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宏圓法師:《妙法蓮華經》講記第10講


時間:2019/7/4 作者:宏圓法師講淨土

諸位法師,諸位居士大德

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繼續學習《妙法蓮華經》。本經別序中的答問序分長行和偈頌,長行部分我們前面學習過了,下面我們來學習偈頌。

這裡長行與偈頌詳略互具,有的內容長行里介紹的詳細,偈頌中比較簡略;有些內容長行中簡略,偈頌中就比較詳細,大家在下面學習的時候,能夠體會的到。偈頌分為兩部分:一是廣舉曾見之事來答,二是分明判答。我們先看第一部分,廣舉曾見之事回答。

爾時文殊師利於大眾中,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有佛人中尊,號日月燈明,世尊演說法,度無量眾生,無數億菩薩,令入佛智慧。

在偈頌當中,沒有惟忖答和略舉曾見之事答,只有廣舉曾見之事來答,所以偈頌一開始,就引一尊古佛來說明同於釋迦牟尼佛。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這是講這尊佛出現於世間的時間是無量無數劫之前,那就是非常之久遠了。有佛人中尊,號日月燈明,這是古佛的名號日月燈明佛。世尊演說法,度無量眾生,無數億菩薩,令入佛智慧,這是講日月燈明佛說法度化眾生。他為大眾演說佛法,度化了無量無數的眾生,有無數億菩薩入佛智慧。

這裡我們看,日月燈明佛的名號還有說法都同於釋迦牟尼佛。這裡在長行的時候都詳細介紹了,所以這裡的偈頌就比較簡略。下面講的是引最後佛,說明古佛同於現在的釋迦牟尼佛。偈頌中省略了中間的引二萬佛同,在說完一佛同之後,直接就說最後佛同。

這裡引最後佛同,分為三層來說:第一、就是曾見事與今已同,第二、曾見事與今現同,第三、曾見事與今當同。當同就是當來,佛出定以後,當來事相同。這裡與長行部分都是一樣的,我們先來看第一曾見之事與今已同,也就是曾見最後佛之事與釋迦牟尼佛過去的事相同。前面我們講過,這個過去事是指的今生在放光以前這個過去事。

佛未出家時,所生八王子,見大聖出家,亦隨修梵行。

最後日月燈明佛未出家時有八個兒子,現今釋迦如來也有一子,就是羅睺羅,雖然在兒子的數量上有多有少,但是在示現有子這件事上都是相同的。見大聖出家,亦隨修梵行,日月燈明佛出家成佛,他的八個兒子也隨父出家修梵行,釋迦牟尼佛出家之後成就佛道,羅睺羅也隨他出家了,這些事情古佛今佛都是相同的,這是曾見之事與今佛已同。就是以往相同。

下面是曾見之事與今佛現前相同。這一段偈頌分為:現瑞同、疑念同。我們先來看現瑞同,現瑞同和前面長行一樣,有此土六瑞以及他土六瑞同。此土六瑞同、他土六瑞同,和前面長行是一樣的。

時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於諸大眾中,而為廣分別,佛說此經已,即於法座上,跏趺坐三昧,名無量義處,天雨曼陀華,天鼓自然鳴,諸天龍鬼神,供養人中尊,一切諸佛土,即時大震動,佛放眉間光,現諸希有事。

這是講的此土六瑞。

時佛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於諸大眾中,而為廣分別,這就是說法同。日月燈明佛說經名無量義,那就是《無量義經》,釋迦如來也是這樣,為大眾說《無量義經》作為《法華經》的序,前序。因為如果不先說《無量義經》,眾人就不能堪任一乘妙法,也就是《無量義經》為《法華經》作鋪墊。

佛說此經已,即於法座上,跏趺坐三昧,名無量義處,這是入定同。日月燈明佛講完《無量義經》,並不是像往常一樣大眾作禮而去,沒有散會,佛仍然坐在法座上,入無量義處三昧,入定。和釋迦牟尼佛一樣入定,入定同。

