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妙境法師:修四念處的重要


時間:2008/10/5 作者:明華居士

─妙境長老於西元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至四月四日在慧日講堂主持禪七開示內容的摘錄。我們中國佛教,自從慧遠大師提倡淨土法門以後,淨土法門就在中國流行很普遍,很多人都學習淨土法門,雖然與古代人修的念佛法門有些不同,總而言之,仍是淨土法門。修淨土法門的確是好,我也願意修淨土法門。淨土法門的確是下手易而成功高,念阿彌陀佛很容易,你看,念阿彌陀經是很容易念,也很容易背。但是,你若讀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你試一試就知道,不是那麽容易讀。讀大本的無量壽經,你會生歡喜心,看阿彌陀佛國依正莊嚴,你自然會發願往生阿彌陀佛國去,而且念阿彌陀佛名號的方法也比較簡單容易。但是,這裡面有問題,你有沒有問「云何應修四念處?」、「云何應修八聖道分?」,淨土法門就是大家都念阿彌陀佛名號,所以,大家都不問「如何修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大家也都不提出這個問題。明白點說,念阿彌陀佛的這個法門是容易,想要得一心不亂,雖似乎不是很容易,但還是比較容易。你真實誠懇念阿彌陀佛得一心不亂,不是太難,就恐怕你念佛時心裡仍想東想西,就不行。你要誠心制心一處的念阿彌陀佛,得一心不亂仍是有可能。但是,我看,真實得一心不亂的人不是很多。雖然是容易,我們仍是很難做到,這就是一個問題。我們修念佛法門,最後會如何呢?就是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可以往生阿彌陀佛國去,念阿彌陀佛名號的法門就是如此。但是,你臨命終時,必須心不顛倒,若心顛倒,就不行了。今天也有法師提出臨終助念的問題,助念也是有幫助。往生阿彌陀佛國去以後,又是如何呢?往生阿彌陀佛國以後,仍是要學習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要修四念處,修四念處因而得無生法忍,若根性利者,就快一些,若根性鈍者,就慢一些。若我們在這個娑婆世界,現在就修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聖道分(三十七道品),我們現在就修,會如何呢?如果你真能萬緣放下,而且你的眼耳鼻舌身意完全正常,那麽,你有可能現在就得無生法忍。對比起來,念阿彌陀佛的淨土法門是到阿彌陀佛國去得無生法忍,但是,你若修四念處,就是按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的四念處修行,就是現在得無生法忍,差別就是在這裡。或許有人會想,你何必那麽著急,何必現在就得無生法忍呢?到阿彌陀佛國去再得無生法忍就好了嘛!我也同意,到阿彌陀佛國去得無生法忍,也是很好。我看,還是隨自己的意,你願意現在就得無生法忍,你就萬緣放下、修四念處;如果你不能萬緣放下,我看,你還是念阿彌陀佛好!如果你不能萬緣放下,仍有塵勞的事情牽纏你,那麽,念阿彌陀佛的法門,你仍能修,很明白的,因為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裡面說,只是你十念念佛,就能往生阿彌陀佛國。所以,你仍可以到社會去做事,你可以做很多事,只要每天抽出一些時間念阿彌陀佛,臨命終時就能往生阿彌陀佛國,這可以辦到。如果是修四念處,你不萬緣放下,就很難現在得無生法忍,此處仍有問題。但是,今日佛教的情形,學習經論的法師,雖然已出家,沒有塵勞事情的牽纏,他們卻也很少修四念處,仍是念阿彌陀佛。沒有修四念處,這件事,我的看法:對你個人來說,雖然念阿彌陀佛名號求生阿彌陀佛國去,是對的,成功以後是很好,但是,對於這個世界的佛法住持而言,仍是有問題。有何問題呢?你不修四念處,你就很難調伏你的貪瞠痴!