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因果輪迴實錄(2)


時間:2017/10/31 作者:淨山

輪迴類:印光法師鑒訂

◆ 說人同物死後靈性不滅之理(黃涵之居士)

黃涵之先生說:靈性是不會變,也不會滅。靈性在人身體裡,像人住在房屋裡;身體會死,靈性不會死。靈性離開了身體,就叫人死了,實在死的是身體,靈性並沒有死,不過靈性同身體離開了;靈性離開了身體,就像人不住在這所房屋裡了。若是這人活的時候造過孽,他的靈性就要投到畜生的身體裡了;但是,身體雖然變了畜生,靈性實在還是這一個,像換了一所房屋一樣。所以說畜生的靈性,是同人一樣;好比藥草雖在鍋里炮炙煎煮,性質平和的還是平和,毒的還是毒。無情的草木將他燒成了灰,他的性質尚不滅,那有人和一切動物的靈性,反不如草木,而會消滅呢?

◆ 紅廟僧墮落輪迴(竹窗隨筆)

蓮池大師說:總戎楊公對我說,他死去的哥哥,在十三四歲時,忽說北方口音的話,說平常只說南方好,南方好。又叉開兩手說,現今生在這裡,來得好,來得好。問他什麼緣故?他說前生是山東某處紅廟裡的和尚來投胎的。老總戎以為是妖,要打死他;他從此不敢再說,第二年就死了。

◆ 二豕對語(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淞江有一人姓朱,專作收買豬子賣肉的生意。崇禎己卯年正月,一夜二更時,到廁所大便,聽得有人說話,疑是盜賊;拏了棍尋去,這聲音乃在豬圈裡。一說苦得很,我明天要捱殺了。又一說:你應當作豬七次,今已六次,罪苦快脫離了;我應作豬五次,今才第一次,我的罪苦長得很呢!這人聽了豬子說話,才曉得畜生完全是人轉變的,從此不作賣肉的生意了。

◆ 投豬還債(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南安縣山里,有居民半夜起來,看見一人,趕了一人到鄰居家去;那人不肯進門,說我只欠他家三分銀子;趕他的人,用杖打他進去。居民看了很奇怪,明天早起到鄰居家探問,生了一隻豬;心疑這豬的價錢,不止三分銀子。沒多日,這豬落在糞坑裡淹死了,果然有人出三分銀子買去。

◆ 投牛還債(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湖州府武康縣有一差役,在路上遇一男人兩女人,他跟了走,到一姓駱的鄉紳家門前;這三人一同進去了,很為奇怪,等到將夜,不見出來。問看門人,以為胡說,兩人爭吵;主人得知,也很疑心,查問各房有無生產,只有牛棚新生三隻牛,一雄兩雌。主人叫差役去看,三隻牛的毛色,同那三人的衣服,是一樣顏色,這三人是投牛了。後細打聽,都是欠駱家租米的人;三隻牛長大,力有大小,力大的是欠債多的,力小的是欠債少的,竟是分毫不差。

◆ 二豕謀逃命(隋書)

隋朝開皇末年,有渭南人,寄宿在一人家,半夜聽得豬說話。一豬說年底了,明天要殺我作菜了,到那裡去躲呢?一豬說到水北邊姊姊家去;二隻豬竟同逃去。天明,主人不見豬,疑是寄宿人偷藏;告知主人夜裡聽得豬的話,果然尋到了。

◆ 尤廿三死後投牛(夷堅丙志)

洪邁先生說:有長洲富人,尤廿三,住大瀆村,紹興三年病死;那時崑山東鄉人家,生了一隻小白牛,脅下黑毛長成七字,是‘尤廿三曾作牢子’。他窮時是作看監牢人,暗作惡事,所以投了牛。他兒子拏二萬錢去贖,那人家不允許,後來這牛老了捱殺死。

◆ 犯邪淫死後投豬(果報見聞錄)

