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閱微草堂筆記,新白話版因果選錄19


時間:2017/8/18 作者:常念彌陀

198、李秀升說,山西有富戶,到老只有一個兒子,兒子患癆病,兒媳婦也患癆病,看樣子都不能救治了,父母很憂慮,兒媳婦先死,他父親就要為兒子娶妾。他母親驚駭地說:“病成這要,不是讓他死得更快嗎?”他父親說:“我當然知道他的病好不了啦,但是沒生這兒子以前,我曾經為了有後在靈隱寺祈禱,夢到菩薩說:‘你本來沒有後,因為你捐助銀子救活千人,特別送一個孫子給你養老。’不趁著他沒死,早點為他娶妾,孫子從哪裡來呢?”急忙辦成事,不到三四月兒子死了,果然生遺腹子,竟然延續了他家的後代。黃山谷(宋朝詩人黃庭堅)的詩說:“能與貧人共年穀,必有明月生蚌胎。”確實不假了。

199、宛平的陳鶴齡,名叫永年,本來是富戶,後來稍有衰落。他弟弟永泰先死,弟婦請求分家,鶴齡不得已同意。弟婦又說:“兄長是男子能經營,我一寡婦,子女又小,請給我三分之二的家產。”親族都說不可以,鶴齡說:“弟妹說得對,應當聽你的。”弟婦又因為孤寡,不能征討欠債,要把資財當二分,而把多年沒有還的借券,並和利息計算,當作鶴齡的一分,鶴齡也委曲順從。後來借券都要不回來,鶴齡就很窮了,這是乾隆丙午年的事。陳氏早先沒有考上科舉的,當年鶴齡的兒子三立,竟然考中鄉試。放榜的那天,我的同年李步玉與他是鄰居,聽說他的事長嘆道:“天道終究是不辜負人的。”

200、郭大椿、郭雙桂、郭三槐是三兄弟,三槐屢次欺侮他的兄長,還到縣裡跟兄長打官司。回來路過一寺院休息,見到坐滿僧人,正在念經拜懺,拜懺的主人雖然穿著吉服面容卻是慘澹,宣讀祈禱文時,聲淚俱下,三槐打聽原因,寺僧說:“這位主人的兄長病危,他為兄長拜佛祈福啊。”三槐聽了呆立良久,忽然顛狂起來,頓足捶胸呼喊道:“人家兄弟是這樣啊?”這一句話,反覆念叨。把他送回家,不吃不睡,仍然頓足捶胸,念叨這一句,兩三天不止。大椿、雙桂本來在別處住,聽到信息都來了,拉著他的手哭著說:“兄弟為什麼這樣?”三槐又呆立良久,突然抱住兩兄說:“兄長原來是這樣啊?”長哭數聲,一用力而氣絕了。人們都說是神的懲罰,不是啊,是三槐慚愧而自責,這是聖賢所謂的改過,佛家所謂的懺悔啊,如果是這樣的志氣,就是田荊(南朝時兄弟和好的典故)、姜被(漢朝時兄弟友愛的典故)的事都能做到。神正要讚許,怎么會懲罰呢?他一痛哭就氣絕,完全是心中感動,天良激發,自己覺得不能存活世間,所以就閉眼不看,隱身黃泉,哪裡是神奪走他的魂魄呢?可惜的是知過而不知補過,意氣用事,一去不能回頭,沒有學識幫助他,沒有良師益友教導他,沒有賢妻規勸他,所以不能“惡始美終,以圖晚蓋(出自《國語》是說後來的美好彌補開始的惡)”,這就是他的不幸啊。昔日田氏姐姐買來一小丫環,是倡妓家的女孩兒,聽到別人譏諷鄰居婦人的淫亂,很吃驚地說:“這不可以做嗎?我以為本來是這樣的呢。”後來嫁做農家妻,終身貞潔。那么三槐的不合情理,正是因為他的無知,所以子弟應當先使他們知道禮儀。

201、楊槐亭說,他家鄉有官員退休回歸鄉里,閉門頤養天年,不關心外面的事,也很有隱居的樂趣,只是憂慮沒有兒。晚年生了一個兒子,特別珍惜,患水痘很危險,聽說勞山有道士能預知未來,自己前往請教。道士笑著說:“您兒子還有多少事沒了,哪能就死了呢?”果然遇到良醫病好了。後來他兒子放蕩驕縱,竟然破敗了他家,流浪乞討,斷了香火。鄉里議論說:“這老翁不好不壞,不應該有這樣的兒子,只是原本是一貧寒的書生,當縣令不過十年,而收入超過數萬,難道他致富的方法,有不可告人的嗎?

