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南懷瑾:人的生命投生的過程05


時間:2020/1/3 作者:清淨心

那么有同學問,生死的這個實驗在什麼時間看到呢?我們自己能夠證到生死,很不容易了,我們現代人差不多要到三禪定以上,定力到三禪定以上,而且三禪定到四禪定這個之間,還要有發現了神通的人,那么對一切眾生的生來死去,自然看得很清楚。尤其對自己的生死果報啊,幾乎是有也很明白了。

比如我們舉一個例子,大家現在喜歡講禪宗,我們都看過禪宗六祖的傳記,也看過他的經典《六祖壇經》。六祖有一次曉得有人來殺他、行刺他;名氣太高了,尤其當時所謂學派的這個爭論。那么他自己就坐在那裡,夜裡就等著,拿個二十塊錢(我們現在比方了),擺在那裡,果然夜裡有人進來殺他,他就笑一下,他說:我沒有欠你命債,只欠你錢,過去欠你錢。那么把這個事情說穿了,所以那個人就受他的感化,皈依了他。譬如講這一類的事,為什麼知道?就是定力到了,差不多都是自己清楚了。所以,生死要真正地了啊,分兩方面的路線:第一所謂定,第二是慧。我們學禪、學密、學淨土、學等等,這是練習修定的功夫。那么假定,定不到,說能夠了了生死,不可能的。定到了以後,了生死呀,還是小乘的。就是說,自己生死看得清楚、果報看得清楚,可以勉強地停留住,這個是“小了”。比如下一生,我準備怎么樣投生、準備怎么樣,這是“小了”。大的了生死必須要慧了,非要大徹大悟以後才能知道。

為什麼有隔陰之迷?一個人為什麼轉生了的時候就忘記了前生的事?我想這個不是問題,不要說我們轉生啊,做人幾十年、前幾年的事你都忘了。甚至我們大家就在現在生可以體會到,剛剛說的話、昨天的事都很容易忘掉,讀過的書記不下來。道理在哪裡?就是定力不夠。一念的散亂心多,這個散亂也就是大昏迷、人的心亂。

所謂修定做功夫就是一個定。我們曉得我們的心意識有具備三世的功能,能知過去能知未來並不稀奇。那是什麼道理呢?就是定的關係。所以定力夠了自然能夠了解過去、知道過去、知道未來。比如一個有強記憶力的人,記憶力非常好的人,從小到現在一點小事他都清楚的,有些人乃至從小自己當嬰兒,怎么樣抱在媽媽懷裡頭、怎么長大,自己都很清楚,會記得住。可是一般人多半記不住,從小的事情很迷亂了。譬如讀書,一個人能博聞強記,知識非常淵博、書讀得非常多、各方面都讀過,一看就記住,沒有什麼嚴重——定的關係,定力的關係。心散亂的就記不住了,心能夠定就記住了,這完全是定力的關係。定力到達了,我們現在生、乃至身體上的變化,生病、乃至要死,這個四大的分開,這一切的最強烈的痛苦、強烈的快樂,苦與樂一切的感受,到達了不動心了。所謂不動心不是壓制、不是克制,自己第六意識的這個定境超越了,那么能夠把自己過去生的、很多生的事,這一生都能夠明白,就是回憶的力強到這個程度,未來的事也能夠透過,知道了,那么看定力的深淺的程度怎么樣,隔陰、轉個胎就不會迷了。

我們不要說隔陰之迷,普通現在醫學心理學都知道,一個人肉體受了重大的打擊,或者頭部受了震盪、腦神經受了震盪、身體受了傷害,這個人可以變了,過去的事情都忘掉了,一切都不大清楚了;或者是心理上受了重大刺激的人,也變了,都會忘掉了過去,不知道現在。

這是一念的定。

怎么樣解釋一念定,差不多我們一般修道打坐學佛都沒有搞清楚的。所以這一次特別要講唯識的道理。我們一般的靜坐、修道的人都坐在那裡玩感覺狀態。換句話說,你身體沒有死,活著的,坐在這裡心念比較清淨,覺得很舒服很清靜,心裡沒有事,以為這個就是。靠不住的啊!這個東西就是的話,到達你要死的時候,重病、身體要分散、四大分離,你這個東西沒有了,只有苦受、痛苦的感受。所以定是什麼?這是第六意識、心意識強烈的堅固,非常堅固。怎么樣是個心意識的堅固?必須要把理搞清楚了。甚至於堅固到、人的自己的心力堅固到把現有的肉體硬使它不退化,所以像《楞嚴經》上提到十種仙有一種仙,就是修意念的堅固,可以使這個生命常在。理論講起就是這么一句話,做起功夫就很難,如何使意念堅固?就是剛才我們在座的大家,都受過教育,都會讀書,但是我們自己都曉得,你讀了一頁書看下來,一個字沒有錯,不需要倒轉看,而且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清清楚楚,這個定力目前都沒有。還有些尤其學佛修道的人,書是懶得看了,書不是道、也看不進去,覺得很厭煩,你叫他記一點書的學問也不願意,實際上他都在昏沉中。把那個昏沉當成清淨,第六意識不清明、不堅固。