靈隱晦大師說:康熙八年六月,蘇州城過街橋趙德甫豆腐店,有兩隻豬,要賣二兩五錢銀子。十五日夜,豬忽說話,說我們因前世犯了邪淫,今生投豬,快要捱殺了。趙德甫夫妻當作街上走路人說話,仔細一聽,這聲音乃在豬圈裡,很驚奇。十六夜,又聽得一豬說:今天是中元節,地官赦罪,玄妙觀作黃籙大醮,我們要能免了殺,一同到西園去修行。一豬說:我願意到玄墓去。趙德甫夫妻聽了,更加害怕。這事傳出,鄰居汪俊思,出了一兩六錢銀子,買了放生。許孝酌親見此事。

◆ 變豬還債(果報見聞錄)

康熙癸丑年春,常熟橫塘屠戶劉七,一兩銀子,買了一隻豬;因忙,請人代殺。夜夢豬變人說道:你今天肯出一兩二錢銀子買我,我前世該那人的債,就算還完了,可以投人;現因少賣二錢銀子,還要投豬一次,補還他的債。此次你親自殺我,只捱一刀的痛苦;請人代殺,怕要多受幾刀的痛苦。那豬又託夢賣豬的人說:我前世該你一兩二錢銀子,你今天只賣我一兩銀子,我還要投豬一次補還你。賣豬的人說:不要你補還。豬說:你雖不要我還,那陰間的官,不肯允許;但是賣豬殺豬,都是很罪過,勸你們不要作這生意。第二天,賣豬人同殺豬人當面說比這夢,心裡害怕,從此都改了業。

◆ 姦淫寡婦死後投豬(果報見聞錄)

崑山小澞,鄔翽如,向人要條銀,還他兩隻小豬;翽如欠內兄沈伯蘧的銀子,也將這兩隻小豬作抵。康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夜,他阿弟鄔右式,夢在豬圈邊,遇一男人說姓李,生前因姦淫一寡婦,今罰投豬,四蹄白色的豬是我;你哥哥要拏我抵還沈伯蘧的銀子,伯蘧是我的女婿,你可說明這因果,叫他切不要殺我。右式夢醒了,家中人剛剛在豬圈裡捉這豬;說明此事,鄔翽如兄弟,親送這豬到安禪庵放生。

◆ 變驢還債(果報見聞錄)

康熙二十年,旌德縣十二圖地方,劉英,號叫惟一,作按察使的書辦,前往寧國縣放債;因路遠,買了一隻驢坐騎。一次到東岸地方,那驢不肯快跑,僕人用鞭痛打。驢忽說話,說前世少債不多,今將還滿,不要打我。劉惟一聽了大吃一驚。後在東岸造一涼亭,給過路人歇腳,從此很作好事,子孫都入學。

◆ 犯貪業墮落投驢(果報見聞錄)

金陵華山有一居道人,不信因果報應,貪吃庫房的東西;後淹死在門前戒公池裡,託夢達照和尚說,我已投了驢,明天要來還債。第二天果然來了一隻驢,叫它居道人,就很快跑來,且常到庫房想吃東西,像前身作人的脾氣一樣;幾年後,落在池裡淹死了。

◆ 父造殺業兒媳墮入畜道(信征錄)

吳蘭墅先生說:康熙丙子年,杭州油燭橋豬行老闆吳德甫,殺豬賣肉三十多年,一兒一媳,六月里接連死了。九月里,德甫夫妻,夢見兒媳歸家,兒子穿的白衣,腰巾黑帶,媳婦穿褐色衣,說到閒壁鎮夏家投狗,求二老來看我們,認衣服的顏色。德甫夫妻驚醒,第二日到夏家去看。夏家夫妻,夜裡也同樣作了這夢,在夢中問他二人,你是吳家的子媳,為什麼到這裡來?答說:來投胎,求你們可憐。又見兩男一女闖進來,夏家夫妻驚醒。早晨吳德甫夫妻來問:你家媳婦生產么?夏家回說:兩個媳婦都沒懷孕,只有母狗,生了幾隻小狗。一看三隻雄,兩隻雌;內有兩狗,像夢中兒媳衣服的顏色。吳家夫妻,哭訴他兒媳託夢的情形,都很驚奇。兩狗離了吃乳時,由吳家帶回家去。

◆ 十七人投入豬狗胎(信征錄)

