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果卿居士:念佛功德之楊老


時間:2015/7/9 作者:周允傑

果卿居士:念佛功德之楊老

今日道場。同業大眾。如經所說。大可怖畏。相與至心。等一痛切。五體投地。普為十方一切眾生。已受苦者。當受苦者。皈依世間大慈悲父。

----《梁皇寶懺》

這是普為十方一切苦難眾生皈依世間大慈悲父——佛。

如果你走在馬路上看到運送動物的車輛,可立刻小聲為它們念“三皈依”的皈依文,或在農貿市場或超市,見到未死或已死的眾生,如是觀想:凡我眼睛看到的已死、未死、待死和正在被殺的眾生,都跟我一起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遍)。然後可以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數聲,增念往生咒一至三遍更好,會有無量眾生跪在虛空中聽受三皈依,跟你念佛,死後即往生善道。“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拜懺功德非常大,以此功德之力,代為已受苦、當受苦的眾生,皈依佛法僧,冥冥中會令眾生受益。能讓眾生受益的人,必然自己受益,並且品位、境界也都提高了。

《現代因果實錄》“毛驢討債”那個故事中的爺爺奶奶,即楊老和張居士,學佛後天天都沉浸在修行的法喜當中。他們的那個惡緣孫子,早就變成了一個孝順的好孩子。有一次爺爺排尿困難,他硬是或蹲或跪地給爺爺接了半個小時的尿。有時還會把自己學做的素菜給爺爺奶奶送來。

二○○七年七月,我送八十三歲的佛友楊老走完了他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當我向被鮮花簇擁的老人遺體告別三鞠躬時,眼淚情不自禁地掉了下來——今後我再也見不到這位慈悲善良、志同道合的老人了……忽然,老人遺體上空出現了楊老跪在一個碩大的蓮花中正在向西方三聖頂禮的畫面,佛樂及念誦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綿延不斷地傳入我的耳朵。因為當時告別儀式正在進行中,興奮的我只能附在我的同修果能耳邊告訴她:“楊老已經花開見佛了,上品下生!”

楊老接觸佛法的時間只有七年,但是他善根深厚,與我們相識的當天就發心持戒並斷除了葷腥,並當著我的面發自內心地懺悔了自己過去殺生食肉的種種過失。因為他本來要做的一次心臟支架手術在學佛後得以免除,這更堅定了他學佛的信心。

此後的五、六年中,他與老伴張居士一起發菩提心,以家為道場精進不懈,經常反省懺悔自己在身口意方面的過失,一心求出三界,往生淨土。他們每天早晨去公園散步活動時,用小小的計數器計數,自定了這樣的課程:去公園路上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一千聲,在公園裡邊活動身體邊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一千聲,回家路上念“南無地藏王菩薩”一千聲,回家吃完早餐休息半小時即開始上早課,兩位老人家身穿海青,一個手拿引磬走在前面,一個手捧早課本緊跟其後,邊走邊念,在二室二廳的房子裡繞佛,大約一小時完成。

鐘點工料理家務時,老兩口便開始邊讀經典邊研究,有時兩人會為一句教理爭論,若誰也說不服誰,就把頁數記錄在小本子上,等什麼時候我來看他們時讓我當裁判,如果我贊成楊老的觀點,楊老會面帶欣慰的笑一笑,張居士則會馬上讚揚他說要向他學習。如果我認為張居士理解得對,她會立即喜笑顏開,搖頭晃腦,雙手拍巴掌,滿頭白髮的張居士儼然像一個小孩子那么燦爛可愛,每當遇到她這種“燦爛”,我都會生起慚愧心,我的脾氣太剛烈,儘管改了不少,比起張居士,天上地下,感嘆自己“難調難伏”。

二○○六年的春節前,我去看望楊老才剛剛坐下,張居士就向我懺悔起來:她偶然發現,窗戶上面的房頂上有個黑點,仔細一看是只蒼蠅,馬上喊:“老頭子,快拿把扇子來。”楊老問:“大冷天拿扇子乾什麼?”“牆上有個蒼蠅,我打開窗戶,你拿扇子把它轟出去。”楊老馬上批評說:“你怎么念的佛,這么冷的天,把蒼蠅轟出去,它不就凍死了!”張居士聽楊老這么一講,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說:“哎呀,老頭子啊!我修的可比你差遠了,怎么就沒有一點慈悲心呢?我懺悔,我懺悔!快來!老頭子,咱倆一起給蒼蠅受三皈依。”於是倆人合十向上望著蒼蠅,念道:“皈依佛,歸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墮地獄,歸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畜生……”三天之後張居士發現蒼蠅還在原處未動,“哎!老頭快拿扇子來。”“又拿扇子乾什麼?”“都三、四天了,蒼蠅也沒動,趕它下來吃點東西,別餓死了。”當用扇子趕走蒼蠅的時候。它卻掉落在地上,原來已經死了,往生善道去了。

