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智成居士敬輯,虔誦大悲咒的感應事跡01


時間:2018/3/27 作者:仁澤

觀世音菩薩靈應事跡實錄

虔誦大悲咒的感應事跡煮雲法師

孫夫人死里重生

中外聞名的孫立人將軍,他夫人孫張清揚乃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她過去曾害過一場奇怪的大病,得到觀世音菩薩的救護而痊癒。在她‘我為什麼信佛’一篇文章中有這樣一段:

‘......民國廿四年立人和隊伍調到浙江寧波附近的五夫駐紮,記得我們是住一所大公館中,古老的房子,有幾重大門。一天晚上,我莫名奇妙的走出了大門外,想去眺望夜景。原先我以為這裡也像上海一樣,晚上是燈火耀煌,誰知外面是一片漆黑,一條靜靜流著的小河,越發顯得陰森可怖,我害怕看這樣的黑暗,我趕快跑進來,但是一會兒,我又像醉了酒的人一般,瘋狂的跑到大門外去,一陣習習的涼風,像薄紗一般的從我頭上罩下來,我並不感到怎樣,但是當我回到房中以後,從鏡中發現我的嘴歪了,跟著口中又吐出一塊一塊的鮮血來,朋友們都說是邪風吹了。我用盡了方法治療,經過中西名醫,用金圈子去鉤嘴,又用鱔魚血去敷臉,又到寧波華美醫院去用電療,都不能治好這怪病,甚至名醫們連病原都找不出來,朋友們和我都束手無策,眼看臉歪得更為厲害了,我感到萬念俱灰,因此萌了自殺的念頭,收購了足夠致死的安眠藥片,我不想再繼續醫治,而只想最後見到我母親一面,即刻服毒。過了幾天,我的母親也由南京趕來了,她是信佛的人,她見我百藥無效,只好命全家齋戒一天,在院子裡擺香案,燒香祈禱,用二十一遍大悲咒,求了一杯淨水要我喝,此時我是感到一切皆空了,沒有執著的成見,就遵從母親的慈命,虔誠的跪下,腦中貫注夢中的菩薩像,將咒水吞了,這是上午喝的咒水,到傍晚時分,嘴就正了過來。一杯咒水的功力,不藥而愈,可知佛法的不可思議。’(病患者的指南)

重傷立見功效

煮雲法師

在台南空軍任職的莫正熹老居士為一虔誠的佛教徒,全家皈依三寶,其二女公子莫佩嫻,任教於林園中學,她在佛教青年第八期中發表‘妙哉觀世音’一文,報導四件不可思議的靈異,其中有一段這樣記載:

四十二年春,我在汐止從慈航老法師學佛,並抽空幫佛學研究班擔任英文。時駐軍中有不少軍人,也時常前往聆聽慈老的開示。內中有一位青年軍官張君,除了參加聽經以外,也時常抽暇參加內院高級英文補習班的旁聽。因此我有機緣認識了這位好學心切的道友。四十三年春,我又回到了鳳山蓮社,十月間,突然輾轉接到一封不吉祥的來信,言及張道友在演習時不慎負傷,子彈貫穿在上胸,生命垂危。俗語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此次難是偶然不幸,但依佛陀的慧眼看來,何嘗不是宿業?傷者經四十天的痛苦掙扎和小心的醫護,子彈進口已告痊癒,出口亦將復原,但右臂不能動彈,且覺麻木。後經醫師檢查,發覺左臂網狀神經叢受傷甚劇,且通大腦神經也失去作用,致影響手臂,分寸難移,就醫學上的眼光來看,目前世界醫學最發達的國家如美國,也只能接治神經中樞,但其他枝細部分,便非藥石手術可以奏效的了!所以當時主治醫師黯然的說:‘需要很長時間,看看二三年後,或能恢復一些!’語云:‘物傷其類’,在我的記憶中,張道友是個熱忱純樸的好學青年,平素沉靜寡言,在今日浮靡的社會中,正是不可多得的青年,假若成了一個四體不全的殘廢,該多么可惜,可是藥石失靈,要怎樣才能挽救他的手臂?靈機一動,使我突然的憶起了周太太(台中農學院教授周邦道夫人)的‘大悲水’乃專程到台中,經我向周太太說明來意,取得兩瓶,即前往新竹,啊!多妙!晚上時手臂還無法抬起,喝過大悲水以後,次晨六時,手臂已頓然可以上舉及肩了,而且僵直麻木的狀態也已減輕了許多。至此,四十天的痛苦沉痾,僅一霄之隔,即霍然而若失....’(病患者的指南)