吳蘭墅先生說:康熙壬寅八月,在江於中沙一家香行宿息;五更時,聽有許多人打門很急。店主疑是強盜,起來在門縫偷看;見門外有一差人點名,共十三人;又一差役,拏棍趕點過名的到屋後去。另有四人要同去,那差人喝道:你四人是到隔壁王贊明家去的。差役又拏棍趕那四人到隔壁去。第二日早起,後面豬圈,生了十三隻小豬,王贊明家生了四隻小狗。

◆ 旗牌官投三世豬胎(信征錄)

金文通公,作通薊道時,有一旗牌官,自說投過三世豬,最苦是殺後零碎割肉;後求陰官慈悲,允投騾。一次馱一客,遇了強盜追趕;心想:客人捱劫,我的罪。因用力跳河,客人逃去,我淹死在水裡。陰官因我忠心救主,此次投人,且有小官職,今世能作旗牌官終身。金文通公,在綠野堂中,常常對人說這事。

◆ 作官冤殺人命墮入畜道(信征錄)

江南一武官,自說有一世作官,冤殺一囚犯,死後,陰間罰投馬,在棧道中馱客,心裡記得前生事,但是不能說。一日遇了很急的差事,走在最險的山路上,捱鞭打非常痛苦,想跳下山崖死。又想:前世因冤殺了人,墮落畜生道里;如再作錯事,永無出苦的日子了。念頭一轉,安心忍受。今生投人作官,投馬的痛苦,還記得清楚;因特作軟鞍幾百送棧道馬行中,因木鞍壓得馬背很疼痛。這事是方伯王邁人先生說的。那武官左腿上,還生有馬的皮毛數寸,人多相信。

◆ 奸臣墮落惡道常遭天雷打擊(人海記)

查慎行先生說:李林甫很奸惡,雖得了好死,但是死後轉生,屢捱天雷打。在唐朝元和時,惠州雷打一妓女,脅旁有李林甫三紅字。宋朝紹興時,漢陽蔡家女兒,捱雷打死,也有紅字,是唐相李林甫。明朝洪武時,吳山陸允誠家殺雞,雞背有李林甫三字,是已在畜生道中受苦了。

◆ 豬現人形(信征錄)

沈紹蓮先生說:有一徐漢才,在皖城殺豬賣肉,每天要殺十幾隻豬。幾年後,一日將夜回家,見店裡掛的豬肉,都變了人形,大嚇一跳!因信畜生都是人變的,人投畜生,畜生投人,輪迴可怕;請和尚拜懺超度,不作殺豬生意了。

◆ 馬驢對語(居易錄)

王漁洋先生說:淄川縣窵橋,王家馬驢忽對語,且嘆說,你的苦要滿了,我在這裡,要受苦十年。甲戌七月初八日事。

◆ 忤逆子死後投豬(香祖筆記)

王漁洋先生說:邯鄲人侯二,不孝父母。母親給米討飯子,他發怒打罵,要趕出母親;妻子哭勸,無效。不久滿身生毒瘡,破爛死,死後託夢他兒子說:我因忤逆母親,罰到京城宣武門西車子營,張二家投豬,你快去救我!他兒子趕去,果然這人家新生一豬,豬身人面,像他父親。這人家不允他兒子買回。康熙三十九年事。

王漁洋先生說:他有一同考的朋友,邵嶧輝,號士梅,濟寧人,自知前生是寧梅州人,己亥年中進士,作登州教官;親到前世住的地方,訪他的兒子,替他計畫生活,且教他讀書,中了秀才。士梅自知只有縣官的祿位,作了吳江縣告病歸家。他夫人早死,他曉得投生在陶家;等他長近二十歲,娶他重作夫妻。河南給事張文光,記得三世事。李嵩陽御史,樂安李煥章貢生,都能記得前生事。這都是我親見,最確切的事實。

◆ 群馬悲語(閱微草堂筆記)

交河習潤礎,雍正乙卯鄉試,晚宿石門橋客棧,房近馬棚,夜深人靜,馬忽說話。一馬說:今才曉得餓的苦,前生短藏的草豆錢,現在在那裡呢!又一馬說:我們多是養馬的人投來,受了報應,才曉得生前的錯,活在世上是不醒悟的!又一馬說:陰官不公平,王五為什麼可以投狗?又一馬說:陰差說王五妻子,同兩個女兒,都淫賤,偷他的錢給姦夫,可抵一半罪。又一馬說:罪有輕重,姓姜的投了七次豬,受宰殺的苦,比我們的罪,又更重了!習君輕輕一咳嗽,馬就不說話了。習君常對養馬的人說這果報事。

