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打七紀實之:冤親債主歷代宗親們跪滿我們整個宿舍


時間:2010/6/15 作者:曾幾荷時

(精)冤親債主歷代宗親們跪滿我們整個宿舍廣州第11期(2009年11月1日至7日)

首先介紹一下自己修行情況,早在2008年4月就去大同打第一個七,當時也是受益非常大,並且決定以後一定堅持按六部曲修行,然而,一回到社會,我僅零零散散地堅持誦地藏經3個多月,所謂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更不用說拜懺念佛了。終於在2008年8月決定放下六部曲,發願誦金剛經一萬部,回向方法也是到處回向,一直到2009年10月止,共誦金剛經1300多部,並且曾向人說:至死不會放下金剛經。 像我這個下大決心的人,為何又重新去打地藏七?打七完後,為何又決定放下金剛經,最終回到六部曲的修行軌道上來呢? 打七緣起: 既然轉修金剛經,當然想不到自己還去打七了。好像是在決定去廣州打七前兩天,做了個夢:觀音菩薩說給我一個法寶,我接過一看,是一根黑色的棍子,不長,握在手裡剛剛好,當時心裡非常高興。醒來後,想過,到底是什麼法寶呢?但也沒多想。 當時是10月,我找工作很煩,當時面試了一家大型的企業,似乎沒什麼大問題,但心裡不知為何總覺得一定不能通過,那天下午真的是煩得無法形容,全身都要炸了。很絕望的,我在一張紙上,一面寫“Y”,一面寫“N”,我念觀音聖號,我說如果這個工作通過的話就顯示“Y”,不得就顯示“N”,我拋三次,要三次答案一樣我才相信。於是就開始閉眼拋,睜眼一看,找半天也沒找到那個紙片,我只好又寫了一張,這下子拋了三次都是“N”,我反倒平靜了,心想我再拋一次,又拋一次還是“N”。 這下心裡反倒實在了,突然想去廣州打個地藏七吧,就當散心,這幾天真的是煩得不行了。於是馬上聯繫廣州道場,報名參加11月1日-7日11期打七,非常順利通過報名。 打七前兩天: 30日下午到道場,只有我一個人先到,就由道場裡的廣智師兄帶,自己先誦經拜懺。簡單介紹一下: 1、 到31日晚止共誦12部經,3個大懺,追頂繞佛。 2、 由於道場要求跪誦,當時穿著個七分褲,也就是直接裸跪的,到31號我的膝蓋青了一塊,疼得不行了,一想到接下來正式打七還要跪七天,我就覺得恐懼。 3、 前面兩三部經,我讀的過程中,偶爾是頭腦空白,臉上也不知是熱是冷,總之是沒力讀,想暈倒,聲音啞了。30號晚根本就睡不著,但第二天也不困。 4、 31號睡前求菩薩:1)、聲音好一點,嗓子不要疼。 2)、腿好一點。 3)、睡一個好覺。完全如願。 5、 回向方法,我還是按我在家裡時到處回向,雖然我知道道場的回向規定,但我並不以為然,並且來之前,我居然想,正式打七隱瞞同修按自己的回向方法做。但最終我知道自己完全錯了(懺悔),正式打七開始我就很聽話地按道場的回向方法,回向給冤親債主歷代宗親,估計這是我能提前兩天來的原因。 打七交流會: 在這裡我非常感恩於師兄,感恩佛菩薩,每個交流會都一一解答了我的問題,使我從內心裡完全信服六部曲,相信地藏王菩薩,完全解除了我的疑惑,指引我更堅定按六部曲修行,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一:改掉了我的回向方法 交流會上於師兄說: 1、 世尊說:每個眾生的業障若化為有形的話,即盡虛空遍法界。 2、 喜歡回向給盡虛空遍法界的人,是因為只是說一句話,並不用實質的付出,並且有一種成就感,就好像自己普渡眾生一般。 3、 工作中,一個知識、能力、各方面都不如你的人,卻處處能得委以重任,你服嗎? 以上三點一針見血,完全是打到我心根上了,實在令我汗顏,我仔細反觀自己,確實呀,自己的業障都盡虛空遍法界了,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還想幫別人?