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附體索命 輪迴路險


時間:2010/2/27 作者:明華居士

從大同地藏七道場回家,已經一個多月了。我是皈依三年的居士,只是在初一十五吃素,雖然平時吃葷不多,但是沒有吃全素。但這次,我徹底吃全素,因為在打七的這段日子裡,我的內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也接受了深刻的教育。 同修們都說我有福報,因為我打了一個普通七和四個精進七。那天,聽徐州的周師兄說,現在全國共有十個地藏七道場,來打七的也不過五千人左右。想想也是啊,全國十四億人口,有些人想來是因為機緣不成熟,還有些人,甚至是都沒聽說過地藏七。所以能來打七並且從中受益的人,不是很有福報嗎。那真是宿世的善根累積而成的啊。 在道場和同修們共同精進和朝夕相處的日子裡,歡笑和淚水,悲傷和喜悅,都被收錄進了我的鏡頭。跟隨這些鏡頭,我的心又飛回到給我人生啟迪的道場。 (11月1日——11月7日精進第3期) 剛結束了一個普通七,直接就來精進,聽說精進每天的功課量是十個大懺七部經。我心想這十個大懺我怎么才能完成呢?心裡很是沒有底氣。非常的感謝北京道場的義工菩薩蔡阿姨,是她領著我拜大懺,可以說我能夠堅持的拜大懺,是因為蔡阿姨給我打的基礎。她都五十七歲了,可拜起懺來那個輕鬆勁兒一點兒也不亞於年輕人,甚至超過了年輕人。我因為沒記住八十八佛的順序,跟著蔡阿姨拜,結果打亂了蔡阿姨的順序,她就很嚴厲的訓了我,我趕緊認錯,也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快速記住順序。我利用打七前的三天時間把《禮佛大懺悔文》突擊記住了百分之八九十。 第一天,三點半起床洗漱,三點五十開始。先是三個大懺,接著一部經,然後又是三個大懺,早課結束,吃早飯。開始的三個大懺效果還好,一部經之後的連續三個大懺我開始有些力不從心,汗如雨下可力氣越來越小,快要堅持不住了,一看別的師兄各個如勇猛的獅子,我怎么能退縮呢,我想到自己不遠千里來打七,又想到因為自己給冤親債主造成了多么大的痛苦,他們還不知道在哪裡受苦呢,我必須要贖罪,為了我的冤親債主不再受苦,就是累死到這兒,我也得拜下去。說來奇怪,我這個念頭剛起來,突然一下子身體變的好輕鬆,就好像有一雙大手把我從地上拎起來,又放回去,一股熱熱的力量充滿了我的全身上下,不由自主我拜懺的速度越來越快,喊懺的聲音也越來越清脆,我甚至開始享受這個過程,就想這樣永遠不要停止的拜下去,拜下去,以至於旁邊的同修跟不上我的節奏,提醒我慢一點,我才好像如夢方醒,從自我的境界中回來。拜懺結束後,我欣喜的和他們說起我的感受,北京的金師兄說,我拜的時候不是自己的力量,是八十八佛和地藏王菩薩加持給我的力量。張大爺也誇我真的是突飛猛進,才短短几天就記住了懺悔文,還拜的這么快,很了不起。我非常的感謝同修們對我的鼓勵,我也一定會和他們一起共同進步的。 精進七和普通七的一個區別是,可以任憑自己全力地吶喊出來,拚命地喊懺,拚命地喊阿彌陀佛,直喊到忘卻了自我,消除了一切的妄念,當然這是非常深的功夫才行的,也是相當不容易達到的。長春道場的主持人小新和揚帆正好在大同道場進修,他們倆也起到了很好的帶頭作用,在間歇休息時,他們就跪在地藏王菩薩像前忘我的大聲的喊佛號,開始大家不太理解,他們的聲音是從丹田發出的,不是用嗓子喊出來的,很有震撼力和感染力。我也不由自主的喊起佛號,用自己最大的力氣喊,用自己的心力喊,喊著喊著,聲音就喊出來了,是從肚子裡,是從身體的深處喊出來。突然一股力量衝出了我的胸腔,我喊出來了,這一聲,揚帆就給我鼓掌,說我出狀態了。金師兄也從小佛堂出來,看是誰喊的這一嗓子。他們都替我高興。而我自己好像還沒有覺得。這就是同修道場的最大魅力,也正是因為同修之間的相互勉勵和鞭策才更加的激勵我們前進的步伐。我感到自己胸腔這一塊壓了很久的重擔頃刻之間衝上雲霄,呼吸更加的通暢了。我拚命地享受輕鬆呼吸的感覺,胸口不悶了,可以健康輕鬆呼吸了。我因為一直以來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擴張,上呼吸道狹窄性阻塞,犯病的時候,咳嗽很厲害,氣喘不過來,用的一種瑞士產的氣體噴霧劑幫助呼吸,三百多元一隻。其實這都是業障,只有業障消掉了,病才能除根。打普通七時,我已經輕鬆些了,但有反覆。現在來精進,我的病徹底除了。以後不用那么貴的藥了,多好啊,因為我真的感覺到壓在我胸口的那團氣被我喊出體外了。 總之,只要跟著道場的六部曲精進修行,我總是能驚喜不斷,我越來越有信心了。 午飯前,冉居士來開示。她提到,我們精進道場修行要注意到一個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要轉心。怎么樣轉心?就是心理面一定要想著別人。百分之百為別人著想。發心為大家做事,要真乾,真落實。念念為眾生。只有轉了心,才有力量。發心為大家可以轉心。轉心就能得到佛菩薩的加持,佛菩薩就在等著我們轉心。我一下就明白了冉居士話里的含義。早課拜懺時,我發心為了冤親債主能夠遠離痛苦,就馬上得到了佛菩薩的加持。冉居士要求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拿出真誠的心,為大家做飯,做自己的拿手菜,給大家換換口味。看到活就去乾,主動找活乾。這就是精進道場的區別。要大家都動手,邊修行,邊生活。真正會修行的人,隨時隨地都處於修行之中。 下午的功課,做的很圓滿,我不敢相信自己盡然真的做到了,完成了十個大懺的任務。居然還不覺得累,還幹勁十足的,我心裡知道,這一切,都是佛菩薩慈悲加持的。 我記著冉居士的話,要給大家做飯,做拿手菜。晚飯之前,我就跟朱師兄先報導了,她是道場的義工菩薩,她非常的能幹,也很發心,道場的大大小小她都面面俱到。