供奉大悲水愈病

陳煌琳

數年前余由台東來高,聞同鄉王松森律師之夫人病重,住民眾診療所,余往慰問,見滿面亮紅,氣喘甚、高熱多日,醫雲某藥有特效,松森即電香港趕寄,前在北市有病皆請某醫院院長治療,又即電請飛高診察,其父子惶急至極,余對其夫人云:‘你持白衣大士神咒甚勤,正好服食大悲水,祈求佛菩薩加庇。’即將高寓佛前供奉之大悲水送去,對松森父子云:‘此水經許多活佛喇嘛及金剛上師加持,積存甚久,可將法水滴數滴,用開水沖泡,以之下藥解渴,當有不可思議功效。’並囑病者多持念白衣咒,觀音聖號,病可速愈。過數日接松森信雲,夫人病癒,已回家休養了。(煮雲法師著病患者的指南)

喉頭免用開刀

煮雲法師

高雄縣參議員邱潘秀春居士,於四十三年,其公子因吃飯不慎,致使雞骨不上不下的正梗卡在喉頭,請教過幾位醫師,都說要在喉部開刀,邱居士聽說愛子在脖頸間要開刀,愁容滿面憂思如焚,那天正好是我們鳳山蓮社念佛會,我們正在念佛,李議員太太來說明此事,正好莫佩嫻小姐有一瓶從台中帶來的大悲水,我也為他虔誠的念了一遍大悲咒,隨即交給了來人拿回去給邱公子喝下,不到三分鐘,喉頭的骨頭已化為烏有,功效如神以致於此!

不過要附帶一提的,周太太的大悲水並不要一文錢,莫小姐也不是專門在為周太太作掮客,她們都是有地位,有名望的人,絕不是為私利。(病患者的指南)

難產顯聖

陳煌琳

陳林葆亨福建省福州市人,皈依怡山長慶寺上智下水大和尚(即西郊西禪寺)賜法名慧月。於第四胎時,決定在城北英人所創立柴井醫院生產,經照章掛號,並定時檢查,均雲正常。某日將臨盆,喚肩輿送往,余坐車隨到,知已入產室,聞胎兒體大,有難產跡象,在室外默念觀音大士聖號,及大悲咒,祈求加庇,後護士出告,母氏無恙,已送往病室休養,胎兒正在急救中,余見胎兒浸在溫湯,一外國醫師一手託兒臀部,一手拍拍有聲,余向其致意,他搖頭,似示不治,兒頗肥大,禱其得生善地,默持彌陀佛號數百聲送之。葆亨醒後,告訴我她坐肩輿中,見轎外人家屋頂,有一人身穿披風,樣子甚像觀音菩薩,恍即不見,想見即將難產,所以大士顯現,即虔念觀音聖號,至神識不知而止,菩薩救苦,真難思議。(煮雲法師著病患者的指南)