202、奸詐機巧,有敗的時候啊;多財任性,也有敗的時候啊。因為奸詐花費錢財,因為多錢財助長奸詐,這是無法追究的了。景州的李露園說,燕齊地區有富戶喪偶,見鄉里人的新媳婦而羨慕,暗中指使一老婦去附近租房子住與新媳婦家做鄰居,千方百計去勸說,並豐厚賄賂那家公婆,使他們以不孝的名義趕走新媳婦,約定不要讓他們的兒子知道。又另外指使與新媳婦娘家過去有往來的一老婦,用豐厚賄賂勸說娘家父母,假裝送新媳婦回婆家,公婆也假裝有悔意,留他們吃飯,飯後叫新媳婦進房間去。不一會兒兩家父母彼此就吵起來,仍然是互相對罵,趕新媳婦回家,也不讓新媳婦知道原委,於是買休妻賣休妻,與娘家同謀的事,都沒有露出痕跡來。然後兩個老婦又冒充媒人,與富戶和新媳婦這兩家人商議婚事,富戶以害怕她不孝的理由推辭,新媳婦娘家又以貧富不相配的理由推辭,於是富戶謀取的計策也沒露出痕跡來。拖延久了,又有親友為他們說合,才訂下婚姻。那原配丈夫雖然貧窮,但本是大家士族,因為迫於父母壓力,沒罪就休棄妻子,已經怏怏成病,還希望破鏡重圓,聽說女方又有嫁期,於是憤懣而死,而他的魂就到了富戶家作怪。結婚的當晚,富戶家燈下見他形影亂舞,不讓他們同床共枕,就這樣鬧了幾夜。富戶改在白天入洞房,新媳婦又氣憤地說:‘哪有已故丈夫在旁邊,而與新丈夫這樣同床的呢?又哪裡過門三天的新媳婦,在白天關門這樣同床的呢?’新媳婦大哭不願意,無可奈何,富戶去請術士來對治,術士上法壇焚燒符咒,手舞足蹈吆喝著好像看見什麼,突然起身告辭,說:‘我能驅邪魅,不能驅冤魂啊。’富戶又請僧人禮懺也沒有效果。忽然想起前夫一直很孝順,所以趕走媳婦時不敢阻攔,富戶再去賄賂新媳婦的公婆,讓他們勸走兒子。公婆雖然痛惜兒子,但是貪富戶的銀子,就一起來怒罵兒子,鬼哭泣說:‘父母來趕我,沒有再留下的道理,只好去地府告狀罷了。’從此不鬧了。不到半年富戶竟然死了,大概是狀告成了吧?富戶的舉措,使得鄧思賢(宋朝很善長打官司的訟師)不能訴訟,使得包龍圖(宋朝清官包拯)不能審察,並且仗著有錢,能夠驅鬼,心計可算是巧了,但最終不能逃過幽冥的業鏡。聽說他的花費不下數千兩銀子,為歡沒有多少,反而喪命,其實說他太拙也可以啊,巧在哪裡呢?

203、輪迴的說法,確實是有。恆蘭台的叔父,生下來才幾歲,就說自己前身是城西萬壽寺的僧人,他從沒有到過萬壽寺,拿筆大概畫出那殿廊門路,莊嚴陳設,花樹的排列,去檢驗對照,完全相合。但他平生不肯支萬壽寺,不知為什麼,這是真正的輪迴啊。我們崔莊佃戶商龍的兒子剛死,就生到鄰家,沒滿月就能說話,元旦那天父母偶然外出,小兒獨自在襁褓中,有同村的人來敲門,說是拜新年,小兒熟識來人的語音,突然回應說:“是某前輩嗎?父母都出去了,房門沒鎖,請進屋裡坐一坐吧。”聽的人又驚又笑,但不久就夭折了。天下的道理無窮,天下的怪事也無窮,不可以根據自己的見識,執著一端吧。

204、吳青紆前輩說,橫街有一住宅,過去聽說有鬼怪,住進去的人多有不安,宅房東很煩惱,請僧人來作佛事。到晚上放焰口時,忽然二女鬼出現在燈下,向僧人行禮說:“師父們都是喝酒吃肉,誦經禮懺根本沒用,就是焰口施食,也都是虛拋了糧食,沒有佛法點化,鬼不能得到,麻煩師父們告訴主人,另請道德高的人來做吧,那我們有幸得到超生了。”僧人又怕又慚愧,不覺失足落到座下,事沒完,就走了。後來我的老師程文恭住進去,另請僧人禪誦,鬼怪才滅絕了。這個住宅文恭去世後,現在歸屬滄州的司法官李隨軒了。