◆ 常吃雞肉死後投豬(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王文安的姨母,是我先太夫人的五妹妹,他說在未出嫁的時候,一天坐在帆影樓中,看見河邊一隻官船,有一中年婦人,伏在窗上哭,看的人很多。奶媽來說,是某知府的夫人,午睡夢見他已死的女兒,捱人綁了殺,悽慘可憐,嚇醒,哭聲還在耳邊。聲音在鄰近船上傳來,叫婢女去探,鄰船殺了一隻小豬。婦人夢裡看見女兒的腳用繩綁,手用紅帶綁,這小豬前後腳綁的繩帶,與夢相同,知這小豬,是女兒投的,心裡悲痛大哭;把小豬買來葬埋。他家男女傭人,都說這女兒十六歲死的,生前性情很溫和,歡喜吃雞,每天殺一隻雞。這是殺生的果報。

◆ 隔世不昧前因(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六道輪迴是的的確確的。恆蘭台的叔父,生下來才幾歲,自說前生是城西萬壽寺的和尚,能拏筆畫出這寺的大門路徑,大殿走廊,花樹擺設都相合;但是他一生不肯到這寺里去,不知什麼緣故。

◆ 記前生漸長漸昧(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親戚袁愚谷制台,(名畔守侗,長山人,死後稱清殷公。)小時同我在一處讀書,他說三四歲時,還記得前生的事,五六歲時,恍惚不很記得了,現在只記得前世是一歲貢生,家離長山不遠,姓名籍貫,家裡的詳細情形,完全忘記了。又說四五歲時,夜裡能看見物件,同日裡一樣;到七八歲以後,就漸漸昏闇。十歲以後,完全不看見;或半夜睡醒後,偶然能看見,一霎時就不看見了。十六七歲以後到現在,一二年中,或有一兩次能看見,像電光一樣的快就過去了。這全是慾念一天多一天,那神明的清爽,一天減一天的緣故。

◆ 貨郎投騾還債(閱微草堂筆記)

辛彤甫先生記異詩曰:六道誰言事杳冥,人羊轉轂迅無停,三弦彈出邊關調,親見青騾側耳聽。這是康熙辛丑年,辛先生在我家教館時作的詩。因某貨郎,借我先祖父的錢不還,且說負心話;先祖父性很曠達,惟有一笑。一天午睡起來,對先父姚安公說,某貨郎已死,剛才夢見他;忽報馬房生了一隻青騾,都說是貨郎來還債。先祖說,欠我債的人很多,何以只有某貨郎來還?某貨郎欠錢多家,何以只來還我?事有巧合,不要說得像,叫人家子孫出醜。看馬房的人,對青騾戲叫某貨郎名字,騾即抬頭,作發怒的樣子。貨郎在生最喜彈三弦,唱邊關曲調;有人對他唱這曲子,他就豎起耳朵來聽。

◆ 有隱惡投入狗胎(梁溪雜事)

陳近思,號叫九川,是很有學問的君子人,不信輪迴事。嘉靖十三年九月夜,經過城隍廟,時已半夜,見一穿白衣的女人,同一和尚,由廟裡跑出來,那和尚像惠山寺的慧奎。近思追去,他們跑得很快;追到西門,隱入王思任家。近思同思任是好朋友。第二天,思任說:昨夜家中生了兩隻狗。

◆ 吳征君靈性不昧(郎潛紀聞)

陳康祺先生說:吳農祥征君,(征君,是有學問的人,皇帝請過他的。)在吃乳的時候,能說明朝建交時代亡國的事,十歲後不說了。征君同吳任臣先生,生在一地方,小時都博學能文,人都稱他們是虎林二吳。

◆ 惡人投入畜生道(蓴鄉贅筆)

