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虛大師:法華經講演錄 (信解品第四)  


法華經講演錄(信解品第四)

太虛大師講述

民國十年秋在北京

信解品第四

中根、指須菩提、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目犍連等。領悟者、以如來既說三車,仍歸一乘,中根等眾聞之領受信悟也。以是之故,譬喻品後有信解品。

上根舍利弗聞佛說法,亦曾信受了解,而未立有信解品者,以舍利弗陳悟之經文頗短故。此次須菩提等領解,文辭特長,故專立信解一品。佛前以譬喻為說,而中根須菩提等即能因譬喻而了解,故現更說窮子之譬喻以陳其悟。小乘果證,如窮子甫得一地,堪謀生活,暫足衣食而已。此品實可名為窮子喻品,如法華論以七譬喻說此諸品,其義亦通。特以窮子喻實因信受了解之後始能說之,故此品以信受了解之心為本,不名為窮子喻品而名為信解品。又、譬喻品為對治求勝妙境界果報之增上慢,故說火宅喻。今為對治執聲聞乘與如來乘無別之增上慢,故當為說此品之窮子喻也。

信以信從為義,解須如實了解,必先信從方能了解,若不了解即非真信。故知增上慢之千五百比丘聞法即退,為不信不解;人天會眾,對佛恭敬讚嘆,似極尊信,仍為不能了解;又須菩提等於說方便品時,亦信而未解;又人天眾中之大心凡夫,聞法雖多領解而或不能深信:凡此種種,均不能稱為信解。必能先信佛法,由信法故起正思惟,由是了解;信受此一乘之法,即了解此一乘之法,斯為亦信亦解,信解並彰,此則本品須菩提等之信解也。

戊二中根領悟

己一敘四人之喜敬

爾時、慧命須菩提,摩訶迦旃延,摩訶迦葉,摩訶目犍連,從佛所聞未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發希有心,歡喜踴躍。

此明歡喜。爾時、指佛說火宅喻已畢之時。慧命者、比丘從佛出家,乞食以資生命,乞法以資慧命。須菩提等已證生空之慧,且久在般若法會中演說空理,已得法性常住大乘慧命之少分,即可由空以成就一切不空之功德,故四人者均稱慧命。慧命、亦譯具壽,不僅色身之壽,兼有智慧之壽也。未曾有法,即佛說二乘法悉是趨入大乘之方便,此說為未曾有也。須菩提等聞授記不奇,聞為小乘人授記則奇;聞授菩薩成佛記或授聲聞人阿羅漢記不奇,聞授聲聞人佛記則奇。由是知二乘即是一乘,故身心並悅。

即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一心合掌,曲躬恭敬,瞻仰尊顏而白佛言:

此明敬仰,具足身口意三業恭敬。從座起,喻不滯著於小乘涅槃之地。整衣、喻將以大乘為莊嚴。右肩、右膝,喻降伏小乘也。

己二申四人之領述

庚一長行

辛一法領

壬一彰昔不悕

“我等居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下四人陳述其領受信解之義也。

彰昔不悕中,先略釋。既為憎之上首,年復長老,又已證阿羅漢果,自謂與佛同得涅槃,復自信不能更作何事。以此種種,故更無進求妙覺之心。蓋此四人證阿羅漢果頗早,在佛成道後之數年,當時佛印可已證涅槃,而彼等不察,遂即以此為究竟也。

“世尊往昔說法既久,我時在座身體疲懈,但念空、無相、無作,於菩薩法,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出於三界,得涅槃證,又今我等年已朽邁,於佛教化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生一念好樂之心。

