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蔡禮旭:《了凡四訓》學習分享(二次宣講)第十二集


時間:2013/10/28 作者:果林果梅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朋友,大家晚上好。

我們《了凡四訓》今天進入第二個單元,叫“改過之法”。第一個單元是“立命之學”。我們學了立命之學,明白到人這一生確實是有命運的,而這個命運它是可以轉變的,只要透過人能夠斷惡修善,他的命就能有很好的轉變。而且不只自己的命可以轉變,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連後代子孫的命都會轉變過來。所以我們學如何改造命運,這個對人生來講是非常重要的。

日本有一個企業家,他有很高的成就,他白手起家,創辦了兩間全世界五百大企業。這樣的企業家基本上是找不到了,這位企業家叫稻盛和夫。他介紹給所有年輕人的第一本書就是《了凡四訓》。這么成功的人,他的人生受《了凡四訓》的影響非常大。而且他在2010年的時候,日本航空要倒閉了,破產了,當時候的日本首相去請稻盛和夫來挽救日本航空,他那時候已經七十八歲了。而稻盛和夫他六十五歲以後就出家修行了,到了七十八歲,他的首相親自去請他出山。結果他出來以後,用中華傳統文化的智慧,花了一年的時間,把一個已經破產的企業變成全世界營運最好的航空企業。一年喔,這是奇蹟。諸位家長,怎么轉腐朽為神奇的智慧要不要學?要啊。稻盛和夫推薦的第一本中華文化就是《了凡四訓》。這不只改造一個人的命運,連幾萬人的大企業的命運都是依照這些原理、原則改變過來的。

而我們學了立命之學,確實看到一個具體改造命運的榜樣,就是袁了凡先生他自己。所以我們要讓身邊的人相信真理,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就是那個真理在自己的身上真正印證了,這個最有說服力。我們在跟人家談改造命運,結果自己的命運越來越差,人家就很難相信了,對方可能一聽,“我假如像你這樣,我也不敢學了”。所以了凡先生沒有功名,最後當了一個大縣的縣官;沒有兒子,最後有子嗣了;只有五十三歲的壽命,最後活到七十四歲,延壽了二十一年。所以有理論、有方法還帶表演,這個立命之學給了我們堅定的信心。

有了信心以後接下來講方法怎么做,具體怎么來落實了。而在落實當中,所謂改過遷善。可是為什麼改過要在行善、積善前面講呢?因為人假如不改過,他每天還在造作罪業。就好像今天我們拿了一個桶子在裝水,你一直把水加進去,可是這個桶子是破的,它就一直漏掉了。所以假如我們不改習氣,就像那個桶子的漏洞一樣,就把福報都還是給折光了。所以先學改過。

我們接著看經文講到了:

【春秋諸大夫。見人言動。億而談其禍福。靡不驗者。左國諸記可觀也。】

我們這個民族特別重視歷史,中華民族的歷史,五千年悠久的文化歷史。所以往往在論道理的時候,都是舉具體的例子,歷史當中曾經發生的例子,這樣容易讓人信服。所以讀歷史可以讓人家相信,“你講得有道理”。再來,讀歷史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犯以前人的錯誤,同時也可以效法以前人如何治家、如何治國成功的。

而這裡講到的就是春秋戰國時代,周朝分西周跟東周,春秋戰國是屬於東周了。“諸大夫”,這個“大夫”就好像現在的國家部長一樣了,算是很大的官員。看到人家的一言一行,“億而談其禍福”,這個“億”就是可以猜想、可以揣度、可以算得出來他這個人以後會是有福還是災禍之人,他看得出來。“靡不驗者”,就是沒有不靈驗的,而且這些大夫都是讀了很多經書,他才明這個理。

“左國諸記可觀也”,這個“左”是《左傳》,“國”是《國語》,就是這一些經典當中都可以看得到、了解得到。我們具體舉一個《國語》的例子。就是春秋時候,有一個大夫叫王孫滿。他剛好跟周天子在一起,看到秦國的軍隊,從京城北方走過去,北門那個地方經過。王孫滿就看了軍隊走過天子之城那個輕慢的態度,連對天子都不尊重,馬上就說,這個軍隊必有災殃。當時候周天子就問他,為什麼會有災殃呢?因為他們的態度輕率又驕傲,輕率就很不小心,驕傲就會隨隨便便、無禮,所以必然會有災殃。所以有一句俗話叫“驕兵必敗”。

那說,“現在又沒有打仗了,驕兵必敗還用得上嗎?”其實就像讀書一樣,一個人自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了,可能他的學問就上不去,他也是必敗了。我們看現在企業的壽命為什麼越來越短?因為很多年輕氣盛,他就賺很多錢,最後驕奢淫逸就來了,他很驕傲,所以這個是“少年得志大不幸”。都是因為他的驕傲伏不住了,最後他的人生就遭災殃了。

所以,就判斷秦國的軍隊這一次會大敗而還。最後真的被晉國打得落花流水,三員大將都被抓起來。這個在歷史當中都有記載,所以“左國諸記可觀也”。這是看到整個軍隊是這個樣子。

唐朝有個讀書人,後來當官也當得很成功,叫裴行儉。當時候唐朝有四個讀書人,文章寫得天下聞名。這四個讀書人叫“盧、駱、王、楊”,盧照鄰、駱賓王、王勃、楊炯,唐初文章天下聞名的就是這四個人。一般的人都覺得這四個人以後一定會很有成就,一定會當大官。可是當時候裴行儉就分析了,他們都還沒有出什麼狀況的時候,裴行儉就分析了,他說一個人以後有沒有成就,首先看什麼呢?看器識。“士先器識而後文藝”。