齊學裘先生說:有宜興縣的鄉下人許杳元,死後投牛,背有白毛,生成許杏元三字。又有宜興城裡任伯益,行兇作惡,親戚朋友都怕他如豺狼;死後投豬,肚下白毛,長成任伯益三字。又有潘阿喜,欠蔣船戶妻子的錢不肯還,死時對妻子說,我死了,要投狗在蔣家船上,罰我還債,黑頭黃身。隔了一天,他的妻子,到蔣家船上去望,果然生了幾隻小狗,有一隻,是黑頭黃身,抬了頭向他妻子叫喊,像求可憐的樣子。他妻子不忍丈夫作狗,還了蔣家的債,抱了這狗回家去養活。

◆ 作隱惡罰投狗胎(清波小志)

徐逢吉先生說:萬松嶺陳內侍,在紹興十五年夏天,坐在露天下乘涼,忽見外邊有黃衣的差人,帶領了三個人,由北向南;第一個穿金紫衣,第二個穿紫衣,第三個穿青衣,都到劉供奉家門前,逼他們進去。後面二人說道:彥通呀,你早聽我的話,也不致於到這裡來了。陳內侍心裡很奇怪,第二天,聽說劉家生了三隻小狗;陳內侍將看見的情形告知劉家。狗長大,叫彥通的名字,內有一狗奔來。

◆ 豬現父面張屠改業(酌泉錄)

無錫黃回谷先生說:新安鄉有一張屠戶,殺豬很多。一天,到豬圈裡綁豬;有一隻豬,忽變了人面孔,像他父親。張屠急急叫他妻子來看,果真是他的公公,大家很傷心痛哭。不多時,那豬還變原形死了;張屠買了棺材,把死豬埋葬,改業不吃豬肉。

◆ 善人子再來投胎(酌泉錄)

陳萃,號叫集之,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家裡很窮,性喜讀書、作好事;娶妻姓杜,生一兒子,名叫善才,很聰明,七歲出痘死了。集之很悲痛,用墨在兒子左股上作一記識,禱告說:望你再來投生。從此夜夜號哭不忘。一夜夢善才來說:我來投生已有了定期,父親不要悲哭了。到辛丑年上元夜又夢見說:兒子再來了。這夜果然生了他;後作觀察,名叫筠堂,左股上還有墨色記識。觀察常說:我們讀書人,不信輪迴,從前探環披甲,許多輪迴的證據,都說是假的,其實因果輪迴,是千真萬確的。

◆ 張子蒙記得前生(酌泉錄)

嘉靖年時,無錫張蘭涵,號叫子蒙,是一秀才,兩歲能說話,說前世的事很多。六歲時到惠山去,經過五里街,遇了姓敖的老太,大哭奔了他懷裡說:這是我前生的母親。說前生的事,一點不錯。以後敖老太常到張家,同親戚一樣。蘭涵七歲出痘很重,敖老太說:他前世是出痘死的,今次幸得好了。病後,蘭涵不記得前世的事了。尤鏜,號叫伯升,同他在一處讀書,知此事很確。

◆ 生人作冥差(酌泉錄)

蠡峰地方,有一姓鄧的鄉下人,人都叫他鄧野狐,常到陰間作差役,到陰間去的時候,暈倒在地,像死了一樣,不能搬動原地,經過兩三個時辰就甦醒了,醒了以後,肚裡很飽,是受了亡靈人家的齋供。有友人問他:可以同去么?他說可以。一天那人正睡,他又到陰間捉人,攝了友人的魂靈一同去;那次被捉的有九人,都送去投豬。鄧陰差醒轉,那友人睡了一天不醒;家裡人很驚慌,來問他。他到生豬的人家去查看,生了十隻小豬;拏一隻擲死,說跟我歸家,友人就醒了。他在陰間當差三年,這是乾隆年間的事。

◆ 李嵩陽不昧前因(蓴鄉贅筆)

李嵩陽邦邱人,一榜起家,到江南作視學,人都稱他是明公,能知前世事。小時說前生姓劉,住在縣城東關,苦心念書,中年入學。一天偶然有病,(指今生)到藥店買藥,遇了姓李的舊友,請他到家裡去,忽推倒他,拏紅紗罩住他,覺得很悶氣,沒多時出來,就不記得前世的事了。這事同明朝彭城萬年山壽祺的事相像。

