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我要笑著活下去(女,13歲,系統性紅斑狼瘡患者)


時間:2009/2/19 作者:明華居士

我是一個13歲的女孩。2008年1月份,我被查出患了“系統性紅斑狼瘡”,住進了北京兒童醫院。當時醫生說這種病是治不愈的,就算暫時控制住,也隨時都有復發的可能。我的爸爸媽媽聽了醫生的話就絕望了,認為我不會治好了,媽媽也因此得了抑鬱症。我也每天很消沉,只是躺在床上,不說話也不笑,最愛看的電視節目也不看了,我倒不是因為病的事,就是覺得開心不起來,這可急壞了我的家人。 就這樣一直到2008年5月份,我的舅舅在網上看到山西小院的紀錄片,看過後又讓我的爸爸媽媽看。媽媽看到紀錄片中有很多人都是誦地藏經好的,她的心裡又升起了信心,從舅舅家回來就開始誦地藏經。 因為開始的時候,我們並不了解小院的六部曲,只知道誦經,而且是爸爸媽媽誦完後回向給我的冤親債主,我自己也沒有誦。所以誦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明顯的效果。後來,媽媽就叫我自己試著誦。我就從3天誦一部經開始,逐漸到一天誦一部。我發現自從一天誦一部開始,我的精神狀態就一天比一天好,臉上也有了笑容。但是我的體質還是不好,總是走一點路就累(因為我傷到的是腎),而且坐著時間長了,腿和腳就會腫。一直到了8月份,媽媽從網上知道了山西小院六部曲,知道了誦經應該結合著拜懺,就領著我拜懺,當時家裡人都不同意,因為拜懺活動量很大,按照我當時的體質,是不可能拜下來的,但是媽媽為了儘快治好我的病,不顧家人反對,堅持領著我拜。我們當時也不知道拜懺的正確方法,就是跪在地上念一個佛名號磕一個頭,雖然方法不對,但是沒過多長時間,我發現無論坐多長時間我的腿和腳都不腫了,而且體質也好很多,也可以自己去街上溜達了,要知道原來我別說到街上溜達了,自己都不能走路,還得爸爸媽媽背著,家人看到有這樣明顯的效果,也不再反對。後來才知道拜懺的正確方法,就開始站著拜。而且吃了全素,每天堅持3次懺,5部經(因為我休學在家,所以時間很充足)。 2008年12月,媽媽在網上看到山西小院在北京也有道場可以打七了,正好我12月份也要去北京複查。於是,我們一家人就在複查完後參加了北京道場第4期打七。 那次打七我覺得收益並不大,自己似乎沒有什麽改變,這是每天機械的做功課。後來從北京道場回來,媽媽又有了去大同打七的打算。 我也早就想去了,所以我就答應了。由於家裡有點事情,所以爸爸就沒有參加。決定好以後,我們就打電話報上了名。 這次打七是從1月11號到1月17號的,我們1月10號就到了道場。大同的道場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我還以為是一處農家小院,沒想到只是一層樓房。給我們開門的是一位老爺爺,我們進去後,一位很慈祥的老奶奶給我們安排了住處。把行李放下後,我大致的看了看,小院小是小,但是很乾淨。我們吃過早飯後,就進了佛堂,佛堂布置的也很好,就是小了點。當天我們就和幾位同修一起做了幾次功課。 下面,我就說說我打七時候的體會。 開預備會 這時候,人差不多都到齊了,除了我以外,還有幾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還有兩位師兄是專門從國外回來的。給我們主持打七的是一位很和氣、很溫柔的阿姨,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很喜歡她,她給我們講了打七時候要注意的事,然後就叫我們早點休息,因為明天就要開始正式打七了。 第一天 打七正式開始,早晨4點多就起床了,很奇怪,我並不像在北京道場時候那么困,反而很精神,我想,大概是這個道場加持力大吧。 第二天 主持人子茗阿姨說誦經的時候,能跪誦最好跪誦,因為這樣冤親債主容易原諒我們。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我就是懶,怕辛苦,怕累,總是跪一會就坐下來,我想,我本來腎就不好,這樣跪一個小時,怎么受得了?