大家冷靜來看一看,一個人文章寫得很好,一個人的才藝很好,假如他傲慢的話,他的文章跟才藝會變成他的災殃,是吧?對啊。所以我們得要了解到,“德者,才之帥也”。很多人的災禍都是因為才華橫溢,因為才華去壓迫別人、去得罪別人才遭殃。所以“德者”,所有你的能力、才華是為德行所領導,它是所有才能的統帥,你得把根本找到。現在德行忘記了,只重視孩子的才華,他什麼第一名就不可一世,連父母都瞧不起,到時候要教就很困難了。所以古人教育都抓根本,“德者本也,才之帥也”。大家看,這些都是天下聞名的才子,他最後的結果會如何?我們看裴行儉的分析:一個讀書人首先要什麼?度量要大,氣量要大。“識”是什麼?見識、智慧,要看得遠。最重要的是要有德行,要有仁愛的度量,還要有智慧。而後才是學習文藝。

我們現在冷靜想一想,我們現在教孩子把什麼擺在前面?那個一顛倒,很多不好的現象就會產生。要不就是傲慢,要不變成什麼?考試的機器,不會跟人相處。他沒有德嘛。

可是有一個數字大家冷靜去觀察,清朝末年出去了一百多個留學生。出去的時候十二、三歲,都還很小,出去了一百多個,這一百多個回來,沒有一個不是那個領域的佼佼者、領頭者,沒有一個不是喔。這個有沒有給我們教育啟示?這一批人,為什麼一百多個出去沒有一個不是佼佼者?這個比例也太高了吧!百分之一百成為人才,為什麼?因為這一百多個人十幾歲之前都是受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他有這個根哪。所以回來之後他都有忠孝的精神,哪有不全心全意學習,之後全心全意報效祖國的道理呢。所以這個都是歷史當中給我們人生的啟示。

從歷史來看,我們看度量,誰的度量令我們佩服?范仲淹先生,“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諸位朋友,學這樣的度量好不好?你們好像不大願意。本來要說好,說:“這樣我會不會吃虧?”學傳統文化首先要學吃虧,你不學吃虧,度量大不了。那變成計較就不好了,小鼻子、小眼睛就沒福報了,量大福才會大。其實人明理了,就不會擔心吃虧了。為什麼?該是你的跑都跑不掉。所以明白這個道理,吃虧是福,擴寬自己的度量,不要跟人家計較。

范仲淹這么有度量,包容天下,你看他的家道九百年都不衰。我遇過好幾個范家的後代都很有成就。九百年了!不都是這個胸懷承傳給後代子孫?諸位朋友,你們現在孩子出去跟人家講話,會不會說“我們家的家道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你看這種胸懷。他所有范家的後代,從小就知道他九百年前祖宗的胸懷。這樣的孩子,那種人格特質絕對不一樣。

歷史當中有個人說了一句話:寧可我負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負我。誰都占不了他的便宜,是不是?有沒有人比他還會算?他夠厲害的吧,人算又不如……你看老祖宗的這些話,都在提醒我們,他再怎么會算,算到最後他的子孫全被殺光了,怎么會算!沒福啊,心量小啊,所以曹操的後代被司馬懿給殺死了,“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曹操他父親有一個老朋友,在他落難的時候接待他,他就懷疑他可能去通風報信,把他全家都殺了。讀儒書的人、讀中華經典的怎么可以這么做?孟子是說,“行一不義”,做一件不道義的事;“殺一不辜”,傷害一個無辜的人而得到天下,都不做,這樣才是聖賢君子。一個懷疑,他就取了救他命的人一家人性命,所以你看他的後代是這個結果。

“識”,見識深遠。周公作《周禮》,整個國家幾百年都是興盛,他很有遠見。可是秦朝統一了天下,他沒有遠見,他用什麼方法?用殺人的方法。光是趙國他就坑殺了投降的四十萬軍,你看那個殺業有多重。秦國取得天下……周朝是八百多年,秦國呢?十五年就滅亡了,最後孩子也被誅殺了,後代也被誅殺了。所以這個“器識”是一個人重要的人格修養,而後才是發展文藝。

所以裴行儉就說到了,盧、駱、王這三個人都太浮躁了,氣量都不大,不會有大作為,結果這些人都三四十歲就死了。裴行儉說只有楊炯性格比較沉靜,沉得住氣,可能他不會遭殃。最後真的就只有楊炯是善終,其他三個都死得很早。所以我們古人很有智慧,看他的人生態度就可以斷他的命運,看他的性格可以斷命運。所以“見人言動,億而談其禍福。靡不驗者,左國諸記可觀也”。

講了這么多,諸位朋友,我們會不會看自己的命?命運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所以你看,接下來講了:

【大都吉凶之兆。】

一個人,甚至於一個國家,他的吉凶禍福都是先有徵兆的。就好像一個人生病,他要到病重以前都不知道有多少徵兆,是人太粗心大意,沒有用心去觀察,吉凶禍福也是這樣。他的徵兆從哪裡看呢?

