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幾則讓人震撼的孝行


時間:2016/10/14 作者:恆覺

如《菩薩本業經》說:“孝事父母,當願眾生,一切護現,便成佛道。”《報恩經》也說:“為孝養父母、知恩報恩故,今得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再如佛在因地中所表現的種種難行能行、難捨能舍的崇高偉大之菩薩行,無一而不是為報父母恩的,並不是與孝親毫無一點關係的!

父母有生育、養育、教育之恩,可說是功德巍巍,若能在家孝父母,此即名為勝福田。縱觀飛黃騰達之人士,無一例外的是孝子。

本文選材於唐湘清居士撰《因果報應錄》的幾則佛門中出家人以及居士行持孝順之道得善報的故事,進行適當改寫潤飾,以便學人對佛門孝道有個具體而形象的了解,並希望學者各各精進行持,回嚮往生阿彌陀佛國。

一、楊黼孝敬堂上父母佛,安詳往生。

本文取材自《德育古鑒》。

楊黼[fǔ],是唐代安徽省西北部的太和縣人。他感覺到世事多變,人生無常,立志修學佛道。聽說當時在四川弘化一方的無際大師聲名遠播,道行很高,為了要去親近善知識,他就拜別家中雙親二老,離開家鄉,隻身趕赴四川省去求師問道。楊黼剛剛抵達四川省境內,就迎面遇見一位已逾古稀之年的老和尚,他向老和尚五體投地,恭恭敬敬地頂了一禮。老和尚問楊黼說:“你從何方來?到四川省來為何事?”楊黼回答道:“我自安徽一路雇舟行腳,想來四川向無際大師求法問道。”老和尚回答說:“你要來求見無際大師,那索性去見佛才好。”楊黼問:“我很想能見到佛,但不知道佛究竟在哪裡,請老和尚為我開示。”

老和尚說:“你趕緊往家趕,看到肩披大被、倒穿鞋的老人,那就是佛無疑了。”楊黼對老和尚的開示深信不疑,就連夜整理行裝,雇舟回鄉。一路跋山涉水,一個多月才趕回到家。到家的時候,已是月上柳梢頭的半夜,他敲著家中的大門,呼喚老母親開門。他老母親聽到門外正是晝思夜想、牽掛著的寶貝兒子回到家了,激動地從床上爬起來,連衣服也來不及穿好,趕緊抓起那床破棉被披搭在肩上,倒拖著布鞋,匆匆忙忙地出來為兒子開門,迎接心愛的兒子。楊黼看到眼前是披衾倒屣的老母親時,想起了老和尚的開示,恍然大悟,覺得堂上的老母親才是現身的活佛。從此以後,楊黼竭力盡孝。無論從物質還是精神方面,都儘量使父母感到心滿意足。楊黼八十歲壽終,臨命終時,誦持《金剛經》的四句偈,安詳往生。

佛教的《大集經》上說:“世若無佛,善事父母,事父母即是事佛也。”古德有云:“堂上有佛二尊,惱恨世人不識,不用金彩裝成,非是栴檀雕刻,即今現在雙親,就是釋迦彌勒,若能誠敬得他,何用別求功德。”從以上的佛經及古德的開示可知,無際大師對楊黼的教化,確是依教奉行之理。

二、道丕法師至誠盡孝,感得父骨。

道丕法師是五代十國時的後周人,生於陝西長安,自幼宿具善根,有出世之志,七歲就剃度出家了。在道丕法師十九歲的時候,長安發生戰事,兵荒馬亂,道丕法師就帶著母親,躲到華山的山洞裡避難。那時受社會動盪的影響,米價暴漲,道丕法師沒有錢買米,只得自己餓著肚子,下山乞食供養母親。母親捧到道丕法師做好的熱氣騰騰的飯菜碗,就問道丕法師說: “兒子,您吃飯了嗎?怎么沒有見你吃飯啊?”道丕法師雖然飢腸轆轆,但為了母親能吃飽飯,安心,回答說:“我已經先行吃飽飯了。”

道丕法師的父親當兵時在霍山的戰爭中陣亡,他母親放不下心,對道丕法師說:“你的親身父親戰死在霍山,屍骨暴露於曠野的風霜雨雪之中,你能把你親身父親的屍骨找尋回來,入土安葬嗎?”道丕法師感念生父養育大恩,謹奉母命,一路前往霍山戰場遺址,尋取父親的屍骨。

可是他看到戰場上屍骨遍野,東一堆、西一堆的白骨,根本沒有辦法辨別究竟哪一具遺骸是親身父親的。道丕法師就日夜誦經念佛,合十向觀音菩薩祈禱說:“古人有心誠則靈的感應,有滴血認骨的往事,現在我要找尋父親的遺骨,願荒野骨堆之中,如果有聽到我的心聲而轉動的,那就是我親生父親蒙佛慈力加被而感應的。”他屏住呼吸,目光專心地注視著一堆、一堆的白骨,精誠念佛、誦經祈禱。過了幾天,道丕法師忽然看到有一具髑髏從骨堆中跳出,他相信這絕對是親身父親的遺骨,感激涕零,就把那具髑髏骨小心地收起來,包紮好,一路上擁在自己懷中,帶回家呈給老母親。就在前一天夜裡,道丕法師的母親也夢見到戰死的丈夫回家了,第二天早晨,果然看到孝子道丕法師帶著父親的遺骸歸來了。隨後,就為其妥善安葬,滿了母子的心愿。