只要心誠就行,冤親債主會理解我的。現在想一想,真是慚愧,冤親債主受的罪總比我跪一個小時痛苦要大得多,我怎麽就堅持不了呢? 第三天 早晨醒來後,發現自己渾身又酸又痛,嗓子也痛,好難受啊!我真的不想起來,但是一想自己的冤親債主還在受罪,自己怎麽可以為了多睡一會懶覺就不管它們了呢?於是,我咬牙堅持著起來了。 嗓子痛的說不出話來,喝些水才好一點。又不停的咳嗽,咳出來的痰都是綠顏色的。媽媽叫我不要害怕,說那是在消業,是好事,堅持就好。 這天開交流會講懺悔,很多師兄都懺悔了,都很令人感動。我卻總是生不起懺悔的心來,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可懺的,於是我對媽媽說,我可不可以自己在佛菩薩面前懺悔,就不當著大家的面說了。媽媽說自己隨緣就好,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其實我是沒有勇氣,膽小,不敢說,其實我的罪業也是很重的,不然怎麽會生病呢? 從小到大就很愛吃肉,每次炒菜,先挑肉吃,我還很愛吃冰蝦、魷魚絲,每次過年都吃很多。我還吃兔子肉做的餃子,還愛吃雞爪子,豬耳朵。小時候還捉螞蚱,把螞蚱的腿拽下來烤了吃。還捕捉小鳥,雖然抓住後還很好的對待它們,可是我不知道它們脾氣很怪,被人捉住後就不吃東西,然後自己就氣死了,我已經記不得我“氣死”過多少小鳥了。我很喜歡小貓小狗一類的動物,給它們吃的,對它們很好,但有的時候自己心情不好就踢它們,對小螞蟻,小老鼠一類的,根本就不把它們當作一條生命,小螞蟻隨隨便便的就踩死了,還用熱水燙它們,澆它們的窩,真是太殘忍了。 我還很不孝敬父母,尤其是對我的爸爸不好。我生病以後,爸爸就放棄了很好的工作,在家裡照顧我,我不但不感激他,反而處處和他對著幹,故意氣他,惹他生氣,動不動就耍小性子,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我對媽媽也很不好,媽媽處處為我著想,為了給我治病,想盡了一切辦法,但是可能是因為她的脾氣不太好,總是訓我,我就和她對著幹,氣她,從來沒有想過她的感受。 還有兩舌,經常在背後說同學的壞話。偷盜,偷過我家鄰居的杏,還偷過商店的項鍊... ...原來我竟然還覺得自己挺好,沒想到仔細一反思,竟然是一個這么壞的孩子!我這天晚上就沒有去吃晚飯,在佛菩薩面前痛哭流涕的懺悔了自己的罪業,果然是好受一點了。 第四天 早晨誦經時,我想到自己的冤親債主還在受罪,我卻因為怕痛就不給它們最大的利益,太不應該了!於是我決定,一定要跪誦一部!跪誦時,膝蓋真的好疼,我有好幾次都要堅持不住了,但一想冤親債主,我就咬著牙堅持。子茗阿姨也在後面不停的對我點頭對我笑,鼓勵我。我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了!回向完後,我都站不起來了,腰又酸又痛,膝蓋也好痛,不過我很高興,我終於可以堅持下來了。在後面的幾次集體誦經時,我都是跪誦的,心裏面很歡喜。 下午就坐車去放生。我們來到一個很偏遠的湖邊。我們放的是泥鰍和小麻雀。大家都爭先恐後的從車上往下搬籠子,想快點把可憐的小麻雀和小泥鰍趕緊放回到適合它們生活的環境裡。當大家念完三皈依把它們從籠子裡放出去,他們就迫不及待的飛向藍天,游到湖底。他們那種被釋放的喜悅,真是無法用語言描述。我看到有在放生過程中死了的小麻雀,竟然失聲痛哭。有一些小麻雀快要凍死了,我就和媽媽把它放在手上捂熱,還救活了一些小麻雀。那些小麻雀都停在樹上不走,小泥鰍也總是從湖底再游上來,給我們跳舞看,特別高興的樣子。 放生這天我是真的感受到了六道輪迴的痛苦,可憐的小麻雀、小泥鰍它們沒有機會聞到佛法,就只能不停的在六道中輪迴,有一天還可能會成為人們餐桌上的美食。我們在放生時給它們念三皈依,就是在它們的阿賴耶識里種下佛法的種子,下一生就不入地獄,不做餓鬼,不變畜生。如得人身,發菩提芽,深信佛法就有成佛的可能。想到這些,我就更應該精進修行,脫離六道輪迴的痛苦。 