此彰昔不悕中之廣釋也。空、即空觀,觀一切法為苦、空、無常、無我、不淨等。無相、即涅槃,即滅、盡、妙、離,無相可得。無作、即無願,言所作已辦,觀諸有為一切無願。菩薩法、即三十七菩提分法。遊戲神通,即八相成道之法,為初地以上菩薩所共有之神通。淨佛國土,如維摩詰經所說,即以淨眾生之心者為能淨佛國土。蓋土為依報,即眾生之共業所成,而眾生之業,實依眾生之心而住。若眾生之心淨,則眾生之共業淨,共業淨則其依報之國土亦因之而淨矣。然淨眾生之心,必依佛法,故所淨之國土即為佛國土也。成就眾生,即佛以法化度眾生,如未種善根者令種,已種善根者令成熟,已成熟者令度脫也。須菩提等於佛說大乘之法,久已熟聞,而在座之時反生疲懈,但滯著於其所證生空之法,而於一切大乘事業概不好樂。何以故?以觀此菩薩法種種悉皆空故,以自證涅槃與佛無異別無堪作故,以朽邁故,以佛所說大乘法為教化菩薩與己無與故,此所以不起悕求也。

壬二顯今獲得

“我等今於佛前聞授聲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甚歡喜,得未曾有。不謂於今忽然得聞希有之法!深自慶幸,獲大善利,無量珍寶不求自得。

忽聞此三乘唯是一乘之希有法,所獲實堪深幸,如不求而得無量珍寶也。

辛二喻領

壬一總談法喻

“世尊!我等今者樂說譬喻,以明斯義。

此下說譬喻以生領解也。

壬二正陳喻辭

癸一喻昔不悕

子一最初發心喻

“譬若有人,年既幼稚。

此下喻昔不悕,復分為六,此最初發心喻也。有人、喻發大乘心,幼稚、喻發大心不久。

子二退流生死喻

“舍父逃逝,久住他國,或十、二十至五十歲。

父、喻佛,舍父、喻違佛乘之教義。逃逝久住他國,喻退轉以流浪於生死之三界,而不安住於大乘心之本國也。十、喻天道,二十、喻人道,五十、喻五趣也。

子三中還見佛喻

“年既長大,加復窮困,馳騁四方以求衣食。漸漸遊行,遇向本國。其父先來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財寶無量: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玻璃珠等,其諸倉庫,悉皆盈溢。多有僮僕、臣佐、吏民。象、馬、車乘、牛、羊無數,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客亦甚眾多。時貧窮子游諸聚落,經歷國邑,遂到其父所止之城。

年長大、喻原有之大乘心發動。窮困求衣食,喻為生死煩惱所逼迫,知求解脫。漸漸遊行,喻薰習既久。遇者、不期而有之謂。遇向本國,喻忽又回向佛道也。其父求子中止一城,喻佛本教子以大乘,故於大乘中求之;求之不得,乃示現應化於三界也。其家財富無量等,喻佛功德教化之盛。金、銀等財寶,喻法財也。倉庫,喻有為、無為功德之藏。僮僕、喻八萬四千功德。臣佐、喻佛之方便法以佐正智。象馬、喻神通教化。車乘、喻三乘。牛羊、喻萬行莊嚴。出入息利遍於他國,喻成就自利、利他功德,遍於九法界之國也。商賈、喻宣揚佛法之三乘聖眾。窮子遊行經歷遂至父城,喻薰習既久,重複值佛應身於三界也。

子四不肯修大喻

“父每念子,與子離別五十餘年,而未曾向人說如此事。但自思惟,心懷悔恨。自念老朽,多有財物,金、銀、珍寶倉庫盈溢,無有子息,一旦終沒,財物散失,無所委付,是以殷勤每憶其子。復作是念:我若得子委付財物,坦然快樂,無復憂慮。

此明父恆念子也。父曾教子發大心,今已退轉,故曰離別。未向人說者,未向菩薩說也。老朽多財物等,喻佛自身功德成熟。子息者,佛以一切眾生具出世大乘心者為子息,今已發大乘心者既已退轉,故如無子息,以小乘人不能擔荷佛法也。

