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索達吉堪布:不墮惡趣死亡方式—獅子臥


時間:2011/12/8 作者:地水火風

索達吉堪布:不墮惡趣死亡方式—獅子臥

原文“睡如佛涅槃,應朝欲方臥;正知並決志,覺已速起身。”《入行論》

睡眠時,應如佛陀涅槃的姿勢一樣,朝著希望的方向右脅而臥;入睡前應保持正知正念,並下決心:醒後立刻起來。

睡眠是人們每天生活中重要的一項活動。前面我們也講過:睡眠前後應保持正知正念,如法而行。作為修行人,應把夜晚分成三份,前、後夜精進修持善法,中夜休息,在睡時,最好坐著睡,若不能坐著睡,應採取獅子臥勢而眠。獅子臥勢即世尊涅槃時的姿勢:頭北面西,右脅而臥,左腿壓右腿,右手曲枕頭下,左手舒伸放在身體左側,採取這種姿勢睡覺,有其深妙的道理。

(晚上入睡時,應像怙主佛陀4月15日示現涅槃時的吉祥臥一樣:右側下臥,以足壓足,右手墊在右臉頰下,左手放在左腿上。……釋迦牟尼佛在入涅槃時,頭朝向北方。有些論典中說,這意味著佛陀殊勝的大乘佛法,將在印度的北方——藏地、漢地等處得以弘揚,有這樣一種緣起。所以睡覺時,有些法師要求床位一定要改,必須頭朝北、面朝西,但此處頌詞說“朝欲方”,朝什麼方向都可以,只要是吉祥臥就行。——索達吉堪布《入菩薩行論·善說海講記》)

佛陀趨入涅槃時,以無邊智慧抉擇到獅子臥式的功德很大,因而採取了這種姿勢。我們都是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經常用這種姿勢,習慣後也就能用這種臥式迎接死亡。蓮師在《六道中陰引導文》中說過:“不管哪一道的眾生,死時如果能保持獅子臥式,就不會墮惡趣,而且會得善趣果位。”以前上師如意寶也講過:“我們見到牛馬等旁生接近死亡時,如果有機會最好讓它頭北面西,右脅而臥,這樣它不會墮惡趣。我們自己家人親友死亡時,也最好用這種方法來放置。”接近死亡的人,如果能採取這種臥式,會減少痛苦,安祥逝去,而且不會墮惡趣。前一段時間,士行比丘尼在學院圓寂時,就是以獅子臥式,很安祥地告別了我們。當時,我們有些道友很羨慕,也很感動,發願在自己生命終結時也要做到這樣,毫無畏懼,坦然安祥地臥著……。我想我們凡夫無論如何,最終都要死,可以說前面只有死路一條吧,不死的人一個也沒有,為此我們應該經常觀想,練習以這種臥式來迎接死亡。

在佛經中說:獅子是獸中之王,有不共優勝之處。按自然規律,其睡眠也具有四種不共功德,我們如果採取獅子臥式,也能具同樣的功德。〈一〉、睡時身體非常放鬆。我們採用獅子臥式睡眠,身體各部分都會很放鬆,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二〉、睡時不失正念。獅子在睡眠中不會失去正念,不會散亂。我們依此臥式而睡,不會忘失修持善法的正念;〈三〉、獅子睡後,不會入於酣睡、深度昏沉之中,而是處於清明而警覺的狀態。我們依此也能如是,不會被痴睡迷亂蒙蔽。一般人睡著後,立即就會如昏迷一般,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都不知道,好像沉在很深的泥潭中一樣;〈四〉、獅子睡後,不會做惡夢。我們依此而睡,也不會做惡夢、迷亂之夢,而會經常做吉祥夢、清淨夢。

在採取這樣的臥式睡覺前,在內心應作想“正知並決志”。正知正念是要求我們保持明覺憶念正法,做一定的觀修。睡眠時修法有很多,我們在講密法時,也傳過很多夢光明的修法,依之可迅速證悟法性,遊歷他方淨土,獲得種種變化、飛行等神通。在顯宗中,也有一些夢光明的修法,比如在睡前,觀想臥室里充滿光明,或者觀想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光明照徹自己,於光明境中而安眠。堪布根霍仁波切在講義中,也講了麥彭仁波切的修法竅訣:早上觀想自己剛剛得到人身,是小孩;中午觀想自己為壯年人;下午觀想為老年人;晚上臨睡觀為臨死中陰,已睡在做夢時觀為法性中陰;早上醒時觀想為下世。這樣觀修,無常之心即能生起,睡眠中也能保持清明的正知正念。