【萌乎心。】

這個徵兆從發源於其人的心。

【而動乎四體。】

這個“動”就是顯現出來,在他的整個肢體、外表上面,他的行為上。

【其過於厚者常獲福。】

就是這一個人,他的人生態度,行事是很穩重的,而且他的相貌,從他的相貌當中看出來他是仁慈忠厚,行事穩重。這個“厚”就是忠厚、穩重的意思,“獲福”就能納很多的祥福。

【過於薄者常近禍。】

他的相貌刻薄,行事又很輕浮的話,那就離災禍不遠了,“常近禍”,這都可以判斷得出來。

【俗眼多翳。】

“俗眼”就是一般世俗人。“翳”是指眼病,眼睛生病了,就好像那個白內障,眼睛被遮住了,看不清楚。就是比喻一般的人他看不到這些吉凶的徵兆,就不懂得怎么去趨吉避凶,去轉變命運。而且他們不只看不清楚,還下了判斷,就說:

【謂有未定而不可測者。】

這個“謂”就是他們認為,吉凶他看不到徵兆,所以吉凶根本就是不定的、不可以預測的。

大家學書法的人,都知道有一篇書法叫《蘭亭集序》,這是王羲之先生寫的。這篇書法,唐太宗非常愛,好像最後是陪他進了墳墓裡面去了,愛不釋手。王羲之他第五個孩子叫王徽之,第六個孩子叫王操之,第七個孩子叫王獻之。他這三個孩子有一天去找當時候的宰相謝安。結果三個孩子跟謝安先生談完話離開的時候,旁邊的人就問,說你看這三個孩子以後誰比較有成就?謝安馬上說:“第七個孩子王獻之。”“何以見得呢?”他說:“這三個孩子裡面,最小的王獻之話最少,他只是很禮貌地寒喧問候完之後,他基本上就恭恭敬敬聽長輩談人生的道理,他就沒有再插嘴了,其他兩個哥哥話比較多。”

看一個人吉不吉祥,看他話多話少有關係,像我話太多了。《易經》告訴我們“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眾”,從這裡我們看得出來,言辭少,心很定,這個人吉祥。而話多的人是什麼?很浮躁,“躁人之辭多”。我也想當吉人,所以告訴大家,我不上課的時候話也很少的,好像有點越描越黑。當然,更重要的還是要有自知之明,能夠斷自己的吉凶。

後來確實是王獻之的成就最高,謝安確實是慧眼之人。所以真的不是不可測的。

曾國藩先生很有人生閱歷,他有一本書就是專門看人家的面相,那本書叫《冰鑒》,裡面就有談到怎么斷一個人的人生。大家學會以後,回去跟人家分享,人家會說:“你好像會算命。”其實沒有,都是有道理的。為什麼?相由心生,吉凶禍福是心決定的,心的狀態又會表現在你整個容貌跟你的肢體上。所以“萌乎心而動乎四體”。

“功名看氣宇”,看你的氣度、風度,就是你很能包容不計較了,都是笑口常開,不會愁眉苦臉。“事業看精神”,他精神面貌很好,而且做事很投入,很熱愛他的工作。“窮通看指甲”。“壽夭”看一個人是長壽還是短命,“壽夭看腳踵”,就是一個人走路,他的腳根有沒有著地很穩。一個人走路,腳根不怎么著地,這個人短命相。當然你以後走路不要“砰”,走路著地很平穩,你假如浮浮的,這個人短命相。還有一個就是“若要看條理”,看一個人有沒有條理,“只在言語中”。你聽他講話是不是講得很分明、很清楚,還是講得前一句後一句,聽不清楚他在表達什麼。看一個人條理,看他講話。

那個指甲也是很重要,指甲一般都是這樣凹的,假如很平的話,這個人體質不是很好。其實說實在的,一個人事業要有成,很重要的本錢是身體健康。媽媽照顧得好、身體很壯的人,真正面臨很大的責任,你讓他一個禮拜不怎么睡覺,只睡一兩個小時,他就挺過來了。可是他假如體力不好,兩天就掛了,是吧?他就不行了。所以能扛大任的,大家想一想,在古代代表國家統領軍隊,那個幾萬人生死操之在他的手上,沒有那種很好的身體,那扛不了的。

但是大家想一想,現在人的身體好不好?好不好?都吃外面怎么會好?是不是?所以現在的人,我感覺看得很短,叫做急功近利,他們就這么算說,“兩個人賺比較多啊”,他就看到那個薪水而已。大家注意看,當你坐在餐館裡吃飯,禮拜三、禮拜五吃飯的時候,晚上看到一個媽媽帶著三個孩子出來吃飯,請問大家,那一餐吃下去多少錢?她三餐都吃外面,請問多少錢?是不是?這都要算。以前一個爸爸賺,還可以買三間房子,現在兩個人一起賺,買一間,一輩子當房奴。重點是什麼?小富由勤儉,要節儉,錢才聚得起來。像現在這種生活方式、消費形態,要存錢,大難大難。是不是?所以,你看現在的人當房奴的,比例太高太高了。

我剛剛只是算吃而已,還有好幾筆帳我慢慢算。吃,花出去了,自己煮就沒有花那么多錢。再來,吃外面,你的公公、婆婆、先生、孩子的身體都不好,以後還要醫藥費,這筆帳怎么算?你注意看,現在人存了一筆錢,都在最後半年花光光,在哪裡花掉的?“這一位先生,對不起,我必須告訴你,你只剩下三個月了。”然後就開始“咔咔咔”,全部都插上了,然後一天花……嚇死你,你就搞了一輩子然後全部都沒了。那還好,花完沒事了嗎?有的子孫接著花。所以人要看得遠。