“世尊!爾時窮子傭賃展轉遇到父舍,住立門側,遙見其父踞師子床,寶幾承足,諸婆羅門、剎利、居士皆恭敬圍繞,以真珠、瓔珞、價直千萬莊嚴其身,吏民、僮僕、手執白拂侍立左右,覆以寶帳,垂諸華旛,香水灑地,散眾名華,羅列寶物,出內取與,有如是等種種嚴飾,威德特尊。窮子見父有大力勢,即懷恐怖,悔來至此。竊作是念:此或是王,或是王等,非我傭力得物之處,不如往至貧里,肆力有地,衣食易得。若久住此,或見逼迫強使我作。作是念已,疾走而去。

此明子見驚走也。傭賃、傭工取賃,喻樂小法。門側、喻大乘教門之側。遙見其父者,喻佛之大化身與他受用身,為十地之菩薩所可見,而聲聞眾不能見之,故曰遙見。佛以一切法空為床,以萬行為足,婆羅門、剎利、居士,喻大乘、獨覺、聲聞三乘之聖眾。吏民、僮僕等,如前已釋。散眾名華,喻施教化。羅列寶物、出內取與,亦喻自利、利他之功德。見父力勢怖悔走去者,喻此退失大乘心之人,現在苦中雖求法食,而因已自忘其原有之大乘心,遂反怯怖大乘,以為與己不類,非我所堪,轉不如小法之與己方便也。

“時富長者於師子座,見子便識,心大歡喜,即作是念:我財物庫藏今有所付,我常思念此子,無由見之而忽自來,甚適我願。我雖年朽,猶故貪惜。即遣傍人急追將還,爾時使者疾走往捉,窮子驚愕,稱怨大喚:‘我不相犯,何為見捉’?使者執之逾急,強牽將還,於時窮子自念無罪而被囚執,此必定死,轉更惶怖,悶絕躄地。

此明父令急捉及子遂憂惶也。見子便識,喻佛唯一乘而以大乘為心,故見曾發大心者,即能識為佛子。傍人、喻佛之大乘教義。以佛自證於大乘之理,故理即大乘之主,而教即為大乘之傍人也。我不相犯,喻我本不求大乘,即須菩提前所謂不生一念好樂之心是也。惶怖悶絕躄地,喻大乘教義強為教化,不但不能使之信受以引起其原有之大乘心,乃並其原有之善根亦遭傷斷,而將永淪於生死海矣。

子五化以二乘喻

“父遙見之,而語使言:‘不須此人,勿強將來!以冷水灑面,令得醒悟,莫復與語’。所以者何?父知其子志意下劣,自知豪貴為子所難。審知是子,而以方便不語他人云是我子。使者語之:‘我今放汝,隨意所趣’。窮子歡喜,得未曾有,從地而起,往至貧里以求衣食。

此明啟發權心。豪貴、喻大乘。不語他人云是我子者,喻佛本知其曾發大心,今因時機未熟,教之不利,爰隨順其意,聽用小法修行,是即方便權說,而佛初不預言其曾發大心、原為佛子也。往至貧里求食,即用小法修行之謂。

“爾時、長者將欲誘引其子而設方便,密遣二人──形色憔悴無威德者──汝可詣彼徐語窮子:‘此有作處,倍與汝直。窮子若許,將來使作。若言欲何所作,便可語之雇汝除糞,我等二人亦共汝作’。時二使人即求窮子,既已得之,具陳上事。爾時、窮子先取其價,尋與除糞。

此明隨順誘引。二人、喻二乘之教義。理通一乘,此未明言,故云密遣。憔悴無威德,喻小乘功德缺乏莊嚴之相。除糞、喻修斷見、思等惑。二乘教義本通大乘,二乘所作亦趨一乘,而教法之力亦能助斷煩惱,故曰我等二人亦共汝作。先取價後除糞者,喻先得聞思之慧,後起修慧也。

“其父見子,愍而怪之。又以他日,於窗牖中遙見子身,羸瘦憔悴,糞土塵坌,污穢不淨,即脫瓔珞細軟上服嚴飾之具,更著粗弊垢膩之衣,塵土坌身,右手執持除糞之器,狀有所畏。語諸作人:‘汝等勤作!勿得懈息’。以方便故得近其子,後復告言:‘咄!男子!汝常此作,勿復余去,當加汝價。諸有所須盆器、米、面、鹽、醋之屬,莫自疑難,亦有老弊使人,須者相給,好自安意。我如汝父,勿復憂慮。所以者何?我年老大而汝少壯,汝常作時,無有欺怠、嗔恨、怨言,都不見汝有此諸惡,如余作人,自今已後如所生子’。