◆ 一念善惡人畜分途(守一齋筆記)

金捧閶先生說:武進劉文定公的太翁省度先生,祖居張王廟前,同住多家。文定公太夫人生產的晚上,他太翁出去請接生婆,見未及盤問。回來時,已經生了一個孩子,就是文定公。明天問同住的人家:有作佛事的么?都說沒有,只有一家,生了十二隻小豬。文定公因胎素不吃葷腥。看他們十三個和尚,人畜不同,果報明顯。虎眼禪師說:若使是人都覺悟,驢駝象馬教誰作?這話確實不錯。要曉得我們將來是投人,或是投畜生,只要看今生所行所為,是善是惡,可斷定將來的結果。他們同是和尚,善惡的報應,已經分明,冥冥中是不差的。

◆ 殺生太多投雞受苦(右台仙館筆記)

俞曲園先生說:休寧縣朱村地方,有一人姓朱,父母早死,他的妻子姓許,拏十幾個雞蛋給母雞孵。一夜夢見他的公婆由外面來,用紅手巾遮了頭,臉色憂愁悽慘,到雞窠旁不見了;第二天早晨,雞窠里有兩隻雞已經出殼。許氏心裡明白,必定是我公婆來投的;拏兩隻小雞丟在水裡溺死,請和尚念經三天,求免公婆的罪過。幾月後,許氏夢見公婆來謝他,說我二人因在世殺生太多,陰間罰我們投雞;今幸媳婦替我們懺悔,此後轉世投人了。

◆ 殺豬現報(右台仙館筆記)

柯屠戶一天到豬圈裡綁豬,豬忽說話,一隻豬說今天你去投生,我明天也不免一刀的苦,我要跟你去,你應等等我,一隻豬答應他;柯屠戶從此改業。又有鄭屠戶的學徒鄭三睡在樓上,半夜忽到樓下,左手放在砧上,拏刀砍斷,大叫倒地,人都驚起。他說,看見有人來買豬蹄,割了給他,不曉得是砍斷自己的手;說完死了。閔小圃君詳知此二事,兩屠戶都是湖州鄉里人。

◆ 牛知府自記三生事(痛盦筆記)

薛福成先生說:無錫汪寫園先生,號叫士侃,是前清的進士。作四川知縣時,上司牛知府,同汪先生一年考中鄉榜,是嘉慶甲子科的亞元。牛知府左手是馬蹄,能記得三世事,告訴汪先生說,前世是一武官,因征伐苗子,殺人太多,死後罰投馬;在馬棚里心很悲痛,跳叫不吃餓死。因罪未滿,又罰投馬,不敢再尋死了;作某武官的坐騎,他的脾氣很躁,常鞭打我。一天他同敵人打仗,追兵逼來,我馱了他很快的逃走,忽遇山澗,一丈多寬,對面都是尖石像刀鋒。心想跳過去,我一定是死,我主將或可逃命;若不跳過去,主將必被追兵殺死,拏定主意跳過去,我的肚皮戳在尖石上死了,主將因得逃命。陰官因我忠心,允許投人,且作四品官。初次投馬,鬼差孥馬皮穿在我身上。這次投人,鬼差又將我身上馬皮剝去;皮同肉粘在一處,拏刀劃開,痛不可忍,劃到蹄尖,忍不住,縮了左蹄,轉了人身,馬蹄沒有變換。又說,官作這位分為止,在世沒多時了,某日要死了。果然。

◆ 動嗔恨又墮輪迴(鷗波漁話)

葉調生先生說:佛家輪迴的說法,讀書人多不信,但是轉世托生的事,世上常有。阿文成公,曉得前生是邊地外的喇嘛,因小沙彌犯戒律,起了嗔恨心,投胎轉世。德清地方蔡谷山,自知前生是黑橋地方的一個老太婆,因作善事,轉投男身。這都是確實的憑據。

◆ 人手白蹄豬(澄海蔡騰記)

民國十四年,澄縣南門外,肉店主人,買一隻豬,人手白蹄,不敢殺;後因冬節,肉不夠賣,不得已綁出來殺;才舉刀,忽然暈倒。另一人硬把這豬殺了,回家後,得病死了。

◆ 夢豬肉化人形發心學佛(黃道隆居士自述)