心隨境轉,境界的色聲香味觸五欲出現時,有時是如意,有時是不如意,如果不是自己的如意,而是別人如意,你能受得了嗎?你的心就隨之而動,不是貪就是瞠,不是瞠就是貪。這件事,在佛教的立場來看,就是不莊嚴了。你往生阿彌陀佛國去是對的,但是,佛教在這個世界是不莊嚴。佛法是莊嚴,但是,佛法是靠佛教徒來弘揚,如果佛教徒不莊嚴,明白些說,不須要涵蓄,我對你沒有恭敬心,你對我也沒有恭敬心,因為我看你就是貪瞠痴,你看我也是貪瞠痴,雖然我能講經說法寫文章,但是貪瞠痴一直活動,你對我會有恭敬心嗎?不可能的嘛!縱算是師父,徒弟也可能明白說出,師父你也是貪瞠痴,互相都沒有恭敬心,互相都不能和合團結,我們佛教就是如此,我這樣說,你們同意不同意?佛教在這個世界就會衰微了。如果你修四念處,就完全不同了。我們學習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觀一切法空,無我無我所,這個法門,你常常如此觀察,常向道上會,常向「觀一切法空,無我無我所」理會。誰來罵你一句時,你就觀察:這個音聲是因緣有的、是畢竟空的,罵我的人也是因緣有的、是畢竟空的,心就向畢竟空上理會,就不會生瞠心。你讚嘆他一句「你是如何如何好」,他也是觀察:這是一個音聲,音聲是剎那剎那生滅,是畢竟空寂的,他也向道上理會,他不會想「這個人讚嘆我,我是了不起啊!」,他不會如此想,因此他的貪瞠痴就不會活動。你的貪瞠痴長期不活動,你就有可能得無生法忍了,就是聖人了。我們學習唯識的法門,我感覺,學習時是難一些。如果我們學習「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我們找個參考書看一看,可能就會明白,「一切法都是空的」,這句話不是太難懂。但是,你若學習唯識,「一切法都是自心的變現,一切法就是心的分別」,就不是那麽容易明白。但是,你若肯常常努力思惟觀察,你也會明白的,明白以後,就不可思議。你遇見一切色聲香味觸法時,你的心就向道上會,都是虛妄分別,沒有這回事,貪瞠痴立刻就不活動,也就是聖人了。所以,我們學習佛法,若能修四念處,學習「一切法都是自心的變現,離開這一念心,一切法都不可得」,你自己現在可能得無生法忍,同時,彼此間都會有恭敬心。啊呀,你這個人不得了!啊呀,你可能得無生法忍了!你常常靜坐,常常修止觀,別人看見你,心裡就生恭敬心,他心裡想,你可能是得無生法忍了!你常常自己修行,煩惱自然就不動,也是值得恭敬的,雖未得無生法忍,也是接近得無生法忍了,也是值得恭敬,我們佛教徒就容易團結和合。如果我們不如此做,表面上,雖然你讚嘆我,我讚嘆你,但是你的心裡沒有讚嘆,很多的問題都會出來,我們佛教就不莊嚴。我看「佛法與科學」,前面有一篇胡適寫的序,胡適說一句話「早就不是那麽回事了!」,我們不要說胡適毀謗我們,我們自己反省一下,他說得對不對?我們要想一想,我認為,他沒有說錯!所以,我們佛教徒要反省一下。如果我們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雖然是好,但是,你也要想一想,這個世界的佛教應如何住持下去?如果我們長時期如此不莊嚴,我認為,我們佛教就要滅亡了,就會滅亡了。我看,這裡的佛教四眾弟子都有,我就說我們出家人,你到佛學院去學習佛法,初級班三年畢業,高級班三年畢業,然後研究所畢業,你能講也能寫,你可以做老師了,是的,也很難得很好,其實,能講經說法能寫文章,誰不會呢?一個在家居士,他大學畢業以後,在大學或中學教書,他想要寫佛法的文章,也是很容易,他要講經說法,也是很容易,不是難事。我們現在的佛學院裡面,很多還要請在家居士來講課,可能他對佛法未必有信心,他只是大學教授,就請他來為我們講課,你看,莊嚴不莊嚴?所以,我有一個想法,可能與別人想法不同:自私一點也是對的!什麽自私?我學習佛法是為自己修行的,我不是要為你講的,這叫做自私。我學習這部經,是為自己用功修行的,我的目的是這樣,修行以後就得聖道。我在佛學院講過課,我看見很多人都是載道之器,都是能得聖道,我看見很多在家居士,也都是能得聖道,但是,為什麽未得呢?就是你未走這條路!你沒有這個私心,「我就是為自己修行,來這裡修學佛法」,你沒有這個私心,你沒有這個念頭。