還沒會游泳就想救人?再者,確實平時回向法界都是因為只用說這么一句簡單的話,如果說要給錢的話,我就不願意了,這么一想自己心量有多大,就露餡了。 有時心裡還打算盤,經上不是說了嗎?“如是善事,但能回向法界,是人功德,百千生中受上妙樂,如但回向自家眷屬,或自身利益,如是之果,即三生受樂。”想想還是回向法界划算,根本不明白回向對象是否得益,得益多少,不是取決於回向的話怎么說,而是取決於自己心量的多少,像我這種,平時小心眼,到處看人不順眼,這不能容那不能容的人,還回向給法界呢,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其實是一種貢高我慢。就這樣,我心服口服改掉了我的回向方法,說實話,以前老在網上看別人怎么勸說,都沒能像交流會這樣說得我完全折服。 二:讓我有力量堅持跪誦到最後 於師兄在交流會上說: 1、 用生命來求地藏王菩薩。 2、 你受的苦多一點,超度的功德就大一些。 3、 越難受越堅持,越有反應越是解決問題的時候。 以上三點,讓我完全去除了前兩天跪誦的恐懼感(特別那時一想起追頂也要跪就害怕),我想,如果我不相信有地藏王菩薩,那我信佛做什麼;如果我不相信地藏王菩薩的力量,那我來打七做什麼。毫無疑問,這七天,我就把這條命全交給地藏菩薩了,更何況說區區一個跪呢?另外,我意識到以前害了眾生有情的命,扒過他們的皮,吃過他們的肉體,要多殘忍就多殘忍,現在,我來到這裡,就完全是一個罪人的身份來求人家原諒來了,這么害過人家,就想舒服誦幾部經就能得到諒解嗎?還有臉這么想?毫無疑問,必須跪,一個罪人不跪,誰跪?最後,要求菩薩解決這樣的重罪,自己都不受點皮肉苦,還有道理嗎?毫無疑問,一定要跪,跪得越疼越好。 就以這樣的心態,我一路跪了下來,除了中間有幾次嘴裡誦出痰來,要出去吐之外,其它只要是在誦經就是在跪。所有的追頂除一次沒跪,其它都全程跪到尾。 好像是第二天,是我最疼的時候,疼得我腳打顫,一隻手在背後握成個拳頭,兩個膝頭就像被刀片一下下刮,又像被無數細針狂刺,並且全身仿佛只剩下兩個膝頭,它們在不斷地放大放大…… 最疼的這部給我的好處是相當大的,因為最疼一刻過後,就沒這么疼了,就像曲線一樣,高潮只有一點,其它都是平緩的,因此後面我並不怎么覺得疼了,並且心裡非常有信心,總是想,最疼的時候我都忍耐過去了,更何況一般的疼呢?所以我還算跪得順利。在此感謝佛菩薩的加持力,否則是難以想像做到的。 三:跪經的好處太大了 因為我是打過兩個七的人,有對比,第一個七在大同時,只有集體誦經時我才勉強跪一下,其它都是坐著誦。當時覺得消業效果也很好。現在,我們都是集體誦,因為跪得辛苦,誦的經數一天就是七部,比不上我在大同時有幾天我還誦10部以上,跪經的好處,我自己覺得,雖然誦經數少了,但是消業反而加強了。直接體現在身體反應了。 1、 跪經,很疼時,最容易生出懺悔心。我的體驗是:鑽心地疼啊,疼得我哭,邊哭邊誦經,心裡會想,為何我現在遭這份罪了,還不是因為自己罪大惡極?要是你沒做惡,現在不在天上享福了?想到以前吃過的泥鰍啊,殺過的眾生啊,原來這么疼啊,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錯了,懺悔心一出來,嗓子眼一口濃痰就出來了,效果就這么快,真的,我前兩天跪得辛苦,懺悔心出來,每部經都能吐出濃痰,因為我平時都基本不吐痰的,要有濃痰都是在外面吃了不乾淨的東西後,就會吐,所以我很相信自己那兩天吐了很多髒東西。 2、 前兩天吐了很多濃痰後,居然有一天半的時間嘴裡一直是甘甜的,那種甘甜我非常非常的喜歡。 3、 有時,真切地感覺到頭皮嗖地被吸出去大堆東西。 4、 燒皈依證那幾分鐘是我最痛苦的時候,跪在那裡,膝蓋仿佛更疼了,胸口發悶,上氣不接下氣,呼吸困難。 四:懺悔的力量非常非常不可思議 我真的從來不知道懺悔的力量居然可以這樣大,我感覺比誦一部經還大,最重要的是以前在家也根本生不起什麼懺悔心,有時說懺悔吧,也是不痛不癢地說我錯了。