我炒了一個乾煸豆角。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做這個菜,心裡就想著,一定要把它做的很好吃,大家都愛吃才行。我邊琢磨,邊做,真的是一門心思在菜裡面了,焦蕊師兄給我打下手。最後我做的菜獲得了一致的好評,大家都說又麻又辣真夠味,很好吃。盤子很快就一掃而空。看著大家吃得香,我真的好開心。 今天第一天打精進七,我的收穫可以說是巨大的,喜悅的。看著我喜洋洋的樣子,金師兄說:你已經在極樂世界了。不過他善意地提醒我,第一天,太猛,接下來可能體力會稍微跟不上。 第二天狀態還好,誦經時,很困,居然睡著了,拜懺時,又來了精神,還好都能夠堅持,卻沒有了第一天時的那種強烈的感應,平穩下來了。中午,我又給大家做了一大鍋湯飯。當然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大家都在廚房幫忙,切菜,洗菜,和面。湯飯也只是我們新疆的一種叫法,就是做一大鍋湯,裡面配好了菜和各種調料,再將和好的面,揪成片,放進去煮。就是面片湯吧,味道大家是讚不絕口,這當然是大家共同的勞動成果。我想做出的飯,滋味好壞,和做飯的人的發心有很大的關係。 第三天,冉居士來了。問我們這兩天精進的感受,大家都談了各自的收穫。北京的盧師兄,卻苦著臉說,她就是難受,不舒服,沒什麼感應。冉居士狠狠的訓了她,說:你難受,你為什麼難受。你不想想,你的那些冤親債主還不知道在哪裡受苦,你難受,也是自己造成的,自己身體一點點不舒服就難受,可是你的冤親債主受的苦比你還要多萬倍,你怎么不想想他們的痛苦。你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可憐之人,必有可氣之處。我們必須要有一顆懺悔的心,超拔我們的冤親債主出離苦海。冉居士鋒利的言辭,字字句句如鐵錘般敲打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尖上,也只有擁有虛懷若谷、胸襟坦蕩、悲天憫人胸懷的人才能夠道出這一番肺腑之言,而如今,還能有幾位這樣能夠義正言辭,絕不含糊針針見血指導我們思想的恩師呢?感恩冉居士的良苦用心慈悲教誨,我們是何等的有幸能親耳聆聽這樣的教誨呢。也正是因為冉居士的這一記當頭棒喝,才會有了日後大家的轉變,特別是盧師兄的轉變。 午餐,我為大家做了水果羹,其實方法很簡單,但是只要用心做,真的就能做出非常甜美的不一樣的滋味啊。 第四天放生。上午的功課大家都異常地用功,也會吃力一些,因為來了一大批我們的冤親債主和歷代的父母宗親,想要藉此放生的功德得到超拔。我在拜懺快結束時,看到了閃閃放光的佛字。我當時站在前排,左起第二個位置,面前是八十八佛像,就在我起身時,一道耀眼的黃光閃現,我看見八十八佛的佛字,好像燃燒了似的,發出金黃色的光芒,我驚詫地睜大了眼睛,整個佛字,好像著了火越燒越猛,底部的火紅色,托起金黃色的火焰,火焰越燒越旺,整個在起舞,還向四周放射出金色的光芒,一道一道,一閃一閃,甚至於湮沒了字,形成一片跳動的火海,更奇異的是,字底下的藍色如意的暗花紋,也忽隱忽現,放射出幽幽的藍色光芒,不可思議的是,我這個三百五十度的大近視眼當時壓根沒帶眼鏡,後來帶上眼鏡才看清楚暗藍色的如意花紋的。拜懺結束後,我跑去跟他們說,正說著,張大爺也看到了一絲金光一閃而過,後來我想是不是我的近視眼恢復視力了呢。 不可思議的事情又出現了,下午去水庫放生泥鰍。我們每一個人對著面前的泥鰍使勁的喊佛號,朱師兄面前的泥鰍就像是颳起了猛烈的龍捲風,在水盆里快速的順時針鏇轉,整個盆里的泥鰍都在歡快的舞蹈,一直持續到將他們放在水裡。我們卻任憑喊破喉嚨也沒有此番景象的。後來冉居士說,是因為朱師兄心力大,心的能量釋放出來了。就在我們拚命的喊佛號的時候,突然太陽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光輝撒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臉上,將我們也渡成金黃色。佛光普照,所有的人都沸騰起來,拚命地嘶吼著佛號,我摘掉盧師兄的墨鏡自己帶著拍錄像,卻清晰的看見金黃的太陽兩邊還有兩個太陽稍微小一些,一左一右整齊排列著,這時聽見旁邊,盧師兄驚喜的喊著:太陽不晃眼睛了,太陽不晃眼睛了,看見三個太陽了。 每個人的血液此刻都燃燒起來,拚命的對著太陽吶喊。這個景觀持續了半個多小時。在冉居士的召集下,此次放生圓滿結束。 冉居士說,這次的瑞相是地藏七道場成立兩年多來前所未有的。更不可思議的是,回去後看錄像,居然看到,鏡頭裡,有一個綠色的光點周圍粉紅色的蓮花瓣從我們人群中飛出去,一直飛來飛去,飛到太陽的光芒里。大家由此聯想到佛堂里的一幅畫像,地藏王菩薩,右手托舉著巨大的蓮花,蓮花里坐滿了地獄裡的眾生,天上西方三聖和蓮池海會眾位菩薩在接引眾生。這次的瑞相給了大家無比的信心,每一個人都法喜充滿,相信接走了我們不少的冤親債主和歷代宗親,大家要繼續努力精進修行的心更加的迫切了。 後面幾天,除了認真的功課,大家相處的更親密也更融洽了。盧師兄,開始發心為大家做飯。當然這也有一個過程。剛開始,盧師兄只是想給自己開個小灶,因為她膽不好,胃老泛酸,不能吃油大的菜,她就想給自己做一些清淡的白菜。朱師兄批評她,不能就想為自己做菜,要做給大家吃。結果,盧師兄做的菜,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給她增添了不少的信心。她就說自己還會燒魚香茄子,就又燒了第二道菜,結果一發而不可收,她做的菜,往往剛端上桌,就見底了,就這一道茄子,已經引起了廚房的轟動,大家都強烈要求她再做,還記下了菜譜,跟她學做菜。看著大家興致高,也激發了盧師兄為大家服務的真誠心。