此明引入二乘。羸瘦污穢等,喻雖修三慧,仍不免煩惱不淨之相。脫莊嚴之具、著粗弊之衣、執除糞之器、近與子言等,喻佛審觀眾生根器,隨順誘引之相。常作加價,喻令恆常修習,惑業可斷,則果位自增。盆器、米鹽等,喻三昧功德之法。老弊使人,喻四神足解脫所修之法,言此諸功德皆可獲得也。無有欺怠等,喻已能折伏三業之惡,復已堪為佛子也。

“即時長者,更與作字,名之為兒。爾時、窮子雖欣此遇,猶故自謂客作賤人,由是之故,於二十年中常令除糞。過是已後,心相體信,入出無難,然其所止猶在本處。

此明便登果位。名為兒者、喻預聖流,已斷初果見惑也。再二十年常令除糞,喻已斷思惑,證二果、三果也。心相體信,喻識達生空,得證解脫,成四果阿羅漢也。入出無難,喻自他俱利。仍止本處,喻雖已證涅槃,而心仍著小未能向大也。

子六示大不悕喻

“世尊!爾時、長者有疾,自知將死不久,語窮子言:‘我今多有金、銀、珍、寶倉庫盈溢,其中多少所應取與,汝悉知之。我心如是,當體此意。所以者何?今我與汝便為不異,宜加用心,無令漏失’。爾時、窮子即受教敕,領知眾物,金、銀、珍、寶及諸庫藏,而無希取一餐之意。然其所止,故在本處,下劣之心亦未能舍。

有疾、喻佛念根性已熟之四人尚未度脫,懼其不得度而示現憂疾也。已證羅漢者,已不疑於大乘法,且知小乘所證之空性與大乘功德之第一義空,本自無二無別,故此雲我有金銀珍寶等汝悉知之也。體此意,喻當體此領受各功德之意。今我與汝便為不異者,喻小乘、大乘終唯一乘。蓋小乘專取生空之門,大乘則等取生空、法空之門,然小乘所證之真如法性,則與大乘所證之第一義空及所免之分段生死,初無所異,此不異之義也。故所有自利利他之功德,當勿漏失。領知、即領取一切佛功德,且知為佛宣說此功德以教化菩薩,然自不希求,仍止於小乘之地。猶窮子雖已被長者認為己子,而仍心甘下劣,常自安止於傭工之本處也。

癸二喻今獲得

子一父付

“復經少時,父知子意漸以通泰,成就大志,自鄙先心。臨欲終時,而命其子並會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皆悉已集。即自宣言:‘諸君當知!此是我子,我之所生。於某城中舍吾逃走,□竮辛苦五十餘年,其本字某,我名某甲,昔在本城懷憂推覓,忽於此間遇會得之,此實我子,我實其父。今我所有一切財物,皆是子有,先所出內是子所知’。

少時、喻說大法之因緣已熟。子意通泰等,喻小乘人之意,漸通入於大乘,而心已泰然向大也。臨欲終時,就法華會言之,喻應說之大法已說,應度之眾生已度,應化將畢也。以下各句,喻佛復於菩薩大眾中說:彼本佛子,我於昔曾教以菩薩法,彼忽退轉失大乘心,墮於生死,流浪五趣。我久教化,今復成就,一切大乘法財自利利他功德,彼悉有之,與佛無異也。

子二子獲

“世尊!是時窮子聞父此言,即大歡喜,得未曾有。而作是念:‘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寶藏自然而至’。