吃花掉的、健康花掉的。再來,媽媽在家裡的時候,陪伴孩子學習,他養成讀書習慣,不用花補習費。我們家孩子很少補習的,爸爸媽媽都陪我們讀書。你看現在的孩子嚇死人,補三科、補四科的。我跟我一個學生說:“同學,商量一下,你補四科這么多乾什麼?”四科都要花錢,都不是很少的錢。我那個女同學跟我講:“老師,我們那一條巷子的人都補四科,所以我也要補四科。”哪有補習也在跟人家比賽的?你說現在的人活得有點不清楚。大家注意看,請問養成讀書習慣的人,以後成績好,還是補四科的人?看準喔。人現在都忙得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看看真相是什麼,看看結果是什麼。那個被補習班這樣逼出來的,然後考前還給他準備好那些考題的,最後讀書能力都很差,他都是依賴上來的。這個上了國中、上了高中那個成績就下來了。那個都靠自己念的人,他就越來越有獨立思考,越來越有主動學習的能力,反而他的成績就是這樣一直上去。

現在的人有一個迷失,好像錢很好用、錢很好使。我告訴大家,世間麻煩的事情沒有一件事是錢可以解決的。你看現在家庭裡面頭痛得要死,人與人發生衝突了,哪一個是錢能解決的?你說:“真的解決了呢,給他就沒事了。”我告訴你,事還在後面。有沒有道理?有哇,欲似深淵,你拿那個錢一時把他的欲望堵住了,下一段時間又會出問題了。好,這是補習。

再來,你先生都到外面去吃,外面現在女人很多,而且都穿得很少,那個危險性很高。麻煩了,你看現在離婚率這么高。我小時候看到電視在演“爸爸回家吃晚餐”,我當時候看說,講這句話乾什麼?我爸爸每天回家吃晚餐啊!我才知道很多爸爸不回家吃晚餐。你看一個家庭對一個人的人生的思想影響好大喔,我不知道爸爸是不回家吃晚餐的。然後我不知道有離婚,我記得我念高中的時候認識一個很好的朋友,他說:“我爸爸跟我媽媽離婚了。”“啊?天啊!”因為我小時候常常聽我媽媽講一句話,我媽媽說:“你們蔡家的男人是不跟女人計較的,是不打女人的。”這給我的印象就是我們這些叔叔,夫妻都是挺好的,衝突都看不到,還看離婚。後來才知道,原來世界是這個樣子。

所以大家看,很多危險都是因為先生都在外面,孩子都在外面。你看一個孩子背著一個鑰匙走進門,一推,誰都不在。請問他去哪裡?他就去電動玩具店了嘛。那他不就迷上這些遊戲了?有的現在那些遊戲機又加了一些毒品的東西在裡面,你看這些危機都存在。

我剛剛分析的東西,都不是錢買得回來的,有沒有?是啊,人算不如天算,任何的家庭經營方式,人與人的相處方式,只要偏離了老祖宗的教導,亂相就越來越明顯。所以“棄常則妖興”,人棄了常道,很多奇奇怪怪的現象就出來了,這個都是幾千年前就已經提醒我們了。包含老子說的,“不知常,妄作凶”。“知常曰明”,一個人知道什麼是做人的常道,甚至於是怎么教育孩子,這個人都很清楚,叫明白人,“不知常,妄作凶”。

所以我們現在看起來很多怪現象,都會覺得這個世界怎么救啊、怎么解決問題呀?好像很複雜。告訴大家,從人心上看,一點都不複雜。所有的亂象根源,就是人心被什麼污染了?一句話就講完了,“利慾”污染了。都是欲望、都是自私自利。孔子說“小人喻於利”,假如他的思想都是想利的、想享受欲望的,我們教出來的都是小人。可是“君子喻於義”,假如我們從小教他道義,那都是孝子賢孫,就看我們會不會教。從小教他要都是想自己,都是去跟人家爭利,你就教出小人來了;教他念念為人想,要有道義、要有情義,君子就出來了。其實就是一念之間,禍福就不一樣了,不複雜。大家冷靜去看,你列得出來所有的社會亂象,根就在這兩個字,沒有一件是跳過這個原因的,不複雜。

世間的人明不明白,我們不管,我們從此以後不能做違反常道的事情,所以叫“五常”,仁、義、禮、智、信。自己要這么存心,這么去教孩子。“仁”,愛人,為人想;“義”,循著道理,合情、合理、合法去做人;“禮”,禮貌恭敬他人,不傲慢,不瞧不起人,尊重別人;“智”,智慧、理智,不感情用事,不亂發脾氣;“信”,“凡出言,信為先”,要守信用。