假設定力堅固了的人,譬如說我們歷史上記載很多人,定力堅固的人讀書是一目十行。眼睛這樣一看,一頁就下來,一下就過了,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看到了。這沒有什麼特殊啊,這不是快讀的方法,就是定力堅固。心境像個鏡子一樣,一個鏡子這么一頁書在前面一照,一剎那之間結果每一個字都出現了,每一個字都留住了、留痕,鏡子是不留。所以真正的定,必須要搞清楚。隔陰之迷就是這個道理。為什麼?沒有為什麼。因為你散亂,人在散亂、昏沉。

第二個問題,說中陰身轉胎的時候,好像同夢境一樣;那么既然一樣就是夢嘍!為什麼叫中陰身?不是的!是講夢境拿來作比方,中陰身到底不是夢境。我們夢境不太清明,很少有清明的夢境。有一種,不過現在在病例上很少發生—夢遊症,還有,你看世界上還有人發夢遊症,就是說夜裡自己起來會做事,在我們鄉下很多。我們小的時候都知道,某幾個人夢遊。我們那個時候不曉得叫夢遊症,就是會做怪夢,夜裡會起來,鄉下人,那都是很勤勞的人,夜裡起來穿好衣服,眼睛還閉著的,家裡水桶拿來,門開了去挑水,一水缸總挑了十幾挑,有好幾個鐘頭;一水缸挑滿了,水桶也放好,衣服也脫好,又去睡覺了,第二天他根本不知道。這種夢遊症。但是他也不是精神分裂,人很好。那這個裡頭這種情形,同這個“意念堅固”,一個非常勤勞的人才有這種事。

譬如,像我們讀書的,小的時候很多經驗,往往一篇書,像我有時候看書,或者想把它記住,很好的文章記不住。到了第二天起來就記住,因為夜裡又讀過一道,一字不漏,都記住了。所以有時候一首詩啊、一個好文、題目白天作不出來,夜裡作出來比白天的好,有時都來不及記。像我是常常有,一醒來這一次一定把這個記住;我曉得是在做夢,這個好、這個好,哎哎自己再不要再忘記了,趕快起來,因為醒了容易忘記,趕快把它記住。自己還覺得拿筆已經記下來了,第二天起來也還是忘掉。這個地方你就知道啊。但是這樣清明的夢境已經很少了。夢境清明,也要定力。

所以有一種修持的方法叫“夢成就”的修法,訓練修持自己的夢境,然後夢一來,自己還可以製造夢,今天要做一個夢,或者等於卜卦一樣,要問明天的事、未來的事,自己在夢境中可以知道。第二步要修到轉變夢境,譬如夢到是水,自己知道在做夢,因為利用自己的意識——不醒喔,夢中還知道是夢--可是還能夠用意識把這個水轉成火,火可以把它轉成風,就是說很壞的夢境可以把它轉成很好。這個做到了,第三步,修到了白天作人做事,完全像做夢一樣,夢中像我們現在白天一樣,然後看一切世間如夢如幻,不是理論,硬要做到。這種修持的方法叫做幻夢成就、夢成就,那么有一步一步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功夫。

總而言之,就要定力高明、定力強。定,這個不是解脫、不是得道喔,定是功夫,還不是道,還不是悟道了。

但是一個真正悟道的人,如果定力是不夠,喜怒哀樂、碰到事情隨便就變化心境了。有些人學佛學道,打坐、吃素、平常清淨蠻好,一碰到事不行了,一作人做事全垮了,這就免談佛法。譬如,這兩天在我們這裡有一兩位同學,因為把他調動去做事了,本來很愛貪坐;打坐定中很重要,叫他擔任一點事,覺得很痛苦,覺得打坐這才是修道。當然調去做事覺得很不舒服。慢慢練習到,他現在可以跟我講,他說我覺得沒有在做事呀,同那個(打坐)一樣啊。我說,好了,你行了。要在動亂中——但是,這樣就行了嗎?這是一個初步的獎勵,還是沒有碰到外境,碰到外境大的痛苦來、大的刺激來,乃至身體生大病、快要死了,此心還是定、如夢如幻——差不多了。還能夠達不到中陰不迷。所以定的重要。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