根本不是真在懺悔。這一次最大的收穫是使我知道了如何懺悔。廣州道場,每天晚上都專門留出時間來給每個人發露懺悔,真的是太好了。我太感恩了。 1、 第一天晚上,我在同修面前,跪在西方三聖和地藏菩薩面前,開始第一次發露懺悔,還沒說話呢,就哭得不行了,全身顫抖。你真的沒法不哭啊,我真的感覺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就在前面呀,真的,他們是那么的慈悲那么慈悲地望著我,仿佛等我知錯已經等了多少多少大劫,現在,我終於意識到自己做錯了,真的,我知道錯了,從小到大能想得起的十惡業,想到哪就說到哪,我忘了我在哪裡,忘了佛堂還有十幾個同修,我只知道佛菩薩在我前面,我真的能感覺到那種非常柔和祥和的光,因為我懺悔得很忘情,簡直不知道自己是在跪,但是事後,我非常清楚的記得,有那么一剎那,我一念想到自己在跪,當時的感覺是,完全不疼(要知道當時的我已經跪得膝蓋疼得不行了),就知道自己是在跪,膝蓋確實是和墊子接觸的,但整個人就是輕飄飄的,有點失重的感覺,一點點也不疼。我感覺到佛菩薩這么認真的聽我懺悔,全身沐浴在一片祥和的光中。 2、 第二天晚上我又上去懺悔,跟第一天的感受完全一樣,膝蓋處輕飄飄的不疼,太不可思議了,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懺到中間時,我聽到耳邊響起了同修在說什麼話,這句話一下子把我拉到現實中來,本來感覺佛菩薩是在我前面慈愛地聽我懺悔的,但是這句閒話一下子讓佛菩薩消失不見了,那一片祥和的光也沒有了,當時我立刻就沒了懺悔的想法,並且有一種害羞一種羞恥,把那些醜陋的事在別人面前說出來,人家會不會笑話,我於是隨便說了幾句悶悶收場了,雖然那位師兄事後也懺悔了,我也沒覺得有什麼嗔心,就是心裡老覺得好像怕被人笑一樣感覺羞愧,而且很沒骨氣地想,明天我不懺悔了。 值得說的是,當時我懺悔了我剛來時沒有按道場的回向方法來回向,於師兄說,怪不得第一天交流會時,她都快翻了的感覺,以為我們這批人的業障這么重,在此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因為我不聽話,給道場惹了麻煩,事實上我知道自己應該是招惹了挺多眾生,因為我在家經常夢到人山人海,很累,身體也很虛,經常覺得底氣不足,朋友也說我年紀輕輕的為何總是沒精神的樣子,當時我都沒多想,來這打七後,因為感覺自己誦經有底氣了,有了對比才知道原來自己不對勁。 後來,於師兄教了我一個方法,求佛菩薩把我身上與我無關的眾生請走,當時我覺得嗓子眼兒辣辣的,腳底清涼涼的。應該是菩薩有加持吧。 3、 這個夢我不記得是哪天做的:我在西方三聖和地藏菩薩面前求懺悔,當時佛菩薩的樣子像是雕塑又像是真人,可是很多次,每當第一個懺悔的字要說出口前,就有一個聲音提示我說,口渴,要去喝水。我就先回應這個聲音說:不去了,忍忍吧,爬上爬下挺不方便的。(我睡上鋪)於是又開始想懺悔,在說第一個字前,那個聲音又同樣提示我同樣的話,總之是半夢半醒,反反覆覆無數次,我最終也沒能說出懺悔的第一個字,佛菩薩們自始至終都在我面前。那晚我很累。 4、 第三天晚上我沒有懺悔,因為感覺懺得差不多了,沒想起新的事。但是另一位師兄在懺悔時,讓我起了很大的煩惱心。他是這樣說的:有一位女師兄懺悔時,心裡想,說得又長,又沒條理。我知道他說的女師兄是在說我,我一下子原來那種羞愧的心,怕被人恥笑的心又出來了,因為我一向自尊心很強,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懺悔說得沒條理,主要是在佛菩薩面前,完完全全地相信佛菩薩,我知道佛菩薩不會笑話我,他們會接受我的懺悔,所以哪管它什麼條理不條理,至於時間多長,說實話,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上面多久時間,外界都忘記了。