下午誦經時,我想,自己應該勇敢一點,去向佛菩薩懺悔,把身體裡的髒水都倒出來。打定主意後,我就利用休息時間把第三天在佛菩薩面前懺悔的都記了下來。晚上念完佛後,我就上去懺悔了,很多師兄都感動的哭了,子茗阿姨更是不停的掉眼淚。懺悔完後,真的是一身輕鬆,說不出來的痛快!而且今天還堅持跪誦了5部經。 第五天 上午誦經時,我發現自己跪誦經時越來越輕鬆了,一部經下來膝蓋也不那么疼了。而且我還聽到一個似乎有一個唱花旦的男人在和我一起誦。我並不害怕,反而誦經時更精神,更專心了。因為我知道,這是冤親債主原諒了我,和我已經解怨了,跟著我一起誦經呢!燒皈依證時,我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冤親債主太慈悲了,不管我原來怎么樣傷害了它們,它們都原諒了我,我能做的只有多誦經超拔它們,讓它們趕緊解脫痛苦。 第六天 依然是跪誦5部經,而且這幾天也主動去廚房幫忙刷碗了。我是一個很懶的人,在家裡很少幹家務活,到小院打七後,可以主動幹活了,這不是變化嗎? 第七天 這天冉居士來了,為我們開示,我很高興,她給我們講了一些學佛的要點。 這是打七的最後一天,我收到了很多禮物,最珍貴的是何阿姨把她養了6年的長頭髮剪下來給了我。還有子茗阿姨給我的地藏王菩薩像。那是她從新加坡請回來的,她一直都隨身攜帶著,這次卻給了我。我很感動。但是我沒有什麼好的東西送給子茗阿姨,就把媽媽給我買的一個小豬手鍊送給了子茗阿姨,那個雖然不太好,但是我一直很喜歡,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子茗阿姨也並不嫌棄,很高興的收下了。 一些北京來的師兄晚上就坐火車走了,我們一一告別。雖然只在一起呆了短短的七天,但是彼此都有了感情。就像一位師兄說的“大家剛混熟,就要分開了”。那些師兄都叮囑我叫我回家後堅持精進修行,病一定會好的。我也有信心,我們大家都互相留了QQ,電話,說好一定常聯繫。 送走師兄們後,小院一下子就冷清了下來,我的心裡很不好受,偷偷的留下了眼淚。後來我想,只要有緣,大家一定會再相見的! 第八天 這天上午,那幾個小姑娘也都走了,就剩下小院的義工,子茗阿姨,我和媽媽還有幾位師兄了。我和媽媽的返程火車票是19號中午的,所以我們還可以呆一天。上午,我幫助李奶奶晾枕套,和別的師兄一起打掃佛堂,打掃宿舍,雖然很累,但是心裡特別高興。冉居士也來了,給我們開示,她還說多呆一天的感受就會比不多呆多很多。我發現真的是這樣。我和媽媽還抽出時間做了功課呢! 第九天 上午,就只剩下小院的義工,子茗阿姨,我和媽媽還有從加拿大回來的沈阿姨了,我和媽媽出去買了點東西,回來後才知道這天是冉居士的生日,大家都忙著做午飯,給冉居士過生日。由於我們的火車是12:35的,所以我和媽媽不能給冉居士過生日了,我們草草吃了一口飯,就得走了。子茗阿姨和沈阿姨都送我們,我很捨不得她們。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所以我想,如果有緣,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在小院的日子是快樂的,也是短暫的。我要頂禮地藏王菩薩,感謝山西小院讓我接觸到佛法。學佛以後,我的身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我現在病雖然沒有完全好,但是比當初醫生預計的結果好很多了,而且我也能去上學了。現在我每天都很快樂,很充實,做完功課的閒余時間就繡十字繡,活得很開心。另外我也要感謝我的冤親債主,要不是它們讓我生病警示我,我現在肯定還在造業。我從國小佛以後,明白做人要遵守五戒十善,做壞事是要受到果報的,所以我長大後肯定不會造一些偷盜、邪淫的業了。我還要好好的修行下去,長大後弘揚山西小院六部曲,讓更多的人都學佛受益。 阿彌陀佛! 內蒙古 王丹凝(女 13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