天雨曼陀華,這是雨華同。天鼓自然鳴,這一句大家注意了,在長行里是沒有說過的。天鼓不用人敲,自然就響,這是表,在下面《方便品》中,佛出定後說法是無問自說。

諸天龍鬼神,供養人中尊,這是眾喜同。

一切諸佛土,即時大震動,這是地動同。窺基大師在《法華玄贊》中說:“一切諸佛土,即時大震動者,亦唯日月燈明佛國土震動,非十方界”。怎么理解呢?就是一切諸佛土是指的日月燈明佛的佛土,一切諸佛土不是指的十方法界的諸佛土。這也和前面釋迦牟尼佛一樣,前面講六種震動,指的是釋迦牟尼佛教化的娑婆世界震動,這裡一切諸佛土,就是指的日月燈明佛教化的佛土。

佛放眉間光,這是放光同。現諸希有事,是總結前面六瑞,意思是現這么多希有的瑞相。以上是講的此土六瑞,下面講他土的六瑞同。

前面的長行中,對於他土六瑞只說“如今所見,是諸佛土”,在長行中,就是這么簡單的一個概括,非常的簡略,在偈頌中就講的非常詳細。

此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示一切眾生,生死業報處,有見諸佛土,以眾寶莊嚴,琉璃玻瓈色,斯由佛光照,及見諸天人,龍神夜叉眾,乾闥緊那羅,各供養其佛。

這是講的見他土六趣同。

此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土,示一切眾生,生死業報處。日月燈明佛眉間放光,放白毫光,普照東方萬八千佛世界。一切眾生,指的是三界眾生、三界內的眾生。生死業報處,處是業因所歸之處。一切眾生修善因招感善果,造惡因招感惡果,眾生依自己所造善惡業,或者趣三善道、或者生三惡道,六道輪迴,這樣因自己所造善惡業,生生死死輪迴不斷。

有見諸佛土,以眾寶莊嚴,琉璃玻瓈色,斯由佛光照。這一句是長行中沒有提到過的,意思是說,在所見的佛世界裡面,有的是眾寶莊嚴的世界,佛光一照,見到這些世界現出琉璃玻瓈色。那由此可見,這些世界就是淨土世界,就是淨土。就是說,佛光所照的這萬八千佛土中,有前面六道輪迴的穢土,也有琉璃玻瓈色這種清淨的淨土,萬八千世界當中有淨土也有穢土。

及見諸天人,龍神夜叉眾,乾闥緊那羅,各供養其佛。他方佛土中,這些龍神夜叉八部聖眾供養佛,也是前面長行中沒有講過的,這顯示了六道眾生有成佛的善根。

又見諸如來。自然成佛道,身色如金山,端嚴甚微妙,如淨琉璃中,內現真金像。

這是見佛同,在佛光中見到了他方世界的諸佛。這也是和釋迦牟尼佛一樣,只是前面介紹他方諸佛時,只介紹了說法,沒有說身色如金山等,這裡介紹的比較詳細一些。

自然成佛道,這裡的自然成佛道,不是說不用修行自然而然的就成佛了,這裡的自然是指“圓滿菩提歸無所得”的意思。就是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能成佛,這是指的佛的法身;一切眾生本來是佛。身色如金山,端嚴甚微妙,這是指的佛的報身;《華嚴經》中說:“略雲如來有九十八種大人相,廣明有十華藏世界海微塵數大人相,一一身分,眾寶妙相,以為莊嚴”,佛的報身像金山一樣,並且具足無量相好。如淨琉璃中,內現真金像,這是指佛的應身。眾生的因緣成熟,佛會應眾生的機到世間示現八相成道,用應身來度化眾生。

世尊在大眾,敷演深法義。

敷演深法義,這是說頓法同。法義既然深玄,聽法之人肯定就是大機,就是大根機。他土的諸佛成佛之後,先為大菩薩們演說頓教,我們看,釋迦牟尼佛也是這樣,成佛之後,先為大機之人說《華嚴經》,和我們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說頓教同。是一模一樣的,這是說頓法同。