接下來,她又烙餡餅,蒸糖包,燙春餅,反正是花樣多多,她說大家打七很辛苦,給大家改善改善一伙食,吃得好才有力氣做功課。大家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發心為了大家的。她烙餅時,被油燙著了手,就草草用涼水一衝了事,因為她專心致志為大家做餅,二十多人的飯那,她忙的不可開交。結果手居然沒事,她還挺納悶,怎么會沒事呢。因為她沒有著這個相啊。大家品嘗著她的手藝,讚不絕口,她心裡很滿足。她還很欣慰的跟我說:想不到,我老盧還有今天啊,得到了大家的廣泛關注和認可。冉居士來了,看到了她在廚房辛勤忙碌的身影,嘗到了她的手藝,也是讚不絕口,最重要的是,看到她那顆只為自己只考慮自己的自私的心轉變了,念念為大家了,冉居士就很是為她的轉變感到高興和欣慰。而盧師兄呢,病居然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心情愉快了,身體也不難受了,胃和膽也舒服了,更可喜的是,她臉上的氣色變的很好看。她我可知道,和我一起打普通七的,又一起來精進,那時她的臉上有很多小色斑,氣色很差,這兩天氣色好多了,皮膚也變白變細緻了,小色斑也消失了,整個人也年輕了十歲。就連她自己也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她的心,就是這樣潛移默化的慢慢轉變過來了。道場的力量就是這么神奇,我比喻就好像是春雨般“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就這樣悄悄的就把你轉變過來了。 後來,盧師兄,就成了大家學習的典型,冉居士由衷的為她的轉變感到高興。而我們大家也都感嘆道場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議。沒有諸位佛菩薩龍天護法的慈悲加持和善護念,像我們這么障深慧淺的業力凡夫怎么可能在這么短暫的時間裡有本質上的轉變呢? 還有西安的唐嬌嬌,山東濰坊的王阿姨我們四個是一起打普通七,又來繼續精進的。我們每一個人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各個法喜充滿,信心勁頭十足。我們也一直在互相監督和鼓勵,為每一個人的進步鼓掌。 第一個精進七很快就結束了。因為家裡有事,北京的盧師兄和西安的嬌嬌先走了。我和王阿姨留下來,繼續精進,打算有更大的突破。 (11月11日—11月17日精進第4期) 我想在自己的第二個精進七,能夠再加把勁兒,突破一下,不曾想,卻發生了一件事情,我被附體了。 經過是這樣的。北京道場的負責人鄭居士來大同道場打七,這也是冉居士安排的。正好她和我睡一個炕上,就挨著我。其實她人是很善良的,可能就是宿世的習氣吧,她說話比較尖刻,也喜歡說這說那的。她剛來,我就很熱情的幫她,拿被子,拿這個那個,她好像很不領情,不接受,我也就沒再理她了。在做功課的過程中,我們因為是二十分鐘一個懺,時間過了,她就很生氣,說沒見過一個懺拜三十分鐘的,她就刻意喊的快些。我也看了時間了,是超了,可也不至於三十分鐘,心想她這樣說話不負責任。功課之餘,她也是話很多,總覺得自己是權威一樣。我就很不愛聽她說話。後來拜懺,偏偏我倆又挨一塊,她又不跟著大家的節奏,總是快一步,也不知怎么的,她的力量蠻大,以致於我拜佛順序也被打亂,頻頻出錯。我拜懺的效果很糟糕。就很煩惱,但又想到自己現在是修行的人,不就是要磨自己的耐心嗎。拜懺結束後,我就去給地藏王菩薩上香,請求菩薩幫助我降伏自己的煩惱心。這時,李居士走過去,跟鄭居士說,她念的太快了。鄭居士振振有詞的說:是啊,我念快就是為了趕時間。李居士說:大家念的速度都是一樣的,你自己快,就不整齊了,打亂了,你還不如,扎紮實實念一個拜一個。也不知怎么的,我和這個鄭居士,就不太投緣。我的脾氣也怪,和投緣的同修就有說不完的話,可是和她,我一個字也不願意說。房間裡就我們兩個人,我明明知道,她在和我說話,我就是裝作聽不見,頭擰到一邊,一個字也不說。其實,這也是我宿世的習氣太重了,對人有分別心,有自我的個性。這在修行的道路上是很大的障礙。其實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可就是改不了。 放生回來後第二天,鄭居士,不太舒服,飯也沒吃,一直在睡覺。馬居士還問到她的情況,我們也不知她怎么了。午飯後去午睡,鄭居士就睡在我旁邊。也不知怎么了,我這一睡,就起不來了。頭昏昏沉沉,先是身上一陣陣發冷,那個冷,簡直就是冷入骨髓,渾身上下,好像有密密麻麻的嘴在吞噬我的身體,一會兒,又開始渾身發熱,準確的說是,渾身發燙,也是一陣陣的,好像渾身的體液都要燒開了似得。知道下午的功課時間到了,可我就是爬不起來。眼睛都沒有睜開的力量。頭也好像灌了鉛似的重的抬不起來。但意識是清楚的,想自己這是怎么了,生病發燒了嗎?也不像啊,怎么會這么難受呢。正迷糊著,山東的小吳師兄來找鄭居士了,大家都在做功課了。鄭居士,對小吳說:她夢見她的冤親債主來找她了,一個男的,吊死的。她知道,因為她這兩天做功課很精進,懺悔的也好,冤親債主就找來了。她剛才身上一會兒發冷,一會兒發熱,一會兒寒冰地獄,一會兒火屋地獄,難受死了。小吳就攙著鄭居士去佛堂了。我聽見她倆的談話,就想,我怎么和她一樣的症狀啊。也想起來去做功課,卻又睡過去了。不知多久,揚帆來找我了,她看我怎么沒去做功課。我迷迷糊糊起來,把自己的症狀和她說了,還說到鄭居士說的話,我正說著,一股陰冷的氣體,就從我的身體右側鑽進來了,全身一陣冷戰。揚帆讓我不要多想,還是得抓緊做功課。她先去了佛堂。我去了洗手間之後,也來到了佛堂。不知怎么回事,我的身體很難受,很沉重,胸口像有什麼東西壓著。結果我一進佛堂,就跪在地上,號啕大哭起來,那個聲音很可怕,根本就是在嘶吼,在尖叫,在發泄,好像是受了幾千年的冤屈,在痛苦的宣洩。