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原創

山西一老居士抄《法華經》,我得萬年眼功德


時間:2015/10/23 作者:徵溶

2015年6月26日,記者在廣州光合國際佛事展上偶遇了一位老居士。老居士是山西人,七十來歲了,個頭不高,穿一雙白色波鞋,在人群里很不打眼。我見他第一面,就被他的眼睛打動了。

他雖已年高七十,但眼睛卻純淨剔透、無絲毫濁染,在燈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輝光。於是我就問,“老人家,為什麼您的眼睛這么的美,是放光的?”他說他這是抄經的原因,並隨手從手袋裡抽出一幅《佛說阿彌陀經》的手寫經文給我看。

字很小,用毛筆整齊地抄寫,每個字的大小都不超過五毫米,我看起來有點吃力。心裡也暗自驚嘆,這么小的字是怎么寫出來的?於是就繼續追問老人家抄經的細節,何年皈依,有什麼願,以及他的日常修持。

老居士也非常隨緣,任我胡問,他一一作答。

抄經抄來一座寺院

普賢,若於後世,受持讀誦是經典者,是人不復貪著衣服、用具、飲食、資生之物。所願不虛。

——《妙法蓮華經》

“為了報答四重恩德,我發願為河津建一座寺院。”老人家說,“抄經,一個是我蓋寺院的時候才3700元起家,蓋寺院這15畝地要花100多萬,沒有錢。於是在蓋寺院過程中,我就加緊抄經做功德,沒想到我一抄經就有人給我捐錢,一抄經,就有人給我錢。”

老居士講起他抄經的因緣,為了報佛恩,發願造法橋,在河津市伏伯村,原南北朝時期三教寺遺址,重建塔廟,後更名為弘法寺。

“這個寺現在成了中國名寺,常住僧人有七位,皈依弟子數千人,十方信眾已逾萬”,老人說。

山西一老居士抄《法華經》,我得萬年眼功德

山西省河津市弘法寺

弘法寺由四座寺院相連在同一中軸線上,後有舍利塔,放生池,安養院,總面積30多畝,該寺由運城市佛教協會會長益西師親自設計。07年二月初八開工奠基,三月初六開始興建,是年九月底,第一期工程完工。2010年9月弘法寺正式開光剪彩,前後共耗資一百多萬元。

“這一百多萬元都是信眾捐贈的,我沒什麼錢”,老人說,“其實我發心建這個寺院也是有很多阻力的,但最後都圓滿了。”

“您就是抄經,什麼都不做,就有人來捐錢嗎?”記者問。

“對,就是抄經。”

“當時抄的什麼經?”

“主要是抄《妙法蓮華經》,其他的經也抄。《妙法蓮花經》我現在已經抄了17部了。”

據了解,《妙法蓮華經》全文約七萬字,光《妙法蓮花經》這已部經老居士已經抄了120萬字。

抄經數百萬字只為弘法利生

“我家五代學佛,三代坐化。1929年5月,老祖母、祖父、祖母同年皈依佛門。解放後,父親和老一輩居士們拜訪河南白馬寺的海法師傅與五台山法雷寺的拜聖一法師修學佛法,父親已於94年往生極樂。”老人家講起祖上學佛淵源。

老居士原名樊克正,現任山西省河津寺佛教協會會長、河津市弘法寺負責人。1996年在五台山南台正式皈依,從2000年開始抄經,從《地藏經》到《妙法蓮華經》,再到《大方廣佛華嚴經》、《圓覺經》、《楞嚴經》、《大集經》、《金剛經》都有抄寫。

“2010年前,我因為工作的原因不能專門下來抄經。從2010年開始,我就專下心來,我沒事就抄,一坐下來就是兩三個鐘頭。”

“一坐下來就兩三個鐘頭,有沒有寫錯過?”我問道。

“有時候會出現上下錯位的情況(意思是上下兩個字寫反了),就對點修正過來,沒有寫錯過。佛經抄錯有很大的過失,抄經要特別認真,不能出錯,佛經不能錯。”老人家強調。

“是什麼動力讓您能這樣堅持?”