“決志”的內容是“覺已速起身”。早上一醒來,應當迅速起來,稍作頂禮等活動,使自己清醒,後靜坐回憶夢境,於不淨夢境作懺悔……。有些人早上醒不過來,鬧鐘再鬧也不能起作用,你們應在睡前在心中堅定地存想:明早一定要在幾點鐘醒過來。心的力量不可思議,明天早上一定會準時醒過來。我自己經常有這種體驗,基本上不需要鬧鐘,自己能準時地於預定時間起來。醒過來之後,必須要立即起身,要不然,又會昏睡過去。養成清早醒來即起床的習慣後,早起就不會有困難。

有些人在晚上睡覺時,經常做惡夢,妄念紛飛,有許多修行障礙。這些都是自己沒有養成良好習慣,沒有採取獅子臥式等如法姿勢,心裡也沒有護持正知正念而造成。經典中說:“臉朝上仰臥易生貪心;臉朝下俯臥易引發嗔心;種種不如法的臥式,會引生各種無明煩惱。”而以獅子臥式睡,不但不會引生無明煩惱,而且會生廣大智慧,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希望你們當中沒有習慣以獅子臥式睡覺的人,最好從現在開始,改正過來。不然晚上睡下去,早上起不來了,稀里糊塗地死去,多可惜!如果保持了獅子臥式,死神來了也不用害怕,也不用麻煩別人給你擺放身體。自己如法地躺著,只要心裡憶念往生竅訣,也不用煩勞他人助念了。

《入行論》中這一段內容,講的是我們平時行為準則,行住坐臥各種行為細節中應持威儀。這些在戒律中講得很詳細,本論中所述的是其中主要部分,是我們修行人在日常中必須遵循的行為軌則。不論你是出家人抑或在家居士,如果能將這些內容學好,戒律一定能守持得很清淨,威儀讓人很起信心。無論是藏傳佛教、漢傳佛教、還是南傳佛教,任何一個宗派的修行人都應學習這些行為軌則,因為這是佛教徒最基礎的學習內容。你們在漢地學習過《四分律》、曾在叢林中住過,應該知道本論所說與漢傳佛教傳統一致。至於南傳佛教,你們有些人也在國外學過一些上座部修行人的威儀,與此處所說也相同。因本論雖屬於大乘論典,然涵括容納了本師釋迦牟尼佛所傳的行為軌則,這些沒有大小乘與宗派之分。

這些威儀,每一個修行人理所應當在日常中恆常去如實行持。當然,對初學者有點困難,但只要自己經常保持正知正念,就一定能圓滿奉行這些軌則。作者在正知正念品中講述這些威儀,其原因也是如此。如果有了正知正念觀照、守護三門,時刻提醒自己:“現在我在做什麼?佛陀教我們應當這樣走路、說話、吃飯、睡覺……,我應當去如法行事。”以此而將以前不如法的習慣改正。

這些行住坐臥威儀在字面上很容易理解,但此處不是要我們只了解而已,而是要求大家去如實做到,所以在此反反覆覆講了很多,無非是提醒大家時時處處以此要求自己,恆常保持正知正念,在實際行動中去真實修習這些內容。假如你在聽聞後,經常能憶念這些內容:啊,我應如論中所說,如何吃飯、睡覺……。能做到這點,你的聞法很有意義,我也沒有浪費時間。修行是與無始以來的惡習作鬥爭,所以要從生活中每一件小事著手,一點點地積累、串習下去,依靠這些威儀,自心一定能得到調伏。要不然,自己的行為一天比一天放逸,而要去調伏自心煩惱,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行住坐臥、待人接物方面,如果能保持如法的威儀,不只是對自己修行有利,對世人也有積極意義。如果能做到像上面所說的威儀,世人定會很讚賞,由此而生信心與恭敬。

我經常想:我們國小時所學的雷鋒同志,他有許多行為是我們應學的。經常看到他的故事:為老人背行李、照顧病人、愛護幫助小孩……,儘自己的力量去利益他人。從佛教角度上講,這些是菩薩行;從世間角度上去講,是值得推崇的善良、崇高道德之行。我們修學大乘佛法的人,至少應該像雷鋒同志那樣,以慈悲去真誠地利濟身邊每一個人。能做到這點,你與所學的法才開始相應。

附:獅子臥注意

獅子臥,姿勢上主要有兩點關鍵:

1,右手是放在耳後處,這樣可以護住後腦。不能捂住耳朵,不然久了會耳聾。也不是壓在臉頰下。自己的體會,放在耳後,手心的能量傳入大腦,感覺睡意減少,很清涼。

2,枕頭多墊高,把頭撐起來,高枕才無憂。一般做惡夢,都是頭低了,陰氣重而出現。這個大家自己調節到自己舒服的高度,一般都是頭頂斜向上了。自己體會,惡夢春夢大幅度減少,偶爾有也很容易夢裡警覺。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