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時間:2020/9/18

六祖大師妙談真常與無常

在《壇經》頓漸品第八當中,有一位志徹禪師,他本來是江西人,俗名張行昌,是一名俠客。北方神秀大師的弟子們,因為嫉妒六祖大師得到了五祖的衣缽傳承,使自己的師父無法成為名正言順的祖師(注意,表面上是為了師父正名,而實際上,神秀大師根本不曾要求過這個名分。某些人暗地裡想的,是為了把師父變成六祖,而自己好做“七祖”),所以,就派遣張行昌去刺殺六祖(東土大唐的偉大民族果然有大乘氣象,殺個祖師,就如同兒戲一般,佩服,佩服)。

話說這六祖大師畢竟不同凡響,人家提前早就知道這事兒了,早就明達了其中的因因果果。於是,準備好過去世欠別人的十兩黃金,就放在座位旁邊,靜靜地坐在那裡,恭候債主的光臨。

夜幕降臨之際,俠客張行昌潛入了祖師房內,六祖把脖子往前伸了伸,張行昌一看,嗬,不錯,挺自覺呀!那俺就不客氣啦,揮起寶劍,連砍三下。

——寶劍穿過了脖子,脖子穿過了寶劍,寶劍沒壞,脖子沒事兒,這,這,這是啥狀況啊,從沒遇到過呀!俠客傻眼兒了,愣在了那裡。

——正在這時,脖子的主人,六祖大師發話了:“正法之劍,不做邪事;邪惡見解,不入正道。我只欠你黃金,不欠你性命呀!”

——一語猶若驚雷,把個大俠張行昌嚇得暈倒在了地上。

好久以後,張大俠甦醒了過來,從內心深處產生了懺悔之心,請求祖師原諒,願意出家修道。

於是,六祖大師,就把準備好的十兩黃金遞給了他,好言安慰:“你趕快離開這裡吧,免得我的某些弟子們,反過來,要傷害你。將來,你出家以後,現了僧相,再來找我,我會收你為弟子的。”

俠客張行昌,領受了祖師的教導,連夜離開了。

然後,找地方出了家,受戒之後,修行非常精進。許久後的一天,忽然想起了祖師的囑託,便不遠千里,前來曹溪參拜。

一見面,六祖大師就說:“我想念你好久了(看來,祖師也並非無念,而是常生無念之正念也),你怎么才來呀!”

出家後的大俠回答:“過去承蒙您寬恕弟子的罪行,如今我雖然已經出家,勤苦修行,終究也難以報答您的恩德呀!我想,恐怕只有用傳承佛法、普度眾生,來回報您了吧(嗯,不愧是個出家人)!”

“弟子經常看《大般涅槃經》,總是不能夠明白常和無常的法義(參學之前多多念經與看經,這是基本功,古來如此啊),懇請您慈悲,為我解說一下吧。”

六祖大師回答:“所謂的無常啊,就是指佛性;而真常呢,就是指一切世間善法、惡法,以及種種分別心呀(這招兒夠狠,直接把人家的見解掀翻了,倒扣過來,就差踩兩腳了)!”

——“啊?祖師您說的,大大地違背了經文哪!”

六祖回答:“我傳佛心印,怎么敢違背佛經(所謂教外別傳,原來絲毫不曾違背佛經)呢!”

“經文裡說,佛性是常,您卻說是無常;一切善法、惡法,乃至於菩提心等等,都是無常,您卻說是常。這就完全相違背了,也讓我更加糊塗了(嘿嘿,這就叫做: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呀)。”

六祖回答:“《涅槃經》啊,我過去曾經聽無盡藏比丘尼讀過一遍,於是就為她講說,沒有哪個字和哪點兒法義,不符合經文的。就算是為你,也終究不會有第二種說法呀(這叫做倚老賣老,你不是信俺么,俺就把你的胃口吊足嘍,讓你除盡所得與見解,放下了見解,才好接受向上一路)!”

——“哎,弟子見識淺薄,請您再詳細地開示一下吧(大俠的思維分別,終於走投無路了)!”

