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原創

還願文:我與佛法的緣分


時間:2017/6/25 作者:勤行

我學佛後的一些經歷

1接觸佛學的機緣

2014年,我開了一家網店出售自家的乾果,由於用心經營,加之網上的一些好友熱心捧場,開始幾個月銷量不錯,店鋪好評百分百。由於之前看到一些網友的科普,說“適度手淫對身體無害,能緩解壓力。”於是我偶爾從網上看一些不雅視頻和日本片。說來也怪,在經營網店期間,我發現一個奇怪的規律:每當晚上看片“解乏“,第二天必定遇事不順,總會遇到一件或幾件各種理由的退貨,這時就得花耐心和時間同買家溝通,退貨的單子自然會使我賠掉一些郵費。連續三四次都是這樣,我很好奇,也有些警醒:難道是什麼“不慎獨的行為”還能影響運氣?於是我百度“手淫會影響運氣嗎?由此,我才接觸了戒色吧,逐漸接觸了佛學。才發現自己有那么多錯誤的行為而不自知,也解開了我長久以來對於命運多舛的疑惑。只後悔與佛學相見恨晚。

2隻有佛學才能解開我心中多年的疑問。

由於我從小好奇心特彆強,在缺乏正確引導和性教育的大背景下,從進入知慕少艾的童年時期,我就對於男女之事充滿好奇,依稀記得,從四五歲我就有了手淫的惡習,但無知的我並不知這意味著什麼,會帶來怎樣的後果。一直到18歲以後有了網路,也會偶爾從網上看日本黃片。這使我年紀輕輕就出現少白頭,臉上皮膚油膩毛孔粗糙。身體狀況也每況愈下。

在我5歲時夏天的一個上午,我和幾個小夥伴一起玩耍,一塊玩的小夥伴都從一座一米多高的矮牆頭上很快翻過去了,輪到我攀爬時,恰巧壓在牆頭上的一塊大石頭被我搬得滑落下來,砸中了我的一隻腳的大腳趾。如今已過去20多年,我已忘記大石頭砸的是左腳還是右腳,只記得當時大腳趾骨折,休息半個月後就能下地走路,又可以活蹦亂跳了。可是,沒人能想到,這才是我一家人噩夢的開始,是我這一生悲慘命運的起點。

從那之後,我走路總愛跌倒,身體力量也不足。父母帶著我輾轉各地求醫問藥,也四處求神拜佛,期間父母為了我吃的苦、遭的罪真是一言難盡。卻依然無濟於事。也正是從那時起,我對佛法心生反感,甚至無知地認為,很多佛像肥頭大耳,使人聯想到腦滿腸肥的貪官,現在想想,當初是多么愚鈍無明。十多歲時,父親背著我去了外省一家大醫院,確診我患的是一種神經性肌肉萎縮的病症。或許與我5歲時那次外傷感染了運動神經有關係,此後我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從還可以走路,到後來只能勉強扶著東西邁步,到我15歲時已經徹底無法站立了,只能蹲著在地上費力挪動。前幾年我還可以自理生活,如今我只能坐在輪椅上,躺在床上翻身都很費力。生活上也需要年過半百的父母親照料。

我想參透命運的規律。為此我浪費了將近3年的時間來了解學習命理學,希望能從中找出改變命運的方法。就我目前所掌握的一知半解的命理知識來看,我發現算命的確有一定的準確性,就我自己而言,在我的命里便是“有一疾相侵”。當時為了驗證準確率,我還從周圍一些老人那裡問來他們孩子的出生時辰,換算成八字。的確,八字上能析出命運最好的兩個親戚,他們從剛成家時的一窮二白打拚成如今的百萬富翁,他們各自的兒子也很成大器,都已是軍隊的軍官;這讓我更加好奇,究竟是什麼力量左右著人們命運,使人生如此不同?我曾試著從《論語》《道德經》甚至《易經》中尋求答案,可是依然是如此迷茫。聽人說,這與祖輩陰宅的風水有關。說到風水,更讓我好奇的是我們家族裡其他幾個堂哥的命運。我的爺爺在50多歲時,有一次因為家庭矛盾,我爺爺被我奶奶反鎖在房裡,我奶奶站在院子裡對著關在屋內的我爺爺破口大罵,我爺爺是急脾氣,卻又撞不開門,心中急怒交加,當天晚上便患了類似心梗的急症去逝了。那時我父親十四五歲,有兩個兄長和一個弟弟,從此兄弟四人和我奶奶相依為命。在我爺爺安葬幾年後,文革中的紅衛兵大搞平墳造田,就把安葬爺爺的墳頭給破壞了。據我奶奶健在時回憶,當時爺爺的墳被扒開後,從墳坑裡冒出一股煙。隨葬的土陶罐子裡盛有清水,水中都有了小魚,罐子也被打碎。由於沒有親眼所見,我自然不知真假。但據說從那時起,我家的祖墳便被破了風水。