剛剛跟大家講到的,一個人,曾國藩先生分析的,都可以斷得出來這個人的一生。《中庸》還有一句話講,叫“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你看一個國家要興旺起來了,它有徵兆。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沒有在網路當中看到一則新聞,這個確實是國家民族將興的徵兆。就是北京大學的校長,周其鳳先生。北京大學校長,大家知道意思嗎?就是學術界的領袖,是不是?讀書人的領袖喔,北京大學那是中國最高學府。他回到老家,他老家是湖南瀏陽,為他老母親九十大壽祝壽。而他母親九十歲,他也六七十歲了。他跪在他母親的面前痛哭,抱著他媽說道,“媽媽你八十大壽的時候,我因為工作太忙,耽誤了回來給你祝壽。所以十年前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我母親九十大壽的時候,我再有任何情況都必須回來陪母親,給母親祝壽”滿他的願啊,很感動,母子抱在一起流眼淚,旁邊的親友看了也很感動。一個學術界的領袖,首先以身作則把孝做出來。我們想一想,北京大學的所有學生看到這一幕一定為之動容。禎祥在哪?禎祥在人的孝心、人的善心發出來了。百善孝為先,孝心一開,百善接著都開起來了。所以我們看了也很欣慰。

還有一段話,我們之前也跟大家談過,這段話也是孔子高度的智慧,都能夠斷一個人、一個家的吉凶。孔子說,“損人自益,身之不祥”。一個人都是想著損害別人,利益自己,這個人這一生會有災禍。所以真正懂這個道理了,要讓孩子為人想,他就是吉祥,為自己想,那反而我們在教孩子招禍的方法了。

“棄老取幼,家之不祥”。一個家庭裡面都不管老人,只管小孩,這個家不吉祥。大家想一想,現在一個家庭裡面先管老人還是先管小孩?先給老人祝壽,還是先給孩子生日?小孩不能說祝壽了,祝到最後真的沒壽了,那么小,對社會都沒貢獻,你就花他的福報,福都折光了。甚至於給老人祝壽,名義上給老人祝壽,事實上都是在陪孩子玩。你看那老人七八十歲了,好吧,要祝壽了,小孩在那裡吵半天,他在那裡打瞌睡了。祝什麼壽?都管小孩了。全家出去玩,問誰?說出去玩,來先問老人?都是先問小孩。注意喲,為什麼現在家道都敗了?“棄老取幼,家之不祥”。2500年前,孔子就可以斷,從這些地方就可以斷吉凶禍福了。

一個團體的吉凶禍福。孔子接著講,“釋賢而任不肖,國之不祥”,“釋賢”就是賢德的人你不用,都用那個會巴結、諂媚的,這個國家、這個團體不吉祥。其實就是人假如只用聽他的話的,那這個人的事業也要垮下來,都是巴結、諂媚,都不講他的不對了。

諸位朋友,你喜歡講你好的人還是講你不好的人?Hello,你們沒什麼反應。你說:“哎呀,他講我缺點,我不高興。”你不吉祥了,“聞譽恐,聞過欣,直諒士,漸相親”,所以叫“福在受諫”。你接受人家的勸諫你才有福。所以大家想一想,要有福氣,還得先轉變,不要只聽諂媚、巴結的話,得聽正直的話才行。

接著孔子又講,“老者不教,幼者不學”,老一輩的人不教倫理道德,晚一輩的人都不學了,“俗之不祥”,這整個社會的風俗會兵敗如山倒。

我曾經聽有上了年紀的人講:“哎呀,現在年輕人都有年輕人的想法,我們管不了啦。”有沒有道理?有?你還有?你再把這個話去講給別人聽就麻煩了,所有的長輩都不管下一代,完了。教育的“教”字怎么寫?第一個“〤”就是父母、老師做榜樣的,小孩在底下上行下效。“養不教,父之過”,怎么可以不教呢?有罪過。生了就要教,不然你不要生,有沒有道理?有。你生了你要對祖宗負責任,你要對社會國家負責任,又沒有人逼你。所以似是而非的道理你不要亂傳,傳了你要負因果責任。那個人被你誤導了,他們家以後不好,你都要背責任。所以“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不可以亂講話,一開口就是跟經典相應才講,不然不講話。

最後一句話講,“聖人伏匿,愚者擅權”,聖人沒有被重用,甚至於聖人的教誨沒有人要學了,都說它是過時的。“聖人伏匿,愚者擅權”,愚昧的人、狂妄的人說這些東西沒用,過時了,反而他掌握了很多重要的因緣,那就“天下不祥”了。

所以湯恩比教授其實在幾十年前,70年代他就看到這個世界的危難。這個長者不簡單,三四十年前就看到危難了,大聲疾呼一句話,“解決二十一世紀……”我們二十一世紀還沒到的三四十年前他就已經斷言,“唯有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他就已經點出來,他就已經知道這整個功利社會再下去,而沒有中華文明的仁慈博愛就沒有救了。

所以我們生在這個大時代,要扭轉整個天下的災禍,得要從自己的心開始轉起。現在人念念自私自利,我們怎么做?念念為人著想,好不好?我就不逼你們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總要為這個世界做些事情。我們現在所學的這些經典的教誨,都是可以挽救世界劫難的智慧。所以看到這些古人、看到孔子這些智慧,我們真的要好好來學。接著經文講:

【至誠合天。福之將至。觀其善而必先知之矣。禍之將至。觀其不善而必先知之矣。】

至誠的心是真心。“合天”,天包容萬物,地承載萬物,所以至誠的心,胸懷就像天地一樣的寬廣,包容一切的人、事、物,仁民愛物。而我們人之所以稱為天、地、人三才,就是要用至誠的心來愛護萬物,不然我們稱為三才,就白稱我們是三才,天、地、人。可是人不明理,自私自利之後,現在變成萬物的殺手。大自然被人類破壞了,野生動物,整個地球上的生命瀕臨絕種的越來越多,都是被人給害的。萬物之靈變成萬物的殺手,這個是越活越後退了,有沒有後退?我不是說你們,我是說現在的人。