把大家嚇一跳。這時,我已經不由自己控制了,不能用走的,爬到了地藏王菩薩像前,撕心裂肺的哭起來,開始罵人,一回頭就指著鄭居士,要找她算賬,要她索命。我當時沒戴眼鏡,佛堂里差不多二十個人,卻一下找到了鄭居士。這時候,大家開始反應過來,我被附體了。而自始至終,都有我個人的意識,我很清楚眼前發生的一切,可以說是無比清晰。後來,馬居士說我這是半附體,自己什麼都知道。要是全附體,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瘋了似的爬到鄭居士面前,簡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兩眼噴火,要找她算賬。一開始,鄭居士,可能也是因為害怕,態度很強硬,說別找她。可是,附體怎么能夠饒了她呢。一定要帶她走。當時,佛堂有點亂了,很多人沒見過這陣勢,臉上都顯出驚恐的神色。好在有些有經驗的常駐居士,及時處理,馬居士很快穩住陣腳,讓大家不要慌,一起來念地藏經,送附體走,說等一下燒皈依證。還來安撫附體,知道他受委屈了,讓他去求地藏王菩薩超拔他。可是,看著鄭居士的態度,附體不依不饒,一定要找她。還要找冉居士,後來,揚帆電話打通了,冉居士歷聲喝問附體是誰,想乾什麼。一聽到冉居士的聲音,附體就害怕了,說他來找鄭居士的,很喜歡她,要帶她一塊走。冉居士就說:不行。不能帶她走。讓附體乖乖去求地藏王菩薩,去一個好去處。附體把電話甩掉了。找到了鄭居士,不依不饒,就說要帶她走,是因為自己太喜歡她了。這時,鄭居士,哭著哀求,說她不能走,她還要照顧孩子,她一定會好好修行,把功德回向給他,讓他能夠離苦得樂。附體不答應,非得帶她走。鄭居士就跪在地藏王菩薩面前咚咚的磕頭,請求原諒,也哭的是稀里嘩啦的。而我的身體好難受,可是自己意識,卻還是很清晰的,我不停的要水喝,山東的王阿姨,很慈悲的,安慰我說不要害怕,很快給我倒來了水。我就跟喝不夠似得,一杯一杯的喝,其實我知道,不是我要喝水。是我身體裡的附體在喝。附體稍微安靜下來的時候,我的意志就體現了。這時,我已經完全明白了怎么回事。我開始很害怕,害怕這個附體不離開我的身體,我就想讀經,結果經書也扔掉了。我明白,現在我的身體裡,有兩個意志在主宰我的行為。我很焦慮,也內心充滿了恐懼。我就拚命的給地藏王菩薩磕頭,求他帶走附體。可我依然很痛苦。我看到地藏王菩薩像的後面,掛著西方三聖接引圖,我就拚命的求觀音菩薩。這時,觀音菩薩的聲音,非常柔和,非常慈悲的傳遞過來,讓我不要害怕,我這一次劫難,也是對自己的深刻教訓。以後要改掉自己身上的毛病,對人,對物不要有分別心。還讓我求地藏王菩薩,會好的。我聽到命令,趕緊繼續給地藏王菩薩磕頭認罪,這次我真的是知道自己錯了,分別心太重。打普通七的時候,菩薩就教訓過我一次,可還是不知悔改,這次,我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問題嚴重性了,我拚命的懺悔,一定悔改。我當時可真是發出了懺悔心了。地藏王菩薩,穿著紅色的福田衣,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匍匐著,頭也不敢抬。這時,地藏王菩薩,慈悲的聲音傳過來:讓我不要害怕。我懺悔的心意,他都看見了,還是要好好做功課。等一下,燒皈依證的時候,附體就會走了。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就滾落下來。這一次的事情,給所有在場的每一位同修,都是非常深刻的教育,大家也是前所未有的聚精會神的頌地藏經,我看見地藏王菩薩笑了,他看見大家這么端正的態度誦經,冤親債主很得利益,每個人身後都排滿了冤親債主 , 藉此機會超拔了不少。燒皈依證時,我的身體左右來回瘋狂的甩動,附體走了,我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頭拜在地上,從下往上,一股一股的冷氣從我的頭頂颼颼的跑出去,我自己身上的冤親債主也超走了不少。身體一下輕鬆了,全身從未有過的輕鬆。 一旦明了了因果,就知道輪迴是多么的可怕。因果律是自然界鐵的定律,我們只有遵循它,不能違背它,“萬物皆空,因果不空”,只要我們不管在任何時空造下了善惡業,機緣成熟時,一定要受報的。我們怎么還能敢不抓緊時間修行呢。 這次附體經歷對我來說,更是終生難忘。以前看到有附體的錄像,總是好奇,覺得好玩,就想親眼見見,想著就招來了。我自己也做出深刻的檢討,就是自己的分別心太重。自我的主觀意識太強,我行我素,是會吃大虧的。更是修行路上的大絆腳石,我必須高度重視這個問題,認真對待。 (11月21日—11月27日精進第5期) 開始打我的第三個精進七了。第一天時,我的情緒很低落很悲觀。天氣很冷,我生病了,咳嗽的很嚴重,頭也痛,因為生病,人就變的脆弱起來。前一天晚上,因為安排新來打七的人,朱師兄對我說話的語氣很尖刻。她說炕上可以睡五個人,讓我們擠一擠,讓我靠牆邊。我說我已經很靠牆邊了。她就很兇的說:你再往裡面去一點,你也是打七很久了,很熟悉道場了,你什麼態度。這個朱師兄她的能幹是沒話說的,可是她有時說話那種盛氣凌人的語氣,真是令人無法接受。我當時正生病,躺在床上沒力氣搭理她,也想自己是修行人不能這么計較。要在平時,我的脾氣一上來,準得跟她急了。 第二天,我就想找個機會和她說道說道的。可是一進廚房,就看她忙的不可開交,她又要張羅二十多個人的飯了,哪兒有功夫和你扯呢。可是我一想到她昨天對我的態度,我就很生氣,房間裡這么多人,你憑什麼一點面子都不給別人,就算你是對的,可是自己的態度總也要別人能接受呀。我想一想,又繼續做功課了。可是心裡真的很難受,甚至覺得很委屈。咳嗽這么厲害,以至於都不能完整的讀一部經,還有些發燒,又想到昨晚的不愉快,這時強烈的開始想家了,覺的自己身心疲憊,就想回家好好的睡個大覺。