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問答

劉素云:如何經營夫妻關係?


時間:2016/8/28 作者:長存善心

問:第十一個問題,昨天您講到要做世間人的好榜樣,念佛人的好榜樣,成佛的好榜樣。現在社會的夫妻關係相處都不太好,請您對踏入婚姻和即將走入婚姻的年輕人,談談如何經營夫妻關係,做世間人的榜樣。在夫妻相處當中重要的是什麼?忌諱的是什麼?請劉老師講解,謝謝。

答:這條我是短項,我做得不好。據說北京街頭現在有一個流行話,過去我在我們東北住的時候,有一句見面就是常說的:您吃了嗎?後來大家說這個話不能隨時隨地都說,你比如當時是室外廁所,那個上廁所的出來了,你要上廁所一對面,你也說你吃了嗎?這時候不能那么說,我就想也是,那得分場合地點。實際人家吃沒吃和你有啥關係?假如說你問我,我就有點抬槓,你要有人問我,我說我沒吃,那你請我去吃嗎?不可能,就好像是一句平常的客氣話。說現在北京街頭流行一句什麼話?您離了嗎?這話變得很時髦,就是你離沒離婚?同學、同事一段時間沒見面,見面第一句話就問您離了嗎?太可悲了。所以我想現在年輕人你要結婚,你膽也夠大的!我要是倒退回去幾十年,我可不結婚,這一生結一次婚已經領教了,真是這樣的。如果說你已經走入了婚姻殿堂,或者是你即將步入這個殿堂,一定要有一點,要有責任感,做人一定要有責任心,你要對你自己負責,也要對對方負責。但是如果夫妻關係,一旦遇到了一些障礙,我勸你一定要想明白,不能幹傻事,不能幹蠢事,不能自殺,別情執那么重,誰也離不開誰,不是那樣的。師父講法不說了嗎?都是假的,好的時候我愛你,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假的不是真的。又有新歡的時候,那月亮就代表那個心了,就和你沒關係了。

不有一個佛友嗎?她嫁了一個丈夫,那個丈夫的前妻是跟別人跑了,把丈夫和兒子都丟下不管了。咱們這個同修心地非常善良,就去照顧這個父子倆。十八年以後這兒子也長大了,丈夫也侍候得挺好,三口人很和睦。這個前妻回來了管她要丈夫、要兒子。這個佛友很傷心,就去問我,「劉姨,你說怎么辦?」我說「你要問我,我告訴你,還給她,丈夫也還給她,兒子也還給她。」她說「那我這十八年的功夫不白費了嗎?」我說「一點也不白費,你這是功德,你要是和她打起來,你沒有功德,福德都沒有了。你要聽我的勸,你就還給她,還給她以後還是一個完整的三口之家。」這個同修就問我,「劉姨,我怎么辦?」我說「難得你清淨念佛,有人侍候他了,不用你了對不對?你就老老實實念佛求生淨土得了唄,多好!」所以我當時就給她解釋,我說什麼叫丈夫?她們說「就是老公!」我說「老公是新名詞,我還不太會說。」我說我解釋的丈夫,丈是距離那么遠,一丈遠,夫是夫君,就按現在話來說叫老公,我說這一丈之內是你的丈夫,是你的老公,一丈之外願誰誰的。我說你操那么多心,管那么多事幹啥?我遇到過這樣的佛友,上我家哭天抹淚的說,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了,我天天我查他的手機。我不知道他的手機,她一查怎么就能查出秘密來還怎么的,因為到現在為止,我不會用手機,我沒有手機,我不知道那個手機都是什麼功能。她說「我天天查他的手機。」我說「你查他的手機是什麼意思?」她說「看他都和誰通電話了,給誰發簡訊,那簡訊是什麼內容?」我說「你這一天念了幾聲阿彌陀佛?都用在這手機上了。」還得人家睡覺了,偷偷摸摸把手機偷出來,上另一個房間去查去。我說你這一宿能睡多少覺?太辛苦,真是太辛苦了,你管那么多事幹啥?如果他的感情不在你這了,你看能看得住嗎?你就隨他去吧,是不是?他上哪個道,那是他的因緣,你該勸可以勸他,但是你勸不了,他要走他的路,他就走唄!

那今天師父上午開示的時候不說了嗎?那個炮烙,炮烙是什麼?地獄的一種刑罰,就是那個銅柱子給它燒紅了,那多熱,男人要是邪淫,他看這個柱子就是美女,所以他就去抱,一抱他就沒了,就燒成灰了。然後風一吹他又活又成人形了,看著還是美女,要不說這樣的人沒有臉,他沒有記性,你抱一次就得了唄,他還去抱,所以他一生是萬死萬生。要是女的,她看那個柱就是帥小伙,男的,她也去抱。所以章太炎不是說嗎?這個刑罰太殘酷了,能不能取消?不每天那個小鬼來抬他去上班嗎?他白天在人世間上班,晚上就到陰間去上班,他是秘書那個職務,判官司。所以後來他就跟閻王爺建議,能不能把這個刑罰取消?閻王爺就派了兩個小鬼陪他,帶他去看,兩個小鬼領他到了一個地方,就告訴他說到了。但是章太炎什麼也看不到,為什麼?你沒有感召這個你見不著。所以說上地獄去,上餓鬼道去,上三途是什麼人能見到?你自己造這個業了你能見到,你造不了這個業你想看也看不著。到地獄、到餓鬼道去什麼人?一是菩薩,二是造業的,這兩種人能去得了;你沒造這個地獄業,你看不到地獄。所以一切是心想的,是你自己造作的。因此師父告訴我們是自作自受,和別人都沒有關係。