可是大家注意,為什麼我們從小讀教科書的時候說,我們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文明的文化呢?有沒有讀過?我記得我以前讀教科書的時候,好像,“嗯,以前的人都過時了,我最文明。”最後讀經典才知道,我最不文明。文明不是你那個廁所很乾淨叫文明,文明是你的心有道德才叫文明。所以我們現在變成什麼?外面很好看,裡面都跟人的“仁、義、禮、智”都違背了。所以我們不要外在的表象,然後人個個痛苦得不得了。要憑良心生活,愛人、愛物就對了。所以用這種與天地一樣的胸懷,這樣的善心叫“福之將至”,為什麼?觀其這顆善心,還有他的善行,就必先能了解到了。

《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一句,叫“救蟻中狀元之選”。一個人在進京趕考的過程救了一窩螞蟻,最後考上狀元。請問大家,一窩螞蟻有多少生命?數不清楚。他那種慈悲心,所以“觀其善必先知之”。下一句,“埋蛇享宰相之榮”。就是楚國的孫叔敖,他們當地有一個說法,就是見到雙頭蛇的人,就沒命了。結果他看到雙頭蛇,他趕緊把雙頭蛇埋了,他怕後面的人又看到又沒命了。然後自己回家之後,就哭哭啼啼的很難過,他媽媽說:“你怎么那么難過?”他說:“母親啊,我看到雙頭蛇了,我怕別人再看到趕緊把它埋了,而我就快死了,就再也不能孝養你老人家了。”他當下這種存心是孝心、是善心。他母親笑著說,孩子,你有這一念心,你以後會很有福了,不會有災難,放心。你看我們以前的媽媽也會算命,算他兒子以後會有大福,最後真的做了楚國的宰相。

《文昌帝君陰騭文》大家好好讀一讀,我們這個課本裡面有,當然不是現在讀。大家下一次早點來,讀一遍三分鐘就可以讀完,不會太長。“禍之將至,觀其不善而必先知之矣”,看到他的心不善、行為不善就可以推斷得了他的災禍不遠。有一句俗話講,“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離去;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所以禍福真的都在一念之間的召感。接著講:

【今欲獲福而遠禍。】

我們今天想要獲得福報、吉祥,遠離災禍。

【未論行善,先須改過。】

還沒有談到如何積德行善以前,首先要先明白如何改過,如何改掉自己的壞習性、壞習慣。這一點就是改過要在行善之前。首先,假如行善都摻雜著這些過失,這個善就不純,行善的功就不能彰顯,這個功德就顯不出來,這個是第一個意義;第二個意義,就是我們之前也講到的,就像一個水桶,不改過,這個過就像破洞一樣,水都流掉了,你再怎么灌,它也留不住;第三,善就好像醍醐一樣,惡就好像毒藥一樣,你把這個惡、這個毒摻在醍醐裡面,醍醐也有毒了。所以大家想一想,一個人都不改過,一直行善,其實他那個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內心裡還是有很多不好的念頭,不然他就去改它了,怎么還是都不改呢?

所以,我們還是要往純善無惡去努力。所以我們了解到,要獲福而遠禍,這是我們的目標,這是改過的原因,要獲福而遠禍。那具體要改過需要什麼基礎呢?經文講到:

【但改過者。】

這個改過的基礎,要先發三種心。

【第一。要發恥心。】

羞恥心。

【思古之聖賢。與我同為丈夫。】

我們思考到,留名青史的這些聖賢人,跟我同樣是人,同樣是大丈夫。

【彼何以百世為師。我何以一身瓦裂。】

他可以百世留芳,留名青史,影響到百年、千年之後的後代子孫,甚至是整個人類、整個民族,這一生太有價值了。而我卻是“一身瓦裂”,這個瓦裂掉了,它就沒有用了,意思就是說這一生沒有什麼貢獻,甚至於還成了家庭、還成了國家社會的負擔,那就很悲哀了。所以“我何以一身瓦裂”,同樣是人,怎么可以活成這樣呢?【耽染塵情。】

這個“染”就是染著、貪著。就是甘願隨波逐流,染上很多世間的惡習,“耽染塵情”。哪一些塵情呢?財、色、名、食、睡,這些欲望,都非常貪著。貪財、貪色、貪名、貪吃。你看病從口入,現在人這么多病,其實都還是欲望控制不住。還有睡,現在人有時候睡半天都睡掉了,古人是一寸光陰一寸金,很多都睡掉了。

【私行不義。】

“私”就是指暗中,沒有人看到的時候,做一些違背良心的事情。

【謂人不知。】

以為人家不知道。

【傲然無愧。】

自己還覺得說做壞事都沒有人發現,就很傲慢,自己還覺得自鳴得意,都沒有被發現,很厲害,就“傲然無愧”了。其實一個人在做不義的事情,那是自己在作賤自己的良知。這樣的情況假如再不扭轉:

【將日淪於禽獸而不自知矣。】

就將要沉淪、沉溺,成為衣冠禽獸自己都不知道了。我們看到衣冠禽獸,好像覺得很嚴重,這個詞。其實冷靜看看,我們假如不受倫理道德教育,人不當衣冠禽獸都難。在現在的社會欲望太強,我們不要說別的,現在人類一年墮胎有五千萬的記錄,沒有(記錄)的那可能就再翻一倍了。禽獸都不會做出來傷害自己的親生骨肉,可是卻是萬物之靈每天都在嚴重地發生。而且這個五千萬當中有非常多都是未婚的少女,十幾歲的占很大的比例。所以看到現在的社會現象,想到兩千多年前,孟子的一段話提醒我們:“飽食”,吃得飽;“暖衣”,穿得暖;“逸居而無教”,每天遊手好閒,沒有人生目標,“逸居而無教”,就是沒有倫理道德的教育;“則近於禽獸”。你說現在學歷都很高,那他是學知識,不是學道德。

所以“聖人有憂之”,我們的祖先堯舜這些聖王,在幾千年前就看到了這個問題,所以趕緊叫契當教育部長,教什麼?“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我們看到這一段,今天假如不教他道義、教他做人,他怎么可能不“耽染塵情”呢?他怎么可能不“私行不義”呢?所以“人不學,不知道”,不能怪這些犯錯的人,你得教他才行。誰教?父母要教,學校的老師要教,所有為人長者都要教,你當官的人更要教,當領導的人也要教。“天地君親師”,“君”是領導者,“親”是父母,“師”是當老師的人。

【世之可羞可恥者。莫大乎此。】

人這一生在世最大的羞恥是什麼?自甘墮落,自己糟蹋自己,這是最可悲的事,沒有比這個更可悲的事情。所以人一定要自重、自愛、自立、自強。讀書志在聖賢,這一生讀聖賢書就是要當一個好爸爸,當個好領導,當個好兒子。不愧父母,不愧兄弟,不愧妻子,這個妻子就是太太跟孩子,這樣才對得起自己的家。不負國家,不負人民,不負自己這一生所學的東西,“君子所以用事也”,這一生才活得有價值,對這個世界有用。

接著引了:

【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

這個羞恥的心對一個人的一生重大重大,最重要的一個態度。

【以其得之則聖賢。】

一個人他時時能提起自己的羞恥心,他就可以成聖成賢。

【失之則禽獸耳。】

沒有羞恥心,什麼都敢做,那就淪為衣冠禽獸了。

【此改過之要機也。】

這個是改過最關鍵的一個重點,就是要發羞恥心。那我們接著要想了,羞恥心的根源在哪裡?羞恥心從哪裡發出來的?從孝道。百善孝為先,恥心也是善。所以《弟子規》說“德有傷,貽親羞”,那個就是羞恥心的源頭活水。所以孝不可以不教。我們現在人為什麼沒有羞恥心?因為沒找到羞恥心的源頭。以前的人從小就立志光宗耀祖,不可以給祖先、給父母丟臉,這個就是羞恥心。人家一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沒有家教啊?”我們馬上就很羞愧,趕緊改過了,這個就是羞恥心。接著我們看要發第二個心:

【第二。要發畏心。】

這個“畏”就是畏懼,戒慎恐懼的心,不是放縱,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什麼都不怕,很狂妄,不可以這樣,“畏心”。為什麼要發畏心呢?接著說:

【天地在上。】

這些天地鬼神在上,所以《太上感應篇》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這個“司過之神”就是天地之間都有專門在考察、鑑察人善惡的這些官員,這些天神、地神。人間有警察,天地之間也有維護秩序的警察。所以老子才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現在人很狂妄,看不到的就是沒有。人能看到的是宇宙間多微小的部分啊。而我們在歷史當中看到太多的事例,都是證明有天地鬼神,包含《禮記》,這是我們十三經當中的經典,裡面有一段叫“祭義”,祭祀的意義,裡面都講到,一個國家都有專門守衛國家的國神,重要的道路都有神在鎮守,包含門都有鬥神,廚房有什麼?灶神,他每一個月月晦之日,他要上去稟報,這一家人幹了什麼好事、幹了什麼壞事。怎么會沒有天地鬼神呢?

現在人不懂這些真相,什麼都敢幹,造出來的惡事讓人聽了都毛骨悚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最後那個果報不得了,待會會講到。

天地在上,鬼神難欺。在台灣發生一些真實的故事,有一個年輕人幹的真的是傷天害理的事情,結果他的祖先的墳裂開了,都有徵兆喔。自己的子孫做了傷天害理的事,侮辱祖先,祖先的墳墓裂開,結果裂開以後沒幾天他就被抓了。被誰抓呢?好一段時間抓不到他,剛好有一天經過關公廟,突然走到關公廟門口,整個人就開始發抖,躺在那裡不能動,最後被警察抓起來,就是兇手。隔天報紙報《關公顯神威》,抓到了這個已經抓很久沒抓有到的重犯,把他抓起來了。

大家有空到台灣走走,台灣的神明蠻靈驗的。當然那個靈驗重要的是善因善果,惡因惡報。你一心向善,神明就保佑你了,不一定要到台灣去。但是台灣有很多中華文化,值得大家去參觀。像故宮博物院有從夏、商、周那些我們的鎮國之寶,歷代的鎮國之寶,那個都很有文化,你看了會非常感動。古人那種用心,都為了教育好下一代。