如果你有這個念頭,我認為,你能成就,你能得聖道。我們讀阿含經、大寶積經、大般若經,看出一件事,有的眾生聽佛說法,佛說法的當時,他們就得聖道了,還有些出家人結夏安居三個月(九十天),就得四禪八定,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當然也有些人未得,但是看出來,不是太難的事情,問題是你要努力,你若努力就會有成就。若你不努力,老是想要做師長,老是想為別人講,老是想要發表一篇文章,心裡老是注意這件事,那就不行了。若你能注意自己修止觀,我認為,就有可能。如果得聖道,得聖道的人,他難道不會寫文章嗎?我看,是不可能的事情。寫文章是智慧,如果他有智慧,寫文章就不是難事,他是能寫的。你看濟公傳,濟公的文章如何,他的文章是非常好。關於持名念佛的問題,我也贊成持名念佛,不要誤會我反對持名念佛,不是這個意思。我是主張,佛教徒修四念處能調伏煩惱,修四念處的先決條件,要學習佛法。除非你的條件不夠,那就無可奈何,如果你有可能,就應該多學習佛法,要有如此的條件,才能修四念處。假設今天是佛在世的時代,那就不用多學佛法,佛開示你半小時就夠了,你就可以修行四念住,因為你隨時可以請問佛,所以沒有這個問題。如果你拜一個阿羅漢作師父,那也可以。但是,今天沒有這個條件,所以,你非要靠自己多學習佛法。多學習佛法對於修行四念住是非常重要,例如,觀心無常,如果你未學過無常的道理,你要觀心無常,你就觀不來。剛才有幾位居士說感覺功夫用不上,我順便答覆這個問題,為何功夫用不上呢?這有幾個原因,可能你的身體此時非常疲倦,所以你「止」不來,也「觀」不來;另外一個原因,你對於「止」、「觀」的方法並不熟悉,因此你無法「止」,也無法「觀」。身體的疲倦,你休息一會兒,精神就會恢復過來,這比較容易。但是,止觀的方法,你不清楚、不熟悉,就不可以,你一定要學習。如何學習呢?我於前面講經時已提到,你要讀天台宗智者大師講解止觀方面的書籍,你也要讀瑜伽師地論,另外,辯中邊論也講到修行止觀,阿達磨雜集論也對於止觀講得很詳細,要讀這些書,你組合起來,你心裡就會用。我們常會發覺一件事,開頭難,靜坐時能邁出第一步是很不容易,知道如何用心、如何止、如何觀,第一步很難,但是,智者大師的書能解決這個問題,使你能邁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直到那兒。所以,智者大師的書是非讀不可,但是,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無著菩薩、天親菩薩說止觀的書,你也要讀。按我們今日漢文佛教的情況,如果你想要修行,你非要依法不可,就是以這些經論作你的師父,以法為師、以法為友,慢慢地,你才會知道這條路如何走,你一定要學,所以,這也就不如念佛法門的容易了。很多的大德提倡念佛法門,一方面提倡,一方面講解,所以,大家就容易學,但是,四念住就不是那麽容易,那麽,我們就學習容易的法門,而不去學四念處嗎?可不可以呢?在你個人的立場上,是可以,你就是念阿彌陀佛,一心不亂,臨命終時,心不顛倒,往生阿彌陀佛國以後就成功了,但是,這個世界的佛法是什麽情形呢?這個世界的佛法,我認為,已經滅亡,而且接近完全滅亡的時代了,現在的漢文佛教已接近滅亡的時候了,不是接近,而是已經開始滅亡。我舉一個例子,南傳佛教的馬哈喜、噶印卡,他們說南傳佛教的修行方法,當然,我承認這是佛法,也可以修行。但是,如果我們對於中國佛教經論的四念處有深刻認識,不會是這樣的情形,情形不會是這樣。為什麽他們來了,大家都是如此歡迎他們?我們中國佛教本身有非常圓滿、非常圓善的修行法門,你沒有學習過!所以,你對於他們的方法會感覺很好。如果你感覺好,也是好,你就如此修行,也是好,我也是同意,我不是反對。但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我們漢文佛教徒對於漢文佛法的學習是很膚淺,學習得不夠。學習不夠會有何問題呢?我們學習不夠,我們就不能弘揚,你自己也不能學,也不能修,所以,漢文佛教就在藏經樓裡面餵蟲子,在那裡生蟲子了!