我父親兄弟四人各自成家後,仿佛總有一個魔咒籠罩在各家的長子身上。我父親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伯,他的大兒子生下來就是聾啞人,後來大娘把他送到聾啞學校,希望他能學一技之長。可縱使家人在他身上耗盡心血,這個大堂哥也是扶不起在阿斗。他在長到20多歲時眼疾加重,至今已完全失明。前幾年他還患上嚴重的精神病,把玻璃窗全砸碎,能摸到的東西都摔地上,到現在每天得服用精神類藥物。寫到此處,我不禁感到心痛,畢竟我們小時候是一起玩大的,那時他眼睛還只有點夜盲,並未失明。如今,大堂哥已年近40歲,心靈終日封閉在黑暗無聲無緣交流傾訴的深淵中。這種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有誰能體會得到呢?

我二伯伯家的第一個孩子也是男孩,記憶中我從沒見過他。他患有先天性心臟病,10多歲便夭折了。後來二伯伯又要了一兒一女,現在兒女長大成人,都有各自的工作,生活很圓滿幸福。

我爸爸排行老三,我是家裡長子。我不知是何種業力的牽引使小時候健康可愛的我變為現在這樣,要在輪椅上度終生。

我四叔四嬸現在也50多歲了,現在還沒有子嗣。四嬸曾懷過胎,那一年她在懷胎九個多月時去做刨腹產手術,在手術台上才得知,胎兒由於臍帶纏頸早已死於腹中。當時我母親也在陪同,她看到死去的胎兒感到很吃驚,臍帶纏繞胎兒的樣子,就像電視上犯了重罪的人被反手捆綁一樣。我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景象,更不知母親和當時在場的人是否有誇大的成份。這是四叔唯一的孩子,如果他有幸活下來,會不會更是一種不幸呢?

佛經中說,人是"據業受生"。人在去逝後,中陰身會根據人生前業力或功德的感召而決定去向,業障大的人會墮入惡趣。記得有位法師開示,在中陰身的感觀里,世界是一片漆黑的,準備投生的中陰身在混沌中只能感受到一種光亮,即卵子在受精那一刻發出的光亮。父母或祖上業力的磁場或頻率若與之相近,中陰身就被相同業力的光亮吸引,從而投生到業力相近的家庭中。這是科學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的。我不知這個觀點的準確性。但直到有一次我看了國外的一檔科普節目,才恍然大悟:那個科學節目介紹,精子和卵子在結合時,會因化學作用而激發出一種螢光,科學家用特殊方法用鏡頭記錄下了卵子受精時所發出的光亮。我覺得這也為“中陰身據業受生尋光亮”多了一個自以為合乎邏輯的理由。

