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淨土聖賢錄三編新白話版9


時間:2018/11/7 作者:常念彌陀

民國大悟

大悟,字法林,姓袁,是江蘇南通人。從小許配邵家,還沒出嫁丈夫就死了,大悟發誓不再嫁。投奔縣西大悲庵出家為尼,立志念佛,求生淨土。常說:“佛法的大,唯有淨土最為契機。拜經坐香等,能助消業障,容易成就淨業罷了。”出家後,力任苦行,打水舂米做飯,全靠自己。早晚淨課,每天更加虔誠嚴謹。初剃髮時,二十二歲,丈夫家執著世見,千方百計阻撓,大悟志向堅定,最終成就願望。庵堂荒敗,募捐修整嚴飾,開闢佛堂,經營蔬圃,資源眾人清修。見人有苦,隨機為他說法,常有感動。晚年,因為色力漸退,急忙朝拜普陀山、九華山,頗有感應瑞相。民國十六年二月,示現微病。病中寫偈說:“世間萬緣都放下,唯有念佛是真心。一念超出娑婆苦,貪瞋痴愛都除盡。寸絲不掛光明台,參透法身脫苦輪。得滿極樂清淨願,再入娑婆度眾生。”到了十八日,見佛垂光接引,安然往生了,世壽七十三歲。到了二十八日火化,得到舍利五粒。(費范九述)

民國宏源

宏源,字性亮,在南京慧月居剃度,發心很早。平生喜歡念佛,勤懇禮拜,敬師處眾,都是平和誠懇。少說話,要求自身嚴格。待人寬厚,對自己奉祿薄。上殿念佛,領導大眾,爭先恐後。早晚都是如此,寒暑不斷,數十年如一日。民國庚午年秋天,患病,請醫生調理,沒有見效。臥床數月,形容枯瘦,身體浮腫,飲食漸漸減少。對來問候的人,只點頭,不多話,只管加緊念佛。不進飲食,已有多天,仍念佛不休。臨終前幾天,曾親眼見到阿彌陀佛數次。更聞到異香滿室,並且蓮華現在床前。氣息奄奄時,舌根尚能微動,隨著木魚磬聲念佛。就在冬月二十八日,正念分明往生了。(《俞慧郁鈔集》)

往生居士第三(初編續編,皆有王臣居士雜流三門之分。此編為省事,統作此一門,祈閱者諒之。)

清王君榮

王君榮,是太倉人,自幼持戒參學,見地超常。後來修淨土,每天課誦佛號萬聲。康熙五十六年,八月二日,預知時至,請淨名庵乾行長老來,作個證明。當天剛中午,乾師說:“歸期為什麼在後天?”王答:“我決定在今天了。”於是要筆作偈,合掌往生,遺言用佛龕入斂。他女兒抱他入龕,力氣不能勝任,因此默默祈禱,忽然輕輕舉起。享年八十一歲。(《種蓮集》)

清唐景垣

唐景垣,字筠谷,是元和國學生。勤修淨業,每當持名念佛時,用手指代替佛珠。享年七十四歲,沒病往生了。氣絕了一段時間,手指還動作出屈指數數的親子。(《種蓮集》)

清高士楨

高士楨,字廷三,是錢塘人。他的先世住在山陰梅里,所以自己號稱梅溪道人。五十一歲時,病入冥間,游看地獄。有冥官囑咐說:“你現在回去,要一心念佛,一心行善,一定能出苦。”高士楨記住,三天醒來,病好了。發心念佛,修行善法,回向西方極樂世界,並轉而教別人。這樣二十五年,到了七十五歲時,臨終三天前,自知時至,說:“如今離苦惱了。”奉勸世人,及早修持,不要後悔,平靜往生了。當時是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種蓮集》)

清沈載元

沈載元,字桂萼,自己號稱可僧,是吳江人。中年經商,六十多歲時,停業,潛心淨土,吃長素念佛,每天滿一萬多聲。性情慈恕,有富餘,就濟貧放生。嘉慶十六年秋天,有僧人冒然而來,直到他的臥室,略談幾句話,洞徹玄微,並囑咐以後臨終,勸戒眷屬不要哭,說完就走了。載元感動,燒一炷香在門外,遙遙表示敬禮。當年冬天,示現病態,佛聲不絕口,絕食喝水七天。到了十二月六日清晨,要求燃燭四十八對,堂中擺設香案,洗浴更衣,端坐合掌,朗誦佛名,呼喚眷屬同聲助念。頃刻間,鼻氣如煙,聲音漸漸微弱而絕,享年七十二歲。直到入殮,面貌如生。(《種蓮集》)

清王際良

王際良,是金山縣人。五十歲,歸依三寶,念佛放生,專志不厭倦。當年二月初,有病,斷絕醫藥,日夜持佛名號,絕口不說家事,只說:“十五日,我就走了。”到期果然往生。前二天,要找數珠,去世後,還緊捻不脫(《種蓮集》)