當時,人們都認為道丕法師能在曠野中的眾多屍骨中尋得親身父親的遺骨,是至孝心蒙佛力加被,精誠感應所致。後來,道丕法師蒙皇上召請,在朝中升大法座講經弘道,常居首席,頗獲朝野信眾敬重感念。

本文取材自《高僧傳》,關於道丕法師的大孝行持記述,如自己忍飢挨餓節食而供養母親,至誠誦經念佛而獲父遺骨,真是大孝的至行,超越古今,真是佛門中深具孝行的大善知識。蕅益大師曾說:“世人病釋氏無父,而釋氏之孝其親,反過於世人,傳記所載,蓋歷有明徵。”這不僅可以證明至孝之心能蒙佛加被的感應,還可以破除和糾正一般世俗人所認為的“釋氏無父”的偏見和誤解。

三、宗賾禪師念佛度母往生。

本文取材自《淨土聖賢錄》。

長蘆宗賾為我國宋代著名禪師,本為湖北襄陽人,年幼時喪父。禪師的母親陳氏,就把年幼的兒子帶往舅父門下撫養。禪師少年時代,就認真讀誦儒書,通達世典。二十九歲時,忽然覺悟到浮身如幻化,世事皆無常,於是,發心修學佛法,求出世之道。依長蘆秀禪師出家,參究融通禪門玄理,深明禪宗心要。

長蘆宗賾禪師想到母親含辛茹苦養育的深恩,常念報答,於是就懇求住持同意,把母親從俗家接來,在寺院方丈東側辟一靜室,侍奉供養。除了供養日常生活所需物質外,更以種種善巧方便之法勸導母親一心念佛,修學淨土法門。如是七年之後,禪師的母親在念佛聲中,安詳往生。禪師曾著《勸孝文》行世,共120篇。前 100篇,說明以物質供養雙親,是世間的孝行;後20篇,說明勸父母念佛修淨土,是出世間的孝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上品上生的果位,當修孝養父母為先。

蓮池大師說過:“人子於父母,服勞奉養以安之,孝也;立身行道以顯之,大孝也;勸以念佛法門,俾得生淨土,大孝之大孝也。”由此可知,如宗賾禪師勸化母親念佛往生,可算得上是“大孝之大孝”的典範了。

四、朱壽昌刺血書懺,晝夜持誦,尋得生母。

本文取材於《夢溪筆談》。

宋朝有位孝子名朱壽昌,是當時刑部侍郎朱巽的兒子。朱壽昌的母親劉氏,家庭出身比較微賤,在朱壽昌七歲的時候,朱壽昌的父親就與母親離了婚。後來朱壽昌的母親又改嫁民間,杳無音信。朱壽昌長大以後,常常思念自己的親生母親,但不知母親的行蹤,十分憂愁掛念。於是,朱壽昌就辭去了官職,決心一定要找到母親,一路跋山涉水,風餐露宿,歷經千辛萬苦,還是沒有找到母親的下落。當時,沒有像現代一樣的廣播電視和報紙等媒體,無法以最便捷的方式尋人。像朱壽昌這樣毫無把握的尋訪,就如大海撈針,確實是異常困難、希望異常渺茫的事。可是,朱壽昌並不半途而廢,灰心喪志,他懷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心愿,以一個佛教徒的虔誠,深信心誠則靈,有願必成,終會蒙佛感應的。他刺取了自己的舌血,寫成血經水懺一部,印刷流通,利益大眾,並且晝夜六時誦持水懺不輟,祈求佛菩薩的加持感應。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有一天,他經過陝西同州時,途中忽然遇見了親生母親。二十多年不見,朱壽昌喜出望外,看到母親已是白髮蒼蒼,臉上皺紋如線,但細心辨別母親的眼神,還能認得出。可是,壽昌當時離開母親時,才七歲,可是二十年後已成人,他母親卻再也不認識他了。壽昌抱住母親的雙肩,親切地連聲呼喊:“媽媽!媽媽!”並且大聲地對母親吼道:“我是您兒子壽昌,我是您兒子壽昌。”他母親如夢初醒,“哎呀”一聲,道:“我的兒啊,做夢也沒有想到能與你相見、團圓。”母子二人,一別二十多年不見,恍若隔世。母子久別重逢,不禁悲喜交集,痛哭流涕,引來很多路旁的行人,都留步、搖頭感嘆不已。後來,朱壽昌把母親接回家中,日日盡心侍奉孝養。《感應篇彙編》上說:“孝子事親,不可使吾親有冷淡心,不可使吾親生煩惱心,不可使吾親有驚怖心,不可使吾親生愁悶心,不可使吾親有難言心,不可使吾親有愧恨心。”朱壽昌誠然如是而做。

後來朱壽昌出任“司農少卿”一職,孝行更加篤實。當時在朝野上下,尤其在士大夫中,對於朱壽昌的孝行感應事跡,母子重逢團圓,一時被傳為佳話,街頭巷尾百姓無不稱道。

現代心理學家,也承認有心靈感應,但並不常見。原因是如果誠心不夠,就不易出現感應。如以上故事中的朱壽昌,刺血書懺,晝夜持誦,萬里跋涉,而無懈怠,這是何等的精誠!心誠則靈,感應如此,而獲母子相會團圓。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