我們花錢重印,也是堆在那裡,你用不著!如果噶印卡等南傳佛教的方法,你能一直用心去學習南傳佛法,也可以得聖道,但是,又恐怕你恆心不夠,結果,中途就停下來,如此,你未能深入南傳佛法,你又未能深入學習中國佛法,我看,中國佛教就是滅亡了!慢慢地,會到達什麽程度呢?就不能學習了!今日的中國佛教,如果你發心學習,還有參考書,也還有幾個人能做你的增上緣,你再過多少年以後,我看,這個因緣又變了,你想學習,就困難了。學習困難以後,還會有什麽問題呢?好事多事的人、愚而好之用的人,他就會寫出一部經:「如是我聞,一時,佛在什麽地方::」,都是邪知邪見,你拿來看,你也不知道是對不對,你沒有監別的能力了,因為你對文字佛法的學習都不及格,你不知道這是邪見或正見,就會有這種事情。很多的多事者,他們為自己的利益,就會做出這種事情,又會有很多人擁護他,因此這些就會流行了,我們真實的佛法就會淹沒了,會有這種事情。所以,在你個人的立場,你就是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你成功,當然是可以,但是,這個地方的佛教,我認為,就是完了、就是滅亡了,我認為,現在就已經開始滅亡了,不是接近滅亡,而是已開始滅亡了。不論什麽事情,我們不要只看表面,我們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在我們學習佛法的這個時代,佛法已開始滅亡,我們有責任的!當然,如果你沒有條件去學習佛法,那也就只好念阿彌陀佛。但是,如果我們學習佛法、修四念處,剛才有位同學也提到,修四念處之時,能調伏煩惱,用「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這樣的佛法,常常思惟觀察,常常用,煩惱境界出現時,你就能化解,以佛法如理作意,就能化解煩惱。化解煩惱的結果如何呢?一方面,自己能逐漸有進步,一方面,同學彼此間能和。大家都是同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大家都是佛教徒,大家都是同學,彼此間才能和。為何彼此不能和?因為有煩惱。為何彼此能和?因為沒有煩惱,所以大家能和。這是很簡單、很明白的事情。所以,學習佛法,修四念處,這件事情,對於佛教徒,彼此間能容易和。我們今日的漢文佛教,我想,大家心裡都明白,「和」,這件事並不具足,有很多的障礙,不能和,不能和就是佛法的衰相。我們不學習佛法,就不能監別什麽是佛法的正知正見,什麽不是佛法的正知正見,這也是佛法的衰相。若我們能學習佛法,修行四念處,學習又學習,學習又學習,你就能認識,何謂佛法何謂非佛法。你的智慧提高了,如果有人愚而好之用,你一看就知道那是邪知邪見,他說這是「如是我聞」,這句話,誰不會寫呢?所以,不能蒙蔽你的眼睛,你一看就知道這是邪知邪見。所以,使令這些邪知邪見不能橫行無阻,如此,佛教的正法就容易住持。所以,我們修學四念處,自己能提高自己的程度,彼此間又能和,又能住持佛教。若佛教能住持下去,就能繼續不斷利益一切眾生。所以,學習佛法、修學四念處,對於自己、對於他人,都是功德殊勝的,對於淨土法門並無妨礙的,因為你一樣可以往生阿彌陀佛國。如果你常常修四念處,你的心就不顛倒,如此,臨命終時,你也就不顛倒,你願生阿彌陀佛國,就會生阿彌陀佛國,或你願到彌勒菩薩那裡去,就會到彌勒菩薩那裡去,彌勒的淨土與阿彌陀佛國的淨土,也是無障礙的,十方佛的佛淨土都是無障礙的,你都可以去,所以,你看修四念處的功德有多大!所以,我主張,大家如果有條件(如果沒有因緣,也就不勉強),如果有因緣時,就要學四念處,你要用功修行。社會上的人批評我們佛教徒說:「你們佛教都是消極的,對於社會沒有貢獻,你們是寄生蟲,你們是迷信!」,會有人說這樣的話。但是,佛在世時,(當然,佛教徒給孤獨長者是大慈善家,他在未信佛前,就是慈善家,他的天性是慈善),有那麽多的人出家隨佛修學聖道,出家的人或在家的人,都有得聖道者,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羅漢果,有神通道力,但不是隨便顯神通,那些聖人出現時,社會上的人敢說他們是社會的寄生蟲嗎?