清夏耀文

夏耀文,是華亭人。持齋念佛,一心淨土。四十多年,全家不沾葷酒。道光四年十月,有微病,到了十四日,叫人扶起自己,合掌念佛往生。遺言入殮佛龕,入龕時,身體柔軟頭頂溫熱,顏色不變。享年七十五歲。(《種蓮集》)

清曹居士

曹居士,不清楚他的身份。持齋念佛,精進有多年。道光二十年冬天,有微病。有一天他兒子早晨看他,見他面色有異,指空中說:“你見佛以及眾菩薩了嗎?我沒料到持名功德到這種程度啊。你作證明,我隨佛回歸西方了。”說完就往生了。(《種蓮集》)

清丁世濟

丁世濟,字子沂,是元和庠生。五十歲時,歸依杯渡海公,法名廣如。精修淨業,十年不厭倦。道光二十五年冬天,有病了,每夜必念佛上千聲,《彌陀經》三卷,發願文一遍。一天晚上,念誦到“淨光照我”句,忽然微笑說:“我現今見到佛的淨光了。”十一月十三日,夜半,眷屬們環坐床前,忽然聞到異香從空中飄來,漸漸充滿一室,大家驚異。第二天,要筆作偈語,體似七絕二首,但字跡模糊。只看出末後一句,有“我便回家見佛”六字。到夜裡,合掌念佛往生了,享年六十一歲。(《種蓮集》)

清錢文彬

錢文彬,字養愚,是蘇州長洲人。每天早起,默修十念法。作善事,都是隱行,曾經出千金,放生魚鳥。一直患有咯血病,四十一歲時,病重,皈依在經茂公,病中喜歡聽念誦佛號聲。臨終前一天,請靈鷲寺的福海和尚到床前,供佛設座,受菩薩戒。請僧數人,輪流念佛。第二天申時,急忙叫人扶起坐著,錢細看佛像往生了。當時是道光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種蓮集》)

清邱逢泰(父維洛)

邱逢泰,字星階,是長洲的廩生。少年時有咯血病,當年夏天,病情大發作,忽然信了佛乘,請在經茂公,床前念誦佛號。病有好轉時,閉門不出,遍閱淨土經典。道光二十九年夏天,病又發作,念佛不斷,盤坐合掌往生了。父親邱維洛,是副貢生,素來行善,修淨業。不久,也念佛往生了。(《種蓮集》)

清錢文燦

錢文燦,法名空相,字安軒,就是文彬的弟弟。成年時,遇到吳宗魏,指示他淨業,歸依了見心和尚。依從靈鷲義公受菩薩戒,吃長素念佛,二十多年。曾經刊印念佛警策,廣泛布施。靈鷲寺募捐建造一丈六的三聖像,缺乏資金,文燦贊助完成。虞山有古剎,募捐建三聖,文燦就獨自擔當了。天台國清寺鑄銅鐘,也有一半依賴他的力量啊。放生濟貧,每年成為常態。道光三十年夏天,患痢疾,讓人到虞山,請蓮友張元祺來,說:“我與先生是生死交情,病重了,請先生幫助一下。”張說:“好。”每天一起念佛。錢每當昏沉欲睡,張就鼓勵他。後來張要回家,錢說:“我四天中,可以沒事,過後,不能等了。”張就如他說的,四天后又來,這時錢昏沉加重。張把聞啟初傳,與他細論(傳見淨土聖賢錄初編),錢文燦涕淚交流,於是猛力念佛。從未時到亥時,神識頓時清晰,徹夜沒有倦怠。天快亮時,手作蓮華給張看,遂後右側臥倒往生了,當時是七月初四日啊。遺言喪事中不用葷酒。享年四十三歲。(《種蓮集》)

清汪善慶

汪善慶,字閬仙,號法如,是浙江仁和人。少年孤兒,隨母親莊氏,在外家學習。性情至孝,極聰慧。剛十三歲,就入官學。後來母親去世,喪葬盡禮。聘朱氏還沒有婚娶,遭到粵匪戰亂,隻身一人,逃到江北呂泗場。遇到同里清修的許靈虛,請他當西賓教書,這時常有出世的想法。正好西來的徐居士,教授他念佛法門,於是精心佛典,一切經義,過目不忘。直到許返回浙江,移住揚州藏經院,吃素十多年。常靜坐,很少交遊。凡是來問道的,都傾心開導。體質素來瘦弱,勤苦勞憊,就頭暈咳嗽,但還是念佛不懈。同治九年閏月,病重。告訴友人說:“西方境界好,我在二十三日長往了。”到期,果然往生,神色不變。過了一天要入殮,撫摸他的頭頂,尚且是溫的。享年四十二歲。(《種蓮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