喻本不知好樂大乘,而不料大乘之法即由小乘權法獲之。今一開示,立知真為佛子,從佛口生也。

辛三合領

壬一合昔不悕

“世尊!大富長者則是如來,我等皆似佛子,如來常說我等為子。世尊!我等以三苦故,於生死中受諸熱惱。迷惑無知,樂著小法。

合領,謂回合前喻以生領解也。

此下為合昔不悕。此三小段,合最初發心、退流生死、及不肯修大。三苦、指苦苦、壞苦、行苦,如前已釋。

“今日世尊令我等思惟蠲除諸法戲論之糞,我等於中勤加精進,得至涅槃一日之價。既得此已,心大歡喜,自以為足。便自謂言:於佛法中勤精進故,所得弘多。

此合化以二乘。思惟、即思心所,善惡之行皆其所起。此指正思惟,故由是修習,以斷身、邊、邪、見、戒、五見等法之戲論,遂斷見、思等惑,取證阿羅漢,然只證小乘涅槃,僅免分段生死,故云一日之價。糞、仍喻煩惱,諸戲論法皆是煩惱也。

“然世尊先知我等心著弊欲,樂於小法,便見縱舍,不為分別汝等當有如來知見寶藏之分。世尊以方便力說如來智慧,我等從佛得涅槃一日之價以為大得,於此大乘無有志求。我等又因如來智慧為諸菩薩開示演說,而自於此無有志願。所以者何?佛知我等心樂小法,以方便力隨我等說,而我等不知真是佛子。

此合示大不悕。文有數義:一、世尊知我著於貪慾,以小法為樂,即不分別說明我等亦有大乘之分。二、佛說方便權教,即是密說如來智慧,因我著於已得涅槃之價,遂不志求大乘。三、以佛說如來智慧專為菩薩,自遂無有志願。其實佛為隨順我等之種姓權說小乘,而我等固真為佛子也。

壬二合今獲得

“今我等方知世尊於佛智慧無所吝惜,所以者何?我等昔來真是佛子,而但樂小法,若我等有樂大之心,佛則為我說大乘法。於此經中唯說一乘,而昔於菩薩前毀訾聲聞樂小法者,然佛實以大乘教化。是故我等說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法王大寶自然而至,如佛子所應得者皆已得之”。

此亦有三義:一、我昔疑佛不教我以大乘為吝,今知佛早為我密說,原無所吝。若我等早知樂大,佛更早為顯說矣。二、佛雖於菩薩前毀訾聲聞,如維摩詰經所言小乘為焦芽敗種,為貧所樂法,如蓮不出於高原之類,然佛實以大乘隱為教化。觀佛於此經唯說一乘,其意可知。三、言我等昔不知求,今已實獲,真為佛子。

庚二偈頌

辛一頌法說

爾時、摩訶迦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等今日聞佛音教,歡喜踴躍,得未曾有。佛說聲聞當得作佛,無上寶聚,不求自得。

此頌、共八十六頌半,約分為二:初七十三頌半,頌法領、喻領、合領;後十三頌,屬本品經文第三條、陳四人之荷恩。摩訶迦葉,在四人中年最長老,故以領首。

辛二頌喻說

壬一頌昔不悕喻

癸一頌發心退失喻

“譬如童子幼稚無識,舍父逃逝,遠到他土,周流諸國五十餘年。

此初半頌頌最初發心喻,次一頌頌退流生死喻。解均見上。

癸二頌中還見佛喻

“其父憂念,四方推求,求之既疲,頓止一城,造立舍宅,五欲自娛。其家巨富,多諸金、銀、硨磲、碼瑙、真珠、琉璃,象、馬、牛、羊、輦輿、車乘、田業、僮僕、人民眾多,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人無處不有。千萬億眾圍繞恭敬,常為王者之所愛念,群臣豪族皆共宗重。以諸緣故往來者眾,豪富如是,有大力勢。

一城、即大乘之化城。五欲、即淨法界等五法之樂。田業、喻智斷二德。人民、喻佛為九法界之法王,九法界眾生皆其人民。利息遍於他國,喻佛化遍行於凡聖同居土。商賈、喻傳布佛化之三乘聖眾,亦喻應現人天六道之三類化身。為王者愛念,喻為佛法性身、受用身之所護念。群臣、豪族,喻法身諸菩薩眾。豪富有勢,喻佛萬德莊嚴以自住於大乘也。

癸三頌不肯修大喻

“而年朽邁,益憂念子,夙夜惟念死時將至,痴子舍我五十餘年,庫藏諸物當如之何!