我們台灣有一個法醫,就是兇殺案他不知道去協助了多少次。在台灣提這個人,在我這個年齡的沒有人不認識他的,叫楊日松法官。他破了很多很困難的案件,有很大的比例怎么破案的呢?是被殺害的當事人來找他。這個例子太多了,舉一個就好了。有一個女的被殺害了,結果被殺害的當天晚上,那個女子到了楊日松的家裡面,給他敲門,她穿的衣服他都看到了。隔天他聽到了,要趕緊趕到現場驗屍了,到了現場看那個穿的衣服,就跟他昨天來找他的那個女孩子一模一樣。所以鬼神難欺呀。人這個身體壞了、不能用了,它是工具呀,人還有靈魂,靈魂在用這個工具。你把她的身體殺了,她的靈魂一定恨你恨透了嘛,哪有不報仇的呢?人明白這個道理幹嘛去傷害人呢?一傷害人絕對沒有占便宜的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這個在歷史當中,漢景帝時候有一個大臣,叫晁錯。剛好那個時候他建議國家的政策,最後發生七國之亂,當時候七個諸侯國都叛亂了。最後袁盎建議說把晁錯殺了,他們就不會叛變了,結果晁錯就被殺了,袁盎建議的。結果這個晁錯的鬼魂跟著袁盎跟了十輩子。為什麼跟十輩子都沒討到債呢?因為袁盎十輩子都是高僧,旁邊都有護法神,他近不了。結果到了十世當到什麼?當到悟達國師,一個國家的國師。皇帝賜他一個檀香寶座,悟達國師坐在那個檀香寶座有一點覺得自己很厲害,傲慢心起來了,護法神就走了。結果晁錯的鬼魂就跑到他的腳上長了一個人面瘡,就痛得他命都快沒有了,這個歷史上都有記載。後來是因為悟達國師以前救過一個老人,那個老人是佛陀的弟子,迦若迦尊者,幫他化解了這個冤業,救了他的命,用慈悲三昧水把他治好了。所以佛門有一本經叫做《慈悲三昧水懺》,就是這個歷史典故來的。所以靈魂是不會死的,身體是工具用壞了而已。所以要跟人結善緣,不能結惡緣,鬼神難欺。

這個我很相信,因為我從小有看一個電視叫《天眼》,台灣這些方面還不錯。這個電視劇就已經告訴你什麼?老天有眼,明察秋毫。你還幹壞事,那個節目就是演出了很多幹了壞事最後都被抓到的,還有很多真的是那個受害者顯像了,然後抓到了那個兇手。台灣有一個人叫白冰冰,你們知不知道?白冰凍的女兒被殺害了,那個兇手被抓到的時候,有一次下車就口吐白沫,一直在那裡抖。那個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他傷害一個女孩的命,那女孩當然要找他算賬了。所以人真的明白有靈魂,就好好斷惡修善,這個靈魂這一生能夠提升,到聖賢佛菩薩的境界,這一生是最有價值的,絕對不能造惡墮落下去。“實鑒臨之”,都實實在在監察著世人的情況。

【重則降之百殃。】

嚴重的話,“百殃”種種災禍會降臨。其實大家冷靜看,現在打開報紙全世界的災禍多不多?老祖宗提醒我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可能我們馬來西亞的華人好像沒什麼感覺,你一提災難,好像沒什麼感覺,最近風調雨順的。全世界災難非常多,所以馬來西亞是寶地。為什麼是寶地?心善良,尤其什麼?為了中華民族的文化,這一方的華人非常用心。你看一千多所華校,六十所獨中,誰出錢啊?華人拿這個錢不得了啊,拿錢出來支持什麼?中華民族文化的承傳,你看這個心量,福報就很大,所以福報都是心感召來的。當然要看得更遠,既然這個文化對人心的教化這么重要,整個華教的發揚,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要立定目標,以後你的孩子四書五經都可以給全世界講解,還可以用Englishcomposition,是不是?要立這樣的大志,你得先立,你的孩子才會立。

【輕則損其現福。】

輕微的過失就損害了現在的福報。

【吾何可以不懼。】

怎么可以不敬畏、不戒慎恐懼地來謹慎自己的一言一行呢?

【不惟是也。】

不只是這樣。

【閒居之地。】

一個人平常閒居獨處的時候。

【指視昭然。】

這個“指視”,“指”是指頭,就好像是什麼呢?十個指頭指著我們。“視”是眼睛,十個眼睛看著我們,就是其實都是看得很清楚的,“指視昭然”。這個“昭然”就是很明顯的。

【吾雖掩之甚密。文之甚巧。】

好像我很能夠掩蓋自己的行為,甚至把話都講得很好聽,都“倘掩飾”了。

【而肺肝早露。】我們看,肺跟肝是在身體裡面,一般看不到,可是神目如電,天地鬼神他沒有這個障礙,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都藏不了,肺肝早都露出來了。這個不好的行為,早就被天地鬼神看到了。

【終難自欺。】

自己欺騙自己都很難,怎么可能還騙得了天地鬼神?

【被人覷破。】

甚至於自己不好的行為,最後還被親朋好友給看穿了,那這一生等於是名譽就掃地了。

【不值一文矣。】

可能就是留下臭名了。

【烏得不懍懍。】

怎么可以不心懷恐懼呢?這個“懍懍”就是恐懼。這個是告訴我們要懷畏心。接著又講到:

【一息尚存。彌天之惡。猶可悔改。】

為什麼要畏懼呢?只要肯改過,再大的惡都能夠扭轉,所以要趕緊斷惡修善,不能再蹉跎了。

好,今天先跟大家講到這裡,謝謝大家!

資料恭摘: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了凡四訓》學習分享(第十二集)蔡禮旭老師2012/7/16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檔名:07-045-012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