夫妻關係怎么樣經營,我沒啥經驗,我也不怎么會經營,反正我覺得彼此要信任。現在都講AA制,我現在也學會了好幾個新名詞,一開始我不知道什麼叫AA制,後來就說夫妻之間經濟是獨立的,你賺的錢歸你,我賺的錢歸我。就是丈夫不知道妻子那存摺上有多少錢,妻子也不知道丈夫在哪個銀行開戶了,有多少存款,都不知道。花錢比如說這一個月的生活費,假如說花了一千塊錢,各出五百,這就叫AA制。我一聽我說我家早都AA制,我家是從什麼時候都AA制?大概從一九九七年吧,如果我沒記錯,是一九九七年。我和我老伴我倆,我們倆不是純粹的AA制,我老伴因為從企業退休,他工資比較低,我在機關,工資比較高,我老伴心裡不平衡。後來我姑娘就跟我說,「媽,咱們家問題這么解決,我爸的工資是他零花錢,完了吃穿用都你負責。」所以我們家我和我老伴這么個AA制,就到現在為止,從一九九七年到現在,我沒看見過我老伴的工資卡,工資條,就是這樣。所以他的工資就他的零花錢,我的工資原來就是日常生活用,所以我想這個也挺好的。因為我這人心大,我從來沒把這個錢當作個事,我現在都不識數。你要給我一千塊錢,我得數好幾遍可能能數準確它這一千塊錢,一次、兩次我都數不過來。所以,我這人好就好在兩件事不感興趣,一是錢、二是官。

一九九八年我自己把官辭掉的,還挺費勁,人家去買官、要官求人,我是辭官求人。我不是當官的那塊料,為什麼?因為當官老開會,我又在綜合口,綜合口是開會常常少不下,而且你還得表態。我開會有兩個特點,一是聽不清人家領導啥意思,二是睡覺,一開會我先睡著了。有一次什麼樣一個會我都睡了,就是漲工資,我開會之前,我那幾個部下告訴我,拿個本、拿個筆你得記,什麼精神回來好給我們傳達。還不讓代替,必須得一把手去,我就去了。領導剛開始一說漲工資的事,我就睡著了,完了等人家會議結束,我睡醒了,我那紙是空白的,我啥也沒記上。回去以後,我那幾個部下就問我,今天什麼會?我說漲工資。啥精神?我說等人事處發文你們看吧。他們說你記錄給我們看看。我拿那個白紙,我說這就記錄,一個字沒記上。他們氣得說就這么重要的會,和咱們關係這么密切,你怎么能睡著了?我說我也聽不懂,我不睡覺幹啥?就是這樣,後來到漲工資就出錯了,人事處給我們每個人發這么大一個小條,就是你原來的工資,你現在應該漲到什麼程度,就發了這么一個讓你自己核對。我看不明白這個東西,我和我們機關黨委副書記一個老頭,我倆對桌,我就把我那個單就擱這了,副書記自己看他自己那個,看完了以後問我,「素雲,你看明白沒有?」我說「我不會看。」他說「我就知道你不會看,拿來我給你看。」他就拿過去一看他說「素雲,你這個錯了,少給你算兩級工資。」我說「不可能,人事處算的還有錯,就這些。」他說「我去找,我要找回來怎么辦?」我說「你找回來給你。」後來他就上人事處給我問去了,回來老頭笑呵呵的說,「怎么樣?錯了吧,真是少給你算兩級。」我說「那這兩級你找回來的給你吧。」所以我就在錢的問題上,在官的問題上,我確實是不感興趣。

人家都說你要是稍微腦袋靈活一點,你早又升上去了,你何止是處級?我說那大官都給別人當吧,我小官我都不想當。因為什麼?有人說你得會看領導臉色,你發表那個意見,你得對領導的心思。我說這個事太難為我了,我不會看臉色,我們委七、八個領導,我說你讓我看臉色,我得從頭看,一把手看我得分析分析,這個領導他想聽什麼話,看完一把我看二把,我說太陽落山了,七、八把我還沒看完,把我自己累死了,我說我不幹這個傻事。領導臉色我也不看,你讓我發言,我就說我自己的意見,不讓我發言我還不欠嘴,就是這樣。所以後來就形成一個什麼規律?一讓我發言的時候,我就先問領導說真的、說假的?領導說,說真的。我說說真的我就說,對不對你們心思我不知道,說假的別找我,願找誰找誰,就是這樣。所以我就覺得做人首先你要真誠,你像夫妻之間就是這樣坦誠相待,別偷偷摸摸的,凡是偷偷摸摸的事,見不得人的事沒有好事,什麼都公開透明,不是講透明嗎?所以夫妻之間一定要透明。現在都講隱私,反正在我這好像沒啥隱私。尤其是你幹了壞事的時候,你更不要弄成隱私,你暴露出來那叫發露懺悔,你合適。你要把它當隱隱私起來,你不懺悔出來你那就是造業。夫妻之間應該從我做起,從你自己做起,不要老要求對方如何如何;如果老要求對方如何,往往關係就容易出裂痕。時間長了,人不說嗎?他們跟我說,說剛結婚有七年時間是磨合期,這七年你要磨合好了,後面就比較順了。如果七年之內,你要磨合不好,大概拜拜的可能性就大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