此二頌、頌父恆念子。

“爾時、窮子求索衣食,從邑至邑,從國至國。或有所得,或無所得,飢餓羸瘦,體生瘡癬。漸次經歷,到父住城,傭賃展轉,遂至父舍。

此三頌、頌遇到父舍也。求索衣食,喻求離苦之人天善法。飢餓羸瘦,喻無大法食以充養此大乘種子。瘡癬、喻惡見及不持堅戒之過失。漸次經歷,喻求人天則有向上心,求解脫則有出世心,漸次求法,遂趨向於中道之大乘也。

“爾時、長者於其門內,施大寶帳,處師子座,眷屬圍繞,諸人侍衛。或有計算金銀寶物,出內財產,註記券疏。窮子見父豪貴尊嚴,謂是國土、若國王等,驚怖自怪:何故至此?覆自念言:我若久住,或見逼迫,強驅使作。思惟是已,馳走而去,惜問貧里,欲往傭作。

此六頌、頌所見父相及見已驚走也。佛自住於大乘,故以大乘為宅。門、喻大乘之教。未信解大教者,均在大乘之教門外;佛因教通理,因行證果,故在門內。國王喻佛,國王等喻法身菩薩。余解見前。

“長者是時在師子座,遙見其子,默而識之。即敕使者:‘追捉將來\’!窮子驚喚,迷悶礔地,是人執我,必當見殺,何用衣食?使我至此!

此三頌、頌父捉子驚也。默而識之者,喻佛以妙智觀察,於眾生界中識知此為已發大心之人也。見殺,喻本未希求,逼修大行,與死不殊。何用衣食,言但求小法,何為至此被大乘見逼也。

癸四頌化以二乘喻

“長者知子愚痴狹劣,不信我言,不信是父,即以方便,更遣餘人──眇目、矬陋、無威德者。汝可語之:‘雲當相雇,除諸糞穢,倍與汝價’。窮子聞之,歡喜隨來,為除糞穢,淨諸房舍。

此四頌、頌父命子依也。佛以方便導以小乘,令除煩惱糞,淨五蘊舍。發小心者,遂聞之歡喜矣。遣餘人,喻不說大而說小。眇目、喻小乘只證生空,異於大乘圓證二空。又斷見、思惑者,即是斷貪慾,貪慾既斷,慈悲乃顯,則此心即大慈大悲之淨舍;若貪慾不斷,則此舍即不淨矣。

“長者於牖常見其子,念子愚劣,樂為鄙事。於是長者著弊垢衣,執除糞器,往到子所,方便附近,語令勤作。既益汝價,並塗足油,飲食充足,薦席厚暖。如是苦言:‘汝當勤作\’!又以軟語:‘若如我子\’。長者有智,漸令入出,經二十年,執作家事。

此五頌半、頌勸登果位也。塗足油、謂塗以防足風濕之油,為印度土人之常需,此喻修戒。飲食充足、喻修慧。薦席厚暖,喻修定。若如我子,喻許為相似佛子以誘之。入出、喻自行、教人。經二十年執作家事,喻居二乘之位,知說大乘之法也。

癸五頌示大不悕喻

“示其金、銀、真珠、玻璃,諸物出入,皆使令知。猶處門外,止宿草庵,自念貧事,我無此物。

猶處門外以下,喻雖知大乘教門之義,而自卑謂無我分,故仍止於大乘之門外也。

壬二頌今獲得喻

“父知子心漸已曠大,欲與財物,即聚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於此大眾,說:‘是我子,舍我他行,經五十歲;自見子來,已二十年。昔於某城而失是子,周行求索,遂來至此。凡我所有舍宅、人民,悉以付之,恣其所用’。子念昔貧,志意下劣,今於父所大獲珍寶,並及舍宅、一切財物,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辛三頌合說