一一諸佛土,聲聞眾無數,因佛光所照,悉見彼大眾,或有諸比丘,在於山林中,精進持淨戒,猶如護明珠,又見諸菩薩,行施忍辱等,其數如恆沙,斯由佛光照。

這是說的漸教同。既然說的漸法,那么聽法之人肯定是三乘。聲聞眾無數,從聽法的聲聞眾就可以知道,佛說的是四諦法,為聲聞說四諦法。或有諸比丘,這裡說的是比丘眾,那當然也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四眾都包括在內了。以比丘作為帶頭,包括四眾。四眾弟子在山林中精進修行,就像保護明珠一樣守護清淨的戒法,這樣才能持戒圓滿清淨。

又見諸菩薩,行施忍辱等,這是指的菩薩修六度。在這段偈頌中,我們看,講了聲聞和菩薩,沒有提到緣覺,智者大師說:“雖不頌出緣覺,兼攝在中”,所以說緣覺也含攝在其中了。那么既然說在佛光中看到聲聞眾無數,菩薩其數如恆沙,那可想而知,緣覺的數量也是非常之多的。

又見諸菩薩,深入諸禪定,身心寂不動,以求無上道,又見諸菩薩,知法寂滅相,各於其國土,說法求佛道。

這是見菩薩行行瑞,也就是見到他土菩薩修行。深入諸禪定,身心寂不動,這是菩薩修行六度中的禪定。知法寂滅相,這是指修智慧。這裡雖然只講了菩薩修禪定和智慧,其實也包括了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這六度圓滿都在內的。

有人可能會問了,上面已經說了菩薩修行六度,這裡為什麼又重複說呢?《法華授手》中解釋說,前面所說的大菩薩大多是三賢位的菩薩,經文中說菩薩其數如恆沙。他們修行六度,這只是從事相上修,而這裡說的是菩薩求佛道,求無上道,那這些菩薩一定是大乘十地位的菩薩了。到這裡,現瑞同中的此土六瑞和他土六瑞同,我們就介紹完了,下面是疑念同。

爾時四部眾,見日月燈佛,現大神通力,其心皆歡喜,各各自相問,是事何因緣。

四部眾,我們前面講了發起眾、影響眾、當機眾、結緣眾,這四部眾就是涵蓋了法會中所有的大眾。當時會中的大眾,見到日月燈明佛以大神通力現出種種的瑞相都心生歡喜。各各自相問,是事何因緣。各各自相問,並不是你問我、我問你,而是每個人都在心裡自己問自己。自問,自問自己這是什麼因緣呢?這和現在大會中的疑念沒有區別的,一樣的。我們前面講了大眾都有疑問,佛現瑞是什麼因緣呢?

這裡曾見之事與今佛現前之事相同,我們就介紹完了,下面是曾見之事與今佛將來之事相同。

這一段分為因人同、說法同、時節同、唱滅同、授記同和滅後通經同。

天人所奉尊,適從三昧起,贊妙光菩薩,汝為世間眼,一切所歸信,能奉持法藏,如我所說法,唯汝能證知,世尊既讚嘆,令妙光歡喜。

這是因人同。天人所奉尊,就是日月燈明佛。適從三昧起,贊妙光菩薩。日月燈明佛從三昧出定,出來就讚嘆妙光菩薩。汝為世間眼,世間有三種:器世間、眾生世間和智正覺世間。器世間是指一切眾生可居住的國土世界,如來所教化的十方國土,我們所看到的山河大地,生存所需要的國土房屋等,這些稱為器世間。眾生世間,就是指一切有情眾生,鬼、畜、人天等,一切如來所教化之機。智正覺世間,指如來能化的智身。佛具大智慧,脫離偏邪,覺了世出世間一切法,所以稱為智正覺世間。這裡世間指的是眾生世間,就是眾生被無明障覆、沒有智慧,就像盲人一樣什麼都看不見,妙光菩薩能夠說法來開導眾生,使眾生徹見本源,所以佛讚嘆妙光菩薩是世間眼。