我沒有天眼,不知自己和堂兄前世做了什麼孽,要受此隔世報。過去,我可能會無知地把這一切的不幸歸咎於過世的爺爺福蔭不佑。但是,自從接觸佛學之後,我就能客觀包容地看待這些費解的現象。那么多不幸的孩子都降臨在我的家族,或許都是業力感召在一起的。也只有佛學理論解開了我心中對命運的疑惑。古書有雲“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在我的記憶中,我家族中的人,雖沒做什麼大惡傷天害理之事,當然,更沒做什麼行善之事。但是兄弟不和,氣量狹小,嗔心慳吝的習氣都很重,自然也不乏殺食生禽,有的長輩更是把罵人的髒話當成口頭禪。反觀我小時候,也是充滿了貪嗔痴慢的戾氣,從小,我的嗔恨心非常重,習慣用白眼看人,我想這也受我父親性格的影響。而且我很有貪心,看到別人手中有我喜歡的東西,就也想得到。甚至在小時候還偷過幾次別人的東西,且小小年紀就有了淫心。在我坐井觀天的少年時代,我也曾反思,或許身殘對我的束縛是一件好事,如果讓我出去為非作歹,指不定會犯下何種罪業呢。現在,通過佛法的指引,我希望儘快修正自己錯誤的行為,戒除貪嗔痴慢疑。從2015年至今我戒掉了手淫,身體狀況也好些了,幾乎不感冒了。但我還有很多缺點沒改正,比如懶惰、做事拖延,不夠精進。雖有慈悲,卻無智慧,也沒做到廣結善緣。

3學習的過程

在2015年下半年,我學習佛學後的一段時間,我母親連續多次夢見已去逝的我奶奶。夢中,我奶奶因為飢餓向我母親討要雞腿吃。這樣的夢如果做一次兩次或許是偶然,不足掛意。奇怪的是,我奶奶飢餓討食的情景母親夢到不少於六七次,以至於,母親由於多夢睡不好白天非常疲憊。我在《地藏經》中讀到過:“若未來世諸眾生等,或夢或寐,見諸鬼神乃及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嘆,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過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屬,在於惡趣未得出離,無處希望福力救拔,當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願離惡道。普廣!汝以神力,遣是眷屬,令對諸佛菩薩像前,志心自讀此經,或請人讀,其數三遍或七遍。如是惡道眷屬,經聲畢是遍數,當得解脫,乃至夢寐之中永不復見。”寧可信其有,我抱著試試的想法,誠心誦讀了七遍《地藏經》回向給我奶奶,神奇的是,從此之後,直到今年2017年的五月份,母親再也沒夢見過我奶奶。(至於今年5月份又再次夢見一次我奶奶,我會在下文中再說)我不知是不是我給母親的心理暗示給她的夢境施加了影響,但這實實在在的效果讓我對佛法的不可思議產生了更大的興趣和虔敬。

去年上半年,母親患了輕微的甲狀腺結節,去縣醫院做檢查,醫生建議立刻進行手術切除。母親卻因為擔心在她住院期間沒人照顧我的飲食起居,決定回家觀察一段時間再說。期間,我從網上一位中醫朋友那裡求得一方子,用:象貝母100克,蛇蛻30克(酒制),炮製甲珠100克,煅牡蠣50克。共為細末,每次3--5克,每日兩次。溫水沖服。同時,我發願念誦300遍地藏經,回向給母親和家人,祈求佛菩薩加持家人身體健康。在這之前,我也曾發願儘量素食,不主動吃肉。或許也是藥效確切,母親在服用兩副中藥後感覺癥結有所見輕。此後我儘量保持每天誦一遍《地藏經》,偶有間斷。在2016年地藏菩薩聖誕日那天,我在誦經之後身上竟然出現了奇異的香味,開始我沒發覺,是家裡人多次說我身上香香的,我才注意到,就連我換下的衣服和鞋子上也有香氣。身上的香味持續了三天,之後就再沒聞到;我也學習念誦其它一些經咒,比如雨寶咒、心經和大悲咒,也曾有兩次夢到自己的身體被大火焚燒,烈火焚身的情景歷歷在目。我從網上查詢善知識的開示,說做這種夢是自身的業障被逐漸消除的一種感應。