205、表兄安伊在說,縣裡有個人與狐女親昵,常把他妻子夜裡陪別人賺的錢,買裝飾品送給狐女,狐女常常往來他家,只有這個人能見到,別人就見不到。有一天,妻子罵他丈夫說:“你的錢財從哪裡來的,卻這樣的花費?”狐女忽然在暗中回應道:“你的錢財從哪裡來的,卻只怪我?”聽到這事的人笑死了。我認為這自然是安伊在編的寓言,但也可以說明只有沒毛病的人才可以責備別人。有個賽商鞅,不想說出他姓名住址籍貫,是個老秀才了,拖家帶口借住在京城,天性刻薄,凡是善人善事,必定要吹毛求疵,所以得了這個外號。錢敦堂編修死後,他的門生為他安排後事,撫恤妻子,事事處理得當。賽商殃說:“世間沒有這樣的好人,這是要博得一個古道熱腸的名聲,使當權人物聽到,好投機鑽營罷了。”一貧民母親死在路上,貧民跪在路上乞討銀錢買棺材,形容枯槁, 聲音酸楚,人們都爭相投錢幣給他,賽商鞅說:“這是借屍體斂財,屍體也未必是他母親,他人可以騙,不能騙我啊。”路過一表彰婦女的貞節牌坊下,仰看微笑道:“這家富貴,僕人侍從如雲,哪裡缺少秦宮、馮子都(二人都是古代私通女子的典故)這樣的人呢?這事須要核實,不敢隨便說不是,也不敢隨便說是啊。”賽商鞅平生都是這一論調,人們都怕他刻薄而遠遠避開,沒有人敢請他當教書先生,最終困頓而死。死後,妻子兒女流落四方,不可細說,有人在酒宴上見到一妓女,舉止還有書香人家的風範,驚訝她不像是倚門賣笑的,詢問她的身世,就是賽的小女兒啊,也很悲哀了。先父姚安公說:“這老書生平生也沒有大過錯,只是非要顯示自己的見識超過別人一等,所以不知不覺就這樣罷了。能不戒鑒嗎?”

206、內閣大學士汪曉園說,有一老僧路過屠宰場,淚流滿面,有人驚訝,老僧說:“說來話長了,我能記得兩世的事。我最初一世是屠戶,三十多歲死了,魂被數人抓去,冥官指責我殺業極重,押赴轉輪受惡報,覺得恍惚迷離,如醉如夢,惟有煩悶的高熱不可忍受,忽然好像變清涼了,卻已在豬圈裡了。斷奶後見食物不乾淨,心裡知道很髒,但是飢火燒起來,五臟都好像焦裂,不得已去吃,後來漸漸懂豬的語言,當時與同類相互打招呼,能記得前世的很多,只是不能與人說而已。大概自己都知道會被屠宰,那時的呻吟聲是發愁啊;眼睫毛上往往有淚痕的,悲哀自己啊。軀幹痴重,夏天感到極苦熱,只有淹沒在泥水中好過一點,但不是經常能這樣。毛很剛硬,冬天極苦寒,看犬羊的毛軟厚,就像仙獸。遇到捕捉時,自己知道不免一死,暫且彈跳奔逃,希望能暫緩片刻,被追到後腳踏頭項,扭住蹄肘,繩勒四腿深到骨頭,痛如刀割。或者裝到車船上,就是重疊相壓,肋骨好像要折斷,百脈涌堵,肚子脹得要裂開,或者用竿子穿起來扛著,更是痛得超過三木(犯人的刑具)了。到屠宰場扔到地上,心臟脾臟都震得要碎,或者當天就死了,或者好幾天綁著,難以忍受,這時見到刀俎在左,湯鍋在右,不知輪到我的身體時,多么痛楚,因此膽戰心驚發抖不止。又時不時看看自己的身子,想到將來不知碎割分裂,成為誰家的盤中餐,悽慘欲絕。等到挨宰時,屠人一牽扯,就驚惶發昏,四體都軟了,覺得心在左右震盪,魂從頭頂飛出,又落下來。見刀光閃耀,不敢正視,只有閉上眼睛等待屠殺。屠人先是刀尖剌進喉嚨,搖晃擺動,放血到盆中,那痛苦不是口能說出來的,求死不得,惟有長聲號叫。血盡才刺心,大痛,於是不能出聲,漸漸恍惚迷離,如醉如夢,如最初轉生時一樣。良久漸漸清醒,看自已已經成為人形了。冥官因為我過去生還有善業,仍然允許我做人,就是今生這一世人身。剛才見到這豬哀叫它的荼毒,因此想起昔日受這荼毒的時候,又嘆惜這拿刀屠宰的人,將來也必受這種荼毒。三個念頭交織,所以不知不覺涕淚流下來啊。屠人聽了,猛然扔刀在地上,就改行去賣菜了。

207、李匯川也舉出兩件事說:“有個屠人死了,他鄰村人家生了一頭豬,距屠人家四五里遠,這豬常到屠人家中躺著,驅趕不走,它主人捉去仍然再來,直到鎖住它才止住。懷疑是屠人轉世的後身啊。又有一屠人死了,過了一年多,他妻子將要改嫁,剛穿著彩服上船,忽然一頭豬突然衝來,怒目圓睜,上前撕裂婦人的裙子,咬她的腿,眾人急忙救護,一齊擠豬落水,才開船起行。豬自己從水裡跳出來,仍然沿著岸邊急追,正好順風揚帆遠去,豬才懊喪回去,也懷疑是屠人轉世的後身,憤怒他妻子的改嫁啊。”這可以作為屠人變豬的旁證。又說有屠人殺豬剛死,正好他妻子有身孕,生了一女孩,落地就作豬的叫聲,叫了三四天死了。這也可以證明豬還轉為人。(其實證明六道輪迴不虛)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