這位師兄的話說的是對的,儘管如此,我一晚上都很耿耿於懷,老覺得一定別人都這么覺得,我真不應該這樣懺悔啊,多沒面子啊,類似的念頭。甚至有兩次我碰到這位師兄,我都覺得沒勇氣面對他。 於師兄說:自尊心強是因為把自己看來太高,如果你把自己看成一個最卑微的人(比如乞丐),就不會覺得自己受傷了。 我雖然一直嘗試用這句話來調解自己,但沒能做到,我很煩惱。 那天晚上,我不記得是臨睡前還是在夢中,我先求阿彌陀佛,我是這樣說的:阿彌陀佛,你能不能告訴我,應該怎么懺悔才對呢? 第二天,我一睜開眼睛,第一念就是:阿彌陀佛昨晚來到我面前告訴我兩句話,但我沒有看到他的樣子(話記得大概意思):如果只是懺悔,心量不變的話是沒有進步的,應該是懺悔後,心量越變越大才好。(我後來反省,應該是我太介意師兄對我不好的評價,心量還很小太放不下。) 然後,我就按阿彌陀佛教我的方法在他面前懺悔大半夜,懺了個痛快,但內容我都不記得。中間醒過來一次,後半夜,我夢到一大顆大毒牙從嘴裡被拔出來,毒牙的根部本來深深地鑲在肉里的,但是沒有出血,感覺如釋重負。(拔毒牙的鏡頭是我在第二天讀經時想起的。其實那幾天做了很多夢都不記得了)而且,還夢到一個集體婚禮,很多很多對,新娘們都穿白色的婚紗,每一個人都是笑,有一個男人不是新郎,他套用了金剛經里一句經文,說得很好笑,我都差點要笑醒。這個夢真的特別開心。 除了交流會給我的啟示特別大外,還有兩件事令我非常的震憾。 第一件事是:放生 真的是太刻苦銘心了,我在家也放過很多次生,但從沒有像這次一樣這么深的感觸。我們很多同修都哭了,扯著嗓子呼喊南無阿彌陀佛。我震驚的地方在於: 那條河因為比較淺,我們本來是把泥鰍箱堆到離河估計有三四米的地方才放的,然後大家回到岸上開始念佛,這時令人驚奇的是,當我們呼喊阿彌陀佛時,所以的泥鰍都從遠處聚集到岸邊,離我們最近的地方,黑壓壓的,就在腳邊,拚命地往岸上我的腳那裡游,我把一隻只抓起來放回水裡,又一隻只游回來,有幾隻還歡快地往我的腳趾縫裡鑽,再加上眼前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泥鰍,它們很歡快地游來游去,有些又在水面上快速地直線游,有些又像跳舞一樣曲線搖擺著尾巴,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哭得很慘,就跪在河邊上,你以為它們只是一隻動物嗎?沒有生命嗎?沒有思想嗎?不!不是這樣的,我錯了,我一直都錯了!它們懂,它們什麼都懂,它們真的什麼都懂啊……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次放生。 第二件事是:冤親債主歷代宗親們跪滿我們整個宿舍: 這一段我留在最後是因為這是讓我最最震憾的。事情過程是這樣的。 6號晚上,我又上去懺悔,但因為我說的是一些前生的事和夢,被於師兄打斷了,於師兄說只能說一些自己今生的習氣毛病。我在上面頭腦一片空白一會什麼也沒想到,就下來了。我心裡就很忐忑不安,又覺得羞愧,知道自己又錯了。 緊接著又有幾位師兄上去懺悔,然後就沒有了,感覺不知道是大家覺得懺悔得差不多了還是找不到那個懺悔心,總之有一點讓人難過的冷清。 這時,於師兄開始說很多有關於“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我們居然都沒轉心”的話,說了很多,說得我們每一位同修都低下了慚愧的頭。於師兄說完後,有一位女師兄就上去懺悔說:因為剛才同修懺悔時,在下面說話,希望佛菩薩加持大家,堅持最後一天的功課。 女師兄懺悔完,於師兄也上去懺悔,她跪在佛菩薩面前,痛哭出聲,身體在顫抖,說對不起佛菩薩對不起大家,因為她沒帶好我們,沒讓我們轉心,她要在佛菩薩面前懺悔。 