你敢說他們是迷信嗎?誰敢說這句話?但是,今日的佛教就不同,你沒有修學四念處,你沒有得聖道,老是平平凡凡的,別人看你,就是這樣子,所以,社會上的人就什麽話都可以說你。所以,我們只好做些慈善事業,辦安老院、醫院、學校、各式各樣救護社會的事情,如此,社會上不信佛的人能說:「喔!你們佛教也能對社會有貢獻」,那麽,他們可能不再譏嫌了。但是,我在想,今日的佛教要滅亡了,你們同意不同意?我認為,佛教是滅亡了,不是興盛!是有這樣的問題。所以,你願意念阿彌陀佛,你願意到阿彌陀佛國去,我贊成,也是好,但是,能修四念處也是很好,我們佛教徒彼此間亦能和。我受到傷害,沒有關係,我幫助你,對你利益很多,也可以,我不會為了我的利益而破壞你,我不會做這種事,為何能如此呢?因為修四念處的關係,你是「觀心無常、觀法無我」!無常、無我的道理,常常在你的心裡觀,它就能發出作用。菩薩能為一切眾生服務,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何他能如此?因為他有無常、無我的智慧!所以,如果你願意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我也贊成,我不反對,但是,如果你願意修四念處,仍一樣能生淨土!所以,可以說四念處就是淨土法門。初開始靜坐的人感覺腿痛,這件事,我看,只有少數人初開始靜坐能腿不痛,多數人都是腿痛,如何處理呢?初開始時,感覺腿痛,你可以忍一會兒,然後再把腿放開。金山高明寺的禪和子的辦法,如果在禪堂靜坐時,感覺腿痛,就可以站起來,然後到彌勒菩薩像後面(有的禪堂是供彌勒菩薩,有的禪堂是供文殊菩薩),在那兒稍微動一動,然後再回到自己的座位盤腿靜坐,如此有過幾次,腿就進步不痛了,你不要一直強忍痛,這樣對腿不好,可能會有害。又有一個人說氣爆的現象,因為你在那裡靜坐時,修觀的時間太多,因此氣向上沖,猶似要爆,所以修觀的時間不要太多,修觀的時間不要超過十五分鐘,就停下來修奢摩他(止)。如果是男眾,可以觀臍輪,注意腹部的起落,你一呼一吸,肚子就一起一落,注意肚子的起落,火就降下來,頭腦清醒,你就會感覺舒服,如此,奢摩他的力量會逐漸增長,也會幫助修觀,一定要注意這個事。有的人修止時,他的注意力在頭部,不是在腹部,他也能沒有妄想,但是,這是危險,你如此注意的時間久了,你的血會往上沖,就影響你的神經,使你有些不正常。因為血是熱的,太多熱血會影響你的神經,我們看上去,似乎有著魔,但實際上並未著魔,因為你用功時的熱力太強而影響你的神經,使你不正常,不是著魔。所以,天台宗智者大師著的「釋禪波羅蜜」已告訴你,一定要把注意力下降,如此就不會有問題。不論修行止觀是否相應,表現在外的態度都要保持正常,不是現出奇怪的事情,不是有特別的現象。但是,你若搞錯修行方法,你就不制主的會有怪現象,別人看你似乎走火入魔了,其實不是,是你自己的方法搞錯了,致使你的生理不正常。所以,你修止時,不要自作聰明,初開始修行時,誰能知道得很圓滿,多數人是搞錯了,所以,你一定要把智者大師的書讀清楚,就把注意力降下來。男人就把注意力放在腹部的起落。若年輕的女人,我的看法,出家的女人與在家的女人就不一樣,出家的女人,若無任何病痛,你也可以注意腹部的起落,如果你有病,那麽必須謹慎些,可以改變方法,或注意腳趾頭、或注意腳板。你靜坐時,要使所緣境顯著,就容易攝心不亂,如此,你可以注意腳板,腳板就是一般皮膚的顏色,沒有什麽顯著,你自己可以製造一個,選擇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或是黃色或是白色,想那個顏色是圓形的,然後你可以數數,在那裡現出1、2、3、4、5、6、7、8、9、10的數字,也等於數息了。你現在想1,你就想腳板那兒現出「1」,你想一會兒,「1」沒有了,又想「2」,就現出「2」,過一會兒,「2」沒有了,又想出「3」,就現出「3」,可以如此。或者,左手放在右手上面,然後疊放在腿上,你想像手上有個圓光,你把農曆十五的圓月相貌取下來,就放在自己手上,然後把心安住在圓光上面,也可以在這個圓光上面顯現出12345678910字樣,如此攝心不亂。