就這樣,在堅持誦地藏經一段時間後,我有些心生惰怠,特別是我也在斷斷續續念誦雨寶咒,我不知自己每天花費一定的時間來誦經究竟有沒有用,是不是過於迷信。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誠心默禱,佛菩薩啊,我如此誦經究竟正不正確、有沒有用啊。如果我做的這一切不是徒勞,祈求佛菩薩給我一個示現,以此堅定我的信心吧。當晚無事,第二天醒我後便忘記了此事。不料當天母親正巧去參加一個藥品訂購會,因為那段時間家裡出了一些經濟問題,為此母親夜裡常常愁緒難眠,她在參加訂購會時就趴在桌上睡著了,訂貨會上的領導講話以及與會人員憑入場券序號抽獎的活動她也沒觀看參與。當最後大獎的號碼被現場人員抽出來後,號碼正和母親手中券碼一樣。獎品是一台全新的蘋果7,32G黑色款手機。這真是一個小小的驚喜。我不知這是否和我昨晚的祈禱有關,因為這僅是一種機率遊戲,運氣也是捉摸不定的東西。但母親對我講,她當時得知會有抽獎活動時,由於太睏倦,也就覺得抽獎活動無所謂,更沒有起心動念的貪婪。不像身邊的參與者一樣,迫切希望能抽中頭獎。當上台領獎時也沒有歡喜得意,完全是抱著可有可無的平常心。我想,如果母親當時心中充滿對頭獎的貪慾,或許未必能如願中獎。因為佛法是用智慧化解心中的貪慾,而不是助長貪念。後來我從朋友圈把這台蘋果7手機賣了4000元,並發願將其中500元隨緣陸續施捨出去。曾看過善知識開示的文章,學佛者對於修行後的感應要有平常心,不可貪求感應,甚至也不可與無緣人說。“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被人誤解為魔叨是小事,讓人因此謗法謗僧可就不好了。我將接觸佛學後的部分經歷如實寫下來,與大家分享,一是為了還願。二是為了堅定自己和有緣人的信心。絕不是提倡為了謀求中獎而去求佛菩薩,這等同於緣木求魚,不是佛學正法所倡導的。如果我因此而無意間造了口業,或理解和認識有錯誤,也祈求能得到眾生原諒。

4寫下這篇隨筆的因緣

上面說到,我曾發願不會因貪圖口腹之慾主動吃肉。也發願念300遍《地藏經》,但是因為當初我沒限定完成時間,就給懶惰找了個理由,直到今年5月份才只完成230多遍。在今年五一假期前幾天,有一位半年多沒相聚的好友買了很多菜餚來看望我,吃飯時,我覺得朋友好心好意買的肉,如果我一點不嘗就顯得太矯情,況且,佛陀開示過可以吃五淨肉,也可開緣。唯一慚愧是,這樣有些違背自己對自己的許諾。於是從這天起,連同五一假期里另外兩次親友聚餐我都吃了不少肉食,心態也由剛開始的於心不忍,轉變成貪圖美味。結果5月2日當天,媽媽在睡午覺時突然腹痛難忍。打了點滴稍止痛,到晚上愈加痛得無法忍受。第二天一早,身為診所醫生的父親帶母親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急性闌尾炎,必須做切除手術。但做的血項檢查血常規指標不高,證明暫時還不是化膿性的。母親擔心我自己被鎖在家不放心,決定回家打幾天吊瓶視情況決定是否手術。