我們都很難過,所有的人都跟在於師兄後面跪在佛菩薩面前,有很多同修說是“我們的錯,不是於師兄的錯,是我們的心太硬了。” 我看著於師兄痛哭的背影,我也很難過,但我也很茫然,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演變成這樣的,我想一定是我剛才懺悔的時候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讓於師兄失望了,我跪在那裡,我心裡想:地藏王菩薩,到底我要怎么做呢?為什麼我覺得我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對呢?到底要怎么做呢? 那晚散會後,我就去洗手間,在裡面我感到很悲哀,同時又覺得非常的沮喪,我不停地問自己問佛菩薩,到底我要怎么樣做才對,這也不對那也不對,我來這做什麼?難道我每一部經每一個追頂都這么拚命跪下來還是不對嗎?我來這有什麼意思?我真後悔來到這裡了。 然後我回到宿舍,同修們都在宿舍里討論這件事,我也向他們說了我沮喪的想法,我心想是因為我懺悔得不好,才讓於師兄這么難過覺得我們沒轉心。但是我隨著發現,每一個同修師兄都以為是自己哪裡不對,有的說是因為她在別人懺悔時講話,有的說是因為平時臉上沒有笑容,有的說是因為昨晚跟於師兄談心求感應的事……總之,每個人都在反省,而且每一個人都問一個問題:到底怎么才叫轉心呢?我們互相詢問,但是大家的答案都是疑惑----不知道。 那天晚上,我只覺得有一股非常濃厚的沮喪和不知所措的氣氛在宿舍里,我們就像幼稚園里的孩子一樣,這么努力去做,可是老師最後說,不行,你們都做得不對,又沒有告訴我們要應該怎么做才對,於是我們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又像被撥了一盆冷水一樣,什麼都沒有了,感覺佛菩薩也遠去了。 那晚我甚至還問師兄,到底有沒有佛菩薩,可見我當時也是相當的泄氣。 睡前,我不停持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我求菩薩讓我們這幫同修重拾起信心,堅持最後一天功課吧。 那天晚上,我做夢了,記得不太清楚,總之知道當時自己誦經前後,站在那裡,周圍密密麻麻的眾生,看不清像亂麻攪一起,意識告訴我說,還有很多很多眾生沒有得度。 第二天朦朧間,知道有人提前起床了,燈開了後,有一位師兄說:昨晚半夜時,她聽到一聲悶響,以為要起床了,於是一骨碌爬起來,居然發現我們這個宿舍床和床間及床外的空間都密密麻麻跪滿了眾生,他們靜靜地跪著,一動也不動。 這位師兄的所見所聞無疑讓我們每個人都非常的震憾,我想這是眾生來求我們超度啊,因為我們昨晚太沒勁了,他們怕我們不用心,最後一天了,他們走不了啊,這也是佛菩薩加持給我們打的一針強心劑啊。 那天我們宿舍所有9名同修(另兩名男同修我不知道)全都提前起床,大家擦佛堂的,拖地的,掃地的。那一股高漲的信心又回來了。感謝佛菩薩,同時對冤親債主感到很慚愧,你們真的比我們善良啊。 最後,這件事情被公開分享出來,那一天的功課大家都以一種無比真誠、認真的心堅持了下來。 結束: 7號晚上,我最後做的夢是:我在一個電梯裡,我當時應該是個學生,從2樓下到1樓時,電梯突然壞了,直線落體,並且落地時還打滾,我當時倒在電梯裡,我看到我的書包在我身上沒動,外面很多人看,大家好像以為我都死了,可是,只有我知道,我一點也沒有害怕,沒有恐懼也沒有受傷,我心想有阿彌陀佛保佑我。 這次打七就這樣圓滿結束了。不想再多說其它總結的話,佛菩薩作證,從今起,放下金剛經,重拾六部曲。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地藏王菩薩。 珠海慚愧弟子 黃居士(女 25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