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星雲大師:人死亡之後的生命怎么樣?(三)


時間:2019/6/7 作者:清淨心

三、從死後的處理說到死亡的觀念

生死事大,世界各地因為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的不同,對於死後的葬儀也各自相異。在屍身的處理上,有土葬、火葬、海葬、天葬、立葬……等不同的方式;在屍身的保護上也有冷凍、風乾、屍解、木乃伊……等種種不同的方法。而佛教對死後的處理方式也有一些原則,和其它宗教大異其趣。例如:人死之後的八個小時之內最好不要隨便搬弄他,也千萬不要隨便哭出聲來。

這種原則不但合於佛法,而且有科學依據。因為人的呼吸雖然停止,心臟也不再跳動,理論上可以宣告死亡了,但是他的神經系統和腦部還在運作,潛意識裡面還殘存著某些知覺,實際上人還沒有完全死亡。所以,不管那時候他的姿態是躺著、坐著,還是一半在床上一半在地下,都不宜隨便搬動他,也千萬不要急急忙忙的給他換壽衣;因為你動他的時候,可能會引起他身體上的不舒服,讓他有痛感,他一不喜歡就會生起瞋恨心,這一念之間就會影響他的業力而產生不幸的後果,他就不能心生歡喜的去投胎受生了。過去有一個國王篤信佛教、奉行佛法,臨終的時候,國王的親人都守在床側看著國王安靜地滅度,不巧一隻蚊子飛來,正好停在國王的鼻子上,國王的親人一看,一掌揮打過去,卻打在國王的臉頰上,彌留中的國王一疼,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因此墮入惡道,轉世成為一條大蟒蛇。所以人往生之後,最好等過了八個小時再去搬動他的遺體,替他換衣服安排後事,家人到這個時候也才可以哭,在這八個小時之內,只可以助念,協助亡魂繫念於佛號而往生,千萬不要哭出聲來,忍不住要哭的話,也要避到遠遠的地方去哭,不要讓死者聽到。因為他雖然身軀已經僵冷了,可是耳識仍然存在,如果聽到親人家屬的哭聲,心裡留戀割捨不下,不忍離開世間安然地去受生轉世,對他來講也是很痛苦的事。

其實,人死了又何必慟哭呢?就把他當成出國去旅行,他會玩得很愉快很舒服;或把他想成升天堂成聖作佛,從此安住在極樂淨土,不必再受這個無常人間種種風波的折磨,不是也很好?在佛教來講,死亡是另一個新生的開始,如蝶破蛹,如蟲化繭,如鳥出殼,進入了另一個更光明祥和的世界,我們在世的人又必私念結執而為他慟不欲生呢?

至於八小時之內不宜搬動,還有另外一種理由──就是我們打坐參禪的人,有時候會入定到心脈俱微的境界,不明究理的人,便以為是坐化了。像過去有一個老和尚,在參禪的時候入定了,寺里的小徒弟一看師父毫無氣息,以為死了,就抱起老和尚的身體,一把火火化了;等到老和尚想出定的時候,一看沒有身體了!以後寺里的人就常常聽到老和尚的聲音在喊:“我的房子呢?我的房子呢?”早也喊,晚也喊,喊得徒弟們內心不安,就去找來老和尚很要好的法師幫忙,這個法師一言不發的到了寺里,等老和尚又叫著找“房子”的時候,大喝一聲:“去便去了,還要房子做什麼?”老和尚一悟,無念無想,從此就不再嚷著要找房子了。

另外在“死亡的真相”這本書里,也曾經提到,有個人死了很多年之後,家人開棺撿骨,發現他竟然四肢綣屈面向棺底俯臥著;原來他只是一時暈死,入斂之後又復活了,一醒來,赫然發現自己被關閉在棺木里,大為恐慌,痛苦萬分的拚命掙扎著想破棺而出,翻來覆去的終於還是悶死。所以佛教裡面停靈八個小時的說法,不管對真正的死或假象的死,都是一種緩衝的過渡期,既使生者能寧靜地面對生命的轉捩,他使死者能平坦地跨過死亡的門檻。