回家後,母親打的點滴也加大了藥量。雖說我知道急性闌尾炎大多是突發性的,並且發病原因不太明確,但是由於心虛,我不禁把母親突然生病同我不守對自己的信諾3次吃肉聯繫在一起。於是當即誠心懺悔,同時念誦《佛說療痔病經》和《地藏經》,還從網上查了請大悲水的儀軌,念誦大悲咒請了大悲水,讓母親在晚上睡前喝下。當晚母親睡得很安穩,次日一早,我還沒起床,就聽到母親精神飽滿地說,兒子請的聖水真靈,昨晚竟然沒再疼。這時,我緊張的心才漸漸松下來,非常高興,當然,我知道,從科學角度來說,母親的好轉也歸功於及時打點滴治療。第二天,我繼續念誦地藏經和佛說療痔病經,同時念誦幾十遍大悲咒請大悲水,由於給自己定了量,所以花了大半天的時間,這對我的耐心和定力是一種考驗。一直到第三天,母親的闌尾區已經幾乎沒有痛感了。同時也因擔心過重藥量的輸液對身體有副作用,之後打點滴也從早晚各一次減少為一天一次。通過這件事,母親也對佛法有了一定的信心, 她讓我當天再請一杯大悲水,我們都慶幸她能快康復,免於做手術了,所以我在這一天誦經和請大悲水時心裡也少了一分虔敬,多了一些浮躁,拖拖拉拉玩手機到晚上8點多才流於形式地請了一杯大悲水。不料當天晚上,母親再次痛醒,這次闌尾區的痛感比之前更嚴重。一晚上半睡半醒昏昏沉沉噩夢不斷,夢裡很多人在拉扯追趕她,自從我念誦地藏經回向給去逝的奶奶後,母親再也沒夢到她,這一次母親在痛苦中又夢到了我奶奶,她保護著我母親不讓別人追趕撕扯。天亮後,母親臉色蠟黃,憔悴的樣子與昨天的她判若兩人。一直到中午母親腹痛頭暈躺在床上呻吟著,看來這次真得做闌尾炎手術了。為了先止痛,父親又給母親在家裡打上了吊瓶,打算等輸完液後再帶母親去醫院。我考慮到,我這幾天誦經太多太雜了,貪多心氣浮躁。其實恭敬心最重要,虔誠專誦一部經典的功德不亞於修千萬部經典。我正是在昨天請大悲水時少了恭敬心。於是,我當時寫下了一段懺悔文,並且寫下如下發願文:

祈求佛菩薩護佑我媽媽儘快恢復健康,我發願,

1、從今天2017年5月6日起,每天為母親和家人念誦三遍地藏經,40多天內完成之前念誦300遍地藏經的願望。

2、我發願繼續堅持念誦地藏菩薩聖號每日千遍持續千日。

3、我媽媽恢復健康後,我要將自己與佛學的緣分和經歷和心得認真寫好發布在佛學論壇上,留下微信聯繫方式。以與大家共同學習,堅定決心和信心。

4、修正自己錯誤的行為,努力去除自身的貪嗔痴慢疑,努力學習和寫作(我想,這是最難的,我會用一生的時間來踐行)

記錄下發願文後,我從手機上調出地藏經的電子書,對著躺在床上昏睡中打點滴的母親,恭敬虔誠地默念。在誦經期間,我漸漸聽到了母親沉沉的鼾聲。昨晚被腹痛折騰著沒睡好,此刻母親舒坦的酣睡聲讓我心中略感踏實,也充滿感恩。三個鐘頭後, 我念完了3遍地藏經,母親也打完了吊瓶睡醒了,她睡醒後就很輕鬆了,到第二天,也不再感覺如此疼痛,說話氣力充足,狀態和健康時幾乎沒有區別了。隨後又打吊瓶鞏固了十來天,一直到我念誦完餘下的藏經,達到300遍後,母親的闌尾炎也沒有復發。

於是,我如願將這段經歷和自己與佛的緣分記錄下來,感恩本師釋迦牟尼佛的教化,感恩佛菩薩。

就我目前的認知水平來說,我應該屬於泛神論者,即認為所謂的“神”或“上帝”並不是某一個至高無上人格化的萬能力量,而是宇宙運行的法則和自然的規律。我想這與佛學正法並不衝突,佛陀所開示的因果理論,不正是自然規律的一種嗎?只是現代科學數百年來所延伸的求真的觸手還沒有能力來丈量佛的智慧。去年中國發射了一顆探測暗物質粒子的衛星,取名為“悟空”,用佛學語來命名這顆用來探測看不見摸不著的暗物質粒子的衛星,也頗具意味。當然,我的認識必然有局限性,如有錯誤也請有緣的讀者指正。如今,我依然身處在苦海中,但幸好能做到不悲鏡里容顏消瘦,但喜心頭疆域寬廣。最大的痛苦是愧對父母,至今生活上還拖累父母……如果此文能有一點功德,我願回向給法界一切眾生,回向給父母親,祈願安康順遂。

點我打賞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