六祖回答:“你是否知道呢?佛性如果就是恆常的話(就不會顯現出一切妄念和一切虛妄的善惡諸法了),還說什麼世間的一切善惡諸法呢(在眾生來說,世間法歷歷在目,不容否定;在賢聖來說,一切善惡諸法雖如幻,而並非沒有,也不必否定)!乃至於,經文常說,在無量大劫當中,連一個發菩提心的人都沒有(這恰恰說明,佛性的常樂我淨,也有不顯現的時候)呢!”

“所以呀,我所說的佛性無常,才正是佛說的佛性真常之妙義啊(祖云:佛性非常非無常,是故不斷,名為不二。佛性不會斷,不屬於兩邊,不屬於常,也不屬於無常,所以叫做真常;反過來也是一樣,佛性既可以是常,也可以是無常,常與無常之時,都是佛性本身,一切常樂我淨,一切善惡諸法,都是佛性本身,這才是佛性真常之妙義啊)!

“另外,如果一切善惡諸法,都是確定之‘無常’的話,那么,就意味著,每一樣東西,都應該有一個‘無常’的屬性,來容納和顯現生死輪迴種種的無常現象(其實,這個無常屬性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話,每一樣東西,都具有‘無常’的屬性,佛性的真常妙性,就和這個無常屬性相矛盾了,於是,佛性的真常性,就有了許多無法包容的地方,不能到達(那還叫啥真常性呢,自相矛盾了。所以,一切善惡諸法都是確定的無常——這並不成立。因此,說一切善惡諸法是真常,沒有問題。這恰恰表明了,真常妙性無處不在;也表明了,連‘無常’性也是無常的)。所以啊,我所說的善惡諸法與分別心是真常,正顯發了佛陀所說,善惡諸法與菩提心無常的真義啊(連無常也無常,是名真常,這才是真無常啊)!”

“佛陀說法,都是應機之說。對於凡夫和外道,執著於四種邪常(1、執著於身體是常淨,所以貪愛男女色身;2、執著於感受是常樂,所以貪求感官刺激,以為是享受;3、執著於意識心是常在,把它當做是自己;4、執著於一切法都有常我本體,所以認為萬事萬物都是實有),因此,佛陀先說一切善惡諸法,乃至於菩提心等等,都是無常。”

“再加上,對於聲聞、緣覺的二乘修行人,在真常妙性當中,執著於四種無常(1、執著於色身就是不淨;2、執著於感受就是無樂;3、執著於意識心就是無常;4、執著於一切法就是無我),因此,對於以上八種顛倒知見,佛陀特地在《涅槃經》的了義教法當中,為了破除這些偏見執著,而方便開顯了佛性的常、樂、我、淨,真實妙法。”

“可是,你卻只依照佛經的文字,沒有通達其中的內涵,反而違背了真實法義。把一切善惡諸法等等,理解為斷滅的無常;把不可思議的佛性,理解為確定的死常。像這樣錯解了佛陀涅槃前最後的微妙開示,就算把《涅槃經》看上一千遍,又能有什麼受益呢(看看,連不立文字的禪宗六祖,都說念經需要善於解義呀)!”

昔日的張行昌大俠,聽到六祖這樣的開示,放下了一切思維分別與理解之心,忽然間大悟(喔喔,這個殺手善根不淺呀),說了一首偈語(悟後說偈吟詩,往往都是不加思索地,直下說來,所謂現量之語,正是本來智慧),表述自己當下的悟境:

“因為人們往往守護著自己那顆無常的思維心,所以佛陀才說在思維心之外,還有一個恆常不變的佛性。不明白其中方便用意的人們啊,猶如在春天美麗的池塘里,反而去拾取瓦礫一樣,到處尋找那個恆常佛性,真是顛倒呀!”

“如今,我聽到了祖師的開示,不再四處攀緣,不再思維造作,佛性一下子就現前了。這並不是祖師傳授給我的,我也根本就沒有得到什麼東西呀!”

看到弟子悟境已經透徹,於是,六祖大師告訴他:“你如今已經徹悟了,就改名叫志徹吧!”

——就這樣,一位曾經的殺手,說好聽點兒叫做俠客,在六祖大師的妙談之中,放下了真常與無常的概念執著,於意根當中,徹悟本來,成長為一名地地道道的禪師。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