沒人管,睡覺睡到自然醒,不用定鬧鐘。在道場好辛苦,每天只能睡四個多小時,拜懺誦經每天的功課量又重,還得隨時隨地的約束自己,還要幹活,又想到上一次的附體經歷,讓我不寒而慄,我真是越想越悲觀。我堅持不下去了,我要回家,必須,馬上,就找馬居士買票。我心裡的所有想的,一舉一動地藏王菩薩全知道了。 午飯前,冉居士來開示。她語重心長的說:我們在修行的路上會產生很多各種各樣的障礙,或者是自己內在的,或者是外在的因素。但無論怎樣,我們都一定不要放棄,我們都要堅持下去,堅定的走下去,我們要堅強起來,我們要讓自己那顆脆弱的心堅強起來。不要害怕任何的困難,因為我們不是孤立無援的,有地藏王菩薩在這看護我們呢,有這么多的龍天護法菩薩在護我們的法,在加持我們呢。所以,不要懼怕任何的困難,因為困難是我們的財富,是我們修行路上最好的老師。天哪,冉居士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字字都有千斤重,敲打在我脆弱的心房上,奇怪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澆灌在我的心田,要堅強,要堅持,這就是修行啊。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奪眶而出,當時佛堂二十多個同修,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就像孩子一樣,失聲痛哭起來。我知道,自己這是感恩的淚水,懺悔的淚水,也是給自己加油的淚水。這是地藏王菩薩在給我洗禮,在加持我,因為我們不管是遇到什麼樣的問題,都和地藏王菩薩說,菩薩真的會給我們解決的。我抬頭看見地藏王菩薩的像,是那么的寧靜莊嚴,慈悲祥和。大愛無言,菩薩愛天下一切的眾生,一切眾生平等,無分別,愛,是救贖。菩薩笑了,我知道,我又有力量了,我收拾起自己悲觀的情緒,我要好好的。我不是孤單的,因為菩薩真的就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一時一刻都不曾離開過,我知道,我要好好的。 我做了自我檢討。我以一顆更加赤忱的感恩的懺悔的心投入到打七中。特別是朱師兄她感動了我。因為朱師兄太能幹了,也是非常的辛苦。光是二十多個人的一日三餐就夠她操心了。還要時刻操心爐子的火,怕我們冷,晚上兩點還要起床加煤。早上三點半起床做功課,從沒耽誤過。衛生間有沒有紙用了,太陽能水加滿了沒有,倉庫里什麼菜吃完了,洗衣粉有沒有用完,大家生活上有什麼需要的,頓頓飯,有饅頭,有麵食,有米飯,有湯,照顧到大家南方人,北方人。口味不一樣,一次誰炒菜,放了花椒進去,朱師兄用筷子一粒一粒挑出來,她說有人不愛吃。每天的菜譜沒有重樣的。朱師兄做飯很好吃,很香,她是一個江南女子,可是做麵食,她照樣拿手,沒有她不會的。看她較弱的小身軀,拎起滿滿一桶煤,咔咔的,不亞於男的。在小院裡,每天都有朱師兄忙碌的身影,再苦再累,從來都沒聽她說過一個累字。她的臉上永遠都是微笑的,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充滿了善意,大家也猜不出她的年齡,因為她像一個鄰家女孩,眼神清澈的像六七歲的小女孩。不過,朱師兄,有些凶,大家有些怕她。說話有時會急,就言辭比較鋒利。她也知道自己的這一點,我看過她寫的打七日記,她也說自己習氣重,愛發脾氣,說話有時不注意,言辭會比較尖刻,令人接受不了。她也一直在改。但據說,她來道場做了半年義工,已經改了好多了。有些同修說她現的是怒目金剛像,但大家無一例外都被她全心全意為道場奉獻為大家服務的精神折服了。我們知道,她就是道場的護法菩薩,她在無形當中幫助了很多人的修行之路,譬如說我。 看到朱師兄這么的辛苦,我發願一定要多輔助她,哪怕是幫她分擔一點也好。拎煤的事我承擔了,後來,有男同修主動來做了,爐子裡的煤,我會隨時照看,水開了,我負責灌水和加水。功課結束後,我會號召大家去廚房裡幫忙做飯,洗菜,也會動員大家親自做菜。因為,每一期都會有人離開,又有新人加入,我這個打七的老人,就應該自覺的傳遞道場的精神。我早已將道場當作自己的家,把自己全身心融入進去。大大小小,包括洗臉洗手洗菜的水用完後,倒入衛生間的大桶里用來沖廁所,洗漱間的地板要蹲下用抹布擦,衛生間的便池要刷的雪白鋥亮,我做的樂此不疲。說實話,我這一切的轉變,可以說,朱師兄是我的好榜樣。而我這樣做的同時,又帶動了新來打七的同修,他們都問我是不是義工,我說不是,我也是來打七的,於是,大家也很快的加入進來。大家一起動手做飯,其樂融融,誰有拿手菜,就動手做,每頓飯都吃的特別的香。好幾個同修都說吃胖了,還發愁減肥呢。吃完飯,大家主動洗碗,收拾廚房,擦地板。就和一家人一樣,很融洽。大家相互關照,相互勉勵,共同進步,這是多么難得的緣分啊。 這一期打七的效果,非常的好,氣氛很濃烈。人多,拜懺時,位置都不夠用了,連小佛堂里。也占滿了。誦經拜懺,整齊劃一,每一個人,都很精進,害怕自己落後了。拜懺時,都用力的喊出來,同修的力量真的是很大,有好幾次,我拜懺拜到全身汗出的如水洗,感覺冤親債主很受益,在拜懺的時候,就會釋放。看到大家精進,最開心的是地藏王菩薩,更是不遺餘力的放光加持,我們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佛菩薩的加持。我的狀態更是漸入佳境。一次拜懺拜的,我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就好像達到了一百度的沸點,全身上下都開鍋了,每一個細胞,都活躍的不得了,興奮,喜悅,痛快,覺得渾身充滿了光明和能量,這種喜樂,這種感受,在我的生命歷程中,還從未經歷過。 