自從吃素念佛之後,楊老再也沒得過大病,胃口好得很,午飯和晚飯能吃五六兩的麵條。而在這之前,每年都要住院1~2次,因為他全身的“零件”都有毛病。直到八個月前,胃部逐漸不適,兒女們堅持去醫院檢查,查出胃裡有腫塊。在服用抗癌藥物後,白血球下降,停止藥物反倒好轉,最後決定停止用藥,楊老堅持回家,靠打點滴服用一般藥物維持。

楊老女兒打電話給我時,我在上海,我讓她問楊老是否吃過驢肉,電話旁邊的張居士當即就說從沒吃過,我讓她去問楊老,過了一會兒我在電話中就聽楊老說,一九五○年他剛分配工作,單位旁邊有一個賣驢肉燒餅的小店,他那時是一個人生活,所以常買著吃。於是我對楊老講:“你以前生病全是驢找你的麻煩,學佛之後吃素念經,驢也明理了,就不再報復你了,但你卻把吃過它們的事情給忘了,不知道懺悔,超度它們,它們現在令你生病難受,一是提醒你,二是請你為它們誦《地藏經》超度。再有戰爭年代死去的戰友,還有建立新中國後死去的戰友、朋友,他們多在惡道,知你修得好,都來請你幫助超度出離苦海。能想到他們的名字或者忘了名字能想起的,你學佛多年的功德就會惠及到他們,再為他們放生,多誦《地藏經》就更好。”

七月十日上午九點,沉睡了幾個小時的楊老睜開雙眼,見老伴和子女都在身邊,面帶喜悅地對老伴講:“剛才菩薩給我送蓮花來了,還祝賀我,我也祝賀了菩薩。”又看著兒女們說:“跟著你媽媽好好念佛,要堅定!堅定!要覺悟!覺悟!”說罷,閉上了雙眼,大家以為他在閉目休息,誰知少頃,頭向右偏,往生去了。

張居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楊老走了,不信佛的子女們要立即換衣服清洗身體,她該怎么辦時,我說,按你孩子們的意思辦。楊老已往生到極樂世界,現在是中品中生。因為他臨終心不顛倒,一心往生西方,已被佛菩薩接到極樂國土了,不會再受世俗人情的影響。

楊老在家停靈四天,按世間習俗免不了磕頭燒紙,甚至不時會有人哭。我與一些居士在佛堂里大聲以五音念佛為楊老助念,聲音壓住了客廳的喧鬧聲。當天楊老不信佛的一個兒子撿空隙進佛堂也跟著念佛了,令我很興奮,真誠的念佛聲也能把迷者招感到佛堂里來,念佛聲更大了,簡直是響徹雲霄……突然佛友騰居士興奮地對大家說:“許多的菩薩和披著袈裟的比丘和比丘尼,都在合十站在周圍跟我們一起念佛,西方三聖在上方笑著注視著我們,五彩金光一絲絲的普照著所有的念佛人。”

這天臨走之前我忽然見楊老的蓮花升至中品上生,回家後我打電話分別問了外地的兩位道友,他們都說是中品上生。我很興奮,原來助念人的信心可以影響到往生者的品位。於是決心要更大聲、更用心地念佛,並叫大家在念佛時堅定要把楊老送到更高品位的信心。其後兩天,楊老子女還有孫輩,多數人都隨時進佛堂跪念佛號,長子在守夜時還為父親誦《地藏經》。直到向遺體告別,楊老已是上品下生,我鼓勵大家七七之內多為楊老念《阿彌陀經》、《金剛經》、《楞嚴經》等經典,繼續實踐看能否把楊老送至更高的品位。

我向讀者匯報的是真實情況,或許會有人批評我講的不如法。但我是堅信不疑的,因為佛說“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楊老往生的情況謹錄於此供同修們參考。

-----摘自果卿居士《漫談慈悲梁皇寶懺》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