壬一頌合昔不悕

“佛亦如是,知我樂小,未曾說言汝等作佛,而說我等得諸無漏,成就小乘,聲聞弟子。

此二頌、頌佛初不說我堪作佛故不悕。

“佛敕我等說最上道,修習此者當得成佛。我承佛教,為大菩薩,以諸因緣、種種譬喻、若干言辭,說無上道。諸佛子等,從我聞法,日夜思惟、精勤修習。是時諸佛即授其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一切諸佛秘藏之法,但為菩薩演其實事,而不為我說斯真要。如彼窮子、得近其父,雖知諸物,心不希取。我等雖說佛法寶藏,自無志願,亦復如是。

此八頌、頌佛說大乘,專教菩薩,非正敕我故不悕。

“我等內滅,自謂為足,唯了此事,更無餘事。我等若聞淨佛國土,教化眾生,都無欣樂。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生、無滅,無大、無小,無漏、無為,如是思惟,不生喜樂。我等長夜,於佛智慧無貪無著,無復志願,而自於法謂是究竟。我等長夜修習空法,得脫三界苦惱之患,住最後身有餘涅槃。佛所教化,得道不虛,則為已得報佛之恩。我等雖為諸佛子等說菩薩法以求佛道,而於是法求無願樂。導師見舍,觀我心故,初不勸進說有實利。

此十頌半,頌自得涅槃,謂已滿足故不悕。內滅、已滅見、思惑,已滅分段生死也。一切諸法皆悉空寂,謂我已證空,菩薩亦空,即金剛經所謂實無有法名為菩薩也。無漏、無為,即無相觀。已報佛恩,謂我等如實修行成道,自度度他,即為已報佛恩。下復結言:佛觀我心不樂大乘,故於我等舍而不勸。此總釋其不悕之旨也。

壬二頌合今獲得

“如富長者,知子志劣,以方便力柔伏其心,然後乃付一切財物。佛亦如是,現希有事,知樂小者,以方便力調伏其心,乃教大智。

此三頌法喻對明,初教方便,後說真實。

“我等今日得未曾有,非先所望而今自得,如彼窮子得無量寶。世尊!我今得道得果,於無漏法得清淨眼。我等長夜持佛淨戒,始於今日得其果報;法王法中久修梵行,今得無漏無上大果。我等今者真是聲聞,以佛道聲令一切聞。我等今者真阿羅漢,於諸世間──天、人、魔、梵,普於其中應受供養。

此七頌、明我今獲得也。無漏法、指無上功德。清淨眼、指無上智慧。言今者真知得道得果,真是聲聞,真阿羅漢,而決定自當作佛矣。

己三陳四人之荷恩

“世尊大恩,以希有事憐愍教化,利益我等,無量億劫誰能報者!手足供給,頭頂禮敬,一切供養皆不能報。若以頂戴兩肩荷負,於恆沙劫盡心恭敬;又以美膳、無量寶衣,及諸臥具、種種湯藥;牛頭旃檀及諸珍寶以起塔廟,寶衣布地:如斯等事以用供養,於恆沙劫亦不能報。

此六頌半、總明佛恩難報。

“諸佛希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大神通力,無漏無為諸法之王,能為下劣忍於斯事,取相凡夫,隨宜為說。諸佛於法得最自在,知諸眾生種種欲樂、及其志力,隨所堪任,以無量喻而為說法。隨諸眾生宿世善根,又知成熟、未成熟者,種種籌量分別知已,於一乘道隨宜說三”。

此六頌半、別明佛恩難報。諸佛於法得最自在,即下文知諸眾生欲樂、隨順宿根、方便喻說等事。佛具無量無邊功德智慧,乃不居淨土示現穢方,隨逐凡夫,因機化度。此恩最為難報,故真能如法修行者,斯真能報佛恩也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