一切所歸信。《法華授手》中說:“智慧型總攝一切,故言一切所歸”。意思是說,妙光菩薩有大智慧,能攝受一切的眾生,能奉持法藏。法藏就是指佛所宣講的一切佛法,對於佛所宣說的法,妙光菩薩都能夠奉持。如我所說法,唯汝能證知。佛說法所表達的不可思議的境界,妙光菩薩都能如實的證悟。世尊既讚嘆,令妙光歡喜。世尊讚嘆妙光歡喜有兩重含義:第一是師資道合,第二是表妙光菩薩能令法流通。所以接下來日月燈明佛說《法華經》。

說是法華經。

這就是說法同了,古佛今佛說的都是《法華經》。

滿六十小劫,不起於此座,所說上妙法,是妙光法師,悉皆能受持。

這是時節同。日月燈明佛講《法華經》用了六十小劫不起於座。這個時節同大家可能不太理解,日月燈明佛這裡說講《法華經》用了六十小劫,而釋迦牟尼佛講八年《法華經》,怎么能稱為時節同呢?這是從佛的延促智來說的,就是延一念為無量劫,促無量劫為一念。佛以神通力,能使人處於無量劫中猶如一瞬間那么短暫,那這個八年和六十小劫是一樣的,所以大眾中聽法六十小劫,感覺過了很短的時間,從這方面來說,從佛延促的能力方面來說,古佛今佛講經的時節是一樣的。所說上妙法,是妙光法師,悉皆能受持。妙光菩薩對於佛所說的《法華經》都能受持,這和現在法華會上舍利弗受佛付囑是一模一樣的,就是相同的。

佛說是法華,令眾歡喜已,尋即於是日,告於天人眾,諸法實相義,已為汝等說,我今於中夜,當入於涅槃,汝一心精進,當離於放逸,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

這是唱滅同。日月燈明佛說完《法華經》,大眾心生歡喜。尋即於是日,就是說完《法華經》的當天,佛對大眾宣布:“諸法實相義,已為汝等說,我今於中夜,當入於涅槃”。《法華經》是以實相為體,所以《法華經》的經文都是圍繞實相這個體來說,說完《法華經》諸法實相的道理,就為大眾說完了,說完之後,佛在當天的中夜就要入涅槃,要走了。

汝一心精進,當離於放逸。佛在入涅槃前,又一次的囑累大眾,你們一定要精進修行,不要放逸。所謂精進為出世之根,放逸為生死之本,佛又一次的婆心切切地囑累大眾們,一定要精進修行。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我們經常說,大家也都知道,佛難值難遇,億劫的時間不一定能遇到一尊佛出現於世。現在我們大家有幸能聞到佛法,真的是非常幸福的,我們現在雖然是末法,沒能生在佛住世的時候,但是我們還有一定的善根和福報的,還能聽聞到正法,以後說真的,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觸,以後這個正法越來越難聞。我們看現在經典,原經錯誤的地方非常多,我們不要說故意的了,就是不故意的,因為現在人的不夠嚴謹、不夠認真、做事潦草,好多的經典錯誤的地方特別多。以後這樣以訛傳訛,錯上加錯,大家都不夠嚴謹、都不夠認真,經典抄著抄著、印著印著,經典的原味就變了,隔不住時間長的。大家想一想,以後再能夠遇到佛法,說真的有可能都已經變味道了。我們現在,因為有過去古人的嚴謹,還有這些古大德的註疏,我們還有機會遇到這種比較正確的佛法的。以後隨著大家的對經典的誤解、欲望的放縱、還有自己不加謹慎的註疏、為了個人去註疏、沒有修持就去註疏、沒有理解沒有悟道就去註疏,最後把經典的味道就改變了。現在講經也是這樣的,沒有經過嚴謹,根據自己的意思、自己個人的理解,就把這個原經的原義給改變了,這樣以盲導盲,差之毫厘謬之千里。所以遇到佛是非常非常難的事情。

