字傳播佛法的工作。近30年來,她在惟賢法師的培育下,已成為優婆夷中的佼佼者。她發表的論文很多,多是講佛法修持的文章,在學術界都稱讚她為“定學專家”,曾執教於翰德女子學堂、四川尼眾佛學院。著有《禪修與靜坐》、《淨土宗大意》、《禪宗講述》,注釋有《六度集經》、《佛教道德經典》、《藥師經》等多部佛典。其中《禪修與靜坐》在社會的影響很大,在抵制邪教*輪功的鬥爭中,這本書是有貢獻的。黃心川、王堯教授也很稱讚這本書。正行是原法門寺博物館的館長,對修復法門寺舍利塔、保護法門寺地宮和真身舍利作出了重大貢獻,有多種關於研究法門寺地宮曼陀羅的書籍出版。其中,《法門寺地宮曼陀羅研究》是其名著。正悟是《四川政協報》的副主編,前幾年在對抗戰時期的宜賓李莊古鎮進行考察和研究,同時對中國早期的第一批留美社會學家吳澤霖、吳文藻等進行專題研究,有多種著述出版,最近在寫小說。惟賢法師的出家弟子中,我認識正倫、正智、正剛和正澄等諸師。正倫師是我在四川執事培訓班的學生,曾任慈雲寺監院。正剛法師於中國佛學院研究生畢業。曾執教於中國佛學院和普陀山佛學院,專攻唯識,有《唯識學講義》等公開出版。現任縉雲寺方丈,致力於漢藏教理院相關弘法平台的恢復工作,雖然受到挫折,忍辱負重,仍然在堅持之中。正澄法師是成都人,他大約1996年才出家,我們認識時,他正在中國佛學院讀書,現已畢業留校任教多年。他有不少詩文發表,我讀過他寫的《往生論研究》等多篇文章,看來他對淨土教義的研究頗具專長,在中國佛學院,他開的課程也是淨土方面的。據我所知,正剛、正澄是為惟賢法師所傳臨濟正宗第四十六代嗣法傳人。惟賢法師從慈雲寺退院後,由正澄法師接任丈席。

結束語惟賢法師舍報示寂,但他的光輝業績永留世間。我2月6日與正信和仁慈法師等7人,專程奔赴重慶塗山寺悼念,向惟賢法師告別,敬獻哈達,並代正行獻了哈達。次日回到苦寮,我沉靜地思索了兩夜,至正月初三(2月12日)身振法師打電話告訴我,惟賢法師在雙桂堂荼毗後,收彩色舍利無數,他見到很大的一粒紫晶色的。靈骨和舍利由宗教部門裝缽封存。次日,正澄法師來電告知,擬在縉雲寺建塔,塔址和正果和尚、竺霞和尚的塔相鄰,使他們三位同班學友安息在太虛大師紀念塔側。同時,惟賢法師的僧俗諸弟子們要我寫篇紀念的文章,寫什麼呢?只好將我知道的這點瑣事,點綴成文,寄以哀思。而這些瑣事不過惟賢法師一生事跡中的大海一漚而已。感慨系之,題五十六字,以作收尾。詩曰:漢院門牆龍象吼,縉雲桃李艷獅峰。紅塵八風吹不動,心懷大千慈悲胸。拓荒閒田兒孫種,牧牛笛鼓響咚咚。三藏梵卷勤背誦,聲聲彌陀震太空。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