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人間天:供燈的種種不可思議功德和利益


時間:2017/3/20 作者:止盈

從供燈功德說起

之前有同修問到如何在佛前供燈的問題,占用大家點時間,略微說說這個部分。

關於供燈的細節部分在《佛說施燈功德經》中記錄得非常細緻,各位若想仔細了解,可以閱讀這部經文。

經文中記錄了供燈的種種不可思議功德和利益。這部經粗看上去和《佛說十善業道經》很像,有很多部分是人天福德,至於成佛的種種殊妙功德,也由這清淨慈悲的施捨中獲得。不過略值得注意的部分是:在人天福德部分中,佛前施燈的功德可以來世投生天道,住忉利天,當忉利天天壽完畢後,不會直接墮落惡道,而是會再投生到人間。如果這個時候人間已經沒有佛法了,此人不會投生在有邪見乃至輕言吉凶的家庭里。

施燈的時候,經文裡提供了三個層面的發心,其中最上的發心當然是菩提心、慈悲心,是大乘人發心,可得不可思議諸佛果德的種種功德;人天善利發心,可得無量人天利樂;還有一個是修行發心,可得修行中的種種善緣利益。所以同樣都是供燈,卻有了不同的收穫,這完全是因心不同,果覺不同了。在發心的緣由上不同,決定了收穫的結果也是不一樣的,這就像三乘修行,你是打算求點什么呢?“你的發心在哪裡,對應的結果就會出現在哪裡。”當我讀這部經的時候,其中說到人天利益有一部分利益是人的外貌和眼,因為供燈而殊妙明亮,我就很慚愧,可能過去雖然遇到過此經文,卻沒有如說修行地去供燈,導致現在長得也勉強,眼睛還不好。

那么怎么供燈才對呢?經文裡提到首先要對佛陀的種種功德做深入觀察。看到這裡我好像知道:可能供燈的形式容易去做,但是這裡面的起步觀察卻很難。各位要曉得,對佛陀種種功德的觀察可是實相念佛的部分了,是四種念佛中最難、最利的一種了。

【舍利弗!若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發清淨心,為求福故、為愛樂福故,思念如來:無上方便本行滿足,盡未來際一切生死,於現在世成就無量無著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乃至念佛一種功德。念功德已,於無量億那由他百千劫中,所習善根三明福田所、清淨戒所、無等等戒所、無量真實功德所,或於塔廟諸形像前,而設供養故,奉施燈明,乃至以少燈炷,或酥油塗然,持以奉施,其明唯照道之一階。舍利弗!如此福德非是一切聲聞、緣覺所能了知,唯佛如來乃能知也!】

這還只是求福德的部分,各位看一下經文原文,就懂這個觀察莫說對普羅大眾,就算對學佛有些功底的人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對很多人來說其中要觀察的內容,連名詞代表的意思都不容易弄明白,所以利益看上去很大,要想輕鬆獲得確實要費些功夫。

怎么簡單做又會有大利樂呢?我真的很建議大家拋棄人天福利的求,為什么呢?因為現在我們還在法運里,當投生三十三天后,再從忉利天壽盡下到人間了,這就相當於白轉了一圈,是否還能遇到佛法住世這就不好說了。經文也提醒到“若沒有佛法了,這個人可以憑藉供燈的功德,不生在邪見深重的家庭。”可是這真的就是白轉一圈,如果再投生為人不能遇到佛法,這一圈天上地下的轉,看上去享受了很大的快樂,可卻失去了佛法的真實利樂,所以這不是最好的選擇。

奈何大眾的心態、心量不同,所以就算有人想求這些也沒什么錯,只是提醒各位已經學佛的同修:如果以此投生天上,會錯失這期法運。因為我們知道釋迦佛法運全長就是1萬2千年,現在已經過去了近3000年,餘下就算有9000年末法時期,可是投生忉利天1天相當於人間100年,忉利天天人的正常天壽相當於人間的360萬年,可想而知,如果我們這一生去世投生忉利天,到那裡沒過百日,這娑婆的法運已經全部結束了。

諸多的經文中都介紹了可以投生天道,乃至如《地藏經》里也提到“一讚嘆都可以得到百返生於三十三天的利益”,可是只要我們在人世間錯過這期法運,不要想再投生為人的時候能再遇佛法。最快的就是要等彌勒菩薩成佛了,也就是56億7600萬年以後的事情了,在這樣漫長的時間裡,我們只能在輪迴里和各種眾生,相互傷害,相互追討,這輪迴的苦,有一樣算一樣,不可能避免,全部要遭受。所以人天福報,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確實是需要放下的,不適合去求,這個利益如佛陀舉例中的“刀刃舔蜜”的例子一樣,為了點點的蜜糖,恐有割舌之害。

供燈的功德是如何實現的?在我粗暴的理解來說,當行者思維佛陀的種種功德的時候,能以此心供燈施明與大眾,這就相當於是以佛陀的種種功德當成光明的本體,而以施燈為形式,以慈悲心為出發點點。相當於說,我雖然沒有這些能力,但是我藉助佛陀的光明,照耀大眾,幫助大眾實現種種利益,雖然這些不是我直接在做,但是和我的這種請佛住世的行為有關,於是再衍生出請轉佛法之輪,再衍生出常隨佛學,再衍生就出現了餘下的普賢十願了。