再說到佛教的葬儀方式,佛教主張火葬,既方便又衛生,尤其適合於人口爆滿,用地日狹的今日社會;不像土葬費用既高,占地又廣,並且埋葬幾年後還要撿骨,非常不方便。而火葬安厝靈骨,不需要占太大的空間,真是一勞永逸。我記得有一位東初長老,曾經付託我說:“我過身以後,你替我把骨灰撒到海裡面去,跟魚蝦結個緣!”談笑間見胸襟,和一般人的執著貪慾成了強烈的對比。許多人生前貪心,要買這一塊地,買那一塊地;死後還是計較,要自己的墳墓建得高大寬廣,裝璜得華麗美觀。活著的時候與死人爭地,死了以後還要與活人爭地,既貪心又可笑!有的人認為佛教的葬儀雖然隆重,但是看起來未免太簡單了,既不要熱鬧舖張的喪儀樂隊,又不蓋豪華漂亮的墓園,是不是太不盡子孫的孝思呢?這個問題牽涉到各人對死亡的認識,越是能了生脫死的人,就越是能夠放下塵世,像古代的莊子就是真能打破生死關頭人。他快要死的時候,弟子們想厚葬他,紛紛商量如何用最上等的棺木隆重的埋葬他,莊子就大笑著說:

“我用天地做棺木,用日月做玉璧,用星辰做珠寶,用世間萬物做殉葬,還不夠豐富嗎?還有什麼比這更隆重的呢?”

弟子們說:“不行啊,把您露天放在森林裡,恐怕會被烏鴉和老鷹啄食啊!還是用最好的棺木把您葬了的好!”

莊子笑著答道:“這有什麼差別呢?露天讓烏鴉老鷹吃,和埋在土裡給螞蟻蛆蟲吃,還不是一樣?何必從烏鴉嘴裡搶來給螞蟻吃,為什麼要這樣偏心呢?”

所以,葬禮辦理的方式固然需要合情合理,對於死亡的觀念也需要智慧型達觀。如果能夠將舖張的喪葬費用節省下來,做一點慈善事業,讓死者的遺愛長留人間,或是將完好的器官捐移給需要的人,也算是救人一命,這樣不僅對社會有崇高的貢獻,積陰德庇子孫,亡者也能得到冥福,這實在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從上面所說的佛教對喪葬的處理方式來看,死亡不是消滅,也不是長眠,更不是煙飛灰滅、無知無覺,而是走出這扇門進入另一扇門,從這個環境轉換到另一個環境;經由死亡的甬道,人可以提升到更光明的精神世界裡去。佛經裡面對於這種死亡的觀念,有很多譬喻,我現在就向各位大略說明一下其中的六種觀念:

(一)死如出獄:眾苦聚集的身體如同牢獄,死亡好象是從牢獄中釋放出來,不再受種種束縛,到了自由一樣。

(二)死如再生:“譬如從麻出油,從酪出酥”,死亡是另一種開始,不是結束。

(三)死如畢業:生的時候如同在學校念書,死時就是畢業了,要按照生前的業識成績和表現,領取自己的畢業證書和成績單去受生轉世,面對另一個天地。

(四)死如搬家:有生無不死,死亡只不過是從身體這個破舊腐朽的屋子搬出來,回到心靈高深廣遠的家。如同《出曜經》上說的“鹿歸於野,鳥歸於空,真人歸滅”。

(五)死如換衣:死亡就像脫掉穿舊穿破了的衣服,再換上另外一件新衣裳一樣。《楞嚴經》云:“十方虛空世界,都在如來心中,猶如片雲點太清”,一世紅塵,種種閱歷,都是浮雲過眼,說來也只不過是一件衣服而已。

(六)死如新陳代謝:我們人身體上的組織每天都需要新陳代謝,舊的細胞死去,新的細胞才能長出來;生死也像細胞的新代謝一樣,舊去新來,使生命更可珍貴。

有了正確的觀念之後,就會知道死亡並不可怕,死亡之後到那裡去才是最要緊的。一般人活著的時候,就只知道吃喝玩樂,只知道爭名逐利,像行屍走肉般了無意義,不知道為自己的生命尋求方向、安排歸宿,只知昏昏庸庸的得過且過,一旦大限來到,就什麼都是一場空了!所以,要先懂得如何生,才能懂得如何死,孔子說的“未知生,焉知死”就是這個道理。肉體的死亡不要緊,心靈的昏昧迷失雖生猶死才是最可悲的!我之所以不避忌諱的和大家談死亡的觀念,就是希各位從死亡的噩夢裡清醒過來,擺脫人生的虛偽塵垢,掙出生命的無常苦空,為一己的人生建樹莊嚴的意義,替自己的生命開創出無限的生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