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果卿居士:觀音遣蟒救真慧--依法不依人


時間:2015/7/29 作者:清蓮

果卿居士:觀音遣蟒救真慧--依法不依人

復有眾生。破佛禁戒。虛食信施。誹謗邪見。不識因果。斷學般若。毀十方佛。偷佛法物。起諸穢污。不清淨行。不知慚愧。毀辱所親。造眾惡事。此人罪報。臨命終時。風刀解身。偃(音演)臥不定。如被楚撻。其心荒越。發狂痴想。見己室宅。男女大小。一切皆是不淨之物。屎尿臭處。盈流於外。爾時罪人。即作是語。云何此處。無好城郭。及好山林。使吾遊戲。乃處如此不淨物間。作是語已。獄卒羅剎。以大鐵叉。擎阿鼻獄。及諸刀林。化作寶樹。及清涼池。火炎化作金葉蓮華。諸鐵觜蟲。化為鳧(音浮)雁。地獄痛聲。如詠歌音。罪人聞已。如此好處。吾當游中。念已尋時。坐火蓮華。諸鐵觜蟲。從身毛孔。唼(音煞)食其軀。百千鐵輪。從頂上入。恆沙鐵叉。挑其眼睛。地獄銅狗。化作百億鐵狗。競分其身。取心而食。俄爾之間。身如鐵華。滿十八鬲。一一華中。八萬四千葉。一一葉頭。身手支節。在一鬲間。地獄不大。此身不小。遍滿如此。大地獄中。此等罪人。墮此地獄。經歷八萬四千大劫。此泥犁滅。復入東方十八鬲中。如前受苦。此阿鼻獄。南亦十八鬲。西亦十八鬲。北亦十八鬲。謗方等經。具五逆罪。破壞賢聖。斷諸善根。如此罪人。具眾罪者。身滿阿鼻獄。四肢復滿十八鬲中。此阿鼻獄。但燒如此獄中眾生。劫欲盡時。東門即開。見東門外。清泉流水。華果林樹。一切俱現。是諸罪人。從下鬲見。眼火暫歇。從下鬲起。宛轉腹行。擼身上走。到上鬲中。手攀刀輪。時虛空中。雨熱鐵丸。走趣東門。即至門閫(音捆)。

----《梁皇寶懺》

這段經文主要說得是有的眾生破壞佛的戒律,不好好修行卻白白接受信眾的供養,用邪見誹謗正法,不懂得因果道理,斷了別人學習般若經典的機會,破壞十方的諸佛,偷盜佛教中經典法器,造作種種污穢的不淨行,沒有慚愧之心,毀辱自己的親緣,造作無量的惡事,後落入無間地獄受苦的情景。

門閫:五十年代以前蓋的房屋以及院落的大門,其門框的兩個下端,有兩塊方石,其一半埋於地下,這兩塊石叫門閫。

講一個發生在二○○三年的真實故事。雖然當時有很多人在場,都清楚這件事,但我還是要隱去真實的地點和姓名。我只是想通過這個故事來解釋,“復有眾生,破佛禁戒,虛食信施,誹謗邪見,不識因果,斷學般若,毀十方佛”這段話。講這個故事目的是讓大家更清楚地理解“依法不依人”的道理,所以只對事不對人。

一天劉居士打電話來說,有某寺院的住持真慧師(化名)比丘尼,回到她出家前女兒、女婿家,來找《現代因果實錄》這本書里的妙法老和尚。因為她女兒和女婿說,這么大的城市沒處去找,她就拒絕進食已經三天了。劉居士說:“真慧師忽然有一天感覺五臟六腑脹得難受,醫院也查不出病來。有一天弟子送去一本《現代因果實錄》,說是一位女居士送來的,讓師父讀這本書。真慧師說我哪有氣力讀啊,你們讀去吧。這時真慧師忽然聽到肚子裡有個聲音厲聲對她說:‘你不能讀,叫你徒弟給你讀!’真慧師又驚又怕,急忙問:‘你是哪位佛菩薩,怎么會在我肚子裡呀?’那個聲音嚴厲地說:‘叫你徒弟快讀,其他不要問!’於是真慧師命弟子讀了起來。從開篇的‘緣起’一直讀到‘水漫金山寺’這一章,當讀完‘水漫金山寺’,準備往下讀的時候,腹內聲音又讓重新讀這一段,而且反覆讀了幾次。真慧師又問:‘你怎么總讓讀這一段啊?’那個聲音說:‘我不但叫你給我讀這一段,還要讓你找妙法老和尚呢!’真慧師說:‘我出家已經九年了,也認識不少五台山的出家人,沒聽說過有這個妙法老和尚。’腹內聲音說:‘五台山沒有,你不會回你老家天津市去找嗎?’於是真慧師才回到女兒家,聽女兒說找不到妙法老和尚,而體內的那位“佛菩薩”總是讓她肚子脹。她心想,既找不到妙法老和尚又讓自己這么難受,不如死了算了,於是開始了絕食。女兒女婿慌了神,不得不在居士們當中到處打聽妙法老和尚其人。”