如果我們做不了對諸佛功德地觀察和思維,我們可以想一想:佛陀就像光明的源頭,不分別,不撿擇地照耀一切大眾,只是因為各人有自己的業力習氣,在遮蔽這光明,在阻攔這光明,在和這光明抗爭和悖逆。所以並非佛捨棄大眾,而是眾生自我選擇了與佛無緣。如果能藉由某個形式,把這種處於割裂狀態的二者聯繫起來,這就有了巨大的不可思議的功德利益了。所以經文裡也提醒了要思維“我可是供了燈的”,如我們讀《地藏經》也會想“我可是讚嘆過地藏菩薩的”憑藉這個也不應該墮落三惡道。

這樣想對不對?對!這樣想就是把割裂的二者聯繫了起來,如果我們能常常這樣思維,就是在不斷地拉近和佛菩薩的距離,並非是邀功賣萌。如過去說過,佛菩薩並不是真需要我們吃東西的時候先給他們,用什么的時候先給他們,我們把最好的東西給他們,並非是這樣的;佛菩薩只是希望我們能時刻想著他們,在我們得到利樂的時候,在我們不開心的時候,在我們種種求索的時候,能想著他們,這個想著佛菩薩是有巨大不可思議利益的。其中之一就是把割裂的二者通過這個想念、思維連結起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一切的禮佛、拜佛、念佛等等的形式並非是僅此而而,而是在其中要和佛菩薩消除隔閡,取得連線。

這種連線自然也有質量高低不同:最低的連線是當成兩個個體。我是一個主體,對象的佛菩薩是一個主體,把這種關係理解為兩個個體間拉近距離。可是各位若再深思維就會知道“佛菩薩沒相的,也沒有一個所謂主體可言”,若到了這一層,就會消融前一階段個體對個體的心態,消除那種有相、有色的求索,進入到了普現的狀態里,也就是從對某佛某菩薩的恭敬讚嘆,升華到對一切佛菩薩的讚嘆恭敬,在這個過程中消融了對象佛菩薩的個體存在,也就是從原來對某佛某菩薩實實在在的一個相一個樣子的理解,晉升到虛化這個相,把實實在在的相虛化掉。

到這一步就很容易理解“極樂世界的眾生都是諸寶香合成”,香那種東西可不那么緻密,好像氣一樣、雲一般、光圈光暈一樣,這就虛化了。再繼續虛化,就把這個相徹底地打破了,回歸到光的本質層面。所以一切的修行都是開啟內在光明的過程。開啟得了,是修行對了,開啟不了,就是修行還沒到這個高度。

這個開啟的過程並非是開燈拉閘,而是清除遮蔽的過程,遮蔽光明的部分被清除了,光明自然顯現。再繼續深入,徹底把有形有相的佛菩薩理解為無形無相的法。於是某佛某菩薩是代表某法、代表某類修持、某類行德,這就離實相不遠了。我們對佛菩薩的認識如果到達表法的層面,這確實很高了,可是不圓滿。

如果沒有這一系列的過程,只是抽象理解佛法是不圓滿的,不能把三乘合一,不能鈍利兼收,這都不能叫做圓滿。所以到達後一階段,就如《維摩經》里提到的那種不可思議的狀態“不住無為,不禁有為”,佛菩薩知道無為法的道理,卻還在做有為的事情;佛菩薩知道無相,無四相、無法相、無非法相,可是卻還在做度眾生、教化眾生的事情,這種看上去很矛盾,卻在後期完美融合。

於是佛菩薩在所有形式里,把本質的內容留在其中,我們抓得到本質就會得到其中最大的根本利益。這才是我們看到一切經文,發現每部經文都那么殊勝,於是這部經佛陀說第一,那部經佛陀說最勝,這種都是無上的經文在我們面前可以鋪一大桌子出來,可是我們是否找到他們無上的理由了呢?若找到,他們應該是一而非二;若找不到,他們是二而非一。佛陀在一這個層面說二,而我們站在二的層面聽出三來了,這就是沒懂佛的意思;如果我們站在二的層面能聽到一,於是三藏十二部是一,八萬四千法門是一,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薩是一。一即是一切,這是萬事萬物的噴涌而出;一切是一,這是萬有萬存的種種最後回歸合一。所以一切的形式都很好,能抓住本質那就最好。

本質在哪裡?在經文裡,但是卻不在文字中,在言語裡,卻不在音聲中。能這樣念佛、能這樣參禪、能這樣般舟、能這樣供燈、能這樣磕頭、能這樣持咒、能這樣觀想,是與佛同在。這樣做的功德利益是無盡、無限、無數、無上的,這也是佛菩薩在心心念念都要引領我們進入的地方。只是看上去紛繁複雜好像很難,做起來雲山霧罩的摸不著脈,所以我們當選一個合適自己根性的方法,深入進去,順著佛陀的引領走進去,這樣就好。這樣就是常隨佛學、這樣才是真的讚嘆如來、才是真正禮敬諸佛、是請轉佛法之輪、是懺悔諸業、是請佛住世、是心心回向......

就到這裡,阿彌陀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人間天(16.1.28)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