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大安法師:淨土宗教程第二編01


時間:2019/2/18 作者:清淨心

中國淨土宗祖師的思想述評中國淨宗十三祖的成立淨宗十三祖的生平與思想淨宗祖師思想的現代價值

祖師乃深契佛心、軌範後學之大德。縱觀中國淨宗發展史,祖師的出現,是古印度淨土教本土化的成功典範,是念佛法門興盛的表證。淨土思想和念佛法門,在古印度雖然普遍地弘通著,但並未建立自成一體獨具特色的淨土宗。淨土教傳入中國很長時期以來只是表述為蓮社或蓮宗,淨宗的名目,直到元、明時代才始出現。淨宗祖師也不像他宗的法系那樣有前後傳承的關係,而是後人根據其修持成就以及弘揚淨宗的貢獻而推舉的。祖師們的德操光耀古今,其淨土思想上契佛法理則,下應眾生根機,是眾生修持的準范。了解淨宗祖師的生平與思想,無異於把握濃縮的中國淨宗教理史。茲從三方面予以討論。

第四章中國淨宗十三祖的成立

現在遵奉的淨宗十三祖,是經宋元明以及近代的逐漸推選而自然形成的。淨宗立祖之說始於宋代。南宋宗曉法師(1151—1214年)曾立蓮社六祖(未立宗),以慧遠為蓮社始祖,善導、法照、少康、省常、宗賾五人繼之。云:“是五師者,莫不仰體佛慈,大啟度門,異世同轍,皆眾良導。”

爾後,宋代的志磐法師在《佛祖統記》中,除專敘天台宗,併兼及禪宗、華嚴、法相、密宗、律宗五宗。淨土不立宗而以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為蓮社七祖。宗曉、志磐同是天台宗的學者,宗曉立蓮社六祖,志磐立七祖(志磐在宗曉的排名基礎上,略有刪增,刪除宗賾,增加承遠與永明延壽,後人排列依志磐所述)。這種排名只是為淨土教提供師法楷模而已,當時還沒有淨土宗的稱謂。

元朝東林寺普度法師,因為當時白蓮教假借佛教別有作用,於是撰《蓮宗寶鑑》十卷,又著《廬山復教集》一卷,而自稱白蓮宗,但並無定祖之說,僅在他的奏文上敘及宋高宗時子元禪師提倡念佛,撰有白蓮懺法,併入內廷講念佛大旨。自此以後,淨土宗這個名稱才得以通行,而定祖之說尚未確定。

到了清朝中葉,才將宗曉、志磐的蓮社諸祖和淨土宗的名稱相提並論,增加了明代的蓮池大師為八祖。清道光間,悟開法師增推蕅益大師為九祖,省庵大師為十祖,徹悟大師為十一祖。民國年間,印光大師又改推截流大師為十祖,省庵大師、徹悟大師遞降為十一祖、十二祖。印光大師往生後,四眾弟子加推其為十三祖。這樣,淨宗十三祖的譜系方告圓成。

祖師稱謂排列依次如下:

初祖廬山東林慧遠大師

二祖長安光明善導大師

三祖南嶽般舟承遠大師

四祖五台竹林法照大師

五祖新定烏龍少康大師

六祖杭州永明延壽大師

七祖杭州昭慶省常大師

八祖杭州雲棲蓮池大師

九祖北天目靈峰蕅益大師

十祖虞山普仁截流大師

十一祖杭州梵天省庵大師

十二祖紅螺資福徹悟大師

十三祖蘇州靈岩印光大師

從淨宗祖師示現住持教化的區域來看,絕大多數在南方(北方只二處),且多在江浙一帶。可見自古以來,佛教多以江南為中心。淨宗如是,他宗亦然。

我國隋唐時所列淨土教祖師,常以慧遠、曇鸞、道綽、善導四大師並列。曇鸞、道綽二大師,對淨宗根本理念的建構,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且專修淨業,志求往生,亦屬功德高盛之列。然淨宗所列十三祖之中,並無他們的地位,許多淨業學人都心存疑竇,並試圖找尋一些原由。有的認為,曇鸞、道綽二大師的著作久已散佚,只是本世紀初楊仁山居士才從日本請回漢土。將有否著述作為甄選祖師的標準,這個說法似難成立。現今十三祖中,亦有不少未有著述的,如承遠、少康、省常三大師即是;或著述少份亦有多位,如法照、截流、省庵、徹悟等。印光大師曾就此詰難答覆云:“徹祖、省祖之少著作,亦各人之願心耳。其道德之優劣,固不以著作之多少為定。古今有法身示現,但少數言句,無所著作者多多也。何得在此處生疑?須知吾人慾了生死,實不在多,只一真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足矣。縱饒讀盡大藏,亦不過為成就此事而已。”(《印光法師文鈔》)可見,從曇鸞、道綽二大師著述之失而復得來揣度未能列入祖師的原由,似不能成立。

宋代宗曉法師以天台理念所作的只取善導,不列曇鸞、道綽二師之揀擇,實則代表著中國佛教界對淨土宗的一般看法。自古以來,中國的佛教行人,受儒道思想的浸潤,得大乘各宗派的陶冶,因而自信自肯之心頗為隆盛,側重自力,或自力他力並重。在這種文化背景與心態下,一些祖師大德弘揚淨宗,常以融會他宗,自力他力並重的面目出現。其舍聖道專歸淨土的觀念,難以被通途教門的法師所接納、認同,亦可想而知。

在這種文化背景下,唐代慧日法師(慈愍三藏)的融通各宗會歸淨土的主張,深受佛教界歡迎。宋元明清各朝代的淨宗大德及各宗諸師的導歸淨土,莫不受其影響,以致後人有將慧日法師列為淨宗祖師之建言。如日僧小野玄妙寫道:“然我慈愍三藏,為偉大之淨土祖師,而後世一部分淨土教徒,舉曇鸞、道綽、善導、懷感、少康五人,稱為支那淨土五祖而不列慈愍三藏之名,蓋以同一淨宗,而慈愍三藏之淨土教,與善導一流之淨土教不相容耳。”這種觀點有點斗諍堅固的意味,故而回響者寥寥。慧日法師的淨土思想雖然頗具獨創性,亦能適應中土行人的文化心理與根機,然以道盛德隆的祖師標準來衡量,尚遜一籌。至於曇鸞、道綽二大師的歷史懸案,余以為:鑒於曇鸞、道綽、善導三大師有一明顯的傳承脈絡,故取集大成者——善導大師為代表,列為二祖,與慧遠大師交相輝映,一則自他二力並重,一則突顯他力本願。這兩大念佛法門的參照坐標,提供中國淨業行人更廣闊的選擇空間。春蘭秋菊,各擅其美。只有應機之差異,並無實質之高下。

淨宗祖師的成立,表證古印度淨土教在中國化的過程中,尋找紮根點,融匯異質文化,進而卓然獨立的演進過程。初期的淨宗大德大多精通老莊與儒學,如道安、慧遠、支道林、劉遺民等。淨宗在華夏大地的開花結果,表明淨宗念佛法門自身深邃的生命力與中華文化的開放胸襟。中華文化為淨宗提供了生長發育的沃土,淨宗精神提升中國文化的層次,二者並行不悖,相得益彰。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