因為當時各地有許多人不聽從書中註明的“事是真實事,名是虛化名,因果警世人,無須覓師蹤”的提示,紛紛去五台山尋找妙法老和尚。因此讓一些騙子和一些貪錢財的出家人,冒充書中的妙法老和尚,在信徒中大斂錢財。本不想拋頭露面的我,不得不出面和一些居士見了面。告訴他們:書中的“妙法老和尚”乃化名,妙法,是指佛法,佛法即是妙法,老和尚,是指能遵照佛法修行的人。大家要持戒明理,自淨其心,不要心外求法。

也許佛菩薩早就安排好了,真慧師出家前的女兒竟與剛見過我不久的某大學教授認識,聽說第二天就能見到我,真慧師自然高興。可體內的聲音又命她代請一尊大型的地藏菩薩銅像,要供養“妙法老和尚”。當時已是下午四五點鐘了,等女兒女婿趕到商店已經關門。回家對真慧師講沒請來,腹內又脹了起來,真慧師大聲說:“我明天一早叫他們再去請,求求你別叫我難受了!”於是腹內平靜下來。

第二天九點鐘,我和劉居士趕到會面地點時,真慧師和她的僧俗弟子不少人已經在等待。彼此合十問詢後坐了下來。我剛與真慧師說了幾句話,劉居士就在我耳邊說,真慧師身上可能是一條大蟒蛇。我知道她說得對,因為蛇頭在搖,在吐信子(舌頭),已顯相出來。

我問真慧師:“你修的什麼法門?”她回答原來是禪淨雙修,後來看了一張光碟,就改成只念一句佛號、一部經了,而且說自己念四字名號時,身體都空了,感覺非常好。

我又問真慧師:“不是所有眾生都適合只念一句佛號、一部經!如果念一句佛號、一部經就能度所有眾生了脫生死的話,佛講那么多經乾什麼,讓大家讀那么多經不是浪費時間和生命嗎?佛不知道一部經、一句佛號就能救眾生出苦海嗎?難道還有比佛的智慧再大的人嗎?再者,自佛教傳入中國,歷代大德高僧都教我們深入經藏,智慧如海,都教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是皈依的意思。為什麼不要‘南無’了?難道歷代祖師都錯了嗎?你出家九年了,怎么看了一張光碟就否定了學佛讀經九年的智慧?執一非余,否定了佛講的大多數經典及八萬四千法門,將你師父的教導也放在了一邊,不感到慚愧嗎?因為你的轉變,帶動了一大批你的弟子跟隨著你迷失了正道。可是佛菩薩慈悲,不忍心看著那么多人跟著你毀了自己多年的修行。在你身上的不是什麼鬼怪附體,而是菩薩來幫你,逼著你來找我這個不怕人罵、不怕下地獄的人來直言相告。如果你肯回到你師父教你的修行路上去,你的病就會好的。”

真慧師說:“我說我身上的是佛菩薩,沒說他是鬼怪。”我問她:“既然你認為是佛菩薩在身上,那不是好事嗎?為什麼你還要絕食呢?”她無言以對。我再問:“你願不願意回到原來的修行方法上去呢?”她說願意。

突然,真慧師說:“我身上的佛菩薩說他要走了,讓你給他安排個地方。”我說哪裡來去哪裡好了,問我作什麼。忽然我想起了已運到樓下的一米多高的銅質地藏像,即對真慧師身上的蟒蛇說:“我沒資格接受你的供養,代你轉供養鄭州某道場吧,那裡正好缺尊大型的地藏像。”這時真慧師現出了笑容,顯得一身輕鬆,頭也不搖晃了。

中午大家在一起吃了午飯。眾人看在眼裡感動在心,佛菩薩為救度眾生、成就眾生,用種種方便教化我們不離正道。真慧師的回頭,不僅成就了自己,而且也成就了眾多弟子的道業。感謝大慈大悲諸佛菩薩!告別時,人人法喜充滿。

當晚我回家向兒子和他母親講述這件事的時候,忽然我們面前出現了像電影似的畫面:沒有大殿,釋迦佛坐於上首中間的蓮座上,佛的左右有兩個方陣的聽眾均在盤坐聽法。兩個方陣的中間是個通道,中間立著雙手合十的真慧師,但她的頭上有個不小的光環。我當時就意識到這是佛在告訴我們,真慧師是位修行有成就的法師,只是一時的迷惑走偏了路。真慧師的旁邊並排站著雙手合十的大蟒蛇,尾巴捲起立於地上。釋迦佛左手方陣的上首坐著彌勒菩薩,方陣的前邊站立著觀世音菩薩。整個畫面沒有聲音,這時忽見觀世音菩薩向佛祖飄來,左轉身面對蟒蛇招了一下手,又回到原來的位置。此時又見蟒蛇向佛祖飄來,到佛祖前向右轉,又飄向觀世音菩薩,及至跟前,忽見大蟒蛇搖身激起海浪波濤,發出嘩嘩的聲音,瞬間海濤消失,蟒蛇也不見了,觀世音菩薩腳下卻盤著一條龍。我即刻就明白了,那條附在真慧師身上的蟒蛇,原來卻是觀世音腳下的龍所化現的。我當時特別興奮,因為這印證了我對《西遊記》這本書的一些看法(虛雲老和尚曾講過《西遊記》面世的史實,我這裡講的是此書內在的喻義,供大家參考):