絞腸怪症創奇蹟

煮雲法師

粵籍名將陳濟棠將軍,一向為中外所知名,早年為佛教一大護法,其髮妻並子女均為佛教信徒,他的長女不但是信佛,而且經常住在佛寺內,帶髮修行,現在台灣新店竹林精舍,為證蓮大和尚弟子。四十二年,陳將軍居住台北,他的子女們住於台中。一天,另一女公子突然患怪病,腸如刀絞,頗類似盲腸炎,當時急電台北陳濟棠將軍,陳將車立命其長女,攜其妹北上住院開刀治療,這時病人痛苦萬分,就地打滾,悲號狂叫,此時除了扶妹妹上火車北上外,並請求周邦道教授的夫人,周揚慧卿居士,念了一杯大悲咒水,給她妹妹喝下,誰能料得到,人還未到台北,病已霍然而愈了,當陳濟棠將軍在台北站看見女兒笑容滿面走出月台時,還以為女孩子故弄玄虛呢,但經她們把前後情形說明後,才使陳將軍明了(病患者的指南)

鼠疫病癒

陳煌琳

抗戰中,民國卅二年夏,長男陳德浚在福清食糖專賣業務所服務,適鼠疫病流行,德浚發高熱,余偕往福清縣衛生院,請院長診察,據云也被鼠疫傳染,配藥帶回服用,有工友代換痰盂,余見其下手甚為畏縮,即命離開,不要勉強,由我自行料理,另備床鋪陪之,照料一切,熱度高時,大哭大叫,余謂哭叫徒增病苦,可持大悲神咒,既可求大士加庇,又可以念咒之聲,排除病痛,如不能發音,盡可默念,或聽我咒聲,亦可生效。浚對我雲,爸念咒時,我循聲而念,似可忘記痛苦,有時酣然睡熟了。一周病情好轉,再三四天,霍然痊癒。(煮雲法師著病患者的指南)

大悲咒水救了一隻眼睛

煮雲法師

海軍工程署辛署長的太太,倪涵瑛居士,信佛多年,對佛教事業一向都很熱心,前年張清揚居士介紹來鳳山皈依。

他的女婿,余東郊居士,左眼紅腫,大如芒果,在眼皮上全成為膿泡,據她告訴我,在眼疾未發生前一天,他的鼻子先痛了一天,後來眼球似要裂開來一樣,經過了許許多多的眼科醫師診治,打針吃藥毫無效力,高雄最有名的眼科專家檢查結果,他們多認為左眼已非人力所可挽救了。她在萬分悲痛中,想到菩薩來,乃到蓮社求取了大悲咒水。我當時不在,事後翻譯鄭君告訴我說,已替他倒去了一小杯大悲咒水。

果然菩薩廣大靈感,在當天下午喝了大悲水,第二天早晨,再經眼科醫生檢查,說起來奇怪,居然又創造了奇蹟,醫生在當時認為大有轉機,可以痊癒了,辛太太的女兒和女婿本來都是信基督的,受了此一恩德,一改往日信仰而皈依了三寶,並發心作個忠實信徒,而他的眼疾,已在數日後恢復健康了。(病患者的指南)

被車撞倒安然無恙

邱舜亮

上月十八日晨七時半,好友謝阿樹居士,自中和騎機車赴南港上班途中,行經北市西藏路一百二十號門前時,被一高速行駛的計程車從左後方撞倒。機車撞滑數丈,謝居士則在地上翻跟斗,爬起檢視,除西褲左側劃破數個大洞,左手左腳些微擦傷之外,其他部位均未受傷。在被撞倒之剎那間,內心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護著,無疑是菩薩冥冥之中加被護持,否則如此嚴重之撞擊,不魂歸九泉,也會落得手腳殘廢。

謝居士每日必虔誦大悲咒七遍,行住坐臥均持佛洪名,因其感佛慈悲,囑吾記述,以志佛恩。(六十七、七、三十,慈雲月刊三卷一期)

(轉載)

消災免難: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第一功德

學佛為成佛,一心專念“南無阿彌陀佛”,不懷疑不夾雜,乘佛大願力決定往生淨土

在此懺悔我所犯的一切惡念惡口惡行,懺悔我所犯一切邪淫重罪;願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給文章原作者、學佛網、轉載者、各位讀者;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斷惡修善、廣積陰德,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持戒念佛、求生淨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