“我抄經的出發點就是為了弘法利生。《妙法蓮華經》我發心要抄40部,一部7萬字,40部就是280萬字,我每抄完一部經,自己得到這個功德,我還要讓這個經去度人。”

老人的肺腑之言讓我很受感動,他說“你想眾生,眾生就想你,你不想眾生,眾生就不想你。要念念想著眾生,念念想著佛法。”

村內:無盜賊厄無水火災

世尊,於後五百歲濁惡世中,其有受持是經典者,我當守護,除其衰患,令得安隱,使無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為魔所使者,若夜叉、若羅剎、若鳩Р琛⑷襞舍暗、若吉蔗、若富單那、若韋陀等諸惱人者,皆不得便。

——《妙法蓮華經》

“最開始我們這個村就我們這一家學佛的。後來為了引導大家學佛,我到大慶、黑龍江、天津、上海,請來光碟和錄像帶,教村里人唱佛歌(共三四十首),現在我們村正式皈依佛弟子有一百多人。”

“我們那個村從08年開始(興建弘法寺以後),非常太平,沒有一個人死於車禍水災之類的,很平安。但是離我們村二里路遠的村,東南西北的都不太平,喝酒、鬥毆,各種事故,很不安全。因果絲毫不差。”

據了解,河津寺伏伯村占地4000餘畝,共有村民3100人。村內文化建設好,村民素質較往年都得到極大的提高,村風文明,村容整潔,被評為河津市的“新農村示範村”。

我得萬年眼功德

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是人當得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以是功德莊嚴六根皆令清淨。

——《妙法蓮華經》

“除了有人捐建寺廟外,您在抄經的過程中還有過什麼特別的感應嗎?”我問。

“我這個抄經本身的想法不是要呼風喚雨(意思是不求神通),我這個人不愛想(不愛打妄想)。我打坐已經坐了18年了,每天早上兩點到三點就起來,靜坐兩個鐘頭,最多五個鐘頭,坐的時候腦筋很清醒,眼耳都很清醒。”

“你要問我抄經有什麼感應,我舉個例子。我抄《妙法蓮華經》前五部的時候都要戴老花鏡,第六部抄到一半,我發現戴和不戴沒有什麼區別,就這樣把眼鏡取來下了。到第七部的時候(眼睛)越亮了,接著越抄越亮,越抄越亮。”

“《妙法蓮華經》上說,‘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法華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八百眼功德。千二百耳功德。八百鼻功德。千二百舌功德。八百身功德。千二百意功德。’抄一次得八百年功德,我抄十幾次就有上萬年的功德了,是不是?”

“我前五年都會打妄想,會想今天干什麼之類的,後五年就不想了。我家三代都是坐化往生,和你說得好好的,他就老了,又不病。”

有信力就有定力

“您早上兩點鐘就起來打坐,我們很多人這個時候才睡下呢,這十八年您是怎么堅持下來的?”我問。老人回答說:“其實打坐可痛快了,好像上天了,我覺得打坐要比睡覺舒服,這個是要有功夫的(日久見功夫)。”

“那您平時除了抄經打坐外,還會持咒念佛嗎?”我繼續追問老居士的日常修持。

“我是不誤時間、不誤工,得著時間就念。大悲咒我已經念了三年零三個月,一天念108遍。”老人說。

“108遍要念多長時間?”

“最開始要念三個鐘頭,到後來我就念得快了,一次比一次快,現在55分鐘108遍就念完了。你越念,智慧越開,因為大悲咒是84句,83位菩薩名,你要是找著其中的一位菩薩你也划得來啊,對不對?但必須要有這定力,有這個恆心,你沒這恆心,你做不來。”老人回答。

“您是從小到大都是那么有定力的嗎?我們要怎樣才能像您那樣有定力啊?我也發願要誦經持咒什麼的,但就是沒有很好地堅持下來。”我問。

“這個一定要有信心才能辦到事,信力決定了你修行的動力。再就是恆心,要辦到的事情,必須把它辦到。不管幹什麼事情,你只要有決心,有恆心,你這個事情能辦成。”

後記:和老人的交談十分的愉快,或許是老居士長年修持的原因,和他呆在一起,作為旁人的我感到極其的舒適自在。和他對談,他的質樸、他的音容笑貌仿佛都是一種淨化,讓你不自覺進入“忘我”。

有人曾形容本煥老和尚,說他一笑仿佛邊上人都被淨化了,他也給我這種感覺。

“清涼”這個詞經常被提起,我想,他是“清涼”的化身。世智辨聰來得容易,這樣從身語意中散發出來的“清涼”卻非非實修人士所能得。

點我打賞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