《西遊記》里的豬八戒是貪的代表,所以取名悟能,又叫八戒,是能守戒的意思。孫悟空有本事,但好發脾氣,是嗔的代表,取名悟空是叫他明白萬法皆空,不要執著。沙和尚老實忠厚,但皈依唐僧前不懂得不殺生的道理,餓了就弄翻流沙河裡的船吃人肉充飢,如同我們今天被認為是好人的人,卻在吃眾生肉,是痴的代表,取名悟淨,是淨心之意。合在一起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具有的無明——貪、嗔、痴。而唐僧則是為求佛法,寧往西天一步死,不往東土半步生,看似愚笨實則正知正見正行,是戒定慧具足的領路人,守戒有定力,本身就是智慧。這是說,無論我們貪嗔痴多么嚴重,只要能跟定勤修戒定慧的明師,就能修成正果。凡夫才需要修行,唐僧和我們一樣有缺點和不足,他也是邊修自己邊度眾生。觀世音菩薩讓他去西天取經,路途遙遠,必定會經歷種種磨難和考驗。在九九八十一難中有妖魔的障礙,如黑熊怪、黃風怪、紅孩兒、虎力大仙、白骨精等。有人間榮華富貴的考驗,也有佛菩薩派身邊修行的畜道弟子以化身來考驗(其實畜道也是示現)。如文殊菩薩坐下的青毛獅子、觀音菩薩蓮花池中的大金魚、彌勒佛面前司磬的黃眉小童、太上老君兜率宮裡的青牛。還有獅駝洞裡的大王青獅是五台山文殊菩薩的坐騎,二大王白象是峨眉山普賢的坐騎,三大王大鵬金翅鳥是佛的親戚。金角大王、銀角大王原是太上老君身邊的童子。那位騙走了皇后使朱紫國王害了三年相思病的賽太歲原來也是觀世音菩薩騎的金毛吼等等,他們都在西行路上化成妖魔考驗唐僧師徒的,是助他們成就道業的,這和《維摩詰所說經》講的道理是一樣的。這些都是表法的。

佛菩薩對眾生的心悉知悉見,眾生的每一個起心動念無不知曉。在《西遊記》里,佛菩薩們聽任自己身邊的眾生偷著跑出來危害唐僧,這明明就是佛菩薩有意安排的考驗。我們每一個修行學佛之人,都應當把身邊障礙自己的人當成菩薩。看一切人皆是菩薩,才能成就自己。

婆媳矛盾、夫妻矛盾、鄰里矛盾、同事矛盾等種種煩惱,這么一轉,就變成了菩提,所謂“煩惱即菩提”,不但不厭惡對方,反而生出感激之心,逆來順受,別人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們現在明理了,就“從他謗,任他非,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銷融就是不起一絲嗔恨反生歡喜心。真的這么作了,妙不思議的好事就發生在你身上了。諸佛菩薩、天地鬼神都會幫助真修之人成就道業。佛菩薩每時每刻都在關注著眾弟子的成長和進步。真正修行的人起心動念一錯立刻就會有報,這恰恰是佛菩薩對弟子的呵護,時刻為弟子導航引路。當你關門時夾了手、吃飯時咬了嘴唇、突然摔了個跟頭、不小心崴了腳、打個噴嚏卻會扭了腰、走路撞了樹或牆等等,此時的你都要想一想自己剛才是否說錯了話,辦了不如法的事,或是心裡起了邪念。這就是:行住坐臥不離修道,修道不離行住坐臥,天下處處是道場。

每一個修行人,都集唐僧師徒四人的優缺點於一身,都會遇到“九九八十一難”。只要時刻能秉持正念,以戒為師,以魔障為助緣,肯定會增益自己,早日成就道業。

宣化上人講,有人自己還沒弄明白佛法就去給別人講佛法,這是“懵懂傳懵懂,一傳兩不懂,師父下地獄,徒弟往裡拱”。這樣的懵懂師父名望越大,跟著失菩提路的人就越多。所有修行人,無論修什麼法門,都不能離開《楞嚴經》中的“四種清淨明誨”這個修行指南,也離不開“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的次第。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眾,法門本無高下之分,當機即是妙法,禪教律密淨,可以說是門門平等、門門第一、門門可以成就,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就好,而眾生根性和法緣千差萬別,不可以修行其中一門就障礙其他法門。如果偏離了適合自己的當機之法,就要象真慧師那樣,及時修正過來。那么,如何對待教內不如法的言論呢?曾得一偈,供養大眾:

末世說法,有謬有正,

當舍即舍,當用即用,

隨緣度化,嗔即迷濛。

-----摘自果卿居士《漫談慈悲梁皇寶懺》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