冉居士要求我們,每天完成一百句阿彌陀佛的聖號,是不參雜任何的妄念,用自己的生命去吶喊。在誦經拜懺的間歇時間裡,我們就開始喊佛號,看著阿彌陀佛的聖像喊。當時的熱烈氣氛很有感染力,每一個人,都發瘋似的,歇斯底里的吶喊,恨不得阿彌陀佛來接引了,馬上就跟著去西方極樂世界,不在這五濁惡世受苦受難了。可是真要做到,不參雜一絲妄念,完成一百句佛號,也不是簡單的,因為念著念著,妄念還是會跑出來。業障深重啊。我拚命的想控制住自己的妄念不參雜念佛號,會有那么一剎那是清淨的,可一會又跑了。有那么一次,出狀態了。我盯著牆上的阿彌陀佛聖像,拚命的喊,拚命的喊,忘我的喊,忘卻世間所有一切的喊,突然感覺到自己被無量的光明所攝受,神識一下置身於體外,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是在佛堂,好像自己被籠罩在光芒里,只有自己的意識和阿彌陀佛的聖號被包圍著,這種情景,只持續了短暫的時間,一不留神,就又回來了。以至於,我還想極力找到這種境界,卻如何都不能夠了,就提醒自己不要著相了。 其實,我們發現,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我們也是在磨練自己的心志,同時在修正自己身上不正確的思想行為,從而使自己走上一條自律、自我完善的過程。當我們遇到問題,就不能再用世俗的眼光去對待,而要用修行人的要求,也就是戒,定,慧,為切入點來管理自己,約束自己。 一句話說“細微之處見精神” 其實真的修行,不一定,就是要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其實,就是落實到實處,落實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之處。就是世間法,就是生活當中的點點滴滴。有很多看似小事,都教育了我。因為道場的衛生間是男女共用的。一次,一位男同修用過後,沒有沖乾淨,我就很生氣,出來數落他,請他將衛生間沖乾淨。誰知,馬居士,進了衛生間,一句話不說,就用水將便池沖乾淨了。我開始羞愧起來,我怎么就做不到呢。後來一次,都排隊等用衛生間,一位同修怕大家等著急了,就忘記沖廁所跑出來了,我進去後看見,什麼也沒說,就用水沖乾淨了。很自然的去做的時候,其實自己的心態就慢慢的轉化過來了。一位李居士師兄,人很好,愛開玩笑,愛嘮嗑,東北人。我就愛欺負他,老找他幹活,他要不幹活,我就說他。他幫我洗了圍巾,我還讓他幫我洗衣服。別的同修看見了還打抱不平說我欺負他。我還振振有詞的說,李居士就該做這些,好像人家欠我的似的。李居士來打七的效果很好,他居然把很重的菸癮也給戒了,很有收穫啊。他這人也是熱心腸,愛開玩笑,有時不分場合,在佛堂里也亂說話,結果,護法就懲罰了他,晚上,他一個人在佛堂,結果,地藏王菩薩和他說話了,他第二天跟冉居士說,他以前還懷疑菩薩是否真的存在,這下,他徹頭徹尾的相信佛菩薩是真實存在的。因為還有一次,他說他要擦餐廳的地板,說了好幾次,可就是光說不乾,寧願站著說閒話,就是不履行自己的諾言。後來,我看見他手裡拿著一塊抹布,傻兮兮的站著愣神,不知在乾什麼,我就問他怎么了這是,忽然他跟中了邪似的,拿著抹布,蹲在地上,呼啦呼啦擦起來,嘴裡還絮叨著什麼,給我肚子都笑痛了。他說這是道場的護法在教訓他呢。道場的加持力就是這么大,因為業力的緣故自己無能為力改變的,菩薩總會有辦法教育你,幫助你改變。因為菩薩有能量,有智慧,根據每一個人不同的根性善巧方便的幫助你。李居士劈木柴很賣力,他說他非得吃三碗飯才能飽。吃飯又愛說話,就會磨蹭到最後,結果所有的人都走了,他只得自己刷碗做廚房的收尾工作,我就讓他抓緊時間去休息,幫他把碗洗了,廚房收拾乾淨了。 想一想,大家來自祖國的五湖四海,能湊到一起,一口鍋里吃飯,一張炕上睡覺,同起居,同進步,這是多么難得的緣分啊,我們前世是親人,才能這樣又相聚啊。不知不覺中,大家都相處的好像一家人,彼此都被籠罩在親情的氛圍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了上一期的附體事件,冉居士又找鄭居士進行了語重心長的談話,鄭居士這一期的變化和上一期簡直就是判若兩人。在打七之前,她就表了決心,對自己做了深刻的檢討。一定會改掉自己身上不好的毛病,並且接受大家的監督。她這一期,很精進,不多說一句話,幹活也很仔細,很低調。她炸的油餅非常的好吃,炒菜,做酸辣粉,手藝相當的不錯,說實話,我至今還惦記著她的油餅和酸辣粉呢。她的進步大家有目共睹,都隨喜她的功德。 這一期精進圓滿結束,大家都很有收穫。 (12月1日—12月7日精進第6期) 浙江的王師兄,被附體了,情況很嚴重。剛開始時,他還能知道我們。後來,他已經認不得人了。他亂喊亂叫,力氣很大,把床也踢壞了。他已經好幾天吃不進去任何食物了。張大爺日夜看護著他。 這一期,道場安排我們去看了電影《 2012 》。每天七個人輪流去看。這部電影,拍的很震撼,也很感人。北京的小瑤師兄坐在我身邊,哭成淚人了。影片用科幻的手法,展現了,地球將在 2012 那一年毀滅,而最終能上了飛船的人,得以保命,活了下來,保證了地球人類的延續。影片也映射了當下全人類的共同問題。道德淪喪,過度追求物慾,肆意踐踏地球別的生命物種,恣意的濫捕和殺戮,正是這些人為的因素,導致了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的毀滅。山河萬古易變,眾生剎那生滅。地球要經歷成、住、壞、空。我們正身處在末法時代,地球的生存環境日益惡化,我們正趕上了佛法的末班車,我們的修行也迫在眉睫。面對如此嚴峻的事實,我們不能再報以任何的僥倖心理,我們必須仰仗佛菩薩的慈悲願力,發菩提心,斷惡修善,求生淨土。我們真的再沒有別的路好走了。要么毀滅,要么往生。 這一期的放生,非常的殊勝。