當年玄藏法師去印度取經的時候,他來到佛往昔講經的地方,禁不住的放聲大哭,遺憾自己沒有生在佛住世的時候親聆佛法。我們平時不也是常說嘛,“我生之時佛滅度,我佛住世我沉淪,悔恨今生多業障,不見如來金色身”。雖然我們今生不能見到佛,幸運的是還能聽聞到佛法,只要我們聽從佛的教導,精進念佛,不放縱自己的五欲,不貪戀世間的榮華富貴、兒女情長,就能在命終之時往生極樂世界,一生成佛,不再受六道輪迴之苦。

好,我們再看下面經文:

世尊諸子等,聞佛入涅槃,各各懷悲惱,佛滅一何速,聖主法之王,安慰無量眾,我若滅度時,汝等勿憂怖,是德藏菩薩,於無漏實相,心已得通達,其次當作佛,號曰為淨身,亦度無量眾。

這是授記同。日月燈明佛的弟子們聽佛宣布要入涅槃,大家心裡非常的悲痛和憂惱,大家想,佛為什麼這么快就入滅了呢?日月燈明佛安慰大眾說,我滅度後,你們不要憂惱,不要恐怖,這位德藏菩薩,對於諸法實相已經通達,在我滅度之後,他會在這個世界示現成佛來度化眾生,名號是淨身如來。這一段表面上看,是在安慰大眾,其實是日月燈明佛意在為德藏菩薩授成佛之記。

下面是滅後通經同。這一段分為:第一、佛滅度後,起塔供養舍利以及四眾精進,第二、流通此經的利益,第三是結會古今。我們看經文:

佛此夜滅度,如薪盡火滅,分布諸舍利,而起無量塔,比丘比丘尼,其數如恆沙,倍復加精進,以求無上道。

這是在長行中只講了佛入涅槃,這裡不但講了佛入滅,還講了建起舍利塔及四眾精進求道。佛此夜滅度,如薪盡火滅,薪就是柴草,這裡的薪,這裡比喻是可以教化的眾生。佛在世間教化眾生的因緣盡了,所以示現入滅,所謂機盡教亡;分布諸舍利,而起無量塔。四眾弟子見佛示現入滅,感念佛的恩德、深恩,建起無數的佛塔來供養佛的舍利。因為佛入滅,所示現的舍利非常之多,所以大家也建起了無數佛塔來供養佛的舍利;比丘比丘尼,其數如恆沙,倍復加精進,以求無上道。佛的弟子們因為見到佛入滅,對佛法生起難遭難遇之想,不再懈怠,精進修行,求無上道,這些弟子就是所謂的“應以涅槃而得度者”。有些弟子們見佛天天都在,所以發不起精進的心來,現在佛示現涅槃,他們知道佛涅槃了,得來不易的佛法應該更加珍惜、更加感念佛的恩德、更加珍惜佛的教誨,所以佛示現涅槃來度化他們。這就是應以涅槃而得度者,佛示現涅槃而為度化。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八十小劫中,廣宣法華經,是諸八王子,妙光所開化,堅固無上道,當見無數佛,供養諸佛已,隨順行大道,相繼得成佛,轉次而授記,最後天中天,號曰然燈佛,諸仙之導師,度脫無量眾,是妙光法師,時有一弟子,心常懷懈怠,貪著於名利,求名利無厭,多游族姓家,棄捨所習誦,廢忘不通利,以是因緣故,號之為求名,亦行眾善業,得見無數佛,供養於諸佛,隨順行大道,具六波羅蜜,今見釋師子,其後當作佛,號名曰彌勒,廣度諸眾生,其數無有量。