所以,如果你有氣爆的現象,你就修止,如此,氣就不脹了,頭也不會脹痛,能感覺舒服。另外,有人說他一閉上眼睛,就感覺都是黑的,這個現象不好。怎麽辦呢?照理說,現在是有方法的,屋子裡的燈一打開,就有光,你睜開眼睛一看就有光。按我的想法,大家靜坐時,屋內的光線不要暗。但是,多數的念佛七活動,於止靜時,都是把燈關掉,只剩下一點小小的光,那也可以,因為那不是修止觀。若打禪七,屋內的燈光不要太暗,使它亮一些,屋內有光,會有很多好處,你睜開眼睛看見的都是光,多看一會兒,然後閉上眼睛,看這個光,就把黑暗破了。佛告訴比丘,睡覺時,心裡要憶念明相,不要憶念黑,也可以看出這個意思。所以,靜坐閉眼所感覺都是黑的,應該把它破掉。靜坐前,一定要閱讀經論。其實,不是那麽簡單,如果你常常靜坐,以後仍可能會有問題。我們佛在世時,舍利弗尊者見到馬勝比丘,聞四句偈而得到初果,後來,他來見佛,經過二個七天,就得阿羅漢果。那些人都是利根人,不像我們要很仔細的學習,卻又不見得很合適。那些人的根性利,因此容易得聖道,但是,我們不是,我們生在今天的佛教,就是我們的業障重,不用說就知道了。業障重,如果你修四念處,就能破除這個業障,因為四念處是智慧。但是,智慧不是自然來的,你要去讀經,讀經要得到智慧。其中有一個什麽智慧呢?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這個理論是非常厲害,一下子就能破除一切問題,能解決一切問題,你靜坐時,不論出現什麽事情,都是虛妄的,都是畢竟空寂的,就把問題都解決了。所以,我們讀金剛經,就是一種智慧。但是,你若讀攝大乘論、瑜伽師地論,它說的道理又不同,一切一切都是心的分別,你不分別就沒有這件事。如果我靜坐時,觀白骨,忽然間白骨沒有了,但是,白骨自己不會有,自己也不會無,都是心裡的分別,有,也是自己的分別,沒有,也是自己的分別。我認為,唯識的理論也是很厲害,你若能拿到這個理論,不論靜坐出現何種境界,你的心裡都是太平,不是另外有什麽事情,都是內心的分別,沒有事情的。所以,可愛的事情,你不要愛,都是假的,恐怖的事情,也沒有,都是你的心裡分別。所以,修四念處,這件事,與念阿彌陀佛的確不同!你要拿出一些時間精神努力學習,當然,如果你的根性很利,你也可能很順利就成功了,不會有那麽多的麻煩,也有可能。關於用不上功夫的問題,我已經回答過了,就是你對於法門要熟悉,就能用上。你若常常用功,就會知道,用功很容易,就與打妄想一樣,沒有差別。你靜坐時修「止」,是難一些,因為我們的分別心,從久遠以來就習慣這樣想、那樣想,一點障礙也沒有,我願意想什麽就想什麽,很自在的想。但是,忽然間,現在要違悖你的習慣,叫你不要想,就難一些。但是,它有個方法,逐漸的就會容易。我在前面講經時已說過,打妄想就是打些你日常生活的經驗,所以,如果你能持戒清淨,就沒有那些雜亂的妄想,只有一般的妄想,對於一般妄想,你比較容易把它停下來,把它制伏住。原則上是如此說,但是,實際做起來,可能會有困難。可能我午前靜坐時很好,但是午後卻不對了,可能我第一天靜坐時很好,但是第二天就不對了,可能會有如此情形,但是,你要有恆心、耐心。如果一天有六支香,你只有一支香坐得不錯,你就決定會成功。如果我一天都沒有坐好,但是,七天之中,我有一天坐得好,你也決定會成功。所以,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是載道之器,但是,你要努力,不要怕困難,決定向前衝破一切困難,直到最後成功,你要有這個意願。就像做生意的人,他想要發財,他的意願很強,不論什麽辛苦,他都要去做,修行亦復如是,我要修行得聖道,無論什麽困難,我都要過去,你要有如此的願,若無如此的願,就不用談了。因為以願導行,你的願推動你,才能使你向前行,如果沒有願,就不行。沒有困難時,都不一定能向前進,何況你不是那麽順利。所以,修行,有幾件事情,第一,你要有堅定的意願,第二,你要學習經論準備好,第三,你要精進。所以,信、進、念、定、慧,這五個方法,你都要俱足,如此,你就會成功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