因為氣溫低,水面結了厚厚的冰層,大家奮力在冰面上鑿開了洞,儘管寒風刺骨,卻抵擋不住,大家如火的熱情。每一個人,都卯足了勁,鑿凍的鑿冰,運泥鰍的運泥鰍,嘴裡不停的喊著阿彌陀佛聖號。放生的時候,因為冰窟窿小,很多泥鰍滑出了水面,在冰面上遊走,大家顧不得冰冷的水打濕了雙手雙腳,急切的搶救每一條泥鰍,搶救每一個生命,直到每一條泥鰍都被放進水裡,大家才鬆了一口氣。才看到彼此的手都凍成了紅蘿蔔,已經凍得麻木了,雙腳也失去了知覺,但大家的心是熱呼呼的,我想這感人的一幕,佛菩薩一定在天上都看見了,也一定被我們打動了,於是示現給我們。此時,天邊的太陽又開始放射出七彩的光芒,太陽的左邊,一條龍形的雲遊過來,龍頭後面的龍身部分,是五彩的祥雲,金色金光、黃色黃光、紅色紅光,藍色藍光。旖旎多姿,散發出煜煜光芒。我又及時將這寶貴的瞬間攝錄下來,在鏡頭中又出現了那朵粉紅色的大蓮花,中間閃爍著一團綠光。上下飛舞著,一直飛到放射著七彩光的太陽里。太殊勝了,好多同修都看見太陽不停的一閃一閃放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普照著萬物大地,普照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這是佛菩薩慈悲,在大放光明加持我們每一個人。大家拚命的喊阿彌陀佛聖號,不禁被眼前殊勝的瑞相鼓舞的歡喜雀躍,淚雨滂沱。也知道,這是佛菩薩在鼓勵我們,要更加努力精進修行,無論何時,道心永不退轉。 放生圓滿結束,在回去的車上,大家都安靜不下來,還興致勃勃回味剛才的勝境,都爭看我拍下來的珍貴影像。激情過後,大家的心沉澱下來,似乎每一個人的心裡都知道,今後我們修行的道路還很艱巨,任重而道遠啊。 王師兄的附體,越發的嚴重,我們在餐廳吃飯時,他居然失聲痛哭,他說他看見滿眼都是死屍,是要找他索命的。後來,他居然跑到小佛堂,推倒了地藏王菩薩,觀音菩薩和阿彌陀佛的聖像,供桌上的玻璃板也被砸的粉碎。他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全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了。是有很多的冤親債主來找他不放過他,輪迴多么的可怕啊。“夫生死海,輪迴路險”,只要我們造了惡業,無論我們跑到天涯海角,業力如影隨形,果報到時還自受。只要我們還在六道中生死輪轉,就擺脫不了這可怕的業力。真是“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聚時,果報還自受” 啊。 《大智度論》卷五載佛說偈云:“業力為最大,世界中無比。先世業自在,將人受果報。業力故輪轉,生死海中回。大海水乾竭,須彌山地盡,先世因緣業,不燒亦不盡。諸業久和集,造者自逐去。譬如債務主,追逐人不置。是諸業果報,無有能轉者,亦無逃避處,非求哀可免。……從地飛上天,從天入雪山,從雪山入海,一切處不離,常恆隨逐我,無一時相舍。” 冉波老師來了,他來照顧 王師兄。冉波老師很溫和,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說活很和氣,他照顧王師兄,那么體貼入微,就好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哄他吃飯,哄他吃水果,還給他買來了營養品。可憐的王師兄,已經好幾天無法進食了,人已經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看了讓人又難受又心疼,在冉波老師的身邊,他能夠安靜下來了。好多女同修聽說冉波老師親自給王師兄洗腳,餵飯後,都感動的哭了,冉波老師真的太好,太慈悲了。我們多么希望王師兄能儘快的好起來啊,和我們一起精進打七,他做功課是非常非常精進的。 下午我在道場外面打掃旱廁,看見張大爺領著王師兄出來透氣,王師兄的樣子已經面目全非了,頭腫的那么大,青紫青紫的,兩隻眼睛深陷,眼圈發黑,整張臉是青紫的,冉居士說他人現在這裡,可是神識已經被拉下去受果報了。被他的冤親債主打的。天很冷,王師兄卻要脫衣服,一邊往馬路上沖,馬路上是來來往往川流不息的車輛,多危險啊,他的勁很大,那不是他自己的力量,張大爺一個人拉不住,小丁也去幫忙,焦師兄問他乾什麼去。他直著兩隻眼睛說,去撞死。業力真的是好可怕,你欠下了什麼,就一定是要償還的,躲不掉的,早晚要還的。張大爺,非常的善良,這么大年紀了,一直守護在王師兄身邊,日夜不停的照顧他。 王師兄造的殺業太重了,附體拒絕任何的條件,只是一心要他的命,要他償還他欠下的命債。看到王師兄那么的痛苦,生不如死,我們就由此可知,冤親債主所遭受的痛苦,更甚千百萬倍,所遭受的冤屈,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因果真是真實不虛,沒有一分一離的偏差。我們大家都很擔心,王師兄會好起來嗎? 有佛法,就有辦法。只要我們虔誠的祈求,佛菩薩就一定會幫我們解決問題,絕不會不管我們的。因為,我們都是佛菩薩的孩子,佛菩薩會來拯救我們於水火。 冉老師從北京來了,大家一聽到這個訊息,都歡呼的跳躍起來。因為大家只是每天在網上聽到開示,現在終於能見到廬山真面目了,這是大家的福報啊,怎么能不振奮呢。當然,大家最該感謝的還是王師兄,正因為他,冉老師才能在日理萬機的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冉老師一來,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呢。 終於,王師兄安安靜靜的睡著了。張大爺說,這是第九天,他才能這樣安靜的合眼。因為業障現前,王師兄的冤親債主來討債。讓他公司破產,家庭離異,一連串的打擊,令他走到崩潰的邊緣,冤親債主好索要命債。