這是講流通《法華經》的利益。

是妙光菩薩,奉持佛法藏,八十小劫中,廣宣法華經。這是講佛滅度後,妙光菩薩弘揚《法華經》的時節,他在八十小劫中都在宣說《法華經》,使《法華經》流通於世。是諸八王子,妙光所開化,堅固無上道,當見無數佛,供養諸佛已,隨順行大道,相繼得成佛,轉次而授記,最後天中天,號曰然燈佛,諸仙之導師,度脫無量眾。這一段偈頌,是講八王子跟隨妙光菩薩受持《法華經》所得的利益。這八位王子受妙光菩薩的教化,於無上菩提能夠堅固,將來見無數諸佛。供養諸佛、隨順諸佛的教化才能得福智圓滿,相繼成佛。這裡說八王子堅固無上道,堅固無上道也就是八地菩薩了,就是不動地,稱為堅固無上道。

為什麼已經是八地的菩薩,還要見無數的諸佛?還要供養無數的諸佛?窺基大師在《法華玄贊》中解釋說,菩薩在第一阿僧祇劫修行的時候,要遇五恆河沙佛,在第二阿僧祇劫的時候,要遇六恆河沙佛,在第三阿僧祇劫的時候,要遇七恆河沙佛。第一阿僧祇劫,是由證初果須陀洹開始算起,十住、十行、十回向,這是第一阿僧祇劫;第二阿僧祇劫,是由初地到七地,這是第二阿僧祇劫;八地菩薩,就是第三阿僧祇劫開始,由八地到十地,這是第三阿僧祇劫,要遇七恆河沙佛廣為供養,所以八王子已經進入八地,仍然要見無數諸佛。

這裡提到最後一位成佛的王子,最後天中天,號曰然燈佛,天中天我們都知道,指的就是佛。佛出生於四天之上,有哪四天呢?世間天、生天、淨天和義天,佛出生於這四天之上,所以稱為天中天。最後一位成佛的王子,佛號是然燈佛,我們看,從日月燈明佛到然燈佛,日月燈明到然燈,都是光光相然照耀無盡之意。

以上是講已成佛的弟子,下面:是妙光法師,時有一弟子,心常懷懈怠,貪著於名利,求名利無厭,多游族姓家,棄捨所習誦,廢忘不通利,以是因緣故,號之為求名,亦行眾善業,得見無數佛,供養於諸佛,隨順行大道,具六波羅蜜,今見釋師子,其後當作佛,號名曰彌勒,廣度諸眾生,其數無有量。這是講由於聽聞《法華經》當成佛的弟子,當成就是當來,當來成佛。

是妙光法師,時有一弟子,心常懷懈怠,貪著於名利。妙光法師有一位弟子,不用功修行,貪愛世間的名利,求名利無厭。多游族姓家,棄捨所習誦,廢忘不通利,以是因緣故,號之為求名。妙光法師的這位弟子追求名利,總不滿足,經常和一些有錢人來往,把自己所修習的法門、讀誦的經典放在一邊,不精進,時間一長,對於以前所學的經典都忘記了,不能夠通暢流利,因此大家都叫他求名。亦行眾善業,得見無數佛,供養於諸佛,隨順行大道,具六波羅蜜。這位求名菩薩,有時候也修很多的善業,所以後來能夠值遇無數諸佛,作諸供養,隨順諸佛的教導,行大道,行菩提大道,具足六波羅蜜。今見釋師子,其後當作佛,號名曰彌勒,廣度諸眾生,其數無有量。釋師子就是指的釋迦牟尼佛,佛是聖中之聖,就像獅子是獸中之王一樣,所以稱為師子。這名求名菩薩,現在遇到釋迦牟尼佛,他當來作佛,名號是彌勒,成佛之後度無量的眾生。我們說的當來下生彌勒尊佛,龍華三會度無量眾生。

彼佛滅度後,懈怠者汝是,妙光法師者,今則我身是。

這是結會古今。結會古今,就是把過去的事和現在的事結合在一起說。日月燈明佛滅度後,那位懈怠的弟子就是現在的彌勒菩薩,那時的妙光法師就是現在的文殊菩薩。

到這裡,偈頌的第一部分,廣舉曾見之事來答,我們就介紹完了。下面來學習第二部分分明判答,我們來看經文:

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以是知今佛,欲說法華經。

文殊菩薩明明白白地判定,釋迦牟尼佛放光現瑞,因為是要說《法華經》。文殊菩薩說,我見到過去的日月燈明佛放大光明、照東方萬八千世界的種種瑞相,和釋迦牟尼佛現在是一樣的,因此可以知道,釋迦牟尼佛要說的是《法華經》。

今相如本瑞,是諸佛方便,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諸人今當知,合掌一心待,佛當雨法雨,充足求道者。

現在釋迦牟尼佛所現的瑞相,和日月燈明佛所現瑞相是相同的,這都是諸佛教化眾生的方便。釋迦牟尼佛放大光明,能夠幫助眾生覺悟諸法實相的道理,所以這裡大家合起掌來專心等待,佛將要降法雨,來滿足求法若渴的人,令他們開示悟入佛知佛見。

諸求三乘人,若有疑悔者,佛當為除斷,令盡無有餘。

諸求三乘人,指的就是三乘人。佛以前說的是三乘法,為聲聞說四諦法,為緣覺說十二因緣法,為菩薩說六波羅蜜,這裡的諸求三乘人,不只限於三乘這一類求道的,這三種都包括。就是這三乘人中,包括了聲聞緣覺菩薩,三乘都包括。如果有的人心裡還有疑還有悔,比如在後面的《譬喻品》中就有疑有悔的。有疑有悔的,佛為宣說大法,幫助他們將疑悔斷盡。在前面的疑問序中,彌勒菩薩為文殊菩薩解釋了四伏難,讓文殊菩薩不必謙讓,一定來為大家解答。在這裡的分明判答中,文殊菩薩為彌勒菩薩斷四伏疑,讓彌勒菩薩心裡沒有懷疑,不用再問了。

第一個疑問,文殊菩薩引古佛放光之後說《法華經》,來判定釋迦牟尼佛一定說《法華經》。那彌勒菩薩就會心生疑問,諸佛說法,聽法之人和說法的時間各不相同,不是過去法會的那一批人了,古佛說的經名叫《法華經》,那現在釋迦牟尼佛說的法不一定是《法華經》。文殊菩薩就以第一偈來斷他的懷疑。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以是知今佛,欲說法華經。斷第一個疑,肯定是說《法華經》。

再看第二個疑問。彌勒菩薩可能又會懷疑,經的名字相同,所詮釋的義理不一定相同,有名同義同的、也有名同義不同的,不知現在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法華經》所詮釋的是什麼義理?文殊菩薩又以第二偈來斷他的懷疑。今相如本瑞,是諸佛方便,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就是說,此經詮釋的義理是諸法實相,詮釋諸法實相的道理。

第三個疑問,彌勒菩薩又會接著懷疑了,實相無相,那什麼樣的人才能夠領會呢?實相無相很難的,怎么才能契入、才能理會呢?文殊菩薩以第三偈來做斷疑。諸人今當知,合掌一心待,佛當雨法雨,充足求道者。就是只要是一心等待,求法若渴的人一心等待,佛就會為他宣說大法,令他開示悟入佛知佛見。

第四個疑問,彌勒菩薩又會懷疑,佛雨法雨只是為菩薩說呢,還是兼顧二乘人?就是說,佛雨法雨講大法,是只是為菩薩說、還是也兼顧二乘人呢?文殊菩薩以第四偈來斷彌勒菩薩的疑。諸求三乘人,若有疑悔者,佛當為除斷,令盡無有餘。就是不論是菩薩,包括聲聞緣覺,佛都會為他除斷疑悔。

到這裡,序品我們就全部講完了。本經總共是二十八品,後面二十七品,都是以序品為註腳,所以大家不要輕視序品,一定要用心去體悟,這對於學習後面的經文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好,謝謝大家。

宏圓法師:《妙法蓮華經》講記第10講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