崑山車站站長黃道隆,近來發心學佛,自說學佛的因緣,是夜裡常夢見豬肉變人形,因此看見街上肉店裡掛的肉,都變作人形,豬頭是人頭,聞了肉味作嘔;這是他的善根發現,要曉得豬確是人投的。

◆ 七人墮落畜道(黃葆楨居士)

六道輪迴的事,實在是的確可信,世人不細心考察,以為是迷信,任意殺害牲畜,不以為殘忍,很可嘆!今有一件輪迴事寫下告知世人,請大家醒悟醒悟!族伯斐然公,家養一隻母豬;一夜母豬剛要生小豬時,斐然公夢中,聽得敲門的聲音很急。他在夢中起來開門,有七人進來,六人穿黑衣黑帽,一人穿白衣黑背心,內有一人是瞎眼;斐然公驚醒。天明,母豬已生了七隻小豬,六隻是全黑,一隻白腳黑背,內有一隻眼睛是瞎的,與夢相合。

◆ 狂生遭雷殛(寬靜大師)

我鄉有一人,叫羅吉亭,是讀書人,性情輕狂,不信因果,常以僧道無緣的許多話,寫貼四壁,專作闢佛教道教的文章,發揮韓愈歐陽修的話,雖窮極無聊,依然不覺悟自己的錯處。民國初年,借住榮州吳家寺教書;初秋時,每日領了學生釣捉蝦蟆。一日捉了一百多隻,放在廚房,因事出外;妻子朱氏,不忍許多蝦蟆,活活剝皮,都放去。羅吉亭回來,把朱氏扭打不止;朱氏氣極吊死;羅吉亭怒還不歇,蹋了屍身,大罵不止。忽陰雲四起,大雷大雨,一個霹靂後,天就晴了;羅吉亭全身焦黃,身體同頭,已經分在兩處;朱氏活轉,現還康健在世。這是民國元年的事,那時我在成都作事,想起先大父紫蘭公,曾在手諭中記下這事。事隔廿年,久已忘了;今因同鄉顧雅齋先生來,偶然研究現在的人,都說雷打人是觸電,因果報應是沒有的。雅齋先生詳細說出這事,叫我記錄出來,給人研究。顧翁是羅吉亭的妹夫,當日親見這事。

◆ 一老人投過豬身(鄭宗聶居士)

前幾十年,浙寧北鄉十七房地方,有一作稷繃的餘姚老人,住在大街杏一藥房對門,平時只用一隻手作事,一隻手縮在袖裡,人都以為奇怪。有一少年拉出他的手,是一隻豬腿。他哭說,投過三世豬身,吃泥糠,凍餓,痛苦極點,現在還不忘記,捱殺時叫喊想逃,刀刺入喉痛極暈去,苦不可言;分割時痛苦更加厲害,刀刮湯燙,破肚抽腸,塊塊分開。說到這裡,悲不成聲。又說凌遲的痛苦,要等肉賣完才止。在末次投豬,有一隻腿沒人來買,痛不能忍;靈性脫離了腿,飄蕩恍惚,投了人身,所以這隻豬腿沒有變換。我母生我時,看見一隻豬奔來。我長大後,常在鄉里出醜,躲避到這裡,給你們看出。說完後,很不快樂,不多日逃向別處去了。藥店老闆鄭玉田親眼看見此事。這很明顯確實有輪迴的證據,那可不信呢?

◆ 背有記識再來投生(永春通訊)

永春通訊,佛教輪迴的說法,現在科學家都辟駁是假的,這地方,近來竟有姓王的兒子,轉生到林家的訊息,確實有據。蓬湖壺掘鄉王家,數月前,小兒死了;壬某愛子心切,用朱筆在兒背上,寫了兩行字,是蓬湖壺掘鄉某堂名,姓王的兒子,然後收殮。三天后,林家生了一個兒子,背有朱字兩行,同王某寫的字一樣;用布揩,更顯明。有人說洗兒時請他前生父替小孩揩去字跡,可以有效;林家派人去訪請,允許將小兒作兩家的後人。廈門商報,登載此事時,雙方正在商議中。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