也是王師兄,宿世的善根成熟,宿世就與佛門結下了深厚的緣分,能夠讓他找到了地藏法門,並且一門深入,聽說他以前在地藏七別的分道場就相當的精進,他每天誦經拜懺很大的量,他非常的精進。也正是因為這樣,救了他,是佛法拯救了他。大家都說,王師兄幸虧來到了道場,又幸虧冉老師來了,救了他一命,要不是佛菩薩慈悲,無時不刻在守護著他,他早就被冤親債主推到車輪下,死了多少回了。感恩諸佛菩薩善護念!感恩道場!感恩冉老師!感恩冉居士!感恩…… 王師兄好了,他的身體還很虛,畢竟長時間沒有正常進食。他在餐廳和我們一起用餐,西安的喻洋師兄給他餵飯,他每吃下一口,大家都為他鼓掌,大家都好高興,為他高興,為他的康復回來感到無比的欣慰。 王師兄的親身經歷,給了我們當場的同修,最真切的教育…… 乘此機緣,我們都能親耳聆聽冉老師的開示。冉老師,首先給我們強調了個性的問題,並通過這一個話題,逐一循序漸進的展示給我們修行路上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個性是什麼?個性就是——貪、嗔、痴三毒。我們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消滅自己的個性。修行就是把自己的個性磨滅掉。消滅貪、嗔、痴三毒。修戒、定、慧。只有把我們的個性泯滅掉,才能夠脫離六道輪迴。我們先要消大的業障,斷惡修善,慢慢逐漸磨自己。修行就是磨刀石,慢慢消磨我們的個性,磨完一個個性,我們就進步一點,沒有了個性,就有了共性,我們才開始幫助別人。個性不消除,不可能進步。不可能成佛。個性少一分,共性就多一分。有共性了,就不再執著了。共性是什麼?——是只有奉獻,沒有索取。我們要多做功課,藉助佛菩薩的力量還要轉心。真正的轉心——就是消滅了自己的個性,達到了共性! 冉老師開示的太精彩了,他能夠把很深奧的佛法,用很淺顯的道理,深入淺出,一層層一絲絲鞭辟入裡,讓我們大家在聽的全神貫注的同時,逐步理解了問題的核心所在。聽似簡單,再一思索,又覺得深奧,冉老師,逐漸把我們帶進了一個境界。大道至簡。可就是這個看似簡單,卻正是我們要傾儘自己的一生去學習和實踐的啊。 這一期的精進七,圓滿結束了,這期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我們也正是在這個過程當中,不斷的成長,不斷的思索,當然,也在不斷的進步。 我的精進七之旅,也即將結束。原本想留下打七個精進七的。離家一個多月,家裡來電話,家裡的父母,也需要照顧,我也想,自己應該是有福報的。因為雖然家裡人都不信佛法,但是至少尊重我的選擇,從不會阻礙我學佛的道路。這就是對我最好的支持。 就要離開,離開我生活了一個多月的道場,心裡好難受,好捨不得。所有這裡的一切,都令我掛念,都令我眷戀,令我回味終身。 我在這裡,所經歷的每一個時刻,都注定成為我生命中的永恆。 這段歲月,已經顛覆了我以往生活的理念。已經將我鍛造成了一個擁有堅定信念和正確學佛思想的人。 地藏七道場,教會了我很多,很多。我獲益匪淺。 這裡,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更是我人生的起點。今後的修行之路,還很悠遠漫長。自古修行人多磨難。但是,無論面對多大的艱難,我們不會畏懼,都會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因為我們心存正念,因為,勇者無懼! 結語 在我的普通七結束後寫了一篇打七日記,每次在我寫日記之前,都會做一件事。給地藏王菩薩上一炷香,請求他加持我,能將自己打七的感受,真實的記錄下來,不需要華麗的辭藻。我正是因為在網上看到了眾多的同修寫的日記,受到了深深的震撼,而來到道場打七的。所以,我在地藏王菩薩面前發願,願我寫的日記,也能夠讓有緣人讀了之後,得到利益,而由此走入地藏法門。這也是我微小的感恩之情,這也是我美好的願望。 如今我的精進七日記也完成了,我同樣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看了我的精進七日記,而能來到精進七道場精進,再一次的突破自己。而我在寫日記時,同樣會祈請地藏王菩薩冥冥之中加持我,最真實最細膩的記錄下來。 真的要感恩,感恩冉老師冉居士的慈悲之心,才成就了今日的道場。儘管他們也總說,不想幹道場了,太累了,是的,這其中的艱辛和付出,又有幾個人知道呢。感恩,感恩正是有了他們一直的堅持,才會有了我們今天的巨大收穫。拯救了我們的慧命。引導我們不再貪戀迷失於六道輪迴。看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收穫,都轉變了,冉老師冉居士一定也很欣慰,這就是他們堅持的動力。 感恩道場的義工菩薩們。正是因為有了他們全心全意的付出,才會有道場今天的井然有序。 感恩主持人的辛勞和付出,他們陪伴著我們打七至始至終。 感恩常師傅,無論多早多晚,車接車送我們,有時一天,多少個來回,他恐怕也記不清了。 感恩普通七道場的每一位義工菩薩,總是做出最美味的飯菜,道場佛堂打掃得窗明几淨,床單被罩洗得乾淨整潔。還有一位劉蓮小菩薩,臉上永遠帶著親切的微笑,吃剩飯剩菜,撿起我們掉落在桌子上的飯渣菜粒送進自己的嘴裡。 感恩精進道場小朱師兄,張大爺,焦師兄,感恩馬居士,為我們照相,洗照片,幫助大家買返程的車票。感恩來道場打七的每一位同修,感恩……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 感恩大願地藏王菩薩! 感恩龍天護法菩薩! 感恩地藏七道場! 烏魯木齊 清覺(女 33歲) 2010-1-29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